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打開腿懲罰調教_有女被襲胸的視頻嗎

Chapter 11. 七月四日,暑假第四天。
高雄依舊是艷陽高照的炎熱天氣,體虛的人在這陽光下待太久便會頭暈目眩。
而某大學前的五個女生卻有不得不站在這曬人的陽光下的原因。
「江恩恩…主動打開腿懲罰調教_有女被襲胸的視頻嗎…我們是不是太早來啦?」林婕妤抬頭抹下一把汗,望了望空蕩蕩的校門口,也才她們五個到而已……好像太早到了吧?在這種熱度中等太久她會瘋掉的!
「是他們太晚來啦。」江瑋恩一手拿著墊板搧風,臉上有明顯的不耐煩,「吼──好熱!」這種天氣居然要她在陽光下曝曬!雖然她是很喜歡曬太陽啦,可是那是因為運動啊!
這次被委託去的學生一共有十七個,他們認識的有九個,分別是林婕妤、方巧欣、任婉靜、洪心茹、周丞央、蘇毅欣、范佑軒、何育清。另外八個人她不認識,反正也不干她的事。
暑假剛開始他們這一堆人就被叫去訓練了三天──那對林婕妤和江瑋恩來說絕對是最大的酷刑。游戲游戲游戲啊!訓練的時間他們本來是要拿來玩楓之谷的啊!
時間回到現實──他們這邊的四個男生和另外八個人都還沒來。
「既然他們都還沒來,那我們先去旁邊的星巴克吹冷氣算了。」洪心茹也伸手抹下一把汗,笑得萬分無奈。
洪心茹和江瑋恩同系,是江瑋恩的好友之一,短髮俏麗,個性頗為大剌剌,是個實實在在的好人。
好人啊,這世上的好人真多啊!林婕妤笑嘻嘻的想著。
「哦哦,前有發光體!」熱辣辣的陽光中,林婕妤遠遠的看到兩個燦爛發光的身影……
不是吧,連大熱天都這么耀眼,這算是某種……另類的活動型太陽嗎?
「喲,妳家的來啦。」見到來者是何育清和范佑軒,方巧欣壞笑著推了推林婕妤,語氣曖昧。
怎么又我家的了?林婕妤對方巧欣翻了翻白眼,連反駁都懶了。
而尾隨在何育清范佑軒身后的兩人正是令眾人等待已久的蘇毅欣、周丞央等人。
「抱歉,我來晚了。」背著黑色登山包,何育清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很久沒有參加這種活動了,剛才他在做最后的整理,因此花了一點時間。
「唉呀,反正慢的也不只你們。」林婕妤笑著撇撇手,表示自己不在意。她探頭望了望四個人的身后,其他幾個怎么這么慢呀?她都快被曬成人乾了……
方巧欣告訴她何育清和范佑軒都要去的時候她是嚇了一跳。然后慢慢她發現……根本只有她不知道啊!
