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金水是個瞎子_有屁不用力就放不出來

Chapter 28. 「XX大學第X屆校慶晚會,正式開始──!」
隨著主持人一聲大喊,數朵煙花同時綻放在夜空中,點燃了這一夜方要開始的精彩。
校慶晚會就舉辦在操場,學校還特別架設了舞臺。上千名學生都坐在舞臺前方,椅子可以自己帶去、當然也有不少人沒有參加,不過那并不重要。
熱舞社、熱音社、吉他社……等較動態的社團都會上臺表演,也會有一些個人報名上臺的,當然這些通通都經過篩選淘汰。晚會結束時還會有人氣票選,冠軍的團隊會有一千元的小紅包。
而陳靖宏的目標正是冠軍。
何育清和范佑軒原就沒有參加社團,江瑋恩和之前的任婉靜則另外有加入漫研社,周丞央另外有參加運動性質的社團,而何鈺芯則是熱舞社的。
開場的社團是熱力四射的熱舞社,中間還有康輔、戲劇、吉他……等,他們熱音社則是最后壓軸,不過他們并不是最后一組上臺的。
而當然,在上臺前的準備時刻,陳靖宏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嗚啊啊啊啊──小宏宏你好殘忍!」那邊周丞央一臉痛苦地挨著窗不停慘叫著,「我的熱舞辣妹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陳靖宏不耐地伸手將他給跩了回來,「那種東西不是在彩排的時候就看過了嗎?」將他拉回崗位,他皺了皺眉,語氣很是不悅。
都什么時候了竟然還想著那種東西……現在當然應該以練習為主啊!

「團長,那是不一樣的!」江瑋恩義正嚴詞地開口反駁,「彩排時候她們的衣服并不能讓我看到美麗的纖腰啊!」說著,她也跑到了那邊窗口跟著哀嚎慘叫了起來,「我的大腿、我的纖腰、我的絕對領域啊啊啊──」
「通通給我回來練團!」陳靖宏額角終于暴出了第一條青筋,「周丞央你要唱的那首《王妃》練好了嗎?還有林婕妤妳的合唱、江瑋恩妳的鼓呢!」低沉的聲音壓抑怒吼著,他眼角余光殺氣騰騰的瞥向那邊已然準備逃跑的林婕妤。
這次過多的變故,果然還是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壓力啊。
唔哦團長你的腹式呼吸未免也練得太好……林婕妤捂著耳朵,摸摸鼻子跑了回去。「哎喲安啦團長,彩排的時候不也都很OK了嘛。」乾笑著回到崗位,她說。況且她也真的好想去看熱舞辣妹啊嗚……還聽說那個傳說中帥到爆炸的學生會會長兼王舒皙的緋聞對象宋承鈞要上臺彈吉他耶──
「對啊,OK的啦。」幽幽回過頭,周丞央看著他的笑容突然有些詭譎了起來,「那首歌也是小宏宏你親自指導過的嘛。」
陳靖宏看著眼前正詭笑著的友人,雖然不太能理解其中含意,但基本也不想探究。
也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搖了搖頭,他想。
☆ ☆ ☆
后來陳靖宏終于大發慈悲的放了他們去看表演。
而當前面所有的表演終于結束,所謂壓軸的熱音社也終于要上場。篩選過后能夠上臺表演的總共有五團,而他們正好是中間的第三。
「大嫂、哥、瑋恩姐,要加油喔。」正在后臺準備著,才方把熱舞時的衣物妝容卸下的何鈺芯燦笑向著三人道。
林婕妤對那綽號基本已經無力糾正了,于是便也只是笑了笑,「嗯。」彎唇勾起一個笑,她輕應道。
一旁的何育清也只能默默笑得無奈。
前一團的表演結束,眾人便連忙帶著自己的器具樂器上臺就位。
因為和林婕妤的對唱是在最后一首的關係,于是何育清便就先在下面等。
