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當官有眼睛異能小說_有情節有文筆有肉的言情現代

Chapter 32. 「這里不對,刷弦的節奏應該是要這樣……」
「哦──」
「壓弦這樣子壓會比較緊,這個地方要破音比較好聽……」
「哦哦──」
「收的時候要先把弦擦一擦,不然很容易生鏽……」
「哦──好麻煩……」
「……妳高中到底怎么學的啊?」
「干你屁事。」
……
謝小韻很快的便和團里的人打成了一片,託江瑋恩的福,關于各人物間的八卦曖昧消息她也都已經了若指掌。
不過……林婕妤默默望著那邊依舊努力不懈的斗著嘴的兩個吉他手。
不曉得為什么,她居然有了一種「好閃!」的錯覺啊……
「吼,你很煩耶。」滿臉不耐,謝小韻忍不住開口吐槽。大媽不是范佑軒嗎?為什么她覺得周丞央比大媽還吵啊?
「我、我是好心幫妳耶!」聞言,周丞央炸毛了。居居居然說他很煩?他又不是吃飽太閑沒事干,以為他是無聊幫她的嗎!要不是看她一副笨手笨腳的模樣──
「你是什么東西?」不屑地仰頭看他,謝小韻再次說出了她的經典名句。
「……小恩恩──」周丞央終是哭喪著臉奔向了江瑋恩,「她她她欺負我!」淚目指著那邊眼神十二萬分鄙夷的謝小韻,他哭喊著道。
他是什么東西?他可是全世界最帥的周丞央啊!
要不是大家都不懂得欣賞,他一定比小宏宏、育清和小佑佑都還要受歡迎的好不好!
「乖──乖──」懶懶的應和著,江瑋恩敷衍地順了順他的毛髮,彷彿哄小狗似的,「是說小央央你一個三年級的學長被一年級的學妹欺負還蠻遜的耶。」偏頭笑得天真燦爛,她看著他,語調稀鬆平常,卻是一劍刺穿了他的心。
「嗚嗚嗚連小恩恩你都欺負我!」周丞央扭頭再次淚奔,然后再開口,倒是索性地學起了范佑軒,「江瑋恩妳都欺負我──!」連小孩子帶著鼻音的含糊語調都一併給學了進去,他挨著她的大腿哭喊道。
一聽見這句話,團內六人一下子全「噗!」地悶笑了起來。
嗯是的,多虧了周丞央,謝小韻也已經看過全程影片了。
見六人反應如此,范佑軒有些驚疑的望了望四周,有些惶惶的模樣。奇怪,大家都在笑什么?
「啊啊,對了,大家元旦要不要一起出去玩?」想起今天早早便想好要問的事,林婕妤忙開口問,免得自己的破記性又把這事給忘了。「一天一夜,去合歡山,住清境農場,巧欣也會去。因為房間很快就會滿了,所以要提前兩個月確認。」從包包里拿出了紙筆準備紀錄下眾人的答案及意見,她簡要說明道。
「會有雪嗎──」聞言,謝小韻滿臉期待的開口問。
「應該會有哦。」偏頭想了想,林婕妤笑答。
「那我要去──」開口歡呼,謝小韻的模樣看起來很是興奮,彷彿連雙眼也閃閃發光著似的。唔哦哦哦雪耶!她要看雪──!
「我都OK啊。」江瑋恩滿臉無謂的聳聳肩。
而腦中倏忽想起一事,她忽地伸手過去摟住了范佑軒的脖子,動作好似是哥兒們,「小佑佑,你會去的對吧?」揚唇笑得極燦爛,她說出口的是問句,語氣里卻是不容拒絕的強勢。
……她都這樣了他還能拒絕嗎?范佑軒默默然,覺得萬分的無語。算了、總之自己那天也沒什么事……「都可以。」嘆了口氣,他回應道。
嗯唔小韻江恩恩和大媽……林婕妤忙動著筆將名字記錄下來,然后才又抬頭望向那邊笑容溫和的何育清,「那育清呢?」只有大媽一個男生要去什么的也太悲慘了吧?她想。
「唔,好啊。」何育清微笑,幾乎沒有多想便做出了回答。
「小央央你不去嗎?」見那邊兩位男性始終在一旁默不作聲,江瑋恩于是好奇地望向周丞央問。記得這家伙聽到這種話不是每次一定第一個跳出來說要的嗎,怎么這次這么安靜?
