“刑歌堅持付錢才肯收下耳環,最后在一番交流后,德里克報出了價格”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五 09.精緻禮物

刑歌再三考慮,將這個情況早早跟血霧傭兵團解釋了。

出乎意料的是,傭兵們紛紛表示不在意。

「老大,有什么好猶豫的?」千曜說。

「這么簡單的選擇題,要或不要嘛!妳覺得哪個比較滿意,就直接去做。」隱形貓說道。

刑歌苦笑著,真要這么簡單,她也不用猶豫這么久,還這么嚴肅來詢問整體團隊意見了。

白淵略猜一二,含笑問道:「難道妳不擔心前公會時空旅途的事情嗎?」

刑歌猶豫幾秒,老實的承認,「說不擔心,其實是騙人的。」

確實因為她關心前公會,有意愿幫忙,才讓德里克的通信持續十多封,斷不乾凈。

理智上她告訴自己不能,可內心深處,她很想關心幫忙,畢竟她對時空旅途還保留著情誼在。

「那還有什么好說的,妳想要幫,想要就去做吧!」千曜說。

刑歌說:「可是你們這邊……」

「我們這完全沒問題,不用擔心!」隱形貓拍著胸脯保證。

「是呀,老大,我們沒那么小心眼,連回應訊息也要干涉,在私人時間做自己的事,不在團隊控管範圍內。」席維斯特說。

「老大,我們相信妳自有分寸,不怕妳捲款跑了。」白淵開玩笑道。

聽著隊友們發表看法,刑歌忍不住失笑。

隊友們絲毫不介意,德里克也愿意,雙方都表示無所謂了,怎么好像只有她一個人在介意瑣碎情節呢。

既然無人反對,她便順著自己的心意,在不影響團隊的範圍內,她繼續與德里克通信。

場景回歸原處,刑歌簡單看過德里克傳的訊息,正敲擊指令輸入訊息回傳。

隊友們正好陸陸續續的上線了。

「老大在給德里克傳訊息啊。」隱形貓問道。

8980

「對。」刑歌點頭。

「他很勤快嘛,最近看老大妳每天收信寄信。」白淵犯了情報販子職業病,順口打聽八卦消息:「你們有這么多話題,都聊些什么啊?」

「很一般,大多時候只是問候,問我去了哪里,這段期間做什么事。」刑歌偏著頭說。

「問這么多做什么,他徵信社嗎?好奇心這么強烈?」千曜皺起眉。

刑歌倒是不以為意,笑著說:「以前德里克也常常問候我,這是他關心的表現方式。」

話說到這,再遲鈍的人都能察覺出話里含意,感覺出兩人親密度。

隱形貓揚起眉,露出許久不見奸詐的笑容:「對哦,差點忘了老大和德里克之前是一個公會的,朝夕相處打拼三年,又是會長和副會長的關係,當然會培養出深厚感情。」

難得提起過去的事情,刑歌笑得相當溫和,感性的說:「是呀,我們真的認識很久了,德里克大概是這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

接著叮咚一聲,又傳來一封信,吸引所有人注意。

在眾目睽睽之下,刑歌點開信件,收下。

一對水藍色耳環,出現在刑歌手上。

德里克留下一行字:送給妳。

隱形貓曖昧的擠了擠眼睛,說道:「不錯呢,稀有品『湛藍耳環』,純智力加點,外面至少賣到兩億元,男人送這個等級的耳環算是挺有心。」

「上次稍微提了我缺了首飾,沒想到他記在心上,馬上就送來了。」刑歌有些無奈的撫摸著手中耳環:「德里克還記得我喜歡水藍色呢,唉,可是何必呢,他也知道我不會隨便收禮物。」

雖然沒有明說,看刑歌的神情,眾人也都知道她喜歡這個耳環。

刑歌堅持付錢才肯收下耳環,最后在一番交流后,德里克報出了價格,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不過德里克報的價遠低于隱形貓估的價,這還不提手續費和雜支費用,價錢隨便由對方來開,誰知道當初德里克花多少錢買下呢,刑歌雖然心里有底,看在對方一份心意上,也只能哭笑不得的收下了。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