「大家好!」趁著眾人還在準備,身為主唱的林婕妤忙開口準備炒熱氣氛,「我們是──Rock Season?!」
身為麥克風的持有者,她最重要的任務之一便是帶氣氛,不讓場面變冷,于是她便也就成了這整場的暫時主持人。
臺下的觀眾反應還算挺是熱烈──去年他們的表演頗為精彩,也主角叫金水是個瞎子_有屁不用力就放不出來因此他們樂團的人氣倒也算高。
簡短的將各個團員系所名稱全部介紹過一遍,于是接著差不多便要進入主題了。「這一次我們將為各位帶來三首歌──還有特別的驚喜哦!」林婕妤的聲音活潑清亮,清楚的透過了麥克風傳達到了個個角落。鎂光燈照得舞臺明亮耀眼,臺下幾乎是一片黑。因為看不太大觀眾席的原因,她的膽子也就大了起來,「第一首歌曲由我為大家帶來──《光芒》。」
隨著她話音落下,江瑋恩的鼓聲也跟著默契地響起。電吉他和鼓混和的前奏節奏感十足,林婕妤微微踏腳算著拍子,然后張嘴開唱:
「在久旱未雨的地方,被謊言圍繞著的村莊
經歷一個世紀的迷惘 ,夢想難道都是奢望
I just want,找一個方向,找一種力量,讓等待的大雨會落下
展開了翅膀,將悲傷都釋放,我掙開那綑綁
有一個方向,有一種力量,就朝著夢里風景出發
在大雨之后,的第一道彩虹,耀眼的光芒
刺穿已枯萎的幻想,用生命吶喊巨大聲響
縱然冷漠是一道灰墻,因為你而感動而堅強……
(飛兒樂團《光芒》,詞、曲/F.I.R,編曲/黃中岳)」
清亮悅耳的嗓音伴隨著搖滾的快歌一下子便帶動了全場氣氛,她的拍子和音準抓得極好,也都能適當得和觀眾互動。
──天曉得她練習了多久才能這樣自然。
第一首開場歌演唱完畢,接下來便是爆發力十足的《王妃》。
「好的,下一首歌,《王妃》──」林婕妤帶著燦爛微笑走到了后方區域,然后硬生生將麥克風塞給了……「讓我們歡迎,我們最帥氣的帥哥型男團長──陳、靖、宏!」
此話一出,臺下的女生們馬上便開始騷動著尖叫了起來。身為冷酷霸道芭樂的富公子而又是個型男的陳靖宏在校內自然也是小有名氣,只是生人勿近的標籤總是讓人望之卻步,也因此女生們總是只敢偷偷的遠觀,或是從周丞央那里取得消息──而本人表示他很哀怨。
這場戲碼當然也是他們幾人早早便串通好的,他們知道以團長的個性一定老早就把整首歌給練得滾瓜爛熟了。正好這首歌基本用不到什么Keyboard,他們這么久以來可都從沒聽過團長唱歌耶,陷害什么的剛好而已啦!
「什……!」原本正要下場的陳靖宏聞言自是滿臉震驚。被塞進麥克風的手還僵持著動作,顯得很是錯愕。
而就在此時,周丞央已經刷下了前奏。
「團長,你現在不唱的話會更丟臉的哦。」林婕妤笑咪咪地在他耳邊輕聲道完,然后便一派輕鬆的走下了舞臺。事后會怎樣就事后再說好了──反正是大家一起策劃的,大不了大家一起被罵嘛。而且在聽團長指導時音準聲音也是很不錯的,沒問題的啦!
陳靖宏回頭望了望周圍四人竊笑的臉,然后終于明白了自己被團員們暗算的事實。陰沉著臉,他緩步走到了舞臺中央,硬著頭皮開口唱:
「搖晃的紅酒杯,嘴唇上染著鮮血,那不尋常的美,難赦免的罪
誰忠心的跟隨,充其量當個侍衛,腳下踩著玫瑰,回敬一個吻當安慰,可憐
像蠢動的音樂,教人們怎么成眠,不知名的香水,窒息的鬼魅
鋒利的高跟鞋,讓多少心腸破碎,彎刀一般的眉,捍衛你的秘密花園……」
他的聲音原就低沉沙啞,和他們猜測的一樣適合這首歌。就是整個人僵了點,其他都還挺好的啊。
第一段主歌結束,趁著短暫間奏陳靖宏努力調適了下自己的心情。不能這樣,他可是團長,雖然是被逼上來的……可是作為這個身分,他怎么能讓他的樂團因此而丟臉!