「啊啊,元旦我家會有很多親戚來,我要負責照顧他們的小孩所以……」愣了愣,周丞央抱歉的搔搔頭,語氣有些無奈。一起出去玩什么的感覺就很好玩,他也很想去啊……不過也實在沒辦法,畢竟他是真的有事。
「小央央──真的不去嗎──」聞言,江瑋恩隨即一臉曖昧的擠了擠周丞央,尾音拉長的很別有用意,「小韻也有要去耶──」湊著他的臉猛眨眼睛,她笑道。
「她、她干我什么事啊!」猛地一頓,周丞央忙結結巴巴的開口反駁,心里卻是莫名一陣心虛。他愛的人是小靜靜啊小靜靜,像這種沒胸又嘴毒的蘿莉系、他才沒有興趣!雖然他的女神小靜靜已經轉學了……
是的,任婉靜在升大二那年便離開了這間學校。身為系花,轉學這件事自是傳遍了整個年級──從此他們就又少了個正妹了啊啊啊啊啊!
「真的不去嗎──?」林婕妤也跟著笑鬧了起來,「搞不好小韻走在雪地里的時候會腳步不穩然后就跌倒受傷了──!」語氣夸張而連貫的說了一長串的話,她看著他神情夸大的描述著,彷彿是天要塌下來了似的。
雖然這話聽起來夸張,不過類似的情形卻是真實發生過的。高中時候她和巧欣、江恩恩及小韻曾一起出游爬山過,走過凹凸不平的泥沼地時她們顧走路歪七扭八的小韻顧得心驚膽顫的……她的平衡感就已經夠差了、居然還有人比她慘!
「那、那又怎樣!」噎了口口水,周丞央繼續進行他的傲嬌反駁。
「不曉得上次是誰知道她從樓梯上摔下來之后緊張得要命的……」
「小、小宏宏──!」
那邊的謝小韻則已然開起了無視模式,決定裝作什么也沒聽到。而正埋頭背著譜時她發現似乎還有個聲音還未回答,于是便好奇的走上前去問:主角當官有眼睛異能小說_有情節有文筆有肉的言情現代「雅琪,妳不去嗎?」
葉雅琪聞言也只能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元旦要回臺南,奶奶不會讓我出遠門的。」無奈的了口氣,她說。
「是哦……」謝小韻有些惋惜的跟著嘆了口氣。
「不過話說回來,你們要怎么去啊?」想了想,葉雅琪偏頭困惑地問。難道說育清跟大媽有車嗎?不對她記得育清好像還沒滿二十、所以說是大媽?……
葉雅琪這么一開口,全場登時安靜了下來。
三個女孩有志一同的同時側頭望向了陳靖宏,面上的笑容燦爛而詭異。
「團長,你會去的對吧?」
陳靖宏覺得,他果然需要回家好好思考自己上輩子到底造了什么孽。
☆ ☆ ☆
時至秋末,雖是熱帶氣候的高雄也已稍有了寒意。
下午五點半,林婕妤和何育清在停車棚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今天他們各自的課都比較晚,也因此比較晚走。
「婕妤,今天晚上妳有空嗎?」將東西收進置物箱放好,何育清側頭望向林婕妤,微笑。
「怎么了嗎?」林婕妤有些困惑地回問,很是不解的模樣。
「嗯……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去吃個飯、散個步?」偏頭,何育清淘氣的笑笑,語調輕快得似是很舒心。
聞言,林婕妤方想開口拒絕,空了一個下午的肚子卻適時地咕嚕咕嚕唱起了空城計,令她到了嘴邊的話又是一頓。
唔呃……好丟臉。她面色微窘。
「那……走吧?」嘴角笑意更盛,何育清莞爾,心里卻是忍不住一陣笑。
他真的常常覺得她很可愛啊。
晚上似乎確實是沒什么事,回家自己煮飯什么的也挺麻煩……在腦中反覆思索,猶豫了會,林婕妤終于還是「嗯」的一聲答應了。
午后約莫六點的夕陽曬得正是柔煦燦爛。
坐上后座的時候,林婕妤看著他的背影,微微出神。
團長喜歡雅琪、江恩恩喜歡大媽、周丞央喜歡小靜靜──唔呃或許以后會變成小韻。
那,她呢?
