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小說劉富貴_有屁不用力放不出來

Chapter 30. 翌日中午,練團室。
因為上午沒什么課的關係,范佑軒比平時早了一點到社辦。
而當他到達的時候,里頭只有陳靖宏和江瑋恩兩個人。
前者見他到來時抬眸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后者則是逕自埋頭著自己的創作,彷彿沒看見他似地。
奇怪,怎么了嗎?他有些困惑,但依舊往常般地坐到了觀眾席看書等待。
第四個進到社辦的人是周丞央。
他初見到范佑軒的表情簡直比見鬼還精采──先是睜大雙眼倒吸了一口氣,他瞪著一雙牛鈴大的眼瞳有些戰戰兢兢地側頭看了一眼江瑋恩,最后是回望向他,然后滿臉無奈的搖了搖頭。
怎、怎么了嗎?范佑軒被他變化萬千的表情弄得更困惑了。
而隨后進來的每個人都用了各種不同的精彩表情來觀望范佑軒。
方巧欣瞇著眼看著他挑挑眉、葉雅琪捂著嘴偷笑得很邪惡、林婕妤淡定的盯了他三秒,然后偏頭,揚唇勾起了笑。
到底、發生什么事了?范佑軒這下真的緊張了。雖然不是沒有被一堆目光注目過,不過這種被當動物園里的熊貓般的驚奇目光他倒是頭一遭接收。他臉上有什么奇怪的東西嗎?不對、他們剛剛似乎都若有似無的望了望那邊的江瑋恩……他跟江瑋恩,怎么了嗎?
最后進來的好友何育清則竟也望向他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而后才旋身踏步找林婕妤去。
怎、怎么連育清也──
「那個……」有些小心翼翼的開口,范佑軒終是忍不住打破這陣詭異而冗長的沉默,「發生什么事了嗎?」目光有些不安地望向何育清,他求助地問。
「唔……」接收到他的目光,何育清也只能揚唇笑得無奈。這件事畢竟他不是當事人,他可不知道能不能說啊。
昨天那個情況他確實是嚇了一大跳。關于江瑋恩和范佑軒之間的一些情愫什么的他當然曉得,佑軒雖然自己沒有發現但……倒是他還真沒料到會發生那樣的意外啊。他并不是沒有見過范佑軒的喝醉模樣,不過鬧成這樣倒是頭一遭……
這樣持續而堅持地纏著同個人,也是頭一遭。
見何育清沒有反應,范佑軒顯得更加無措了。前前后后將所有人掃過了一遍,然后他發現在他目光落到他們身上的同時,他們全都有志一同地看向了江瑋恩。
于是自然而然的他也望向了江瑋恩。
「江瑋恩……?」有些無助地看向她,他語調有些不確定的開口。
反射性的震了一震,回頭,然后微微向后倒退。江瑋恩默默回頭看了一眼范佑軒,然后很悲哀的發現自己這已成慣性動作了。天,她到現在聽到他喊這名字都還有陰影……「干嘛?」懶懶地略是望過了眾人,她停下筆,看著他的神色如常,沒有一點破綻。
不過眼尖的范佑軒又怎么會沒捕捉到她前面那些動作。
怎么連江瑋恩都怪怪的……范佑軒覺得自己有些慌了,「到底……怎么了?」依舊是看著她,他不放棄的開口再問。
聞言,江瑋恩撐頰短暫沉思了起來。
說真的昨天小佑佑那副樣子還蠻可愛的啊──如果他纏的人不是她的話。她聽說大部分的人喝醉后都會真心話大冒險回歸自然本我什么的……而小佑佑那根本就是個中二屁孩的最佳典範啊!「沒怎么啊。」臉上神色依舊淡定非常,她一臉莫名奇妙的望著眾人,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團長,不練團喔?」看向那邊同樣始終沒有太大反應的陳靖宏,她有些奇怪的開口問道。
不練團的話,她可要好好的和她心愛的繪圖板約會去了啊拜託。
「小恩恩妳真的不講嗎?」心中還認為江瑋恩定是為著自己莫名失掉的初吻而惋惜忿怒著,周丞央終于受不了的向她開口。他將小恩恩的初吻初吻啊!女孩子最重要的初吻怎么能就這樣不明不白的給拿去了,而且對方竟然還忘得一乾二凈!帶著滿腔的怒火,他忿忿的想著。
「講?隨便啊。」淡淡抬了抬眉,江瑋恩依舊是滿臉的無所謂。反正她昨天回去也刷過好幾次的牙了,她江瑋恩也不是這么沒肚量的人──只要不要再有下次就好。要有下次她可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這么冷靜了……那兩片東西不知道吸附了多少該死的細菌啊渾蛋!