「──夜太美,儘管再危險,總有人黑著眼眶熬著夜
愛太美,儘管再危險,愿賠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淚
痛太美,儘管再卑微,也想嘗粉身碎骨的滋味
你太美,儘管再無言,我都想用石堆隔絕世界
我的王妃,我要霸佔你的美
那催情的音樂,聽起來多么愚昧,妳武裝的防備,傷你的是誰
靠近我一點點,是不一樣的世界,安睡在我的肩,我用生命為你加冕……」
富含磁性的嗓音像掙脫了束縛的野獸般爆發著橫掃全場,隔著鏡片,他的眼神魅力與先前完全判若兩人。臺下的女生們這下尖叫得更是賣力了──當然其中也不乏有男性的噓聲。
這樣才是團長嘛。五人心里笑著想。
將整個人完全地投入在音樂中,陳靖宏唱得入迷,麥克風簡直像是玩物,彷彿他真是歌詞里鬼魅霸道的王一般。歌曲已近尾聲,他們原已為也不過就這樣了,卻沒想到最后一段副歌開唱的同時他卻做了件令全團傻眼的事──
「啪!」地一聲,陳靖宏索性直接將臉上礙事的的眼鏡直接給摔在了舞臺上。沒有了鏡片的遮掩,他的眼神更顯得狂野魅惑!
「夜太美,儘管再危險,總有人黑著眼眶熬著夜
愛太美,儘管再危險,愿賠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淚
痛太美,儘管再卑微,也想嘗粉身碎骨的滋味
你太美,儘管再無言,我都想用石堆隔絕世界
我的王妃,我要霸佔你的美……
(蕭敬騰《王妃》,作詞/陳鎮川,作曲/李偲菘)」
最后一段高音完美地飆了上去,伴隨著全場熱烈的尖叫聲,臺上四人和臺下的林婕妤倒同時想著──好丟臉。好丟臉啊啊啊啊團長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唱歌狂野吶喊什么的就算了為什么還要摔眼靜啊你拍戲嗎喂!
「原來你們團長這么帥!」身為四十九元小說愛好者的何鈺芯也跟著閃著星星眼發起了花癡,「感覺好狂野、好霸道哦!」帶著滿臉的閃亮,她說。
「省省吧,他心里有雅琪了。」林婕妤扯著嘴角撇了撇手,乾笑。得了吧……狂野?她打從心底認為那應該叫做丟臉啊!
音樂結束后陳靖宏卻瞬間怔了。眼前一片模糊的視線令他不禁愣了愣,他剛剛……干了什么事?
「我們團長的表演精不精采?」那邊林婕妤快速地走上臺搶過他手里的麥克風,然后微笑著撿起眼鏡塞給自家團長,微笑著不動聲色的將他擠回了Keyboard的位置──快回到你的鍵盤去吧團長你太可怕了啊!