蘇毅欣和她告白時她想也未想便直接的拒絕了。她知道自己一直都只把蘇毅欣當作朋友、那個人的話,她也很清楚自己早已放下他了。
那么、如果是何育清呢?
她有可能……喜歡何育清嗎?
她不敢肯定,卻也無法否定。
即使他幫她找回了勇氣,可她依舊是很害怕的。
他對她太好,她怕她一旦喜歡了,一切又會歸于她的一廂情愿。
「到了。」在一間西式的小餐館停下,何育清回頭望著她勾起微笑。
「唔呃、嗯。」還在思考中的腦袋一下子有些轉不過來,林婕妤被眼前突然放大的臉給嚇了一跳,忙回過神來給他應了一聲。
這么近的距離還真的常常讓她心跳漏一拍。何育清雖然不是范佑軒那種外貌非常出眾的類型,卻是給人一種平和舒服的氣質。像他這樣的人她還真的鮮少見到啊,聲音也很好聽唔……
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林婕妤晃晃自己的腦袋,敲了敲兩邊太陽穴,試圖讓自己回魂。
「在發什么呆?」見她愣頭愣腦的出神模樣,何育清忍俊不住,有些失笑。「走吧。」起身下了車,他看著她笑道。
她最近似乎常常這樣發呆啊,總是這樣迷迷糊糊的教人擔心……他有些無奈。
「呃哈哈哈……」乾笑著撓了撓頭,林婕妤又更困窘些,自己在他面前怎么又這樣出糗了……
跟著下了車,她下意識地搓了搓有些發冷的手心,呼了口氣。冬天真是要到了啊……
「會冷嗎?」見了她的舉動,何育清不住關心地問。
「還好啦,不過我的手本來就會比較冷。」對著手心呼了口氣試圖把手的冰冷驅散,林婕妤動了動有些僵硬的手指,無奈的露出了笑。她天生就有些手腳冰冷的癥狀,據說是血液循環不好什么的……所以騎摩托車時總是特別不方便啊。
「這樣啊……」怔了怔,何育清偏頭想了下,然后伸出雙手將她正呼著氣的手給完全包覆了起來。「這樣有比較溫暖嗎?」望著她露出微笑,他問,嘴角是一點溫煦笑意。
她的手好小,他幾乎可以完全把他的手給包覆起來啊……感受著掌心微冷的溫度,他有些驚訝地想。
「唔、呃,謝、謝謝,有比較好了……」被何育清較親暱的舉動有點驚到,林婕妤的臉一下子「唰」地全紅了,講話也變得支支吾吾的,心跳在頃刻間漏了好一大拍。他的手好大好暖,相較起她他似乎是體溫較高的類型……不她在想什么?她忙又晃了晃腦袋。最近思緒很常飄掉啊天。
「是嗎,那就好。」確認掌心的溫度有稍微回溫后,何育清笑著放開了她的手。他嘴角的弧度和天色相同,是暖和的顏色。
暖人的溫度一下子離開了手,林婕妤愣愣的看著自己變得空空的手心,心頭竟是莫名的一陣失落。
「臉好紅喔。」看著她雙頰紅通通的模樣,何育清不住地伸手輕捏了捏她有些嬰兒肥的臉頰,染著一點紅的樣子十分可愛。她的臉紅會是因為他嗎?其實他不免有些期待吧。他沒有真正喜歡過女孩子,也不曉得該怎么討女生歡心,他當然也會怕,怕他這樣悉心守候換來的終究不是她的愛情。
但不論怎樣都好,只要能讓他繼續待在她身邊就夠了。
他只希望能看著她幸福,雖然也理所當然的希望能由自己來給她那一份幸福。
「大、大概是因為天冷的關係,所以臉比較容易紅吧。」結結巴巴的有些詞窮,林婕妤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能隨意找了個理由搪塞,「不是要吃飯嗎,走吧。」話落,她逕自走入了餐廳努力想讓自己冷靜,而她自始至終都未敢對上他的眼。