她真的覺得,這些人一定是故意的。
「那些人終于來了!」方巧欣一臉激動的指向不遠處的八個陌生身影。
終于!終于啊!洪心茹萬分感動。
接駁車在隨后到了校門口,是一臺小型的巴士,大約能容納二十人。
終于可以吹冷氣了……眾人如是想。
☆ ☆ ☆
一路上,主辦的教授對眾人進行行前訓練。
他們要帶的是一群小六升國一生,兩百人,一隊二十五人,一個領隊一個副領隊,外加一個專門來塑造威嚴的黑臉。
黑臉票選出來由蘇毅欣擔任,林婕妤和江瑋恩一組,范佑軒和何育清,方巧欣和任婉靜,周丞央和洪心茹。
而營地則是一處牧場,扎營則在一處寬廣的草原。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何育清先去看查了一下他寄過來的包裹。
然后他和范佑軒正好在女生多的那一組。
「我叫育清,是你們的領隊,旁邊這位是副領隊,你們可以叫他……大媽。」何育清依舊親切溫和的微笑,順便替一旁沉默而其實有些不知所措的范佑軒介紹,語氣有些尷尬。
沒有意外的,臺下爆出一陣笑聲。
于是范佑軒愈加灰暗。他也不想用這個綽號啊……那是那時江瑋恩搶過他的綽號卡填上去的……
為什么育清就可以用自己的名字?他悲憤。
其實何育清本來也該用暱稱的,只是他實在想不到自己該用什么暱稱。至于范佑軒……他只能表示同情。
「關于這次訓練營……」眼見眼前的學生們似乎都明了他們兩人的名字了,何育清便照著主辦人給的單子往下介紹。「……以上還有問題嗎?」親切微笑,他問。
一個小女生舉起手。
何育清笑著點點頭,示意她開口。
「育清,你們有女朋友嗎?」小女生鼓足了勇氣,大膽開問。
「呃?」何育清被這個問題稍稍震驚到,「沒有。」微微有些尷尬,他還是照實回答。
范佑軒也跟著默默搖頭。
「那你們有喜歡的女人嗎?」另一個小女生舉手發問,表情看來甚是興奮。
女人……?何育清無言了。「沒有。」現在的小孩子思想到底進步到什么程度了啊?他默默。
然后范佑軒繼續跟著搖頭。
「Yes!」女孩們紛紛開心的擊掌歡呼。
「太好了!我要那個看起來溫和的!」
「那個是我的啦!」
「那我要左邊那個,雖然都不講話,但是感覺很酷!」
……
不知道為什么,何育清和范佑軒想到了那些惡狼一樣的女生,于是頭皮發麻。
「我是你們的領隊,叫我小恩就好。」江瑋恩笑得爽朗豪邁,「那邊那個存在感薄弱的是副領隊小魚。」
江瑋恩這邊也正進行著自我介紹,他們的隊伍男生比較多。
林婕妤配合的揮揮手,「大家好,我是小魚。」雖然她實在是很想吐槽江瑋恩存在感薄弱是什么意思……不過還是算了,這種大眾場合。
「呿,有夠衰,那邊那隊的胸部超大,嘖……」隊里的男生一臉無趣的竊竊私語著,探究的眼光打量著江瑋恩和林婕妤,然后用羨慕的眼光看向任婉靜那一隊。
「有何不滿是公的就說大聲點啊。」江瑋恩挑挑眉,滿臉的鄙夷,「不爽的可以來跟我打啊?」說著,她的袖子已經捲起來了。
幾個較大膽的男生上前去挑戰。
結果當然是男生們慘遭秒殺。
于是江瑋恩成了第三小隊的老大。
☆ ☆ ☆
上午一連串的團體活動和搭帳篷后,緊接在后的便是下午的水球大戰。
比賽取對戰制,由沒有帶隊的蘇毅欣抽籤,八小隊隨機對戰五分鐘,復賽十分鐘,并且由最后勝出的兩小隊進行二十分鐘決賽,而全身衣物濕最少的小隊獲勝。
讓我們由左邊的一號戰場看起──第一小隊的周丞央、洪心茹對上第七小隊兩位陌生人……結果由活力過剩的周丞央取勝。
二號戰場是兩個不出現在咱小說的陌生人,跳過、跳過。
三號戰場由第二小隊的大姊頭方巧欣、任婉靜對上第八小隊兩位不認識的……于是我們直接宣布由寶茱姐?第二代方巧欣獲勝。
四號戰場則是由第三小隊的老大江瑋恩、林婕妤對上第五小隊的何育清、范佑軒。
江瑋恩對于在這場戰役中取勝覺得胸有成竹。
領隊和副領隊都是一副肉腳樣,不論對上誰都穩輸的啦!
更何況是對上她鼎鼎大名的江瑋恩呢?哼呵呵……
于是某人開始奸笑。
今天大媽跟育清穿的都是白T恤,她可是非常期待的!