「還是要看VCR?我有錄下來!」想起這個,周丞央一雙眼睛馬上便亮閃閃的興奮了起來。昨天的錄影他回去整理過了──那段影片真不是能用精彩來形容的啊!
「不準。」自始自終都沒出聲的陳靖宏難得的開了金口,一張原就嚴肅的撲克臉此時更是寒得像萬年冰山。昨天他發酒瘋時說的話怎么能被公開出來──更何況她已經不記得了。
「欸──」聞言,周丞央的臉隨即垮了下來,語調很是失落。昨天的錄影超精彩的啊為什么──!
「總之就是──」深吸一口氣,想著反正大媽遲早都還是要知道,早死晚死不如她送死比叫痛快……于是林婕妤鼓起勇氣地開了口。「昨天──」
「我把你吃了。」
一派淡定的開口接了話,江瑋恩一手撐頰,單眉微揚。
「不不不對啊,昨天不是他親了妳嗎!」一聽見如此回答,方巧欣隨即反射性地開口喊了出來。昨天那一幕一整個叫做驚悚度報表啊~那么經典難忘的畫面她是絕絕對對、不可能記錯的啊?
他他他、他親親親了江瑋恩──?范佑軒差點沒噴飯。怎、怎么可能,他怎么做這種事?就算是喝醉了他也不可能、應該不可能……
驚惶地再次四顧眾人,然而這次六個人肯定的目光卻讓他心一下子給落到了谷底。難道說他真的……
「啊就說了是我吃了你了咩。」看著他逐漸脹紅起來的臉色,江瑋恩有些不耐的扁著聲音開口,「不覺得無論怎么看,我都比較像是會饑渴得把人給吃乾抹竟吞下肚的那一個嗎?」十分自然地攤了攤手,她的語氣聽來很是輕鬆的樣子,曖昧不清的解釋名詞卻讓他更懵了。
這時候不出來負責就不是男人了啊──況且她可不想看范佑軒又在那邊糾結個一個半月的,挺令人煩躁啊──反正所謂初吻這種東西她倒也不怎么在乎。
「可、可是──」
雖然聽起來很正常,可是事實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欸欸團長你真的不練團嗎?」有些不耐的望向陳靖宏,江瑋恩沒好氣地開口問道。喂喂她江瑋恩可是片刻千金的啊──!
抬眸瞥了她一眼,陳靖宏沉默了片刻,然后才打開了自己眼前的樂譜,「全部回到崗位,準備開始練團。」低沉沙啞語調是不容反抗的威嚴,他淡然開口宣布道。
聞言,眾人也只好悻悻然地回到自己崗位去架設好樂器及調音,只留下依舊呆愣的在那發呆的范佑軒。
所以說,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啊?
☆ ☆ ☆
直至最后范佑軒仍未明白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
雖然說他總有一天終是會明白的──不過那都是后來了,就等咱提到了再說吧。
下午三點,上完課的林婕妤和何育清才方從教室走出,那邊一個亞麻短髮的俏麗少女便朝他們奔了過去。
「哥──大嫂──」一手抱著書,何鈺芯揚著燦爛笑臉向他們揮了揮手,「一起走吧!」唇邊的笑容燦爛明亮,她向他們叫道。
其實何鈺芯和她哥哥的神韻倒挺像,大概是遺傳自家庭的優良基因,活潑俏麗的她一直都不缺追求者,前前后后也交了幾個男朋友,但時間都不長。倒也不是說她花心──十九歲的何鈺芯基本上是個還活在童話故事里的爛漫少女,至今也依舊深信著所謂白馬王子的美麗傳說。而要和她交往很簡單,她的條件只有一個,完全依照個人而定──
「要非常非常喜歡我!」
也因此,至今以來她也甩了不少男孩。
對于這么一個妹妹,管不動勸不聽也沒法插手的何育清也只能撫額表示無奈。
「鈺芯,妳到底為什么要叫我大嫂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林婕妤終于忍不住地問了出口。雖然她跟何育清這所謂的緋聞已經是路人皆知了,可是一開始她似乎是沒這么叫她的吧?而且每次她這么叫,身邊路過的同學們表情都超驚奇的……這一整個就是超容易讓人誤會,還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啊喂!