只是手上卻彷彿還殘留著他掌心的溫度,暖暖的、一點一點的滲入手掌、也在不知不覺中滲入了心……

Chapter 33. 「這里吉他的聲音要再輕一點……鼓的拍子慢了!貝斯要穩住……」
十二月初的表演就在今天,由于團內一換就是兩個團員,也因此團長陳靖宏這次的要求特別嚴格。
倒是其實何育清的到來倒讓江瑋恩小小鬆了口氣。他的聲音不適合唱太過搖滾的歌,也因此她的鼓譜一下子便簡單了許多──不過真的要唱搖滾的話,陳靖宏還是會讓周丞央上去就是。
而自從副主唱換成何育清后主唱林婕妤就再也沒有所謂情感問題了。這點倒讓陳靖宏頗感欣慰。
「──先休息一下。」一次跑完三首歌后,陳靖宏有些疲憊的抹了把汗宣布道。
聽見這句話,眾人立刻散成一片吵鬧了起來,也有的人選擇在一旁閉眼小憩。連日來的嚴格訓練著實讓他們有些吃不消啊,不放鬆一下可是會死人的。
「婕妤。」從外頭的投幣機投了兩瓶冰水,何育清走進社辦,將其中之一遞給了她,「辛苦了。」唇角揚起一抹笑,他在她身旁坐下,然后仰面灌了一大口。
「不會啦,辛苦的是你才對。」接過他遞給她的水,林婕妤也喝了一口,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明明你本來就只是來看看的,還被我們硬拖進來,真的是很抱歉啊。」抓抓頭,她帶著歉意的笑容對他說。
「沒有關係啊,反正我也沒什么事。」微笑望著她,何育清笑顏溫和,「況且……我對樂團一直都還蠻有興趣的。」偏頭微瞇起眼,他嘴角的弧度又更燦爛了些。更何況他一點也不覺得辛苦啊,總之他練琴的時間再加上這個也還夠,能陪著她自然是好事,他又怎么會覺得辛苦?
真正辛苦的,是他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讓她明白自己的心意啊。
「唔嗯……不過這樣你練琴的時間不會不夠嗎?」微抿起唇,林婕妤心里還是有點過意不去,覺得挺是愧疚。雖然他打工的時間似乎是挺自由的,不過她記得他修的課并不少啊,不曉得課業能不能兼顧?更何況他還要接送她上下學……想到這個她就想哭。她的小綿羊為什么就這樣一去不復返了啊啊啊啊啊──!
「不會啊。」何育清笑笑,「倒是妳回家有沒有好好吃飯?」比起那些他其實還較擔心這個……上次聽方巧欣說了,似乎她只要一個人在家就會直接以泡麵來解決三餐啊。「泡麵對身體很不好的,還是少吃比較好。」
聽他講到泡麵什么的林婕妤還真有點心虛。是說為什么育清會知道?她心里有點納悶。而且她發現他似乎有越來越大媽路線的傾向……「呃,也沒有每餐都吃泡麵啦。」偶爾吃吃微波食品也還不錯這樣。
這里兩個人正平和的聊著天,而那邊兩個不知怎地又吵了起來。
「你是什么東西?」謝小韻開口,眼神依舊是滿滿的鄙夷,「你是誰啊?我跟你很熟嗎?」聲音里充滿了不屑,她「哼」的一聲滿是嘲弄。
周丞央滿面的委屈。
「小宏宏──」
眼角還噙著淚,他直接地轉身朝陳靖宏哭訴淚奔去了。
「……」陳靖宏默默撫額。
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很正經的人,可是為什么他的團員卻全都是這副德性?
