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李艾簡介年齡_有害的昆蟲都有哪些

Chapter 23. 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林婕妤恍惚地睜開眼,困惑地望著四周,她眨了眨眼,然后一瞬之間發現自己竟坐在木椅上,周圍的場景也忽地就變成了她高中時候的教室。
她看見她座位旁有一名男學生正看著一本薄薄筆記本,四周的同學都看著他們。
而她馬上便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一天到晚寫這什么東西啊?自以為自己很厲害喔?」男學生手上拿著從她手里搶過的筆記本,逼近她的嘴臉滿是扭曲,「你看看她寫什么……『一頭長髮烏黑,面容精緻……』唉喲,還自以為自己是美女喔?」嘴角帶著惡意笑容,他晃了晃手中的筆記本,語氣里是明顯的嘲諷。
于是全班便是一陣哄堂大笑。
她坐在座位上低著頭,長髮遮住她的臉,蓋住了她發紅的眼框和蓄在眼里的淚水。而她卻倔強的撐著眼睛不讓它落下。
不能哭……她不能哭……哭了就是認輸了、哭了就是示弱了,她不能哭、她不可以哭──
「啊,要哭了耶,好可憐喔──」低頭發現了她發紅的眼眶,男學生嘴角的笑意更盛了些,「要不要給妳惜惜?」眼里滿是惡毒的嘲弄,他彎腰湊近她,裝模作樣地道。
林婕妤沒有說話。她雙手緊握成拳,指甲深深嵌入了掌心,緊得微微顫抖。
「哎喲,要揍我嗎?好可怕哦──」
于是全班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雙目一閉,她隱忍著的眼淚終于還是落在手背。然而再睜開眼時她卻變成了坐在自己家里的沙發,而她母親正看著她,曾經親切的臉龐卻滿是她陌生的冷漠情緒。
「為什么要頂撞老師?」她聽見她的母親這樣說,「快去寫悔過書跟老師道歉!」
沒有……沒有……她沒有……
「還不去寫嗎?」她母親的聲音又更冷硬了些,「叫妳去寫悔過書聽不懂嗎!」
她沒有做錯、她沒有頂撞老師……她什么都沒有做,為什么她要寫那種東西?
她的同學莫名其妙向老師給她安上莫須有的罪名、她的老師相信了他們,現在連她的母親都不相信她了嗎?
「還不快去寫!」她的母親又吼了一次。
「我沒有!」林婕妤像是再也受不了的大吼,「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她對著她母親大吼,然后起身頭也不回的向著門外瘋狂地奔了出去!
沒有、沒有……她什么、都沒有做──
她只能向前跑。只是一直跑、像是想逃離,卻又無法逃離。
而她的世界又再次變成了黑暗。
壓抑的眼淚在一瞬間潰堤,她停下腳步望著再次靜默的周圍,然后看向不知何時便已出現在自己手中的小刀,顫抖著對著自己跳動的手腕處劃下。
這個世界不要她了。
這個世界都不要她了,她為什么還要繼續待在這里……
「我們是好哥兒們啊。」趕在她對著手腕劃下之前,她的眼前又驀地出現了一名雅痞少年。他向她伸出手,嘴角的笑容痞痞壞壞的,卻是她熟悉的安心弧度
「誰敢欺負妳告訴我,我一定叫人去扁他!」臉上的表情變得忿忿了起來,他說,他的神情滿是令她安心的堅定。
林婕妤怔怔地握著他的手站了起來,眼淚一下子也忘了要掉,剛剛還千瘡百孔的心頃刻便被溫暖填滿。
對了,還有他,還有他會一直在她身邊──
然而下一秒鐘、少年卻猛地甩開了她的手。
他看著他的神情是她從未見過的漠然,一雙眸子冰冷得讓她害怕,最尤其是他目光中的嫌惡。
「妳也不過就是花癡而已。」她聽見他這樣對她說,然后他便轉身離她遠去,消失在茫茫黑暗中。
傻愣愣的跌坐在地,她看著他消失的方向,覺得心一下子變得比剛才更空了、像是支離破碎的什么都沒有了似的。
連他也不要她了。
大家都、不要她了……
滴答、滴答。
她以為她哭了,可是抬頭一看,卻發現是大雨傾盆,而她的雙眼乾涸的淚痕被雨水沖刷,卻再也掉不出一滴眼淚。
遠遠似有一對模糊人影,她有些搖晃不穩地站了起來,看見身型頎長的男孩為女孩撐傘,嘴角的笑容溫暖清淺。
她緩緩走近去看,看見雨中斯文溫和的少年和氣質典雅的少女站在一起相互微笑,像一幅畫。
她一下子有些慌了神。轉身又想逃跑,卻發現少年不知何時已然站到了她的面前,目光認真而複雜地望著她。
「……涵昕向我告白了。」她聽見他有些遲疑的聲音響起,「我拒絕了她。」
「為什么?」不住地開了口,她聽見她自己這樣問。
他們那么相配,他為什么會拒絕她、怎么會拒絕她?