陳靖宏也只能默默然。所以他才絕不上臺唱歌的啊……
「精──彩──!」臺下的女生很有默契地一同大喊。
「精彩的話,記得等一下要給我們Rock Season一票哦!」依舊笑得很是親切燦爛,林婕妤開口,「接下來的對唱因為我們之前那位該死的副主唱退團了,于是我們找來了一個比他更帥、唱得比他更好聽的──」
正站在某地看著舞臺的蘇毅欣登時顫了一顫,而臺下眾人更是期待了起來。
前奏響起,何育清聽著關于自己的介紹,揚著無奈的笑容走上了臺。
「音樂系的小提琴王子,何育清!」
伴隨著女生們的尖叫聲,他踏著從緩的腳步走上了舞臺。目光柔和地看著她,他勾著一貫的溫和微笑緩緩開口:
「我還在尋找,一個依靠,和一個擁抱,誰替我祈禱,替我煩惱,為我生氣為我鬧
幸福開始有預兆,緣份讓我們慢慢緊靠,然后孤單被吞沒了,無聊變得有話聊,有變化了
小酒窩,長睫毛,是你最美的記號,我每天睡不著,想念你的微笑
你不知道,你對我多么重要,有了你,生命完整的剛好
小酒窩 長睫毛 迷人的無可救藥,我放慢了步調,感覺像是喝醉了
終于找到,心有靈犀的美好,一輩子暖暖的好,我永遠愛你到老……
(林俊杰&蔡卓妍《小酒窩》,作詞/王雅君,作曲/林俊杰)」
經過了七天的練習他們的合唱更有默契了,溫潤柔和的嗓音和她清亮歌聲合襯得不可思議。
他看著她的目光溫柔和煦,她看著他的目光笑意盈盈。
彷彿他們天生就該是一對似的,不知道的人恐怕還以為他們是情侶呢。
女生們的目光自然都是向著臺上何育清的,也有不少人猜測起他們關係。音樂系的小提琴王子是有點名氣的,就是沒聽過那張臉也絕對不會騙人──等等那個女的好礙眼她是哪根蔥?可是男方的眼神好像也不太對勁呃──
一首方畢,臺下又紛紛響起了掌聲和尖叫聲。
「那么我們今天的表演就到此為止,如果喜歡我們的演出,請記得要在等一下的票選中投給Rock Season哦!」臨走前還不忘拉票,林婕妤和何育清向著臺下微微鞠躬,然后向眾人招了招手,這才和眾人一同緩步走下了臺。
她不禁抹了把汗。緊張死了,天知道她真的不習慣這樣面對群眾啊……
「辛苦了。」
下臺后,何育清遞了瓶水給她,面上依舊是掛著淺淡微笑,「妳今天唱得很棒喔。」笑得溫煦,他看著她鼓勵道。
「你也是。」伸手接過冰涼的礦泉水,林婕妤亦笑著回應。
從后臺離開,他們欲走回觀眾席,那邊蘇毅欣卻站到了他們幾人的面前,面色微斂,似是思考了許久的模樣。
目光望向走在一起的兩人,他微怔,然后淺淺地笑了。
「退團的事,我很對不起。」看著有些發愣的眾人,蘇毅欣斂下眼,彎腰給七個人鞠了個躬,「但是,我不會再回去了。」抬頭看向陳靖宏,他的目光堅定,嘴角的笑意卻有些發澀。
畢竟怎么說,這是他燃燒了一年熱血的樂團啊。
「要留或走,是你的意愿。」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陳靖宏的聲調依舊是不冷不熱,眼底沒有一點過多的情緒。
「嗯。」蘇毅欣笑笑,這是他意料之中的反應。「我能和妳單獨聊聊嗎?」望向林婕妤,他緩緩開口,語氣很淺很淡,「一下就好,不會耽誤妳太多時間的。」
面容上的靦腆笑容彷彿他依舊是當年那個陽光靦腆的大男孩。其實林婕妤還是很氣的、正如同她刻意的那句「我們之前那位該死的副主唱」。他們是朋友啊,無論怎么說,他怎么能夠這樣不負責任的拋下他們這個好不容易才組起來的樂團?
可是看著他有點落寞的表情,她卻怎樣也無法對他發脾氣了。
「……你要說什么?」跟著他走到了后臺一旁較無人的空地,她無奈的嘆了口氣問。
「對不起。」蘇毅欣的微笑有些苦澀,曾經的那個陽光靦腆的笑容卻是滲上了一點寂然。「那天那樣子說讓妳困擾了吧?一時太沖動了連嘴巴也管不住、真的很抱歉。」垂下頭,他向她開口道。
「不、我也有錯,我那時也有些激動了……」見他這樣,林婕妤心里也有些愧疚了起來,「不能給你任何回應、我──」
蘇意欣卻是笑著搖了搖頭,示意她別再說下去。
「那個家伙要是對妳不好儘管告訴我,」緩緩開口,他揚起的笑容燦爛了些,彷彿又回到了他們初識時的陽光明媚,「如果讓我知道的話,我一定會揍他一頓,然后毫不猶豫的把妳搶回來的。」嘴角揚著笑,他說話的語氣就彷彿他們是最好的哥兒們,好似是「他對妳不好我會幫妳報仇」之類的言詞語句,卻是讓她心頭一怔。
「呃、欸?」林婕妤茫然了。他在說什么?「那家伙」是誰?「──毅欣,你真的不回來了嗎?」望著他轉身欲離開的背影,她有些惋惜地開口問。一年來的默契是很難得的,她畢竟不想失去這么一個團友啊。
「不了。」沒有回頭,蘇毅欣只苦笑著揮了揮手,「我也已經沒有任何理由留下了啊。」
都那樣任性地擅自離開將這份責任推給別人了,他又有什么臉回去見他們呢?