「對面的!」江瑋恩站在自己這方的最前面,表現老大的威風,「我只能說……」隨后,她一手捂心作悲痛狀。
說?說什么?不只范佑軒和何育清好奇,林婕妤也忍不著豎耳傾聽。
雖然范佑軒覺得這家伙肯定不會打什么好主意。
「護好你們的小雞雞!」
在江瑋恩洪亮的聲音響起的同時,哨聲響起,二十五名國中生十分有默契的、暴力的、怨忿的丟出了手中的水球,并且準確的瞄準了對面的每個人!
其拿水球以及丟水球速度之快讓在場所有人都不禁咋舌!
何、范兩位領隊都還呆在原地,而他們小隊的女生們已經哀鴻遍野了。
男生這樣狠決的瞄準女生當然是不太道德的,可是一想到領隊小恩在賽前說的話,大伙兒便又振奮了精神,卯起了勁來……
「女生們──有沒有很氣憤為什么那一隊的帥哥沒有分到我們這里來?」賽前,江瑋恩首先對少數的女生們進行信心喊話,語調堪稱憤慨激昂。
「有──」果然女性同胞都是愛帥哥的。眾女共同作同仇敵愾狀。
小學升國中的孩子們大多都還是很單純可愛的。林婕妤默默體會到了這點。
「那就打他們的女生洩憤吧!想想她們為什么能有這種福利!」江瑋恩繼續不氣餒的荼毒小女生們,語調更是激昂了起來。
林婕妤不禁撫額。她突然覺得她們這隊的孩子都好可憐哪……
「沒錯──!」眾女跟著激昂吶喊。
眼見第一次信心喊話收到了效果,江瑋恩于是轉頭看向佔了多數的男生,「男生們,想跟第二小隊的大胸部領隊認識的就給我殺!」
林婕妤站在一旁,在心里默默為何育清和范佑軒默哀了一秒鐘。
于是,在領隊江瑋恩的雙重激勵之下,第五小隊遭到慘敗。
第一、二、三、四隊晉級複賽,江瑋恩小隊以絲毫不減的氣勢干掉了第四小隊。
而第一小隊的領隊周丞央則是面臨了兩難的抉擇。
站在他前方的是……他的真命天女,小靜靜啊!
「大家要繼續加油喔!」方巧欣燦笑著神采奕奕的喊話,旋即氣質清秀的臉龐臉色一變,拳頭一握,化為兇狠,「敢對敵人手下留情的話……你們就死定了!」一腳跨在前面的椅子上,惡狠狠的瞪大眼睛,表示要脅。
平常白目慣的男生們居然各個都乖得像只貓,顯然是被立過某些不知名的下馬威。
任婉靜則是安靜在一旁站著做活招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丞央沉默著回頭看了一演自己的小隊,孩子們一雙雙充滿期待和渴望的眼神正在刺激著他的心……!
呃啊啊啊啊──不能辜負孩子們啊!
當然,期待渴望什么的,單純是這家伙的想像力過剩。
開戰的哨聲響起,周丞央站在隊伍的最前面,深吸一口氣,「雖然妳是我的真命天女,但……」他痛苦的閉了閉眼,一手握拳,他睜開雙眼,決定絕了這條心,「──孩子們,上啊──!」
帶著一顆矛盾、揪痛、兩難的心,第一小隊獲的勝利。
上半場的精采對決到此告一段落,決賽開始前,大家紛紛回到消息區小憩十分鐘。
那邊江瑋恩又在臭屁,于是林婕妤便跑去關心剛剛被打得狼狽的何育清。
「你還好嗎?」林婕妤身上沒什么濕,看到何育清全身溼透的模樣不免有些心虛。
「還好……」何育清無奈的笑笑,雙手用毛巾不停擦拭著還滴著水的頭髮,T恤因為濕掉而緊緊貼著身體,肌膚顯得若隱若現。
……他不該穿白色的。
居然沒有都是排骨,還挺結實的耶。林婕妤瞥了一眼,默默評論,順便慶幸今天自己穿了黑色T恤。
「妳們那隊很厲害。」沒有發現林婕妤的視線,何育清笑了笑,說。
「啊哈哈,江瑋恩的功勞啦。」林婕妤尷尬的笑笑,「倒是可憐了你和大媽了。」抱歉的笑了笑,她說。
「還好啦。」何育清還是笑,江瑋恩下手是有點重,被打到的地方還在隱隱作痛,不過還算撐得住,「妳衣服也濕了,要不要先擦一擦?」雖然她比起他還算乾凈,但是他有點擔心她會著涼啊。
「沒關係,反正等會還有決賽,比完再處理就好。」林婕妤無所謂的撇了撇手,「啊,我先過去了。」眼見江瑋恩已經走回隊伍,她連忙道。
「嗯。」何育清笑笑,點頭。
他們說今天會幫林婕妤慶生。
而他似乎……已經開始期待她收到禮物的表情了。
☆ ☆ ☆
第三回合的總決賽,正式開戰!
