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一個農民_有感情的婚外情好斷嗎

Chapter 36. 「哦吼吼吼小韻妳看──團長的內褲!」
男生組和女生組的房間就在彼此隔壁,民宿是有點日式風格的幾棟屋子,有和風的木地板、小茶幾以及併在一起的四個單獨床墊,墻上還懸掛著一小幅潑墨山水畫,別是有一番風味。
因為生活作息都不太相同的關係,男女兩組自然不可能整天都膩在一起。而男生組慢悠悠的吃完飯回到房間時,映入眼簾的便是某四個女孩在他們房里鬧的天翻地覆的奇妙場景。
然后四個人徹底僵了。
「哦哦──團長的內褲!」謝小韻顯得很是興奮的模樣。
「林婕妤你家育清的──!」翻出陳靖宏的東西似還嫌不夠,那邊江瑋恩又從墻邊一包打包得十分整齊的行李里頭抽出了一件素色的四角內褲,然后朝著某人直接給丟了過去。
「干不要把那種噁心的東西丟過來!」聞言,林婕妤忙是一臉驚恐的倒退了好幾十步,立馬躲到了離他們三公尺遠的邊角去。她對內褲這種東西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啊拜託!
……
陳靖宏覺得自己額角似乎瞬間爆出了好幾條青筋。
「江瑋恩、妳們在我們房里干什么!」沉著聲音壓抑著低吼,他威嚴十足地憤怒吶喊,覺得壓制自己不現在馬上把這群人給揍一頓真的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了。
可惜這招一向對江瑋恩沒用。
「翻你們的內褲啊。」笑得天真燦爛,江瑋恩手里還拿著陳靖宏的黑色四角褲給晃呀晃得很是招搖,「誰叫你們太晚回來了咩。」耍賴似的瞇起眼,她吐舌耍無賴,一臉的無畏。
那條醒目的四角內褲似乎正在刺激著他那條即將斷裂的理智神經,陳靖宏努力壓下憤怒,撫額。自己當初答應跟他們出來果然是個錯誤的決定……
那邊何育清見狀亦是一愣,然后他好脾氣的露出一個無奈的笑,走上前去準備重新整理自己被弄亂的行李。
「小妤你真的不要嗎?妳家育清的內褲耶──反正遲早都還是會看到的嘛!」見那邊何育清已經走了過來,方巧欣索性直接抓著內褲一角往林婕妤一路逼進了過去,揚起的笑臉是十足十的邪惡模樣。
「干什么東西我說了不要把那種噁心的東西拿過來──!」大吼著將她拿來逼進自己的東西揮開,林婕妤有點崩潰了。那種東西、管他洗得多乾凈,她都還是覺得超、噁、心的啊──!
萬般無奈的看著自己的貼身衣物被當成玩具般的丟來甩去,何育清默默上前將散落在地面上的私人物品給收放好,然后看到那邊陳靖宏還在跟江瑋恩搶著自己的貼身衣物,忽然心里一陣同病相憐。
「江瑋恩,還給我。」陳靖宏沉著一張嚴肅的臉,腦中的理智神經已經發出了瀕臨支解的警告聲。
「咧咧咧才不要──小佑佑你這叛徒在做什么!」拿著他的內褲在床墊上跳叫著耀武揚威,江瑋恩毫不畏懼的繼續激怒刺激他,后面范佑軒卻趁著她不注意一把便將東西給搶走,并將之還給了陳靖宏。
「謝謝。」拿回自己的東西,陳靖宏向范佑軒道了個謝,然后感覺到自己瀕臨崩壞的理智終于給自動修復了回來。「──所以,妳們到底來我們房間干什么?」將東西給收好,他抬頭望向四人,語氣認真地開口問。
「嗯──今天是跨年夜嘛。」那邊已經轉到她的《X白藝能大賞》的林婕妤聞言轉過了頭來,嘴里還刁著洋芋片,然后對四個人揚起了笑。
然后是那邊打算接近行李的江瑋恩笑著接話,「──四個人跨年多無聊,八個人一起比較熱鬧嘛!啊喂小佑佑你放開我!我都還沒找你算帳──」