況且──他們也已經不再需要他了啊。
不過,她一定會很幸福的吧。
或許她自己并不知道,可是當他看著臺上她看著那家伙的眼神時他就懂了。
就如同他一直默默望著她的目光一般。
她看著何育清的目光,正是他一直渴盼擁有、一直努力攫取,卻從未得到過的──
愛情。
?林婕妤等人的樂團,中文為《搖滾季節》

Chapter 29. 結果當然是由他們獲得冠軍。
而其實獎金一千元并不算大數目,基本他們幾個分了也不劃算,于是一群人便在簡單的商討之后開開心心往KTV慶功去了。
而所謂大學生的慶功宴怎么能沒有酒呢?雖然說現場還有幾個未成年咳不作者還不想被警察抓走──嘛,才差幾個月就別在意這么多啦。
嗯請別吐槽。
于是他們便點了一堆酒類──來準備把人灌醉。
當然,灌酒這種事原本他們首當其沖的確實應該要是今天表演精彩絕倫的陳靖宏沒錯,不過……
「小佑佑,我們來乾一杯!」江瑋恩笑著拿起桌上一罐水果啤酒硬是給范佑軒整罐「塞」了下去,一手還牢牢扣著某人的肩膀,活脫脫的威脅架勢。
「不、我對這個……」范佑軒皺了皺眉想推卻,卻發現自己似乎不太能動──另外一邊也被周丞央給固定了。他默了。這哪叫乾一杯?這根本就叫做強制灌酒吧喂!
「佑軒啊──」另外一邊的周丞央伸手裝熟地勾住了他的脖子,嘴角笑容無比的陽光燦爛,「咱們今天不醉不歸!」說著,另一只手便又以私毫不讓人拒絕的力道及空間拿著酒就給他又灌了下去。
咱們不醉不歸那你只灌我是怎么回事?范佑軒很想吐槽,但礙于他現在基本連說話都有困難于是只好繼續在心里默默腹誹。
而且話說回來、這場慶功宴其實根本就與他無關的不是嗎……
坐在KTV的最角落,無辜可憐的范佑軒身周正被江瑋恩、周丞央、方巧欣、葉雅琪等人團團圍繞著。何育清和林婕妤在一邊安靜坐著喝可樂,而陳靖宏則端坐在正中央小酌著啤酒。
他們本來確實是想灌醉今天的最大爆點之團長的。也不知道是誰提議的,總之是眼尖的周丞央發現了那邊角落的范佑軒,然后不知是誰說了這家伙平常總是副面癱樣不曉得喝醉后會成什么樣子,也許會很有趣也說不定──
于是乎,被這理論打動的江瑋恩便號召了眾人一同加入了灌醉范大媽的行列。
當然至今仍未知道是誰提議的原因,是因為事后這人死也不敢承認。
林婕妤看著那邊吵吵鬧鬧的很是熱鬧原本也想參一腳,卻在準備動身時被一旁的何育清給拉住。
在此先提到,由于估計過最后大概只會剩下所謂千杯不醉的江瑋恩及周丞央,于是何育清便被特例留下準備明年再來,畢竟兩個扛六個可是很累的。
「育清?」被制止的林婕妤滿臉不解地回望向他,表示不能明白為何自己不能參一腳。
「佑軒他喝醉后……嗯……」原本欲張口解釋,話到了嘴邊何育清卻是欲言又止。他看著那邊正被一群人給灌著酒的范佑軒,面色有些為難,似是在想著自己該如何向她解釋才好。
「大媽喝醉后……很可怕嗎?」林婕妤更困惑了。是會變成鬼畜抖S什么的嗎?還是難道說大媽會大吵大鬧變瘋子?噢不對那好像應該是團長……