總決賽與初賽、複賽賽制較不同,決賽是二十分鐘內,哪邊的領隊乾的部分最多贏。
八組隊伍不斷對戰的結果,最后由第三小隊的江瑋恩隊對上第一小隊的周丞央隊!
「對面的小恩,咱們絕對不會輸給妳的!」周丞央一手叉腰,一手指著江瑋恩做茶壺狀,氣勢洶洶的嗆聲。
他連真命天女的守關都過了,決賽怎么可能輸!
「喲呵呵呵呵,這樣啊──」江瑋恩歪頭燦笑,露出兩顆邪惡的虎牙。
「嗶嗶──」一聲哨音,領隊小恩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水球砸上敵方領隊沉香的臉。
噢,小央央,原諒我,我不這樣是無法讓你燃燒起來的啊!江瑋恩望著臉色瞬間慘綠的周丞央,在心里默默吶喊。
「可惡啊!大家上──我燃燒起來了!」周丞央眼中騰出熊熊怒火,口中同事包出一陣怒吼,此仇不報,非君子也!
于是戰場登時充滿了將士們慘烈的怒吼聲和哀嚎聲。
林婕妤則是躲在不起眼的角落。呼呼,不要砸到她,她怕痛啊!
──「啪!」才正這么想著,一個水球便從背后扎扎實實的砸上了她的肩膀。
林婕妤抬頭一看──是洪心茹!
「小茹妳居然打我!」林婕妤悲憤交加的摸著肩膀,好痛啊!
「哈哈,手滑了一下。」洪心茹欠扁的乾笑。
「可惡,我要復仇!」林婕妤憤怒的大吼,縱身躍入戰場中追逐洪心茹。
于是場面更加混亂。
兩個副領隊在另一邊扭打成了一團,周丞央站在水桶旁邊,不停隊江瑋恩發射水球手里劍;江瑋恩靈活一閃,迅速到了周丞央背后!
「呵哈哈哈哈──」江瑋恩仰天長笑,不知從哪抽出兩把水槍,并在周丞央轉身時同時按下!
「啊?喂!那是什么東西啊!耍賤招啊!」周丞央萬分不滿的開始哇哇大叫。
犯規犯規啊!怎么可以偷藏水槍!