范佑軒默默將她給拖走了。
陳靖宏看著房間內的四個女生,想了下江瑋恩的話,沉吟半晌,然后是再次妥協地嘆了口氣,「算了,想留就留吧。」把她拎走后不曉得會不會做出從什么窗戶爬進來之類的驚人之舉……那樣的話還不如直接讓她們留著比較安全。
「團長果然是你最好了──」聞言,江瑋恩隨即燦笑著掙脫了范佑軒,然后再次地朝著墻邊歡快地走了過去──
「但是如果再碰行李的話就把妳給轟出去。」瞄了她一眼,陳靖宏冷聲開口。
「呿……」小氣。細聲嘟嚷著,江瑋恩心里雖然不滿,但還是乖乖的退到了電視機前。
檢查了下四周的門鎖后,何育清心里很疑惑,終于還是忍不住的看著她們開口問,「不過……妳們是怎么進來的?」房間門有確定是鎖起來的,窗戶呃……也是鎖的,鑰匙也都還在,那么她們到底是怎么進來的?……
「拜託──」江瑋恩一臉神秘地看著他露出了一個笑,「髮夾可是很好用的哦。」
不知為何,范佑軒對著那個笑容莫名惡寒了一陣。
「哦哦哦瑤瑤──!」不知何時也跟著黏到了電視機前的周丞央忽然就對著螢幕里又唱又跳的藝人一臉花癡的怪叫了起來,「我的女神!」整張臉幾乎要貼到了屏幕上,他興奮的叫道。
「唉喲,你喜歡的不是郭X潔那型的嗎?」看了一眼一旁的謝小韻,林婕妤調侃著開口看向節目里面另一隊的女藝人。那位郭X瑤一整個就是標準的童顏巨乳正妹啊,至于郭X潔嘛……嗯,那可愛的小小身版很適合他嘛,人可愛唱歌又好聽來著。
「我才不是蘿莉控──!」
然后是房間里眾人早已見怪不怪的怒吼聲。
☆ ☆ ☆
跨年倒數結束后,女生們也終于紛紛回到了自己房間盥洗休息。
四個人都梳洗完畢后便坐在床鋪上開始聊起了天,也算是幾個人難得能這樣親密的閑話家常。
「林婕妤──」一面擦著濕漉漉的頭髮,方巧欣一出浴室便開始揶揄起那邊方吹完頭髮的林婕妤,笑容很是曖昧,「已經牽手了哦?很不錯嘛──」說著,她邪笑著推了推她的肩膀,挑動的眉毛含帶意義不明。
「什、什么啦!不要亂說啦!」放下吹風機并將之遞給方巧欣,林婕妤微紅著臉結結巴巴的反駁。何育清牽她的手什么的唔──想起來就很不好意思啊她說……
「進展不錯哦──」聞言,那邊正隨意轉著電視節目的江瑋恩也跟著調侃了起來,「我看乾脆直接去Motel比較快啦!」
「還說我咧!」在床鋪上坐下,林婕妤喝了口茶,然后不滿地開口反駁了回去,「我看妳也喜歡大媽很久了吧其實!」不甘地開口,她哼了哼反調侃道。
「本來就是啊。」沒有一點猶豫,江瑋恩倒回答得很乾脆,一臉的理所當然,「我長大還想娶他為妻呢!」然后是一臉的臭屁自傲。
對面正倒著茶的范佑軒不住地抖了下手。
也未免、太大聲了吧……
然后他拿著茶杯轉過身去,發現整間房的其余三人全都沉默的盯著他看。
「……怎么了?」被盯得發毛,范佑軒忍不住開口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小佑佑。」周丞央一臉認真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雖然我很愛小恩恩,但如果你真的愛她的話,我也是可以考慮把她讓給你的。」一副要將自己的女兒給嫁出去的沉重模樣,他定定的看著他開口。
「她不是也常常這樣對你說嗎……」范佑軒默默。那家伙說的這一類的話不是從來都不能相信的嗎。
「表情和眼神不一樣!」周丞央一臉認真嚴肅地開口喝斥。
「……你是從哪里看到她的表情和眼神的?」范佑軒一臉淡定的看著他開口吐槽。難道他有透視眼不成?