「因為……」
少年的嘴型一開一闔的像是說了什么,她豎起耳朵努力想聽,在她耳里卻不進任何聲音。
因為什么?
他說了什么?
「……妤、婕妤……」
溫溫潤潤的聲音在空間里響起,她困惑的張望,卻見黑暗的外墻開始崩解,從外頭一點一點洩進了白色的光。
是誰在叫她?光好刺眼唔……不適地瞇起了眼,她努力睜開雙眼想看清眼前過于刺眼的光亮,而在她眼前的卻是──何育清一張帶了滿滿擔憂神情的臉龐。
這里是哪里?林婕妤感覺道自己似乎躺在床上。是房間嗎?誰的房間?想著想著她便想起身看看,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沉甸甸的,一時之間竟無法支撐起來。
「先吃退燒藥吧?」見她終于醒過來,何育清表情和緩了許多,臉上也終于恢復往日的溫和笑容。他將無力支撐自己的她扶坐起,然后給她遞上了方才在附近藥局買的退燒藥和一杯溫開水。
腦袋似又清楚了幾分,她知道他不會傷害她,于是便伸手接過藥丸和水,眉頭一皺,毫不猶豫地仰面灌了下去。
「好好休息吧。」心中舒了一口氣,何育清對著她笑了笑,然后將她手上的水杯放到了床邊的柜子上,「我去煮粥,等妳下次醒來就能吃了。」眼底染上一點笑意,他再次扶著她的背讓她安穩躺下,臉上是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嗯……」迷迷糊糊的應諾了聲,林婕妤輕應罷便又再次閉上了雙眼,而后便沉沉地墜入了夢鄉……
☆ ☆ ☆
從房間里走出,何育清小心翼翼的關上了房門,然后又到浴室去換了盆熱水,沾濕毛巾,接著又再次走進了房間。
看著自己的哥哥這樣忙進忙出的模樣何鈺芯心中也有了個底。就連她現在在顧的電鍋都是哥的杰作啊……她從未看過哥哥為了一個人這樣費心的樣子,還有剛抱著小妤姊回來時那個著急心疼得快要死掉的表情……從那件事之后他一直都是淡漠的,現在這個樣子該不會是因為──
「哥,」坐在沙發上,何鈺芯屈膝撐頰看著從房里不知第幾度走出來的何育清,眼神難得的有幾分認真,「你該不會,喜歡小妤姊吧?」
她知道涵昕姊喜歡哥哥。不過基本上只要是她哥哥喜歡的她都會絕對支持的,畢竟他能有喜歡的女孩子就已經夠難得了,更何況對方還是她最喜歡的作家呢。
突然被這么一問,何育清有些愣住。隨后他扯出了一個無奈的笑,微斂著眼看向何鈺芯,「是啊。」坦然的笑了笑,他說。
「哦哦哦──!」一撇剛才還認真無比的表情,何鈺芯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那么小妤姊就是大嫂啰?」眼底滿滿的都是興奮,她跳下了沙發湊到何育清面前。
呃,大嫂?被這個稱呼驚了一下,何育清手里正攪拌著的湯勺差點掉下來。「鈺芯,那種稱呼不可以亂叫……」
「哇吚──我有大嫂啰!」跳躍著腳步離開客廳,何鈺芯選擇直接地無視了身后某人的聲音。
算了。何育清無奈搖了搖頭,總之鈺芯不要當著她的面亂叫就好。
沒有多想,他又繼續煮起了粥。
☆ ☆ ☆
昏昏沉沉不知又是睡了多久。
林婕妤再次醒了的時候覺得身體似乎已經輕鬆很多了。她把自己撐坐了起來好看看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什么地方──簡單樸實的擺設裝潢、淺灰色的床單,棉被上還有一點淡淡香氣……
這里是,何育清的房間?