聞言,何鈺芯意味深長的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然后又朝著她燦爛一笑,「嘛,大嫂就是大嫂嘛。」
所以說有問等于沒問嗎……林婕妤無言。
而何育清則在心里默默抹了把汗。
長廊上也有許多學生正吵吵嚷嚷的談天著,他們三人并行走著,腳步聲喀蹬喀蹬的被淹沒在笑語聲里。
「對了,聽說佑軒哥昨天酒醉大鬧了一番?」想起不久前才方從江瑋恩及方巧欣等人口中得來的資訊,何鈺芯隨即有些興奮的開了口。從國三那年她認識了佑軒哥他就是那張面癱臉,喝醉大鬧的樣子什么的感覺還真有點無法想像……嘛,佑軒哥是蠻帥的,可惜太悶不是她的菜。
「是啊、是啊,還不停嚷嚷著『妳為什么要欺負我』呢。」想起昨天那幾乎是亂成一團的情況便忍俊不住地想笑,林婕妤揚起唇角,笑得很是曖昧。嘛,昨天那一幕真的一整個經典到不行──雖然對江瑋恩來說一定是個噩夢。她的潔癖她從來都是不敢領教的。
「說到酒醉……大嫂妳千萬不能讓哥喝醉喔。」表情倏地嚴肅了起來,何鈺芯側頭望向她,表情是難得一見的認真,「哥他喝醉的時候真的超──可怕的!」語氣夸張的起伏拉長,她瞪大的眼看來似乎很是驚懼,似是曾親身體驗過的樣子。
「怎么個恐怖法?」林婕妤有些好奇了起來。恐怖?哪種恐怖?難道說何育清喝醉后會像團長那樣形象大破滅嗎──呃就某方面來說確實挺可怕的。她默默停止了腦補。
何鈺芯皺著眉沉默,糾結的表情看來似是在尋找著形容的詞彙。「對了……鬼畜腹黑!就是鬼畜腹黑!」激動地伸出食指朝林婕妤猛比,她煞有其事的喊道。
鬼畜腹黑?林婕妤再次開啟了腦補,腦中開始想像起何育清溫和微笑著背后一片黑壓壓的樣子……不住地抖了抖,她再次遏止自己繼續再想像下去。天,那真的挺可怕的啊。
何育清莞爾。基本上他對自己喝醉后的記憶是很模糊的,頂多也只能記得一點破碎字句和畫面,于是聽到自己的妹妹這樣說他也只能無奈的笑笑。不過鬼畜腹黑是什么意思?這點他倒挺好奇。
由于還要打工,因此何鈺芯和他們走的是不同方向。林婕妤坐在機車后坐聽著風蕭蕭的呼嘯聲,突然想起自己雖然酒量不錯但不愛喝酒,但昨天似乎是最后被灌醉的那一個……
「那個……育清。」吞了口口水,林婕妤有些戰戰兢兢的開口,「昨天我喝醉后……有沒有說什么奇怪的話?」雖然她記得自己一般醉了頂多就是倒頭大睡,不過世事難料,凡事總會有意外啊。
「嗯……」想起她昨天趴在自己肩頭喃喃細語的模樣,何育清背對著她的臉便不禁偷偷勾起了笑。「啊,妳叫了我的名字,說要告訴我一個秘密。」佯作思考的略作停頓,他語氣很是逼真的開口。
「然、然后呢?」她居然真的有說話?林婕妤這下驚恐了。完了完了、她該不會真對他講了什么奇怪的話吧……她的一世英名啊!