「喂小佑佑你話變多了!」被吐槽的周丞央也不滿的反駁了回去。
「……」他不說話就是了。
「倒是你,不是挺喜歡她的嗎。」正坐在床上翻著書的陳靖宏狀似無異地開口,眼也未抬,鏡片下的眸子依舊深邃淡然。
「啊?」周丞央愣,「哦對啊我超愛小恩恩的!」了然似的開口附和,他彎唇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
房間內又迅速安靜了下來。何育清和陳靖宏各自坐在床上看著書,范佑軒邊喝著茶邊研究著食譜。沒有人理他,儘管安靜對他們幾人而言似乎是很正常的,可這氣氛卻沉靜得異常。
周丞央再愣。欸,奇怪?他輪流環視了三人。怎么覺得這沉默似乎是針對著他來的?
范佑軒坐在一邊低頭安靜的翻著自己手上的食譜,然后似是無意的輕聲開了口:「你是什么東西……」
「……」周丞央一瞬間明白了什么。「小佑佑!」
怎么連一向最不常說話的面癱范佑軒都要聯合起來裱他啦!
那邊女生還在吵吵嚷嚷的持續三姑六婆著,基本并不知道她們的對話內容已經因為音量過大而傳到隔壁去了。
「唉唷──小韻,我們小央央最近頗關注妳的啊──」江瑋恩一臉曖昧的擠了擠一旁的謝小韻,前面電視的聲音基本已經快要被四個人給無視掉了,「怎么樣?我可以考慮送妳哦?」望向了墻的那邊,她笑容燦爛地道。
「小、央、央?」聞言,謝小韻的表情再次變成了滿臉的鄙夷神色,「他是什么東西?我的心里永遠只有團長大人!」萬分不屑地哼了一哼,她一提到陳靖宏卻又變成了花癡表情。
然后那邊周丞央就這樣莫名中了一箭。
「妳也不要只喜歡團長嘛,人家心里都有雅琪啦。」林婕妤笑著撇了撇手。雖然知道小韻只是開玩笑,不過她那個表情每次都讓她很想笑啊。「不然范佑軒怎么樣?他不是妳的直屬學長嘛。」想起會再次和她見面似乎就是因為這個直屬學長范佑軒的關係,于是她笑了笑問。
「不行,小佑佑是我的!」未等謝小韻開口,那邊江瑋恩忙搶玩具似地搶先開口宣示主權,「要就去喜歡育清啦!」趕蒼蠅似的往林婕妤那邊揮了揮,她說。
「育清是什么啊?我跟他很熟嗎──」謝小韻訕笑著揮了揮手,育清雖然很帥但親切大哥哥可不是她的菜啊──況且他不是喜歡婕妤嗎?她可沒有搶別人老公的習慣嗯。
然后那邊的何育清默默笑得無奈。
「啊蘇毅欣咧?」方巧欣想了一想,「我記得妳上次好像見過他吧?」腦中回想起上次和謝小韻一同到社辦時似乎有遇到蘇毅欣還打了招呼,于是她問。
唉呀,她偶爾還是會回去看看的啦。
聞言,謝小韻努力回想搜尋了下腦中關于這人的記憶。蘇毅欣哦……好像有點印象的樣子啊。「唉喲反正不管是誰都比周丞央帥啦。」懶得再去回想太多,于是她索性撇了撇手道。
然后周丞央又再度中了一箭。
「小宏宏……」抬頭,他哭喪著臉望向那邊陳靖宏,眼神充滿哀怨。嗚嗚嗚他都有雅琪了為什么還這么受歡迎!