「嗶──」與此同時,結束的哨聲響起。大隊長蘇毅欣扮著一張嚴肅的臉,在檢查過兩個兩隊之后大聲宣布:「第三小隊獲勝!」
「不公平啦!敵方耍賤招啊!」周丞央還在那邊不滿的抗議嚷嚷著。
「比賽結果就是這樣,不得有任何異議!」身為嚴肅角色的蘇毅欣當然不能像平常一樣跟著周丞央鬧,于是只好適時出聲緩下躁動的人群。
「好了好了──快去把身體擦一擦,等一下在這里集合去吃飯!」待學生們都安靜了,各小隊的領隊們便如此各自宣布。
于是眾人一哄而散。何育清拿了一條乾浴巾,上前去關心全身溼透的林婕妤。
其實蘇毅欣也很想下場去問候她,但礙于自己的角色,他只能站在原地,看著何育清和林婕妤有說有笑的雙雙離開。
握緊了拳頭,一股被搶先的不甘與嫉恨在他心中緩緩蔓延開來……
?寶茱姐:偶像劇《海派甜心》女主角,個性有如大姊頭般講義氣、兇狠。

Chapter 12. 晚上就在牧場里吃合菜。
一個小隊兩桌,領隊自己分兩桌。
而水球大戰玩得激烈,眾人都很疲憊。
「等一下是不是他們睡著了,我們就可以去睡了?」林婕妤無力的扒著飯,覺得眼皮沉重得都快要自動闔上了。
她已經很久沒玩得這么累了,身體的疲倦居然可以蓋過肚子的饑餓。
「妳忘了妳要守夜啦?」方巧欣看向她,燦笑
林婕妤和江瑋恩比較衰,被抽到第一天的午夜。第二天則是另外那邊的。
被抽到時可是整片悲鳴的呢。
還真的是有夠衰。
「我不想守夜啦……」想起此事,林婕妤滿臉的悲苦。
「我也不想啊──」江瑋恩吶喊。可是誰叫那個抽籤的偏偏就給她抽到林婕妤的名字,她又偏偏跟林婕妤一組勒?她悲憤想著,覺得萬分不愿意。
對了,如果……
江瑋恩思考著,在心里已經邪惡的笑了起來。
☆ ☆ ☆
安頓好躁動的小鬼,九個大學生們疲憊的回到他們的住所,終于換另外八個了。
才在大廳稍作休息準備洗澡,林婕妤看到她眼前的八個人突然約好似的站了起來。
「今天是──七月四號,林婕妤的生日!」方巧欣清清喉嚨,露出桌面上的生日蛋糕,然后拍拍手,開始朗聲大唱:「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林婕妤覺得萬分驚喜。這些日子大家一直在準備營隊,她還以為他們都已經忘了……
她現在開心得嘴角都快彎到眼角去了。
三種語言的生日快樂歌唱完,眾人笑著替壽星鼓掌。
「謝謝……」林婕妤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覺得很感動。
第一次有這么多人記得她的生日……
「壽星許愿──第三個愿望不能說喔!」周丞央興致勃勃的把林婕妤拉到蛋糕前,還不忘提醒。
「知道啦。」林婕妤雙手交握,輕輕闔上眼睫,許了十八年的愿,她怎么會不知道?
「希望……我們的友情永遠都不會變。」清清喉嚨,想了想,她說,「希望……我身邊的人永遠平安。」
「第三個愿望不可以說喔。」方巧欣忍不住又再提醒她一次。
「吼,知道啦!」林婕妤忍不住翻翻白眼,她有這么白癡嗎?
「就怕妳有。」
江瑋恩吐槽。
「……」
第三個愿望……林婕妤認真的低下頭。
「希望……我在大學四年可以遇到一個真心互相喜歡的人。」許個少女點的愿望好了,她如是想。
畢竟她的戀愛紀錄是光榮的鴨蛋啊……
但是在她的心里,十九年來一直其實渴望著這樣的幸福。
被所有人排擠、討厭也好,被遺棄也好,她一直相信一定會有一個人可以明白她的悲傷、她的過去,可以傾聽她的眼淚,可以抱著她讓她放心的哭,可以在她無助的時候握著她的手說別怕,可以細心溫柔的陪伴她。
即使這樣的愿望對她來說很奢侈。
「許完了。」林婕妤張開雙眼,「可以拆禮物嗎?」綻開笑容,她看著滿桌的禮物眼光發亮。好多禮物喔,收穫真多!
