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求您別扔掉奴好不好_有多少女人會鯉魚吸水的

Chapter 7. 「嗚啊啊啊啊──」
中午時分,某樂團社辦第N次傳出了驚人的慘叫聲。
「林婕妤,妳能不能安靜點?」陳靖宏一臉受不了的瞪向慘叫聲的主人,原就深邃的黑眸此時銳利得彷彿能夠殺人般。那家伙從剛進社辦就苦著一張臉,坐定后還不時發出慘叫聲……他都已經大發慈悲讓他們先去搞定午餐才來了,誰能告訴他那個損害他耳膜的始作俑者到底是在哀個什么勁!
「團團團、團長……我我我、我微積分要被當了啦啦啦──」數不清是第幾聲哀嚎,林婕妤癟著嘴趴在桌上,終于開了口,「教授說最后一次段考如果我沒有七十分,就要把我當了啦──」仰天長嘯,林婕妤幽怨無比的望了陳靖宏一眼,然后又無力的趴回了桌上。
嗚嗚嗚,她當初果然不應該因為興趣而去選修地球科學的。
陳靖宏見狀,眼神軟化少許,「我當時微積分是低空飛過,幫不了妳。」沉默半晌,他開口,語氣帶了些無奈。幸好他已經脫離那段噩夢般的日子了,想當初他也是拚得要死要活的……
微微抖了抖,他沉默。那段日子現在回想起來還會覺得可怕啊。
「那、那……周丞央?」用看著救命稻草的眼神,林婕妤看向周丞央,水汪汪的大眼睛露出一絲求助的光芒。
周丞央也搖了搖頭。「我是暑假重考的。」說著,他一臉無奈,還頗有同病相憐的意味。
「江恩恩?巧欣?」回過頭望向眾人,林婕妤繼續找救星。
「我不行啦。」江瑋恩聳聳肩,「我平均也才六十幾分啊。」
「我也差不多……」方巧欣以同情的目光望向林婕妤。
林婕妤開始絕望。不要吧……她不要補考,她不要重修啊!
「小妤,怎么啦?」慢悠悠的晃進了社辦,葉雅琪目光疑惑的望向臉上蒙著一層死氣的林婕妤問。
唉呀,她本來想捏林婕妤那張嬰兒肥的可愛小臉的……不過看到那個黑色氛圍,她也沒膽捏了。
葉雅琪悲憤的搓了一下手。
林婕妤的目光登時燃起了一抹希望之火,「雅琪,教我微積分!」
她們高中同班,而她記得葉雅琪的數學一向是全班前幾名的,每次段考,她總會在自修時間「臨時抱『貓』腳」……或許、找雅琪會有效!
葉雅琪聳聳肩,「好啊,哪里不會?」
林婕妤眨眨眼,無限天真的望向葉雅琪,「全部。」然后乖乖的遞出了慘不忍睹、滿江紅的微積分考卷。
抽抽嘴角,葉雅琪接過考卷,認命的寫起了算式。
半晌后,她眨眨眼,交出了寫好算式的考卷。
「呃……」林婕妤愣愣的接過考卷,傻傻的盯著一排又一排的整齊紅色算式,「那個,這題為什么是這樣算啊?」百思不得其解,她指著那堆密密麻麻的算式望向葉雅琪,問。
「啊?不知道耶。」葉雅琪落座,逕自喝起了飲料,語氣很無辜。
林婕妤抽了抽嘴角。「那……這題?」努力不懈,她指向另一題,再問。
「不知道耶。」葉雅琪歪了歪頭,繼續露出無害的笑容。
「……這題?」嘴角抽得更加嚴重了些,林婕妤再接再厲。
「嗯……」葉雅琪難得的露出了深思的表情,目光停留在算式上數秒,「不知道耶。」然后繼續對林婕妤投以無害的笑容。
「……」額角青筋爆跳,林婕妤眼中迸出了騰騰殺氣,「靠!妳耍我啊!」抓起考卷,她憤怒的沖向葉雅琪,開始實行追殺。
「哇哇──啊就課本上面寫的嘛!」葉雅琪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她和林婕妤開始上演「你追我跑」的戲碼,在社辦里繞起了圈圈。
嗚嗚,所謂數學不就是這樣嗎?她無辜的想著。
「妳這個數學變態──!」追得更加猛烈了些,林婕妤怒吼。
「哇喵──虐貓啊──」抱頭鼠竄,葉雅琪腳下步伐更快。她、她真的就是看課本的啊,她她、她真的不會教人嘛、她她她、她好無辜哇哇哇──!