「干麻?」陳靖宏淡定抬眼對他瞥了一瞥,「你不是不喜歡她?」微微揚了揚眉,他頗是不以為然地道。
「這跟那個無關,這可是男人的尊嚴啊尊嚴!」周丞央滿臉的悲憤,「我可是全世界最帥氣的周丞央啊!要不是那些人不懂欣賞我的帥,我肯定超受歡迎的好不好!」悲憤語氣不知為何已經變成了自傲,他的音量有些大,表情是十足十的臭屁。
「咳、咳……」聞言,房內三個男生不住地咳了起來。他們突然很慶幸他們兩間房間是單獨在樓下的,不然被聽到的話可是很丟臉的啊。
周丞央的話因為音量的關係當然也傳到了另一頭,四個女生頃刻安靜了下來。沉默地相互對望了一眼,然后她們默契的一同朝著墻那邊大喊了一聲:「屁啦!」
其實就她們這邊聽起來一整個就是周丞央一個人在大吼大叫啊,畢竟其他三個男生似乎音量都不大。不過那句話是怎么回事?一整個超丟臉的好嗎!
「……江瑋恩妳又欺負我──!」被兩邊裱得不行,周丞央索性再次學起范佑軒的經典名言鬧了起來,完全的耍賴模樣。
兩個房間的六個人又不住默契地「噗!」一聲笑了出來。范佑軒愣,好耳熟的一句話,這到底是……
「我幼稚園的時候好多女生說要娶我的!」周丞央又不滿地嚷嚷著補上了這句話。
「嗯,還真是受歡迎啊。」一直保持著沉默的何育清難得微笑開口吐槽了一句。所以他是桃花運在幼稚園就用光了的意思嗎?
「何育清你個林婕妤!」被吐槽得快要崩潰的周丞央終于忍不住地扭頭對著何育清叫了起來,「我看你根本喜歡林婕妤對吧對吧!」伸手直指著他,他一臉抓到了他把柄似的得意,還抬起下巴哼了哼。
「是啊。」目光淡定的看著他,何育清毫不避諱地開口答。
「噗!」然后這次是另外三個男生一起噴了。
范佑軒睜著眼一臉驚訝的轉頭看向了何育清,這個回答也未免……「育清你……」就這么直接的公開承認了?
「怎么了嗎?」何育清一臉疑惑地望了回去。這有什么好不承認的嗎?
房間一下子又陷入沉默,聲音一靜止,另外一頭的聲響便是越加清晰了起來。
「哈哈哈哈江瑋恩妳又欺負我唔唔唔──」
「忘掉,給我忘掉!」
……
那邊女生們又開始打鬧了起來,范佑軒見這邊氣氛安靜,聽著對面那句依舊很熟悉的語句,終于忍不住開口問了他困惑了許久的問題:「對了,那句話到底是……」看了看周圍三人,他問。為什么他們一提到那句話,就好像很好笑的樣子?
聞言,周丞央愣了愣。對哦,他好像還不知道來著……眼珠子一轉,他邪邪地笑了笑,然后扭頭望向一旁的陳靖宏,瞇起雙眼,「江瑋恩……」學起那時范佑軒猶如三歲小孩的濃濃鼻音,他開口,「江瑋恩……嗝!妳為什么要欺負我?」伸手抓住了無辜的團長,他移動到他身邊又開始演了起來。
陳靖宏這是真正僵了。這是要他配合演出的意思?看了一眼那邊范佑軒滿臉困惑的表情,他想了想突然覺得也挺有趣,于是便跟著坐了過去拉過何育清的手,并將之放到了周丞央手上,「我不是江瑋恩,他才是江瑋恩。」僵著聲音,他道。
「才──不──是!嗝!」周丞央一把揮開了何育清的手,「他才不是江瑋恩,你才是江瑋恩……聞起來……不一樣!」裝模作樣地抬起鼻子往陳靖宏身上嗅了嗅,他開口道。
「我哪里欺負你了?」想了想當日兩人的臺詞,陳靖宏繼續他的友情演出。
「你、你還灌我酒──!」看著那邊范佑軒挺是困惑的表情,周丞央索性直接簡化了演出,然后拿起旁邊的紙杯裝作正和陳靖宏搶奪的模樣,接著整個人一癱,直接向著他倒了下去!