「醒了嗎?」何育清端著粥推門進房,面容上是如同往常一般的溫和微笑,「我煮了粥,要不要吃一點?」
從他碗中飄出的裊裊熱氣緩緩飄到鼻尖縈繞成淡淡的食物香味,林婕妤整天幾乎未曾進食,現在聞到香味竟覺得有些餓了。她有些發愣的點了點頭,覺得精神還是有些恍惚。
何育清走近床邊將碗放到床邊的柜子上。他拿著額溫槍在她額間探了探,待機器發出「嗶」的一聲后他將其拿來一看,上面則顯示出了37.0℃。「看來燒應該是退了。」放心地抒了一口氣,他微笑在床邊坐下,然后拿起碗,用湯匙舀了一小勺粥之后悉心吹了吹。
「我自己吃就好。」有些尷尬地開口,林婕妤對著他笑笑,接過碗,表示自己力氣恢復得差不多了。
看了看里頭的內容物,她拿著湯匙攪了攪,香菇、花椰菜、肉鬆……清淡的粥里頭放的盡是她愛吃的。他是怎么知道的?這么看著,她的心頭竟有些暖。
「唔,很好吃。」快速地將碗里的食物掃蕩一空,她將碗遞回給他,再笑。
「那就好。」何育清也笑,似是鬆了一口氣的模樣,「還要嗎?」
「不用了,謝謝。」林婕妤笑著婉拒道。雖說她總算是吃得下食物了,不過她的胃口似乎還是沒有恢復。
倒是話說回來,她身上的乾凈衣服似乎不是她自己的……
「……衣服是鈺芯幫妳換的。」似是知道了她在想什么,何育清忙有些尷尬的開口解釋,「剛帶妳回來的時候燒到快四十度,嚇死我了。原本想帶妳去醫院,不過外面還在下大雨……」無奈的笑了笑,他說。
他原本都想打電話讓有車的朋友來幫忙了,想著再這樣燒下去也不是辦法。不過幸好她醒了,否則他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林婕妤聽著聽著,有些愣。這么說來她似乎是在他的房間沒有錯……嗚哇,這好像是她第一次到男生房間里啊,而且居然還是這種情況……「唔呃、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有些窘迫地開口,她想起今天巧欣似乎臨時被打工的地方叫去幫忙了,會忙到很晚,也難怪她會在育清家……
「……到底發生什么事了?」頓了半晌,何育清嘆了口氣,終于還是問了出口,「為什么會跑去淋雨?」溫潤的眸子里滿是擔心,他看著她,問。
林婕妤被問得一怔。猶豫的垂下眸,她咬了咬下唇,沉默了半晌,終于還是又開口,「我也不知道。」低著頭,她輕聲說著,「只是覺得很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何育清只是靜靜的看著她、靜靜的聽。他想她或許需要的是一個傾聽者,他并不擅長安慰人,于是便只是靜靜的坐著。
「大概是因為我很討厭哭吧。」林婕妤低低的笑了笑,「被所有人嘲笑的時候、被冷眼相待的時候、告別式的時候……」她笑得極輕,可笑意卻未及眼底,一雙眼睛漠然得像是要哭了似的。「我討厭哭。所以每次想哭了我會努力忍住,因為哭了就是認輸了、哭了就是承認自己的懦弱了──」
然后就這樣,久而久之,她也忘了該怎么去哭了。
可是淚水沉積在心頭卻更不好受,原本想著就讓大雨來代替自己的眼淚好了,可是當雨落在她臉上的時候、她卻更覺得空。
空得像什么都沒有了似的。
她那個時候、曾經很想死。為什么被那樣對待、為什么連哭都不被允許、為什么全世界都不要她了、為什么──
「想笑的時候就笑,想哭的時候就哭啊。」何育清斂下眼,伸手將她抱住,眼底的笑意溫柔而帶了一點不捨,「雖然我沒有巧欣了解妳,也沒有瑋恩那么幽默。不過……」他的聲音溫溫潤潤的在她耳邊,笑意輕淺,卻讓她整個人一怔。「在我面前,妳可以盡情的笑,也可以盡情的哭。雖然我不太會安慰人,但我可以聽妳說。」
其實第一次被男孩子抱什么的她好像應該要害羞。可是他的話就讓她想起,那個時候她心里的渴望。
她可以笑,也可以哭嗎……?