「不要在社辦里奔跑。」平常看到類似畫面的陳靖宏難得威嚴的吐出了這么一句話。
于是林婕妤停下了腳步,磨牙。你這個偏心的混蛋團長!
「唉呦,好啦,小妤啊──犧牲一點暑假時間去重考不就好啦?」周丞央笑嘻嘻的上前去拍了拍林婕妤的肩膀。呼呼,幸好他的惡夢也過了,真是可喜可賀。
默默蹲到角落,林婕妤陰郁的開始畫起了圈圈。「我的暑假……我的未來……我的成績啊……」
方巧欣不禁惡寒一陣。哇靠,怨念真重。
社辦的門再度被開啟,何育清和范佑軒先后走進。后者只是如往常般淡淡的瞥了林婕妤一眼,前者則是一臉疑惑的望向她,「婕妤,怎么了嗎?」她的怨念好重,似乎很難過的樣子啊。
江瑋恩微笑看向何育清,「她呀,微積分要被當了。」說著,又笑瞇瞇的看向林婕妤,「小妤啊,妳家美男不是數學系的嗎?」
范佑軒繼續沉默。他似乎看到江瑋恩在邪笑?
聞言,林婕妤轉過身,無限希望的望向了何育清,「育清,教我微積分……教授說我段考沒過七十就要被當了。」也不管江瑋恩的調侃,她目光閃亮,就只差沒跪下來抱大腿了。
「……好啊。」何育清愣愣的眨了眨眼,有些受寵若驚的模樣,「起來吧,別蹲在地上。」溫和的綻開微笑,他伸手拉起林婕妤。
林婕妤點點頭,起身,覺得何育清的頭上環上了一層光圈,背上長出一對潔白的翅膀,身后散發無線光芒……「你真是個好人!」語氣誠懇,她看著何育清,滿面真摯。
何育清忍俊不住。「噗」的笑了出來,他的聲音染上一點笑意,「謝謝。」這算是被發好人卡嗎?他覺得有些好笑。
看見門口最后到的蘇毅欣走了進來,陳靖宏拍拍手,大聲宣告:「好了,人都到齊了,要教數學的團練結束再說,準備開始!」淡淡的瞟了林婕妤一眼,他大聲道。
「你下午三點到五點有空嗎?」聽見陳靖宏的話,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那個時段正好沒事。」何育清也淺淺的笑。副、主修加起來的課程很多,他每天也就那個時段正好沒事而已。
「嗯嗯,我也是。」林婕妤笑著點點頭,「那就約在學校旁的那家咖啡店見面吧?」她不想去她打工的地方,因為一定會鬧緋聞……而且近點也方便。
不過她忘了,就是離學校越近才越容易被傳緋聞。
「好。」何育清依舊是笑。
──那時候,她還不懂,他們之間漸漸萌生的那種依賴和習慣,是什么……
☆ ☆ ☆
高雄夏季的午后炎熱依舊,街道上行人匆匆,熱浪陣陣,陽光熱力四射。
斯文俊秀的少年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位置,一手支頭,漫無目的的望著窗外,手中還攪拌著馥郁香濃的咖啡,像是在等人。
經過玻璃窗的女性都不禁回頭將目光投向少年。有的女學生臉頰微紅,有的上班族目光驚訝。
不知道這樣的人,正等著誰?