陳靖宏則一把抓住了周丞央的頭。他還真的要演嗎喂!
為求逼真周丞央情急之下忙從一旁抽出張衛生紙給隨意畫了顆歪七扭八的愛心,在紙張還未破碎之前將之擋在他和陳靖宏的頭之間,然后借位地從旁再次倒了下去。
見這情況范佑軒多少也了解他是在演給自己看這來由,于是困惑地望向了何育清,「愛心是什么意思?」
何育清默默。「……接吻的意思。」
「那周丞央是誰?」心下有些驚訝,范佑軒忙又問。
「……你。」何育清淡定答。
然后范佑軒石化了。

Chapter 37. 凌晨兩點的兩間房終于回歸了平靜──當然這要把男生組那邊某個還糾結著的心給排除在外。
林婕妤卻在床鋪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她的心緒很亂,對于何育清那份越來越微妙的心情她一直不知道該怎么處理才好。
她當然也知道自己對于他早就不是所謂的純友誼──寫了那么多年的小說畢竟不是白干的。可是她該喜歡他嗎?她很猶豫,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擁有那一份勇氣。如果會受傷的話也可以現在就直接地放棄退開就好了,趁著那份心意還沒有加深到無法自拔之前的話──
「婕妤,」在她腦中還亂得嗡嗡作響之時,一旁的方巧欣翻過身來驀然出聲。「睡了嗎?」刻意用了氣音壓低音量,她試探地開口問。
怔忡了會,林婕妤微歛了歛眸,也跟著側過身去望向她,「還沒。」默默搖了搖頭,她回答。
其實巧欣知道她還沒睡的吧……她感嘆著想。
「妳喜歡何育清嗎?」劈頭就直戳中心,方巧欣的問題依舊直點重點得厲害,「這一次又要選擇逃避了?」目光認真地直直望著她,她眼神銳利得可怕。
林婕妤一愣。「……我不知道。」默默垂下了眼,她將被子拈緊了些,眼神有些失焦。她不知道自己對于愛情這東西是否還保有放手的勇氣,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有那個資格……況且如果這一次又再度受傷,她怕自己大概真的會連這樣懷疑自己的力氣都失去吧……
「不試試看又怎么會知道呢。」方巧欣揚眉笑笑,「或許他是喜歡妳的?那么妳就這樣放棄的話、他要怎么辦。而且就算他真的只把妳當做朋友也沒關係吧?妳還是可以喜歡他啊。」
林婕妤愣了。他有可能喜歡她嗎?就算沒有……她也可以喜歡他嗎?
她有……這個資格嗎?
可是他會不會跟那時候的「他」一樣、知道以后就毫不留情將她狠狠推開?
「他拒絕顏涵昕的時候,不也說了『永遠都是朋友』嗎?」想起之前林婕妤曾和她說過的事,于是方巧欣又再次開口想勸她,「那么,妳到底又在顧慮什么?」再次勾起了唇角,她定定地望著她道。
「唔……」林婕妤默默。她已經不曉得自己該如何反駁了。
就算是她這樣懦弱沒用的人,也有資格去期待嗎?
她也可以去期待、這個人會同樣喜歡她的可能嗎?