「唔,妳對我說……妳好像有那么一點點、一點點、一點點的……」裝作努力沉思的模樣,何育清頓了頓又開口道。
「一點點的什么?」林婕妤咬唇,全身繃緊了神經。
「唔……」從后照鏡看見她的表情,何育清怔了怔,然后有些不住地小聲笑了出來,「然后妳就睡著了。」揚唇似是笑得無奈,他在她公寓前停下,語氣聽來很是惋惜的樣子,「可以的話,我也真想知道是什么呢。」偏頭笑了笑,他道。
現在還不是說出口的時機。他會這樣說只是想逗一逗她……不過,總有一天,他一定會對她講明他的心意的。
總有那么一天。
「這樣啊……」聞言,林婕妤也只能困惑地蹙了蹙眉。然后她就睡著了?這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嗎……
只是那時候,她想說的到底是什么?
「那么我先上樓了,謝謝你的接送。」摘下安全帽,她跳下車,將安全帽遞給了他,彎唇笑得燦爛。
走上樓的時候她腦中依舊盤旋著這個問題。
一點點、一點點、一點點的……?她到底發現了什么、想告訴他什么呢?

Chapter 31. 「──總之就是這樣了、真的很對不起!」
雙手合十,方巧欣背著電吉他,滿臉抱歉地向眾人鞠躬致歉。
「沒關係。」陳靖宏看了一眼手中的退社申請單,提筆,爽快的簽下了大名。總之她不是故意的、他也不能為難她吧?況且他主角小說劉富貴_有屁不用力放不出來之前就有聽過些許關于她的家庭狀況。
「欸欸──?」聞言,周丞央隨即驚叫了起來,「可是這樣的話,我們要去哪里再找一個吉他手啊?」雙眼瞠得老大,他滿面驚恐地對著陳靖宏吶喊。
──校慶結束后一週,方巧欣終于狠下心退出了熱音社。
撐到校慶結束基本已經是她的最大極限了──服裝設計的課業本就比一般人還重,花費也大,再加上她打工的錢還得寄些回家,還有自己的舞團要練……種種原因及壓力之下,她終于還是選擇了退出樂團。
畢竟再這樣下去,她也實在負荷不了。
「巧欣……」林婕妤哭喪著臉,滿臉的憋屈。雖然這件事她是第一個知道的,當初也哀嚎了好久……儘管如此,她的打擊還是一整個很大啊!
「安啦,你們的表演我還是會去看的!」方巧欣撇撇手,面上的笑容依舊是爽朗燦爛。「而且也已經有何育清會照顧妳了嘛。」笑笑地側頭望了他一眼,她語氣頗是欣慰地說。
如果是他的話一定能照顧好她這個令人擔心的妹妹的吧──她想著,覺得心下算是放心了不少。
雖然可能還要一點時間,但她遲早總會發現自己心意的吧。
「什、什么啦!」林婕妤的臉莫名就發燙了起來。這又干何育清什么事了啦?
何育清再一旁依舊是笑顏溫和,看著方巧欣的目光似有一點了然。
不知道為什么,那瞬間方巧欣有了一種要嫁女兒的感覺。
「那么我先走啰!」笑著向七人揮了揮手,方巧欣背著電吉他,急急忙忙的離開了社辦。
她服裝的作業還沒做完,再不回去趕就要被當了啊!
而在方巧欣走后,七個人登時陷入了一陣冗長沉默。
少了個吉他手,有些較搖滾的歌可就不能唱了啊……但是一時之間還真不知該從何找起,難道他們又得徵選了嗎?
「有沒有人有認識的啊?」盤手沉吟了半晌,江瑋恩開口問。
其實洪心茹高中時也是他們熱音社弦部電吉他的,不過她只待了一年就離開了,估計對組團也早就沒什么興趣……
「可是我認識的都有團了啊……」周丞央有些懊惱地抓了抓頭,原就被抓得東翹西捲的短髮顯得更亂了。他人脈是很廣沒有錯啦,但是找這個話當然也得找比較有交情的,但……
唉喲,怎么最近大家都搞退團啊?
眾人各自沉吟煩惱著該怎么去找新的吉他手,那邊范佑軒聞言則是默默頓了頓,然后有些不確定的開口:「如果是認識的話……」想了想,他出聲,而社辦內所有人的目光移下子便全都聚集到了他身上去,「我好像……常常看見學妹背著電吉他……」
「學妹?」江瑋恩困惑。范佑軒不是有恐女癥嗎?什么時候也跟流行的搭上學妹去啦?