是啊、為什么那個時候,沒有人這樣對她說呢?
而這個人又是為什么總是在不斷的對她好、給予她心里一直空蕩蕩的那一份安心和溫暖,為什么他、總是這樣輕易的就打破她心里的墻呢?
「……你的衣服會濕喔。」哽咽著抓著他的雙臂,她用濃濃的哭腔開口說。
「沒有關係。」何育清的聲音依舊是帶著笑,「再去換就好了。反正剛才也因為淋到雨的關係換過了一件。」語氣帶了一點無奈,他微笑,然后將她擁緊。
如果她的心里有這么多的脆弱和痛苦,那么就全部交給他來承擔好了。
他想看著她真心的笑,他想給她溫暖。他想讓她知道,無論如何,他都會在她的身邊。
☆ ☆ ☆
在何育家吃完飯,林婕妤便在何鈺芯極度曖昧的眼神下讓何育清將她送回公寓。
雨已經停了,坐在后坐的她不好意思的拉著機車后方的拉桿以保持平衡。說著的她還真有點好奇她是怎么被載回何育清的公寓的……她人生中華麗的第一次暈倒啊……
探頭望了望周圍,她發現似乎不是回公寓的路,于是林婕妤困惑開口,「現在我們是要去哪里啊?」
「嗯……為了補償我讓妳哭得這么慘,我就帶妳去我的……秘密基地?」何育清笑著回應。那算是秘密基地嗎?說真的他也不知道啊。「只有帶妳去喔。」趁著紅燈的空檔他轉頭對她笑著眨了眨眼,目光里竟有幾分孩子氣的味道。
偶爾似乎也會看他露出很淘氣的一面呢。看著他的笑臉,林婕妤也笑了。其實自己又何嘗不是對他一點也不了解呢,相對來說較了解育清的應該是范佑軒、何鈺芯和顏涵昕等人吧,只是他又為什么要拒絕她呢?
摩托車在一處河堤旁停下,夜晚八點多的河岸邊沒有一點人為光害,蟲鳴在空間里清晰得很安靜。
何育清直接地便在一旁的草地仰面躺下,似乎很是熟稔的模樣。
「從這里可以看到很多星星喔。」笑了笑,他說。
雖然說身邊已經有人毫不猶豫的躺下了,但林婕妤不免還是有點疑慮。這里會不會有狗屎啊她說……
「會擔心的話就躺我的手臂好了?」看著她的反應,何育清有些哭笑不得的張開了一邊手臂說。
其實這樣感覺好像有什么地方更奇怪了……可是人家都已經這樣說了,她再不照做好像就顯得自己很機車似的……糾結的看了他的手臂一眼,林婕妤終于還是躺了下去。
而在她眼睛方向上看時她便不住地驚嘆出聲。
夜晚的星空像灑了滿天的鉆石一般燦爛奪目,也許是經過了雨水的洗刷,天空乾凈得讓星花一閃一閃的格外清晰。
她并不是未曾看過比這更燦爛的星空,但是在這樣的都市里她卻是第一次看見。
「這里是我剛來到高雄時無意間發現的。」何育清望著星空,笑了笑,「心情不好時我總會來這里,就這樣放空著感覺就會好很多了呢。」
林婕妤怔怔的看著,腦里卻滿是她剛才的疑惑。思索一陣,她想了想,開口,「對了,你今天原本要說的原因是什么?我沒有聽到……」側過頭去看他,她抱歉的笑了笑問。
「唔……那個的話,有機會再告訴妳吧。」尷尬的笑笑,何育清有些無奈地開口。
那句話她果然沒有聽到啊……不過這樣也好,畢竟他是太急了一點,恐怕就是現在說出來也只會造成她的困擾吧。
「吚──賣關子。」林婕妤鼓著臉頰不滿的鬧了起來。
「下次找機會一定告訴妳。」苦笑一陣,何育清說。
不過這樣一來就讓她更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樣的事情不能現在說啊?