「好好想想吧。」目光含帶一點姐姐一樣的溫柔,方巧欣笑著拍了拍她的頭,彷彿眼前的女孩真是她的親生妹妹似的,「我先睡啰,晚安。」粘著被子翻過身去背對她,她開口,然后閉上了眼準備入眠。
她也只能幫到這里了。剩下的,就交給他們自己去解決吧。
☆ ☆ ☆
清晨的微光暖暖地灑進了房。
抬手看了看手上電子錶的數字,林婕妤有些疲憊地翻了個身,將被子給拈緊了些。原本還想繼續睡,她翻了幾次身,最終還是起身坐了起來。
五點十分。她嘆了口氣。
昨天就這樣想了又想、不停的想呀想的……然后她就睡著了嗯。沒想到今天居然意外的早醒和淺眠啊……她有些發愣的坐在床鋪上想著。其實繼續躺著她還是可以繼續睡的,不過想想今天是難得的一月一日元旦,她就起床看看日出再回來補眠好了。
穿上厚厚的黑色羽絨外套和保暖用的雪靴,她戴上毛帽,確認自己一切御寒配備完全后才小心翼翼的開了門出去。
雙手插在口袋里,她本想到民宿外庭可眺望的休息處,然后才方接近便發現了欄桿那里已然有了一個白色大衣的身影。
是何育清。
「育清?」緩步走到他身旁,林婕妤側頭看著他勾起一個微笑,「你也這么早起啊?」側頭望向那邊已然透出了熹微光線的云層,她笑了笑,口中因為寒冷的關係不斷呼出白色氣體。
「唔,是啊。」見到她到來,何育清微微有些驚訝地睜大了眼。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里遇見她啊……她不是總睡很晚的嗎?他有些無奈地想著。「總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實在受不了,就乾脆起來了。」莞爾,他無奈地笑了一笑道。
「這樣啊……所以說是睡得不好啰?」微微側頭看向他,林婕妤倚在欄桿上彎著唇微笑。大概是太冷或是認床的關係吧?她如此想著,「咦,你還有出去買東西啊?」發現他手中還握著一個騰著熱氣的紙裝咖啡,她看了看上頭的標誌,似乎是附近的小七買來的?紙杯外頭有一層防燙的紙版,熱氣裊裊從小洞中竄出,看來很是溫暖的樣子。旁邊還有一杯看來完全沒動過的紙杯……唔,他一個人喝兩杯?
「啊,是啊。」何育清笑笑,然后是拿起杯子淺啜了一口,「不過去買的時候不小心就順手買了一杯奶茶……妳要喝嗎?」將旁邊那杯多出來的奶茶遞到了她面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問。向店員買的時候他一個不小心就下意識的多叫了一杯奶茶了啊,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也已經來不及了呃……這似乎已經成為習慣了呢,他無奈。
「……好啊,謝謝。」微微有些怔,林婕妤伸手接過他手中還保有溫熱的奶茶,暖暖的溫了發冷的指尖。順手買了一杯嗎?她知道他不喝這個的,就記憶里范佑軒應該也沒這習慣……
喝了一口手中溫暖甘甜的奶茶,她默默想著,突然覺得心頭有些暖。
何育清只微側著頭靜靜的望著她的側臉。清晨的陽光灑在她微笑的臉龐上,淺淺的弧度很是燦爛的樣子,看得他一時竟有些怔。
營隊的時候似乎也是這樣看著她笑吧。他發現他喜歡看著她笑起來的模樣,比起那時后哭得讓他心疼的悲傷臉龐,他更喜歡她彎著唇角的燦爛模樣,彷彿就這樣看著,也能讓他感到開心。
現在的話、可以對她說出口了嗎?