「嗯嗯,拆禮物!」方巧欣也很興奮。
每個人都送了不同的禮物,有些則只送了卡片。
團長和雅琪也托周丞央和方巧欣把禮物交給她。
方巧欣送給了林婕妤一條和她一樣的友誼手鍊、蘇毅欣送她一條精緻的項鍊、周丞央給她一個整人玩具、雅琪送她一只小狗的娃娃吊飾、團長則是一支名貴的鋼筆……
范佑軒是口頭祝福,任婉靜和洪心茹都送了卡片。
而江瑋恩送了她……
一個狗項圈。
上面還寫著「馴服育清」……
她臉部抽搐的看向江瑋恩,后者則是嘻皮笑臉的比了個「讚」。
林婕妤徹底無言。
「啊,等我一下。」待所有人的禮物都被拆完,何育清才走進房里,拿出一個不起眼的黑色大袋子,遞給林婕妤,「生日快樂。」說著,他笑。
他想給她一個驚喜。
「謝謝。」林婕妤也笑著接過帶子。里面裝了什么?看起來好大哦。她有些期待的打開,登時一陣震驚──「你怎么知道我喜歡這個?」拿出里面毛茸茸的泰迪熊,她驚喜的抱住,同時向何育清,覺得開心極了,「謝謝……」一臉幸福的抱著娃娃,她說。
這個很貴呢!但是能收到她最想要的禮物,她打從心底的覺得很開心。
她覺得何育清這個人真的對她很好很好。
何育清笑得有些心虛,但是看到她的笑容,他覺得自己的心情似乎也飛揚了起來。
他沒有發現的是,他看著她的眼神里,帶了一點溫柔。
☆ ☆ ☆
慶生完畢,夜晚十一點,梳洗完畢后,林婕妤看到了某個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死人。
「江恩恩,要守夜啦……」最后一個洗澡出來的林婕妤默默伸手戳了戳某個一動也不動的家伙。
「嗯……」江瑋恩翻身,繼續睡。
「……」林婕妤沉默了。
她真的真的沉默了。
因為重點還不是江瑋恩睡死了,重點是……重點是……
其他人也睡死了啦!
她知道今天大家都很累,不過女生這邊是什么情況?通通都變成豬了嗎?
喂喂喂,她也很想睡啊混帳!
頹喪的穿上外套,她只好熄了燈,獨自走出房門。
「喀!」在門關上的那瞬間,黑暗中,江瑋恩悄悄的睜開眼。
很好,出去了。
「江恩恩,妳確定真的可以嗎?」方巧欣悄聲詢問,語調帶了點不安。
要是他沒去要怎么辦啊?婕妤不就要一個人守夜了?
「一定可以的啦。」江瑋恩十分不負責任的猥瑣笑。
她剛剛還故意去告訴何育清林婕妤最怕黑、怕一個人,OK的啦。
除非是有意外發生……不過就何育清那個性,不會有意外發生的啦。
翻了個身,江瑋恩閉上眼,快樂的睡覺去。
☆ ☆ ☆
一個人走出宿舍大門,四周盡是一片黑暗。
林婕妤望著不遠處燈火通明的帳篷區,握了握口袋的手機。
一邊聽歌一邊玩手機,應該就不會怕了吧?
「婕妤,妳要去守夜啊?」從浴室走出,蘇毅欣一眼就看到了林婕妤,「江瑋恩呢?」一邊擦著溼漉漉的頭髮,她四顧林婕妤的周圍,問。
他卻沒看見她滿面不安的神情。
「呃,她睡著了……」林婕妤乾笑著回答。
看到江恩恩這么累,她也不好意思把她叫醒啊……而且把她叫醒,大概也是去那里打瞌睡的吧?那還不如讓她在房里睡。
「其他人呢?」蘇毅欣覺得不太放心。江瑋恩睡了,那林婕妤是要自己一個人待在那里嗎?
「……都睡死了。」林婕妤一臉無奈。
「那……要不要我陪妳?」蘇毅欣小心翼翼開口,他有些刻意的微微低下頭,想掩飾臉上有點害羞的表情。
「不用了啦,反正那里很亮,我一邊聽音樂、一邊玩手機,時間一下子就過啦。」聳聳肩,林婕妤佯裝無所謂的笑笑,她跟蘇毅欣……還不是非常熟,而且麻煩人家也不太好啊。
雖然其實她很希望有人可以陪她。
「這樣啊……那好吧,妳自己要小心喔。」有點失落的笑了笑,蘇毅欣拎著袋子,準備動身回房,「晚安。」
「晚安。」林婕妤笑著向他招手。
☆ ☆ ☆
雖說是七月炎夏,但營區的位置在空曠的牧場,再加上是山區,因此夜風較涼。
四周一片靜謐。
靜得獨剩蟲鳴蟬叫。
林婕妤原本是打算聽音樂的,可是又想,如果真的有壞蛋,那她不是真的什么都聽不到了嗎?