算了。總之既然他都這么說了,那就是一定會說的吧。
許是哭累了,林婕妤躺著躺著居然就打起了呵欠。她的意識有些朦朦朧朧的,快要支撐不住了。
「育清……」朦著半醒的意識,她開口,「你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啊……?」
何育清怔怔的回頭。原想說些什么,卻在看見她幾乎熟睡的臉龐后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
「因為……」他轉回頭去看星空,聲音很柔很輕。
「我喜歡妳啊。」
夜空下他的笑顏溫柔,眼底的笑意卻比星花燦爛。

Chapter 24. 何育清帶著林婕妤回家的時候已經約莫是晚上十點了。
其實在他帶著暈倒的林婕妤回家時就已經連絡過方巧欣了,對方那時在忙著打工,表示他晚點帶她回去也沒關係,所以他才帶她去散散心,倒沒想到她居然睡著了。
大概是因為哭過的關係,林婕妤坐在后坐一路昏昏沉沉的打著瞌睡,就連上樓時也是搖搖晃晃、迷迷糊糊的。
怎么這么沒有防備心?何育清有點無奈。
──又或許是因為……她很信任他?
帶著昏昏沉沉睡得迷糊的林婕妤來到她公寓門口,他在門口看著她走進了房,原本轉身欲走,里面方巧欣卻叫住了他。
「何育清,」從他后方傳來了方巧欣懶懶的聲音,「你喜歡小妤對吧?」毫不避諱地,她直勾勾的盯著他問。
每次聽到她的問題總是讓他不由得為之一震啊……何育清無奈回頭看向方巧欣,然后輕輕點了點頭,「是。」目光認真而堅定,他嘴角勾著淺淺微笑。
聞言,方巧欣也彎唇笑了開來。她一雙漂亮的眼睛微微瞇起,面容看來很是滿意的樣子。
「那個笨蛋啊……個性有點壓抑,固執又喜歡逃避。雖然總是把身邊的人看得清清楚楚的,自己卻總是看不清。」看向林婕妤的房間,方巧欣淡淡開口,語氣似有幾分感嘆,「不過我想她是對你有好感的吧。我很少看到她和男生這么要好的,更何況她還這么信任你。」回身望回何育清,她支著頭露出淺淡笑意,眼神倒有了幾分肯定。
唔,這是支持他的意思嗎?何育清微愣。
「如果真的喜歡她的話,就等一等她吧。」再次開口,她依舊笑著,看著他的目光帶著信任,「──如果是你的話,我相信可以的。」
她正是看中他不同于別人的溫柔細心才想把他和小妤湊成一對。林婕妤是她的好姊妹,在她生命中許多時刻總是她在她身邊伴著她,而她卻總是幫不了她什么……雖然說還真沒想到這家伙真這么快就喜歡上小妤了,不過如果是交給他的話,她也能夠放心了吧。
話說回來還真是便宜了林婕妤啊,方巧欣有些發笑的想著。到時候不知道要有多少女性同胞的心碎滿地啰──
「……是。」怔了怔,何育清彎唇露出微笑,「謝謝妳。」頓了一頓,他開口說。
他這算是得到所謂親友的支持了嗎?轉身走下樓梯,何育清默默想著,然后不禁勾起了笑。
☆ ☆ ☆
因為機車留在學校的關係,于是早上林婕妤就由方巧欣將她一同載到學校去。
然而當她到達學校時卻很悲催的發現──她的小綿羊居然不不不不見了!
帶著十二萬分悲愴痛苦的心,林婕妤蓋著滿布頭頂的烏云走進了教室。
沒有小綿羊她要怎么來上課啊?公寓離學校實在有點距離,用走的她的腳可能會殘廢;腳踏車早就不知道壞到哪邊去了,附近沒有公車站,巧欣和江恩恩甚至雅琪都跟她不同系也不可能載她,再加上這禮拜還有同學會雅琪似乎也不打算去……
嗚嗚嗚她到底有多悲劇啊?她當初到底為什么要選這間公寓啊渾蛋!