「婕妤,我……」
「哦哦育清你看,太陽出來了!」驚喜地指向那邊已然探出了半顆腦袋的太陽,林婕妤的目光專注得有些發亮。紅橘色的光染得整片天空都成了暖色系,透著云彩,像是莫內的畫一樣光影交錯得很燦爛。其實她不是第一次看日出了,熬夜這種事她畢竟也不是辦不到,不過每次看著太陽探出頭,然后天空的顏色被染得萬紫千紅的時候她總是會感到一陣莫名的興奮。「啊,你剛才要說什么?」想起剛才何育清似乎才對著她開口說了個「我」便被她給打斷了,于是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問。
「……不,沒什么。」輕笑著搖了搖頭,何育清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總之以后的時間還多著的,不是嗎。
☆ ☆ ☆
由于十點便要退房,于是眾人便早早地起床吃早餐,十點便再次出發開往合歡山去了。
經過一夜的降雪,合歡山上已然成了一片銀白色。已有些厚度的積雪踏在腳底下還會往下陷落,然而雪卻已經停了。
「融雪的時候真的好冷哦……」走在方巧欣身旁,林婕妤縮著肩膀搓了搓發冷的手,御寒配備較少的雙腳還有些瑟瑟發抖。融雪真的是比下雪時候還冷啊,不過總是比昨天還要好上太多了,經過一夜的調適,她對寒冷的抵抗度基本已經適應得差不多了。
「是啊。」方巧欣應和著也朝自己手心呼了幾口熱氣,試圖讓自己的手溫回暖些。「對了,昨天的事情想得怎么樣了啊?」忽地就朝她耳邊湊了過去,她一臉曖昧的擠著她的肩膀,放低了音量輕聲問。
「哪、哪有這么快啦?」聞言,林婕妤有些尷尬地紅了臉。她昨天苦思一夜也沒有結果,直到現在還在默默糾結啊……
「唉呀,一起看日出嘛,不錯喔?」嘴角的弧度又上揚得更燦爛了些,方巧欣揚了揚眉。
「欸?」林婕妤愣。她怎么會知道?
「江恩恩告訴我的。」方巧欣燦笑著給了她解答,「育清還幫妳買了奶茶嘛,很貼心哦?」笑容越發越邪惡了起來,她斜看著她的眼神十分的不懷好意。
林婕妤默默。所以說江瑋恩那家伙又在她出去之后也跟著起來拖著大媽一起在旁邊偷看了嗎?上次營隊時也是這樣……她不住地細聲咕噥。
「小佑佑,看招!」走到一處空曠地,走在最前面的江瑋恩隨即往地面隨手抓了一把雪球便往范佑軒給砸了過去。她可是期待今天的打雪仗很久了──接下來她可是不會放過任何人的哇哈哈!
「……」腹部中彈的范佑軒只默默挨下了雪球,臉上表情依舊很淡定。他對打雪仗基本沒什么興趣,不過想起昨天的事情他……
基本他直到現在都還不敢直視某人。
見范佑軒沒反應,江瑋恩聳了聳肩也不在意。這人今天一直怪怪的也不知道怎么了……唉啊反正她習慣了。再從地上握了把雪,她扭頭去鎖定下一個目標,然后身子一轉,直直地瞄準了周丞央。
「小恩恩妳居然攻擊我!」突然被擊中的周成央也憤怒的從地上抓了把雪給丟了回去,誰知道那邊江瑋恩卻是嘿嘿一笑,一個閃身,居然直接把一旁的主角是一個農民_有感情的婚外情好斷嗎謝小韻給抓過來擋下了那一擊。
「周丞央我要跟你絕交!」被直接砸中頭的謝小韻悲憤準備反擊。
于是場面亂成了一團。
看見那邊熱熱鬧鬧的似乎很有趣,連陳靖宏都被拉入了戰局,于是林婕妤亦彎腰抓了一把雪,然后猛地朝何育清給砸了過去!
「嘿!」她往前用力一丟,雪球在何育清米白的大衣上「啪」地散了開來,然后溶進了衣服。
沒有什么反擊的意思,何育清只無奈笑了笑,任她將雪球砸到他身上。正想拍掉身上的碎屑,他感覺到手臂又是微微一痛──是方巧欣。
「哼哼──」方巧欣一手叉腰笑得很神氣,另一手還拿著方準備好的雪球。
然而還未反應過來,何育清的背后又一顆雪球用力地砸了上去──這回是周丞央。
「誰叫你們昨天都圍攻我──尤其是你!何育清你死定了!」忿忿的叫囂著,周丞央一臉得逞的壞笑,然后手上一顆雪球又猛地往他給丟了過去!