一抹嬌小的身影匆匆忙忙的跑進咖啡店,少女四顧一會,望見少年,連忙跑到了他桌前,「啊啊,對不起對不起,今天教授下課特別慢,讓你久等了。」喘了會,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的在何育清對面坐下,還有些喘。
「我也沒有等很久。」神智被拉回,何育清習慣的向對面的女孩綻開了溫和微笑,「這家店的奶茶很好喝,我擅自替妳點了,希望妳會喜歡。」笑得靦腆,他將桌上那杯飄著冰塊的奶茶移到她面前。
林婕妤微愣著看了桌上的奶茶一眼,「謝謝!」她笑著喝了一口,隨后露出幸福滿足的表情,「真的很好喝啊。」奶茶里有種特殊的香氣,味道濃郁,一向挑嘴的她也喝得很順口呢。
「那就好。」見她笑,何育清也不住笑了開來。「那么,是哪里不太會呢?」從提袋中拿出微積分的課本,他翻開目錄,語氣溫和地問。
「這個嘛……」低頭看了課本一眼,林婕妤心虛的抬頭,小心翼翼的覷了何育清一眼,「呃,基本上,從第一個字到最后一個字,都看不懂。」低下頭,她不敢看他的表情,覺得十分慚愧。
「全部?」何育清有些驚詫的瞪大了眼,他沒有想到會那么糟啊,「那妳以往的分數是……」通通不會應該會被死當吧?
「猜的。拿課本死背硬背,死馬當活馬醫。」頹喪的垂下肩膀,林婕妤嘆了口氣,「我很麻煩啦,還是不要浪費你的時間了……謝謝你請我喝奶茶。」說著,她已經開始認命的收拾起了東西。
「沒有關係,不會麻煩,妳先坐下。」何育清連忙制止林婕妤的行動,「全部都不會也沒關係,雖然時間是緊迫了點,不過如果猜都能猜到四五十分了,認真起來一定沒問題的。」低頭打量著課本,他一口氣說完話,腦中開思索起該怎么幫她拿到七十分。
「是、是嗎?可是我數理一向不太好啊。」從國中開始她的數學就玩起了云霄飛車……速度簡直比跳樓還快,光有及格就要偷笑了,何況是七十?林婕妤默默哀嘆著想。
「那可能只是因為沒找到適合的讀書方式,不要氣餒。」何育清鼓勵地對著她笑了笑,「不過……如果想過關的話,可能得多花點時間啊。」離段考只剩下兩個禮拜,不多花點時間恐怕會很難到達教授的標準啊。
「那……既然我們剛好都在這時間有空,就約每天這個時間?」林婕妤小心翼翼的抬頭看他,生怕這樣的請求會太過唐突。
「好。」何育清笑著淺嚐一口咖啡,「我不是很厲害,但希望能盡量幫到妳……」說著,他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
「你肯無條件幫我就很好了啦,就算沒過我也不會怪你的。」林婕妤連忙道謝。要用兩個多禮拜把一個原本都不及的的家伙教到七十分有多牽強,她是很明白的。
「嗯……不然這樣吧,如果妳過關了,我就答應妳一件能力所及的事。」聽了她的話,何育清偏頭想了想,說。
「咦?不用啦,你沒收我錢都很不好意思了,怎么還能再讓你幫我做什么?」林婕妤連忙婉拒,坐在她前面的這位,真的是個超級爛好人啊!
「沒關係,」何育清支著頭,笑,「就當作是慶祝啊。」
「可是……」
「時間不早了,我們開始吧。」笑著打斷她的話,何育清語調從容的拿起無框眼鏡戴上,「從這里開始吧?這個……」
見了他的動作,林婕妤的注意力馬上被何育清的眼鏡吸引了去。「育清,你有近視呀?」好奇的看著那副無框眼鏡,他戴起眼鏡來似乎更斯文了呢。
不過,她剛剛那個是被堵話了嗎?