「婕妤?」見剛走進教室的林婕妤滿身的陰郁愴然,何育清抬眼看她,困惑,「怎么了?」昨天哭過了以后心情沒有比較好嗎?他有些疑惑。
林婕妤默默無語。她無精打采的坐到了坐位上,然后側頭,哭喪著臉望向他,「我可愛的小綿羊被偷了……」說罷,她無力的往桌上一趴。
摩托車被偷了?何育清愣了愣,腦中回想起那時候似乎確實有看到她把鑰匙插在機車上,不過后來因為太著急就忘了要去注意了……這么想來,何育清突然便覺得愧疚了起來,要是自己那時候有幫她注意就好了,那樣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那時候我有看到鑰匙沒有拔起來,但沒有多加注意……抱歉。」沉默半晌,何育清誠實的據實以告,語氣里滿是歉意。
「沒關係啦,也不是你的錯。」依舊趴在桌上,林婕妤轉頭看向他,笑得無奈。把鑰匙插在機車上還白癡的忘了拔下來的是她又不是何育清,更何況人家還費心的照顧了她一整天,衣服還因為她濕了兩件……沒有跪在地上發張好人金牌給人家就算了,她怎么可能會去怪他?
經過了昨天的事之后他們之間似乎有了一點微妙的化學變化。像是有什么突然改變了、從根本上慢慢的變了,可是哪里變了他們誰也說不清楚。
比之前那樣的曖昧還要教人心悸。
「那……妳以后要怎么來學校?巧欣載妳嗎?」想起這個貌似有點嚴重的問題,何育清開口問。從她們公寓那里騎快些到學校只要二十分鐘,不過走路的話就不一樣了……如果是普通速度的話恐怕也要一個小時啊。
「巧欣最近越來越忙了,怎么可能載我來。」被問到了重點問題,林婕妤心里覺得更加無力,也只能默默嘆了口氣。她哪知道她要怎么來啊上帝……「大不了就每天早起走來學校當作瘦身運動……好吧想也知道很困難。」在心里盤算了下最壞的打算,她馬上便想起自己每天幾乎都是在鐘聲響起之前趕到教室的,怎么可能早起來學校,根本是天方夜譚中的傳奇神話……想到這里,她覺得更想死了。
她的人生其實是一部悲劇史對吧作者!
「不然……我載妳吧?」想了想,何育清開口提議,「我和妳同系,修的課程也都相近相似,住的地方也在同個方向很順路……」一一舉出了自己方才在心里考量過的條件,他看著她微微偏頭,似是在詢問她的意見。雖說這些理由看起來都很冠冕堂皇沒錯,不過他當然不會否認自己其實是有私心的……「更何況這件事說起來,我也有錯。」揚唇勾出一點笑,他說。
「咦咦?說過了那件事與你無關的!這樣太麻煩你了啦,而且我還有聲樂的課,小提琴的時間應該跟我們的時間不一樣吧?」聞言,林婕妤有些驚訝的瞪大的眼,似是沒想到他會提出這樣的意見。載她到學校什么的肯定會被誤會吧……而且她也不習慣給男生載。再加上從認識以來她實在已經給他添了太多太多的麻煩了──
「我下午有副修的數學幾何課程,時間我看過了、和妳的應該沒有差很多。」笑了笑,何育清撐頰開口,「而且也就只載到妳的車找回來,不是嗎。」
「唔嗯……」林婕妤有些猶豫的咬唇,擰眉作沉思狀。說真的她還真有點心動啊,這樣一來她就不用繼續想著該怎么辦、也不用悲哀的走路來學校了……可是不論怎么說她還是覺得實在太麻煩他了啊,畢竟他不是她的誰,沒必要對她這么好的……
他對她太好,她害怕她會習慣。
「嘛,就當作是補償也好,否則我會良心不安的。」微微蹙起眉頭,何育清似無奈的露出了笑,「而且妳還有同學會要參加吧?」想起昨天她似乎有跟自己提過這件事,于是他又道。
「嗯……禮拜六有同學會……」聞言,林婕妤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糾結糾結再糾結,他似乎總是命中她問題的核心啊嗚──「在義大那里,很遠的說。」下巴抵著桌子,她看著他,眼神有些動搖。
「禮拜六的話,我要去打工,可以順便載妳去。」何育清眼中笑意更盛。他溫潤的眸中盡是淡定從容,彷彿早已把她問題的答案都想好了似的。
「好……吧。」思索許久,林婕妤吐了口氣,終于還是答應,「那么這段時間就麻煩你了。」聳著肩,她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何育清看著她眼中糾結的情緒忽然笑了。莞爾,他墨黑的瞳中倏忽閃過一點狡詰,「如果怕被誤會的話……就說我在追妳好了?」笑咪咪的提出建議,他似是知道了她心中在猶豫些什么,于是施施然開口,眼中一片笑意盈盈。
「嗚啊啊那會被誤會得更嚴重的吧!」林婕妤被他的話嚇得差點跳了起來。雙眼驚訝的瞠大,她頰旁有一點不易發現的紅暈。育育育育清怎么了、怎么會說出這這這這種話?而且這種事也不會有人相信的吧!