「呃,那倒也……」何育清蹙了蹙眉,嘴角的笑意多了點無奈。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說啊……可怕什么的似乎倒還沒這么夸張、但就某方面而言其實也真算是挺可怕的……唔,他有點糾結了。
「那……你不去阻止嗎?」再次開口,林婕妤偏了偏頭,疑惑。
「唔……」何育清默默遙望向對面那邊的波濤洶涌。這個他要怎么阻止啊……?況且──「不了。」有些失笑,他開口,搖了搖首似是莞爾。
況且──他倒也挺好奇這次佑軒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
身為廚藝變態的范佑軒本身酒量自然不算差,不過當被這么多人強硬猛灌,任誰都是無法承受的。
于是不過多久,他便雙頰駝紅地趴在桌上,宣告K.O。
見他們努力了半小時以來的成果居然沒什么反應,隨著一雙雙發亮的眼眸失望的淡掉,眾人便也無趣的拋下他,繼續往下一個目標──陳靖宏去了。
趴在桌面上,范佑軒的面容安穩,雙眸緊閉,好似他正沉睡著。
半晌,他卻是緩緩抬起了頭。
一頭短髮顯得有些凌亂,他眼神迷迷濛濛地微瞇著眼張望四周,像是剛睡醒。
余光瞥見那邊動態,江瑋恩見狀便拋下這邊戰況往他那里好奇地走了過去。反正要灌醉團長的有很多,不差她一個嘛。
見到來人,范佑軒瞇著眼看著她似是在做確認。「江瑋恩……」含糊不清地叫喚了一聲,他的語調帶些鼻音,模模糊糊的說話方式像三歲小孩。
好萌!江瑋恩被他的模樣給瞬間萌殺。原來小佑佑喝醉后居然是變成小孩子嗎──!飄著滿臉的愛心,她帶著對可愛正太滿滿的愛晃到了他身邊,「來,小佑佑乖,姐姐會好好疼愛你的──」然后又從癡漢轉變成了猥褻怪叔叔。
「江瑋恩……嗝!」瞇起眼,范佑軒這次語調是完整的確定,卻是多了些許的任性,「妳為什么要欺負我?」嘟起嘴,他一臉不滿地撇著唇,神情活像個要不到糖吃的孩子。
「欸啊?」江瑋恩愣了。現在是哪招?她不過調戲了他一句就說她欺負他是怎么回事啊?這小子居然這么經不起調戲嗎她說!
「江──瑋──恩──!」見對方傻傻愣愣的沒有反應,范佑軒索性直接伸手強硬地抓住了她,語氣又多上幾分不耐,「妳為什么要欺負我──!」
糟糕,不妙。下一秒才意識出自己目前情況的江瑋恩在心里暗暗叫糟,卻是已經被抓住了。小佑佑這是屁孩模式全開啊她的媽!「來,佑軒乖哦,我是周丞央,這邊這個才是江瑋恩。」伸手將不遠處的某人以不容拒絕的力道給拖了過來,她依舊揚唇笑得親切和善,一點也沒有像在說謊的模樣。
「干我屁事啊!」正在給陳靖宏灌酒的周丞央被莫名拉了過來,看著兩人的目光驚疑不定。看見范佑軒那半醉半醺的模樣他就知道不對勁了……小恩恩妳好沒義氣別拖我下水啊!他滿臉哀怨地望著她以目光傳話。
江瑋恩只挑了挑眉,很是不以為意的模樣。
「才──不──是!嗝。」愣了愣,范佑軒卻是猛地揮開了周丞央,很是氣惱的模樣,「他才不是江瑋恩,妳才是江瑋恩──聞起來……不一樣!」將江瑋恩抓得更緊,他抬著鼻子似是嗅了嗅,滿臉的篤定神情,「妳、又、欺、負、我──!」雙頰很是不滿地鼓起,他皺著臉瞪著她,鬧得更兇了。
聞起來不一樣?江瑋恩和周丞央驚悚了。聽起來怪噁心的啊喂!