「一點點,偶爾會戴上。」何育清笑著托了托眼鏡,「很奇怪吧?」
「不會不會,哪像我,因為戴眼鏡太難看,所以只好戴隱形眼鏡,讓自己至少能看些。」從提袋里拿出一副眼鏡,林婕妤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靦腆的笑笑。
像他這樣的人,不論怎么樣都好看吧?
何育清望著她,也不說話,只是笑。
被盯得發毛,林婕妤連忙將視線轉移到了課本上。「那、那就從頭開始吧?」
「嗯。」何育清莞爾,「這里……」
林婕妤連忙專注傾聽,另一方面她想著……
她剛剛該不會、有一點臉紅吧?
☆ ☆ ☆
為了擁有美好的暑假,以及覺得考不好會很對不起何育清,于是林婕妤難得的開始發憤圖強。
何育清會整理一些題目和重點給她,于是她每晚都很認真的讀到很晚才去睡。
見此情況,方巧欣不禁嘖嘖稱奇。原來一個何育清這么有效!果然有問題……
時光飛逝,隨著段考的逼近,隨堂考也日益增多。
早晨七點,為了應付下午的隨堂考,林婕妤和何育清便又約在咖啡廳見面。
日光清明。
無奈看著努力撐著眼皮的林婕妤,何育清抬手摘下了眼鏡。
「妳昨天很晚睡嗎?」很少看她這樣疲憊,還是因為是早上?何育清輕輕點了點林婕妤的肩,把她叫醒。
「唔呃……最近唸得比較晚。」林婕妤被叫醒,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臉頰,真是太糗了,人家在忙碌中抽出時間來幫她,她居然還睡得這么開心。「抱歉抱歉,我醒了。」說著,她又將注意力努力集中到書本上。
何育清搖搖頭,「這么早約妳出來是我不對,妳休息一下吧。」溫和的笑了笑,他闔上課本,「剛才的部份,我等一下再講一次。」
「唔……好吧,謝謝。」抱歉的笑了笑,林婕妤揉揉眼,趴在桌上,很快的沉沉墜入夢鄉。
睡得真快,看來是真的很累啊。何育清忽然想仔細看看她,他發現她的眼睫毛很長,雙眼皮,大大的眼睛平時看來黑白分明的,是一雙很漂亮的眼睛。
她總是在大家面前笑,或是跟著鬧,可是她真實的情緒似乎總會出現在眼里。
平時看起來很活潑的她,偶爾,他會發現她在教室一隅,眼中透露出一點落寞。
常常摔跤,走在平地也能跌倒瘀青,雨具常常忘了帶……何育清有時候覺得,好像他一個不注意,她就又受傷了。
雖然不知道她為什么總是這么自卑,不過……
其實很多時候,他都覺得她很可愛啊。

Chapter 8. 惡夢一般的段考終于結束,林婕妤從校門口出來,一如往常的走到了那間咖啡店。
微積分已經考完了,而她今天是去公布結果的。
步調緩慢,她目光帶著一點小心翼翼,心里有些緊張。
不知道何育清知道后會有什么反應?