無奈拍掉身上的結晶碎屑,何育清輕鬆地便閃身躲過。彎腰亦抓了一把雪球,他嘴角的笑意驀然燦爛了起來,「喂,我可是也會反擊的喔?」笑顏依舊是溫和柔煦,他眼底一點淘氣,然后施了一點力,毫不留情的便往周丞央的臉上給直直砸了上去。
「唔啊!你你你我是靠臉吃飯的耶!」反應不及被砸了個正著,周丞央摀著一張被打得發紅的臉哀哀叫了起來。這真的很痛啊啊啊渾蛋!不甘地往地上抓了一把想反擊,然后他背上也驀然被砸上了一顆雪球。
「那你一定沒飯吃啦!」謝小韻被砸頭的憤恨還未消,手上力道自然不會放過他。一臉鄙夷憤怒的看著他,然后她亦抬手往他的臉砸了下去。
「啊啊啊我跟妳拚了!」
于是周丞央暴走。
林婕妤微愣看著何育清也跟著打鬧起來的背影。原來育清也是那種會跟著一起亂的人的人嗎?是說他剛剛那個樣子好腹黑好恐怖……她想起了之前何鈺芯說過的話,覺得似乎也無不可能了。
才在想著,那邊何育清便轉過了身來看向她,嘴角的笑意溫和燦爛,「雖然說是妳,」手里抓著一把雪球,他眼里依舊盈著笑意,語調溫和,「但我也是不會放過的哦?」笑著,他控制了下力道便將手中的雪球往她丟了過去。
其實他本來是不打算參戰的──不過既然都這么多人想跟他玩了,他不奉陪又怎么行呢?
「欸欸?」林婕妤還在發愣,剛剛是發生了什么事?見雪球朝她丟了過來才連忙回過神來閃身躲過。天啊好險!「居然襲擊我!那我也不會客氣的──!」
于是場面成了一個大混亂。
☆ ☆ ☆
玩過雪球大戰后,在附近閑逛著到了下午,他們回到清境農場吃過午餐后才準備起程回去。一整天的玩鬧下來眾人都有些累了,隨著車身一路的搖擺顛簸,很快大家便都進入了夢鄉。
林婕妤亦倚在窗邊半夢半醒的打著盹,因為車子里有暖氣的關係,她便將御寒配備都給撇到了一旁。朦朧中她感覺到有人替她蓋上了被她擱在一邊的羽絨外套,小心翼翼的輕放,像是怕吵醒她。
就像那個一樣很模糊的游覽車上。
她知道是誰,也只有他會。那個人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好容易影響她,也不曉得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從一開始他們之間那一點若有似無的曖昧,到那個崩壞支解的雨天,她變得越來越在乎他,甚至越來越依賴他。
──只是不愿去發現而已。
她怕自己不夠有勇氣,她害怕會再度受傷。
約莫是天色微黯的時候,她輾轉醒了過來,發現坐在她一旁的何育清也闔著眼淺淺地睡著了。長長的睫毛在眼下刷出一小片陰影,映著快要下沉的夕陽,他的側臉溫和得像是要融進夜色。
他的呼吸很淺很均勻,身上卻也沒有任何一點避寒衣物。
林婕妤無奈嘆了口氣。明明幫她蓋上了外套,自己卻是這么不注意嗎。
真是個笨蛋。
屏著氣息,她小心地替他蓋上大衣,卻是不住地側頭對著他的睡顏多看了兩眼。平時總是掛著淺淺微笑的俊秀臉龐睡著時眼臉也只是輕闔著,像孩子般安穩沉靜。
不住的微紅了臉,她連忙退回了自己的位置。那樣近的距離幾乎讓她無法呼吸了……
──或許早就從那樣的一點點,變成了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歡了也說不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7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