「好好好,我欺負你我欺負你。我什么時候欺負你了?」無奈的嘆了口氣,江瑋恩只能在他身邊坐下。一面溫言哄著,她一面拉了拉衣袖試圖掙脫──該死,小佑佑的力氣還真大,居然怎樣也無法掙脫啊!
那邊無良的周丞央則自個兒樂孜孜的回到給團長灌酒的行列去,還暗中架起了他心愛的V8準備將范佑軒等人的喝醉模樣完整錄下。唷吼吼小恩恩那邊看起來會很精彩,他當初提議灌醉小佑佑果然是對的!
──沒錯,那個后來打死也不敢承認的提議者便是周丞央是也。
「妳、妳每次都不吃飯,還常常開我完笑、說我有細肩帶……嗝。上次還拉我褲子,還、還有讀心術……嗝。」一邊斷斷續續的打著酒嗝,范佑軒一邊伸出手指數家珍般的算起他和江瑋恩之間的種種恩怨情仇,「還有、還有……每次都、奇怪的話……誤會……」偏頭,他抬眼向上望,似是在內心想著她還干過什么壞事。然而后面的語句卻是越來越細微破碎,不知是否因為酒精的緣故,他原就有些泛著駝紅的臉頰似乎更紅了。
「啊?」江瑋恩囧了。小佑佑你好記仇啊!都這么久的事了居然還記得這么清楚……「小佑佑你是又喝酒喔,怎么臉又變紅了?」有些疑惑地看向他略奇怪的神色,她問。
天知道那家伙后面到底說了什么,說得那么小聲是要說給蚊子聽嗎她說……
「反、反正妳就是欺負我啦!」音量忽地放大,范佑軒紅著一張番茄臉又開始鬧了起來,「妳看、妳剛剛還、灌我酒──!」拿起桌上一杯還未喝完的啤酒,他指責地將鐵罐放到她眼前,而后好奇地湊近嗅了嗅,竟是仰頭欲將它給灌完。
「喂小佑佑你夠醉了不要再喝了!」見狀,江瑋恩一驚,連忙伸手要去將他手上的鐵罐搶過。她真的第一次覺得自己像媽,而且照顧的對象還是她摟下那所謂的帥哥大媽……他才喝成這樣就已經是這副恐怖德行了,再讓他喝下去還得了啊?
「反正妳都欺負我──嗝。不要管我──!」被她搶酒,范佑軒隨即一副糖果要被搶走的模樣嚷嚷著,并努力要將鐵罐湊近自己嘴邊,鐵了心就是要唱反調把它喝下,不論怎樣就是不把東西交給她。
「你就只有這句就對了啦!」沒好氣的翻了翻百眼,江瑋恩只得認命的繼續搶。
一來一往間,兩人互不相讓。
見范佑軒那么堅持,江瑋恩想想算了,自己這么費力干什么,他想喝死就讓他喝死好啦!正放棄的要退回原位,才方放開他,那邊范佑軒竟朝她直直地倒了過來!