走哇走,走哇走……
透過落地窗她看見了正坐在咖啡店里支者頭等待的何育清,然后忽然發現他好醒目。
之前總是匆匆忙忙的沖進去,沒有好好的看過,然而這么一看她才發現──
他帶來的回頭率好高啊。
林婕妤在心中默默感嘆。
玻璃門上的風鈴發出清脆的聲響,何育清聞聲回過了神。確認是林婕妤后,他揚起微笑,朝著她揮了揮手。
「考得還好嗎?」看著她,他說著,并努力盡量讓自己笑得自然些。
明明要公布成績的不是他,他卻也莫名的感到緊張啊。
「唔……」林婕妤小步小步的走了過去,坐下,從包包里抽出考卷,然后攤了開來── 「剛好七十!」笑得挒開了嘴,她晃了晃那張寫著醒目的「70」的考卷,顯得十分開心。
何育清一顆提到喉嚨的心總算才放了下來,「恭喜啊。」笑容溫煦,他是打從心底的替她感到開心,連眼角也彎了起來。
「因為有個好老師嘛。」林婕妤嘿嘿的笑了笑,「育清啊,你以后可以考慮去當老師耶,因為你教出來的學生包準都會變資優生的啦!」笑得又更燦爛了些,她言語夸張地拍馬屁,還伸手豎起了大拇指。
「我沒那么厲害啦……那是因為妳也有用功的關係。」不好意思的笑笑,何育清慣性的搔了搔頭,「對了,我答應過妳要答應妳一件事的。」
「那個真的不用了啦……」林婕妤覺得很不好意思,上次就拒絕過啦,原因一樣嘛,他沒向她收錢就很不錯了,她怎么還好意思要他幫她做什么事?
而且,她也想不到要要求他什么啊?
「沒關係,我都答應妳了。」何育清微微偏頭,「就當作是慶功啊。」微微支著頭,他瞇著眼笑說。
林婕妤無奈。她對這種一臉好人的最沒輒了啦。「……不然你請我吃飯?」摸了摸空空的肚子,她提議道。唔,她今天午餐只有一包餅乾……
都是那個壓榨人的團長,害她都搶不到學生餐廳的便宜午餐啦!嗚嗚。
「好。」聞言,何育清起身,「走吧?」看她的樣子似乎很餓,該不會中午又沒吃飽了吧?心里有些擔心,但他沒問出口。
「嗯嗯,那就麻煩了。」喜孜孜的跟著起身,林婕妤雖然心里覺得不好意思,不過想到能省下一餐的錢,還能填飽肚子,內心就瞬間愉快了許多。
唉呀,像她這種窮學生,當然是省錢為上嘛。
☆ ☆ ☆
因為怕林婕妤跟不上,所以何育清的車速沒有很快。
林婕妤在后頭跟著,并看見了他還不時的從后照鏡觀望。
她真的有這么容易出車禍嗎……林婕妤欲哭無淚。何育清不曉得已經是第幾個這個擔心她出車禍的人了……
林婕妤在心中不停腹誹著。
「到了。」在一個小店門口停下,何育清拿下安全帽,轉頭對她笑。
林婕妤好奇的看了看四周。人煙不算多,不過小吃店的人還挺多的。點了點頭,她小跑步地跟了上去。
「老闆!」跨入店門,何育清大聲的對正炒著菜、汗流浹背的老伯笑著揮手打了聲招呼。
一見到何育清,老伯迅速將平底鍋中的菜倒入了盤子中,然后有些開心的大力拍了拍他的肩頭,「你這小子,好久沒來啦!」說著,他望向何育清身后,「啊另外那個常跟你來的勒?好小子,這次還帶了女朋友啊!」操著一口臺灣國語,他的嗓門很大,語氣聽來頗為欣慰的樣子。
看來何育清和范佑軒常來啊……不過,女朋友?林婕妤默默。何育清的眼光沒這么差吧?