「嗯,直屬學妹。」范佑軒淡定地點了點頭。
其實他和那個直屬學妹基本沒什么交集,只是在會面直屬的時候說過幾句話,好像也有自我介紹什么的樣子……雖然他把名字給忘了,不過那個學妹也是少有的不會撲上來的類型,所以對于長相之類的也就比較有印象一點。
更何況、她給人的感覺還讓人挺難忘的……
「那么,小佑佑,這就麻煩你了!」一臉的認真,周丞央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滿臉的嚴肅。
……其實范佑軒比較想要知道的是,為什么連周丞央都叫他小佑佑?
☆ ☆ ☆
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學妹,林婕妤、江瑋恩及葉雅琪三人是真正無言了。
──如果說林婕妤是個頭嬌小,那么眼前的少女大概就是瘦小了。
十八歲的少女一頭齊頸的柔順短髮,瓜子臉上一雙單眼皮的小眼睛,小小的身子板像發育不全似的。她的背上背著一把幾乎和她等長的電吉他,沉甸甸的壓在小小的身板上,竟是意外的可愛。
「謝小韻?」開口出聲,林婕妤伸手一臉驚訝地指向面前的女孩。
謝小韻和她們三個高中同校,因為同是熱音社的關係所以她和她們很熟。雖然一直知道她唸的也是應用外文,倒沒想到她們居然是同校,而且竟還是范佑軒的直屬學妹啊……
「林婕妤、江瑋恩!」出聲驚叫,謝小韻看來也很是興奮的樣子,「哦!阿──喵──」眼珠子一轉,她揚唇勾起一個燦爛的笑,然后側頭望向葉雅琪,緩緩走近,「好久不見──」
「喵!」聞聲,,葉雅琪一臉驚恐的躲到了林婕妤身后。為什么那句話后面感覺好像還有加愛心啊好可怕!
是的,不曉得為什么,從高中起謝小韻似乎就意外的成了葉雅琪的大剋星。
「阿喵,為什么要逃呢──我超想妳的耶──」嘴角弧度又更大了些,謝小韻滿臉燦爛地持續逼近葉雅琪,很是開心的模樣。
「喵──!小妤救我!」聞聲,葉雅琪瞬地似是炸了毛。她嘴里發出了更加慘烈的慘叫聲,然后持續的繞著林婕妤躲起了謝小韻的魔爪。
「雅琪加油喔──」絲毫不領情地,林婕妤揚著燦爛微笑將身邊某只貓給交了出去。
「喵──!」
范佑軒則在一旁沉默看著,面上依舊是冷冷淡淡的沒什么表情。
原來她們是認識的啊……
「小佑佑,對我們小韻有興趣哦?」說著,江瑋恩奸笑著推了推他的肩膀,頗有當媒人的架式。直屬學妹耶──不錯嘛!
范佑軒滿臉無言的看了她一眼,表示懶得理她。
「還是育清?」想起什么似的,江瑋恩目光若有似無地瞥了瞥那邊的林婕妤,「我知道你就喜歡這一味的嘛──」笑得很是猥瑣,她毫不避諱地繼續調戲下一個。看來一個小韻一次可以玩很多個啊,不錯不錯。
何育清莞爾,也只能默默笑得無奈。
而那邊林婕妤則莫名地顫了一顫,不知為何的有了所謂中箭的感覺。
是說、小韻似乎矮了她三公分哪……
眼看也差不多該停止眼前鬧劇,于是陳靖宏踏步走到了謝小韻面前,滿臉嚴肅地推了推眼鏡,「那么,妳能彈首曲子來聽嗎?」盤手看著她,他問。畢竟團員推薦來的人是一回事,他的團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加入的地方啊。
聞言,謝小韻愣了一愣,「哦,好。」然后她卸下了一直被揹在背上的吉他并將它打了開來,和她差不多大小的電吉他是銀藍色的,是她最喜歡的顏色。
是說這個團的團長好帥!霸氣什么的根本──!