☆ ☆ ☆
下午四點,林婕妤剛在練琴室練完琴便拿著書在校園里閑晃。
她下午的課已經上完也都練完琴了,不過何育清今天的數學較晚些。總之等一下就要去碼頭了,于是她便索性難得的打算去操場慢跑消磨時間。
她很討厭運動,因為討厭流汗的關係因此幾乎不會想去曬太陽。或許跟天生運動細胞就差也有關係吧,不過她倒是很喜歡游泳,海洋跟水是她的最愛。
「大——嫂——」正朝著操場的方向走,從長廊的另一端她便遠遠的聽到了何鈺芯依舊是充滿了活力的叫喊聲。「妳一個人在這里干什么?哥呢?」困惑地往林婕妤四周張望著,她望著她好奇地問。
「妳哥他還有課。我們今天要去表演,就順便等他咯。」林婕妤聳聳肩,心里對于何鈺芯的問題有些無言。今天她原本應該都要給巧欣載的,不過為什么看到她就要找育清啊真是……「妳呢?剛上完課嗎?」剛剛見她似乎要往車棚去,于是她問。
「是啊是啊。」走倒了她面前,何鈺芯彎唇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對了,大嫂,妳會織圍巾嗎?」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她狀似不經意的開口,眼底卻透出一點狡詰。
「圍巾?」沒有多注意什么,林婕妤只困惑地開口,「會啊,怎么了?」為什么要突然問這個問題?她表示不太能理解。
正合她意!聽見她的回答,何鈺芯幾乎要跳起來要拍手叫好。「嗯……大嫂,妳們是元旦要去合歡山玩對吧?」偏頭,她嘴角的弧度燦爛異常,眼中似是有繁星點點。
「是啊。」林婕妤更疑惑了。上次她有問過何鈺芯要不要去啦,不過她說她和朋友約好要去臺北一零一跨年了所以不能去。是說……高雄不就有夢時代跟義大了嗎?為什么還要特地跑到那么遠的地方啊。
她表示理解不能。
「合歡山上……好像會很冷吧?」何鈺芯「嘶」了聲作痛苦沉思貌,「我哥他好像……沒有圍巾耶?」微微探頭,她湊近林婕妤,嘴角的弧度倒越發越邪惡了起來。
欸?林婕妤愣了。她的意思是……「妳哥有沒有圍巾干我什么事啊?」向后退了兩步以遠離她過近的距離,她有些哭笑不得。為什么育清沒有圍巾要告訴她啊?……鈺芯到底在想什么啦她說!
「嘛,或許大嫂妳可以……」雙手轉了轉,何鈺芯隨意擺了擺雙手作織圍巾狀,「織給他啊?」揚了揚眉,她笑得極燦爛,并又向前了一步往她靠近。
「什、什……」被她一逼近,林婕妤莫名就結巴了起來,「我、我干麻織圍巾給他啊?」耳根子一下子有些紅了起來,她還真沒法否認自己剛聽到時腦中確實是浮現了織圍巾給何育清這想法……「妳是她妹妹,應該妳來織吧?」
「欸——可是我不會織圍巾啊。」何鈺芯歪頭笑得極無辜。步調輕快的向前走了幾步,然后她湊到林婕妤耳邊開口直接堵住了她「我可以教妳啊」之類的話——
「而且如果是妳織的話,哥一定會更開心的吧?」
輕聲說著,她余光瞥了一眼林婕妤有些僵硬的表情,然后跳躍著腳步直直的前進錯開了她。
唉呀呀,破綻也未免太多了吧——?看來哥很幸運哦,并不是一廂情愿的樣子呢——
「等、等一下,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我先走了哦——!」何鈺芯轉過頭來對著她燦爛的露齒一笑,「晚上見!」不給她任何詢問機會,她留下曖昧的問句便迅速消失在她的視線,令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什、什么啊……林婕妤愣愣的看著何鈺芯離開的方向,覺得心頭滿是問號。為什么說是她的話,何育清會「更」開心啊……?
而且織圍巾送給他什么的也很奇怪吧、女生送男生什么的……雖然她以前似乎也有送過男生,可是、可是——是育清的話,她就是會莫名的覺得很奇怪啊。
林婕妤默默糾結。
☆ ☆ ☆
上完課出來和林婕妤一同到車稝,何育清便感覺到跟在他身后的女孩一直猛往他的脖子瞧,盯得他整個人渾身不對勁的。
「婕妤,」終于忍不住的停下腳步,何育清困惑的回頭望向她,開口,「我的脖子上……有什么嗎?」她那種眼神還真像……電影里盯上獵物的吸血鬼,彷彿還盤算著該從哪里咬下去較美味似的,就差沒有垂涎三尺的眼神了。
「呃、啊?」被何育清突然的回頭給嚇了一跳,林婕妤一愣,隨即從腦內沉思中被拉回了現實,「——什么都沒有!」連忙搖搖頭澄清,她有些心虛的別開了眼。她在干什么啊,居然真的就這樣下意識的測量起圍巾的長度了……難道她真的要織嗎?可是——