然而重點是──她笨到忘記拿耳機了。
「噠、噠、噠……」
從她后方傳來腳步聲,從容緩慢,腳步穩健。
這時候誰會來?大家不是都睡了嗎?
如此想著,林婕妤不禁繃緊了神經,嚥了一大口口水。
「噠、噠、噠、噠……」
腳步聲離她越來越近。
不行不行,別想太多,也許是蘇毅欣、也許江瑋恩醒了、也許是那邊有人去上廁所回來、也許是她的幻覺、也許、也許──
「婕妤?」「哇啊啊!」
溫潤的聲音響起的同時,林婕妤終于大叫了出來。
「怎么了?」看見她那副受驚嚇的模樣,何育清關心的問,「怎么只有妳一個人?」環顧了下四周,他疑惑地問。
「那、那個啊,江恩恩睡著了,所以只有我在這里。」發現來人是何育清,林婕妤鬆下一刻吊在半空中的心,覺得安心許多。幸好不是那種透明的、輕飄飄的、講話還有迴音的東西……「你怎么會來這里?」她抬手看了看手錶,發現時間已經落在最高處的十二,于是困惑詢問。
「呃,本來聽說妳今天要和江瑋恩守夜,就在經過門口時看了一下,發現只有妳一個人,就過來看看了。」搔搔頭,何育清不好意思的笑。
其實他是想了想江瑋恩刻意告訴他的話,覺得事情有些奇怪,又放不下心來,才忍不住看看的……
「這樣啊……謝謝你來看我。時間不早了,你趕快回去睡吧,明天要很早起喔。」收到何育清的關心,林婕妤覺得心頭幾分暖,在心里無奈的笑了笑,還是出聲把他趕走。
她一個人在這里就好,沒有必要害別人睡眠不足啊……
「沒關係,我陪妳吧。」從一旁拿了張椅子,何育清笑笑,在她身旁坐下。
光是剛剛靠近她就嚇成了那個樣子,叫他怎么能放心讓她一個人待在這里?
更何況她是女孩子啊,一個女孩子大半夜坐在這里守夜,怎么樣他都覺得不妥。
「咦?」
林婕妤驚訝的眨眨眼,不太能理解他的用意。
「反正我也睡不著,待在這里吹吹風也不錯。」何育清側頭看她,淺笑,「而且妳一個守夜,太危險了。」
「謝謝……」見已經無法拒絕,再加上林婕妤原就希望有人陪她,于是她笑著道謝。
「謝什么?」何育清笑問。
「謝謝你的禮物,也謝謝你愿意陪我。」笑得燦爛,林婕妤側頭看他,覺得心情都愉快了起來。
她的運氣真是太好了,一個被拉去湊人數的聯誼不但遇到帥哥,而且這帥哥還是好人啊!
何育清看著她笑容燦爛的模樣,微怔,居然覺得臉頰有些發熱。
急急轉過頭,他覺得自己最近真的越來越奇怪了。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很奇怪的感覺,就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他到底是怎么了?
「不會……」稍稍定下心,何育清搔搔頭,笑,「我也是去問鈺芯的。」雖說那個禮物是無意間知道林婕妤喜歡的,不過要是沒問的話,他也沒機會去那間店啊……
「你妹妹啊?」林婕妤覺得有幾分驚訝,她還以為是巧欣或是江瑋恩告訴他的呢。
「嗯,她大學要讀我們學校,已經確定了。」何育清溫和微笑,「她也是音樂系,主修鋼琴。」
林婕妤望著他的表情,微愣。何育清似乎是個很寵妹妹的人吶……真好,她就沒有任何兄弟姐妹。
每次提到何鈺芯,他的表情總是很溫柔。
「那不就是學妹?」林婕妤也笑。
「是啊。也許她會抽到妳當直屬學姊喔?」何育清打趣的笑笑,那樣似乎也不錯吧?雖然鈺芯似乎比她高了些……「或許會抽到我也說不定。」他神秘地笑。
「你不是數學系的嗎?」林婕妤滿臉狐疑。
不是同系帶同系的嗎?怎么會有數學系的?