他閉著眼酣睡的臉在她眼前放大。
某個奇異的柔軟觸感在她唇邊擦過。
然后江瑋恩僵了。
大概是因為這里動靜太大,原本正一群熙熙嚷嚷著的眾人登時全都滿臉驚詫的望向了他們那邊,一個個的表情全都活像見鬼似的。
「小、小恩恩──!」
這是約五秒過后,周丞央嘴里所發出的驚叫聲。
「欸欸欸欸欸──!」
這是繼周丞央之后的五人嘴里同時發出的驚嘆聲。
「江──瑋……恩……」
……這是范佑軒正閉眼酣睡著說夢話的囈語聲。
☆ ☆ ☆
「我是,團長陳靖宏!今天──我非常開心!我要告訴大家──其實我很喜歡葉雅琪──!」
某醉酒后的團長已然開始胡言亂與發酒瘋。
「喵呵呵呵呵──聽說你,喜歡我很久了?」雙頰駝紅的葉雅琪女王般居高臨下地看著那邊陳靖宏,笑聲彷彿動畫里的千金小姐似的,「現在這個──是我的男人了!誰敢欺負他!就準備被本喵……碎尸萬段!喵哈哈哈哈──」
而當然,這兩人在事后基本都會把喝醉時的記憶給忘得一乾二凈。
「登登豋豋豋──我超屌的!屌──爆了!」那邊方巧欣也跟著發瘋地拿起了酒瓶當作吉他刷空弦,而后還一臉不滿地望向一旁的周丞央,「周丞央!這段你要彈啊──」
周丞央表示自己很無奈。
「多多良……」
……而林婕妤則是趴在桌上酣睡著一臉幸福地喃喃自己心愛動漫人物的名字。
何育清在一旁默默的照顧著熟睡中的林婕妤和范佑軒,臉上的笑容有些無奈。而角落的周丞央和江瑋恩則是郁悶的喝著悶酒。
「小恩恩……」安慰而同情地拍了拍江瑋恩的肩,周丞央以為她是初吻沒了很傷心,于是便在一旁陪著她一同喝起了酒。
江瑋恩沉默地喝著手中的水果啤酒,表情萬分陰郁。天曉得她對初吻那種東西根本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范佑軒那個不曉得碰過多少細菌的嘴唇啊干!那張嘴唇碰過KTV那不曉得碰過了多少人嘴巴的杯子還碰過不曉得藏了幾千萬細菌的鐵酒罐然后竟然又來碰她的嘴!
自身潔癖相當嚴重的江瑋恩表示自己現在很想馬上回家刷個一百遍的牙。
「嗯……也該走了吧?」見剛剛還發著酒瘋的基本也都倒得差不多了,于是何育清便望向了角落兩人提議道。
聞言,周丞央再次拍了拍江瑋恩的肩頭,然后才起身認命的揹起了個頭明顯高了他一大截的陳靖宏。
江瑋恩默默揹起了葉雅琪,何育清則去扶辦醉半醒的方巧欣。
第二輪的時候周丞央便先到車上準備去,何育清和江瑋恩則回來扛剩下的兩個。
而身為好友,他們本來是該要負責扛走自己好友的。
江瑋恩糾結的看了一眼范佑軒。
為了林婕妤的幸福……她複雜地閉上了眼,忍辱負重地驗下自己想踹飛他的沖動,然后重重的吐了口氣。
范佑軒,女的!
她忍!
「婕妤就交給你了啊!」一把將酣睡的范佑軒揹起,她狠下心丟下了林婕妤,無比沉重地回頭對他喊道。
何育清還來不及阻止,那邊江瑋恩便飛也似地出了門去了。
她一個女孩子揹佑軒……真的沒有問題嗎?
扶起林婕妤,她小心翼翼的將她揹起,然后才緩緩走了出去。
「育……清……」似是感受到了動靜,林婕妤閉著眼靠在他肩頭開口喃喃,不曉得是醒是醉。
「嗯,我在。」開口,何育清揚唇笑得無奈。
「偷偷……告訴你哦。」微微瞇起眼,林婕妤微微側頭望向他,「絕對、絕對──不可以說出去喔。」抬起左手食指不穩地晃了晃,她口齒不清地模糊道。
「嗯。」微斂下眼,何育清勾著唇,眼底一點寵溺。
「絕對不可以……說出去!」像是還不滿意他的回答,林婕妤敲了敲他的肩頭又開口嚷嚷。
「好──」何育清的笑容有些無奈了起來,「絕對不說出去。」腳步從緩地走著,他開口輕應。
「跟你說啊……」得到了回答,林婕妤滿意地再次開口,「我發現我哦,好像有那么一點點、一點點、一點點……」
后面的語句越加含糊破碎,直至最后是沒有了一點聲音。
是在說夢話吧?何育清望著她再次閉起的眼,輕嘆。
「……喜歡你。」
約莫是安靜了半晌,他聽見她嘴里吐出了這么一句呢喃似的話。
腳步頓了頓,何育清微愣看著她已然熟睡的臉龐,然后忽地就有些淘氣的笑了開來。
只有一點點也好,他會繼續守候陪伴在她身邊,然后努力讓她一點點、一點點、一點點的……
更加喜歡他。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7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