「……唔。」何育清無辜地偏了偏頭,揚唇笑得無害。
其實他一點也不介意被誤會的啊。
何育清身旁的位置空了許久,一直到距離上課約莫還剩下午五分鐘,門口才出現了顏涵昕姍姍來遲的身影。
她的腳步依舊優雅而從容,眉眼之間卻透露出一點疲憊。
「涵昕?」余光見到她的到來,何育清側頭望向她,眼中有一點關心,「發生什么事了嗎?」他知道她是個對待自己十分嚴格的人,平時也都比他還要早來到學校……今天會這樣晚大概是有什么事吧?他想。
難道是因為昨天的事嗎?想起這個,何育清便覺愧疚了起來。他從來都不想傷害她,畢竟她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青主持人李艾簡介年齡_有害的昆蟲都有哪些梅竹馬。
「出門前父親打過來,被罵了一頓。」怔了一怔,顏涵昕苦笑。這次的事的確是她太任性,父親和母親都氣炸了啊。「我啊……恐怕得回美國了。」嘴角的笑容又多了些無奈,她輕嘆了口氣說。
「咦咦?可是妳不是才剛轉來幾個禮拜而已嗎?」林婕妤驚訝的望著她問。轉學?正妹要轉學?她會很難過的啊!
「嗯……其實這次回國是我私自決定的,并沒有告訴我父母。」側頭看向她,顏涵昕笑得無奈,「父親和母親知道后非常生氣,再不回去會鬧起家庭革命的吧。而且……」
而且,她也沒有繼續再待在這里的理由了啊。
在美國的兩年多以來她一直非常想念他,原本想著就賭這么一次吧、回來見見他,見見大家也好,她想告訴他那份她一直沒說出口的心意,或許、他也會和她有一樣的心情──……
現在想想,這大概是自己有生以來做過最瘋狂的事了吧。違抗父母、擅自休學,然后不顧一切的回到這里……
不過她并不后悔。至少她說出口了,就這么早點死心也好。
況且,看見他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啊。
「而且……?」林婕妤困惑地接下她未回答的問句。
「不,沒什么。」顏涵昕笑著搖了搖頭。
其實她昨天一直在想。她身上究竟缺了什么她所擁有的呢?她是他的青梅竹馬,十年以來的相知相識卻只能是他的好朋友。
不過轉念一想她便覺得自己很可笑。哪有什么缺不缺的問題,她和林婕妤本就是兩個不同的人啊。
愛情,不就是這么一回事嗎。
「什么時候走?」斂著眸,何育清沉默了半晌,然后又再望向她開口。
「這禮拜日,早上八點半。」偏頭看著他回答,顏涵昕嘴角依舊是揚著笑。
「咦──?」聞言,林婕妤驚訝的湊了上去。這禮拜日?
「這么快?」何育清望著她勾起一抹苦笑,眼底有一點惋惜。
才相聚不到一個月,又要和故友分開了啊。
「是啊,美國那邊父親已經幫我復學了。」說著,顏涵昕也只能無奈的笑笑。她本來也不想這么早走的啊,原本想至少把這學期唸完也好的。「不過……」想起什么似的,她轉頭看向林婕妤,「無論如何,我都很高興能夠認識妳。」彎起唇角,她看著她露出一個釋然的微笑,語氣真摯。
雖然和她認識不深,但是如果是她的話,也一定能夠讓他幸福的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6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