「我去考了轉系考,已經過了。」何育清笑說,「以后我們就是同學了,請多多指教。」側頭給林婕妤點點頭表示行禮,他說。
「咦咦?轉系?你要轉到音樂系?」林婕妤震驚了。雖然說之前聽過他是小提琴王子什么的,可是她一直以為何育清只把音樂當成興趣……要不然當初干嘛不直接選音樂系就好了,還搞個副修這么麻煩。
「之前繁星計畫的時候沒有上,后來推甄也沒有過,所以我只好選了一個學科成績比較高的數學系。」何育清抬頭望向夜空,有幾分惘然,「我從小……就非常喜歡音樂,也希望以后能從事和音樂有關的工作。」說著,他嘴角淡淡的拉出一個夢想的淺弧。
林婕妤也笑了,「那你加油啊。期待有一天能去聽你的音樂會喔。」一手支著下巴,她已經想像出來何育清一身白西裝站在臺上優雅地拉琴的模樣了……,那個樣子真是太人神共憤了,她一定會懷疑去聽的女性同胞都是去補眼睛的。
但是何育清的音樂是真的非常棒。彷彿每個音符都是細膩地經過他的心所流洩的,一個個都能敲進心里,輕易撩撥人心。
他以后,一定會是很棒的小提琴家吧。
何育清聞言,笑了開來,「到時候一定送妳一張票啊。」笑著看她,他說。
夜風微涼。
林婕妤的長髮被吹得有些凌亂。
她微微瞇起眼,打了個哈欠,覺得眼皮很重。
「妳有……喜歡的人嗎?」原本想打破寂靜,何育清卻莫名的問出了這句話。
他為什么想問這句話?這樣子不是太突兀了嗎?說出的話不能挽回,他有些懊惱。
「應該……算有吧?」勉強打起精神,林婕妤支著頭,目光遙遠,「高中時期曾經喜歡過一個人,不過當然被拒絕了。」笑了笑,她說。
「自以為自己很厲害喔?寫什么小說啊?你看看她寫什么……『一頭長髮烏黑,面容精緻……』唉喲,自以為自己是美女喔?」
「賤欸妳,老師要打妳抹什么護手霜啊?手夠粗了,不用抹了啦──」
「像妳這種人,誰要理妳啊?」
「欸欸大家來看,她又在畫畫了,你看你看,又是丑八怪……」
「誰敢欺負妳告訴我,我一定叫人去扁他!」
……
「妳現在還喜歡他嗎?」何育清忍不住再問。都過了一年多了,她還是喜歡他嗎?
「其實我也不知道。」林婕妤苦笑,「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執著,還是喜歡。」
執著他曾經給她的力量,喜歡那種安心的感覺。
可是現在都沒有了……她因為那么多的事情變得好軟弱,什么都不敢做,想要的也不敢伸手去拿……
她害怕,她害怕被說「沒資格」。
所以她只好什么都推得遠遠的,什么都不想看到、聽到、碰觸到,這樣就不會受傷,就不會再害怕。
執著嗎?何育清微愣。
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喜歡過人呢。
知道她不喜歡這個話題,何育清沉默半晌,原本還想找些話題,卻發現身旁的人靜得不太對勁。
「婕妤?」何育清側頭叫她,「婕妤?婕──」
咚!一個硬狀物體輕輕撞上他的肩膀。
何育清徹徹底底的愣了。
晚風吹亂她的髮絲,洗髮精的香味飄進他的鼻間。
她的頭髮軟軟的埋在他的頸間,癢癢的,陌生的感覺。
夜很靜,顯得心跳聲格外的清晰。
要叫醒她嗎?何育清看著她熟睡的側臉,無奈的笑了笑。
還是算了吧。
何育清不知道,自己對她的心情,已經漸漸的不太一樣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6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