「佑軒沒來,她是我同學啦。」無奈的笑了笑,何育清轉頭看向她,「婕妤,妳要吃什么?這里的炒羊肉很好吃喔。」笑得溫和,他問。
林婕妤搖搖頭,「我不吃羊肉……牛肉麵就好了。」點一堆菜會很貴,牛肉麵又是她的最愛之一,人家請吃飯嘛,不要太奢侈。
「那就一碗牛肉麵不加蔥,一碗白飯,一盤炒羊肉,一盤燙青菜,再一碗清湯。」得到了林婕妤的答案,何育清便轉回頭去看老伯說。
「好好好。」老伯拿著菜單記下菜色,點點頭,然后湊近了何育清,「小子,改天交了女朋友,記得第一個帶來給我看啊?」
何育清尷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好點頭。
「剛剛老闆跟你說了什么啊?」走進店內,林婕妤在何育清對面坐下,然后好奇地開口問。
「呃,沒什么。」何育清乾笑。這種事情、他實在是不好說啊……
江瑋恩和方巧欣他們似乎有意想把他和林婕妤湊一對,佑軒好像也被拉攏過去了……喜歡婕妤的蘇毅欣則是對他抱持著敵意,而她本人對蘇毅欣似乎沒意思,對每個人態度都差不多……
他是不討厭林婕妤,甚至或許還有些好感,不過要說湊一對啊……何育清在心里有些無奈的笑。
說真的,他不知道。
林婕妤見他不說,便也不問,然而她心中卻是想起一件令她困惑許久了事,「對了,你為什么知道我不吃蔥啊?」有些好奇他剛才熟稔的舉動,她問。
「上次在書店遇到,江瑋恩和妳不是拉了我和佑軒一起去吃牛肉麵?」聞言,何育清揚唇笑笑,「那時看到其他人的碗里都有蔥,就妳的沒有,而妳又是常客,所以就想妳可能不吃蔥。」依舊笑著,他說。
觀察真入微……林婕妤有些驚嘆,「原來是這樣。那時候多虧你幫我拿書啊。」雖然無言于這個芭樂小說最芭樂的劇情之一發生在她身上,不過……
誰讓她身高就是這么悲哀的不滿一百六呢?人家何育清可是一百八的啊!
──而事情是這樣的。
某次江瑋恩和林婕妤又閑晃于書店,當時林婕妤正好看到某本書,卻礙于身高拿不到。正當她掙扎的踮了起了腳尖時──
一只白皙修長的手就這么幫她拿了下來。
林婕妤轉頭,發現是何育清;而何育清也才知道原來他幫的人是林婕妤。
之后一群人嚷嚷著要去吃飯,而為了找林婕妤口中的牛肉麵店,四人便兵分二路。江瑋恩還刻意讓林婕妤和何育清一組,說是不要當電燈泡。
結果最后由江瑋恩組找到店面,于是就發生了剛才林婕妤所問的事。
「不會。」何育清還是笑,那時他只是單純想幫忙,也沒想到那個人是林婕妤啊。
老伯從那邊端了菜和麵過來,「慢慢吃啊。」親切的對林婕妤說完,他便又匆匆離開了。
林婕妤連忙趕在他離開前道謝,覺得這老闆親切的很。「你常常來這里吃飯啊?」她笑呵呵的問。
「唔……算是吧。」何育清笑,「剛來高雄不久的時候到處晃晃,正好看到這家店剛開,因為覺得好吃就常來了。」他笑,遙遙的目光似是在回憶著,「佑軒有時候也會跟我來,不過大多都自己煮飯。」他依舊笑著。佑軒的手藝非常好,他聽說住在佑軒樓上江瑋恩也嚐過他的手藝呢。
「咦呀?大媽常常做飯?怪不得江瑋恩老叫他大媽。」林婕妤有些驚訝。大媽常常作飯?她還以為只是偶爾興致來潮那種耶,畢竟這個年代會做菜的男生實在不多了。
是說跟大媽住同棟江瑋恩該不會也吃過他做的菜了吧?好好哦,她也好想吃吃看──
「嗯。」聽到「大媽」這個詞,何育清忍俊不住笑了出來。他還是沒辦法習慣聽到有人叫佑軒這個綽號啊……「而且他手藝很好。」笑著,他說。
「這樣啊,還真是個難得的男生耶。」林婕妤笑笑,正打算低頭去吃麵,看見里面的配料卻「啊!」的叫了一聲,「里面有大蒜……」嗚,她不喜歡吃蔥、蒜、洋蔥類啦。
「妳不吃大蒜嗎?」何育清有些意外,看來她還蠻挑食的啊……「我跟妳一起挑吧。」看她一臉認真的夾出一片一片的大蒜,他有些無奈的笑笑,上前一起幫起了她。
林婕妤可憐兮兮的點了點頭,「謝謝。」然后繼續專注的挑大蒜。
老闆站在店門口,兩手叉腰。看著細心替林婕妤挑菜的何育清,他無奈搖了搖頭。
分明就是女朋友嘛!就算現在不是,很快就會是了啦!