某女已經在內心發起了花癡。
從高一至今基本她也學了不短的時間,程度并不會太差,只不過她算是苦練型的,高中時被學長盯了好久才能有這樣成果……上了大學后她照舊參加了熱音社,但目前還沒有團就是。
「嗯……」還算可以,細節部分可以請周丞央再指導一下就好。陳靖宏默默在心里盤算著沉吟。而且既然和他的團員大部分都有認識的話總是好事,至少默契之類的應該就比較沒有問題……「學妹,妳有興趣加入我的樂團嗎?」認真地看著她,他開口問。
「哦,好啊。」怔了一怔,謝小韻欣然答應。反正自己也還沒有團,而且認識的三個學姐也都在這里,再加上──
這里有好多帥哥可以YY啊!
是的,大約是物以類聚這個道理,謝小韻基本也是個超級腐女。
「我是Keyboard手,團長陳靖宏,請多指教。」得到了答覆,陳靖宏隨即滿臉認真的鄭重介紹起自己。
「我是吉他手周丞央,和小宏宏都一樣是電機系三年級。」周丞央陽光燦爛地笑著伸出了手,「名字的話隨便叫就好,有問題隨時都可以來問我喔!」笑容親切的,他自我介紹道。
小學妹入團耶!他有點興奮,畢竟學妹這東西就某方面來說對他而言還真算是稀有物……不過這個學妹,感覺好像小孩子啊。
「我叫謝小韻,請多指教。」謝小韻亦微笑著回握了周丞央的手,心下卻默默想著這人似乎似這團里最普通的嗯,總之不是她的菜,但似乎挺好相處的。
和謝小韻交代了一些基本規則和團練時間,陳靖宏給了她幾份不久后可能會用到的曲譜,然后便讓所有人先行解散離開了。
周丞央則默默望著新團員離開的身影。
那把吉他放在她身上看起來好沉重啊……真的沒有問題嗎他說?
☆ ☆ ☆
「哦齁齁齁齁──團長好帥!」
從社辦走出后,許久不見的四個女生便開始聊天敘舊。
「對啊團長好帥──!」憑著人瘋己瘋的本事,江瑋恩也跟著她一起尖叫發瘋了起來,「可是團長有雅琪了唉──」然后是一臉惋惜的搖了搖頭,她嘆道。
「雅琪?」謝小韻揚著燦爛笑臉望向一旁的葉雅琪,隨后是一臉不屑的抬起了下巴,「妳是什么東西?」
不過由于她個子小的關係,下巴抬起的同時她的臉基本是剛好正對別人的臉的,于是原該鄙夷的神情就變得格外滑稽可愛了起來。
「喵!」被這么一看,葉雅琪一顫,然后又再次的躲到了林婕妤身后。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來了、關她什么事啊喵!
「那大媽咧?」想起這次會遇到她似乎就是因為范佑軒,于是林婕妤笑著推了推謝小韻,「他不是妳的直屬學長嗎。」曖昧地笑了笑,她調侃道。
「大媽?」聽到這個陌生的名詞,謝小韻的腦袋一下子有些轉不過來。「范佑軒哦?范佑軒很帥啊──」笑著回應,她想了一想,才想起在社辦時似乎有聽到林婕妤對于范佑軒的稱呼。想當初她知道自己的直屬學長是個帥哥她還興奮了好久咧、雖然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類型……不過為什么林婕妤要叫他大媽啊?算了她等一下去問江瑋恩好了,感覺他們感情比較好的樣子。
「不行,小佑佑是我的!」一聽見謝小韻的回答,江瑋恩忙戒備的宣示起了自己的主權,「妳去找育清啦,他最喜歡妳們這一型的了。」看了一眼林婕妤,她撇了撇手,一副趕蒼蠅的模樣。
「那是什么意思啊喂!」收到她的目光,林婕妤馬上不滿的開口反駁。為什么提到育清就要看她啊?然后那個「妳們」是怎樣!
「育清喔……」謝小韻倒很是認真的支著下巴思考起今天對于何育清的印象。嗯……溫溫和和、一副大哥哥的樣子啊……「不熟耶。不過應該也不是我的菜啦。」笑著揮了揮手,她滿臉不在乎地道。
「哦哦小妤妳可以放心了!」聞言,江瑋恩曖昧地推了推林婕妤肩膀,笑容很是燦爛。而一旁的葉雅琪竟也跟著一起伸手比了個「讚」。
于是林婕妤再也受不了了。
「什么啦──!」
現在是怎樣?大家都要裱她就對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7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