「先去吃個飯再回來跟大家集合吧?」見她不說,何育清也沒有追問,只笑著揮揮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以拉回她最近時常飄去遠方的神智。
「哦、嗯。」怔怔的應了聲,林婕妤心下還在思考著到底該不該給他織圍巾的事,神情還是一愣一愣的出神模樣。
「……到底在想什么啊?」忍俊不住地「噗哧」笑出聲,何育清有些無奈的揉了揉她的頭,「怎么一下課就看妳這樣恍恍惚惚的?」低頭看著她,他有些好笑地問。
「欸?」聞言,林婕妤依舊是愣愣的看著他,腦袋轉了一轉,才終于反應過來他剛才是說了些什么,「真、真的什么都沒有!」結結巴巴的再重新澄清了一次,她大聲宣誓著,心頭卻是有些心虛。
見她這副模樣,何育清不由得莞爾,失笑。
☆ ☆ ☆
夜晚的情人碼頭十分熱鬧。
何育清出眾的氣質和療癒系的嗓音一下子便擄獲了眾多粉絲的心。原本陳靖宏還有些擔憂有些人還是會較喜歡蘇毅欣的歌聲,見這情況便稍稍放下了心。
而新吉他手謝小韻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站在眾人之中她就像吉祥物醒目,想不注意也難。也因此在中場休息時間她倒招來了不少……咳,蘿莉控的詢問。
「那邊那個背著吉他的小妹妹是誰啊?好可愛哦——」「妳是這個團的新吉他手嗎?幾歲啊?叫什么名字?……」
「呃……」面對突如其來的詢問謝小韻有些無措卻更想發火。為什么一直繞著她問啊?還有小妹妹是怎么回事?她真的很想站起來吶喊:她今年大一、十九歲!
正欲實行腦里已經模擬過一遍的發火行動,那邊周丞央倒不知何時竟已擋到了她前面來。
「這是我們的新吉他手,大一的學妹謝小韻啦!……前一個?哦她因為有事所以沒辦法繼續跟我們玩樂團了……好了好了現在是休息時間我們吉他手也需要休息啦——」
活像個經紀人似的……一旁的林婕妤在心里默默做了注解,忍俊不住地想發笑。是說這邊何育清也圍了不少人啊……她不由得感嘆起自己果然是個沒什么存在感的角色。
「育清,圣誕節那天你有事嗎?」趁著人潮較少,林婕妤忙向他開口問,「那天大家都會來我家吃飯,你要不要一起來?」
因為從國中起就住宿而不常在家的關係,她每年總會挑一天拉著大家一起回她家吃飯——雖然其實說是吃飯她老媽也不過煮個火鍋當作圍爐。一開始只有她和江恩恩及巧欣還有雅琪,而后也忘了不知是什么樣的機緣,就這樣,她已經把大家一起帶去吃火鍋了。
「……好啊。」聽見她這樣問,何育清一愣,然后唇角漾開了笑。正好他那天也有個東西想讓她看呢。「我可是一直很期待伯母的咖啡呢。」偏了偏頭,他對著她微笑說。
「不會讓你失望的。」聞言,林婕妤也勾起唇角笑了開來。
而在那邊另外一桌和朋友聊著天的何鈺芯見他們這里正聊著天,嘴角揚起一抹燦爛的邪惡笑容,竟是直接地湊了過去,「大嫂——所以妳想好了嗎?」
原本早已把這事給拋諸腦后,聽見她這么一問,林婕妤的臉登時燒紅了起來,「什、什么東西啊。」心虛地別過眼,她扯了扯唇反駁。
何育清默默的有些愣。
所以說今天她這樣心不在焉……是因為鈺芯和她說了什么嗎?
☆ ☆ ☆
回去的時候,林婕妤終于還是請了何育清帶她到附近的手工藝品店。
反正她最近剛好有興致、反正最近并不特別忙、反正也不是特意織給他的……而且、山上這么冷,沒圍巾也不好吧?就當作順便給他好啦。
如此說服著自己,她進店前還對何育清說了自己進去就好,馬上就出來,然后在毛線區認真的挑選了起來。
唔,育清的話、應該適合白色吧?……
另外一邊,何育清看著一旁因為同路回公寓便乾脆一起跟來的何鈺芯。她看著店門口的表情笑得像只偷了腥的貓。
「妳又跟她說了些什么?」開口,他望著自家妹妹笑得無奈。她總是這樣滿肚子鬼主意啊……今天婕妤會一直盯著他的脖子瞧想也是因為她吧。他默默。
「什——么都沒有。」一手撐頰,何鈺芯勾唇笑得甜美,語調輕鬆。
驚喜就是要到最后自己去發現,才叫做驚喜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7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