☆ ☆ ☆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
原因是林婕妤忘了原路,只好請何育清帶她回學校那里。結果還意外的發現他們的家都在同條路上,就是遠近的問題而已。
還真的挺順路的啊。她想著。
「喲──林婕妤,去約會喔?」方主人.求您別扔掉奴好不好_有多少女人會鯉魚吸水的巧欣一臉曖昧的推了推林婕妤,「什么時候打算修成正果啊?」笑得詭譎,她挑了挑眉調侃道。
「什么東西……哪有什么約會啦?」林婕妤給了方巧欣一個白眼。不過就吃個飯而已啊。而且……她為什么會知道啊?
「還說沒有?」方巧欣挑挑眉,「有人看到你們一前一后一起騎著摩托車離開喔。」依舊笑得曖昧,她湊近林婕妤揶揄道。
「啊就吃個飯而已啊,哪有什么約會?」林婕妤無奈的扯扯嘴。話說她那個消息也太靈通了吧?連吃個飯都知道……
果真是個可怕的家伙啊,她的好姐妹。
「那還是一起出去啦。」方巧欣笑得萬分邪惡。
林婕妤白了她一眼,「隨便妳,我要去洗澡了。」說著,她轉身逕自走回房間。反正再解釋也沒有用,這個家伙還是會繼續誤會,甚至還會越描越黑。
方巧欣也跟了上去。「欸欸,林婕妤,我去幫你打聽了一下妳家何育清,發現他聲望很高,很受歡迎哦。」邊跟著她走著,她笑說道。所以小妤妳和他修成正果的話可能會被追殺喔──她在心里暗暗補上了一句。
「哦。」一邊拿著衣服,林婕妤心不在焉的應和。何育清聲望很高很稀奇嗎?長得這么人神共憤,而且什么都好。她也常看到有女孩子跟他告白啊,聲望高什么的不是大家早就知道的事了嗎?
「而且還有稱號哦。」方巧欣依舊是笑。她可是透過關係都幫林婕妤打聽好了呢,「聽說他演奏小提琴時特別帥,一傳十,十傳百,他就被女生稱做『小提琴王子』了。」而且經過她向新聞社的朋友問過,那家伙在這學校可是第一次被傳緋聞,也就是說……至少在這間學校,他還沒交過女朋友。
這樣至少不會有前女友的困擾嘛。
「哦哦。」林婕妤會意似的點了點頭。「巧欣妳調查的真仔細,是有什么意圖嗎?」轉頭看方巧欣,她揚了揚眉。該不會跟她江恩恩的意圖一樣吧?不不……不是該不會,就她的了解,是絕對才對。
「還有什么意圖?當然是調查他是不是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確定不是之后才好把你們湊成一對呀。」方巧欣一派自然的回答。她可是用心良苦,努力想幫林婕妤找個好人嫁了耶!
林婕妤再度白了方巧欣一眼。「何育清的眼光沒那么差好嗎?」她滿臉無奈地說。而且喜歡一個人哪有這么簡單啊?
「那可不一定。」方巧欣煞有其事的搖了搖食指。「妳的問題比較嚴重吧?」她笑瞇瞇的開口揭穿了她。喜歡一個人卻忘不掉,沒事這么癡情干嗎?
如果就這樣錯過一個好男人才要哭吧,她說。
「好啦好啦,隨便妳,我要去洗澡了。」不耐煩的撇撇手,林婕妤抱著衣服,逕自走進浴室,選擇直接無視了她。
而在她身后,方巧欣看著她的背影暗自竊笑了起來。
既然本人都同意了,那就是代表這件事沒問題啰?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6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