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軍中大佬的后代的小說_有感覺代表什么意思

Chapter 38. 隨著瘋狂的兩天一夜結束,緊接在后的便是讓人緊張的期末考了。
雖然上了大二終于擺脫了所謂微積分惡夢,不過由于選修科目的關係,林婕妤的段考基本還是沒法完全擺脫數學──雖然比起微積分,那對她來說已經簡單很多了。
假日的上午,林婕妤硬著頭皮看了幾眼厚厚的教科書然后便又放棄地繼續頹廢去了──基本上她是個很討厭唸課內書的人,從小學以來她便是這副模樣,更遑論是大學,那些討人厭的教科書她根本連碰的慾望的沒有啊……況且,期末發表會快到了,她還在為著該準備什么曲子而傷透腦筋啊。
方巧欣到朋友家做作業去了,她周末特地沒給自己安排打工,一個人卻是越發越無聊了起來。她趕稿實在趕得有些悶了,正想起身去倒杯水來喝,然后桌子上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這種時候會打給她的人還真稀少……基本很少聽到自己手機鈴聲的她想著。好奇地拿了起來,她看了下來電顯示,是何育清。
「喂?」接起電話,林婕妤困惑出聲。
何育清主動打給她的時間似乎變多了,偶爾他也會傳傳簡訊給她一句簡短的貼心問候,或是打通電話找她聊個天什么的……反正她也不排斥,每次接完他的電話或是簡訊總要一個人在一旁暗自開心好久,然后再被方巧欣給損個半死。
其實也還不錯。她有些沾沾自喜地想。
一旦承認了心意之后便是一份快要滿溢出來的心情,見到他時似乎一顆心都要給蹦出來了。總是不住地刻意找他聊天什么的……自己再這樣明顯,遲早會被發現的吧?她心中默默嘆了口氣想。
可是卻無法控制啊。
「在忙嗎?」電話那頭的聲音微微頓了一頓,何育清的語調盈著她熟悉的笑意,「期末考快到了吧?如果沒事的話,要不要一起到圖書館唸書?」
聞言,林婕妤愣了愣。圖書館?「……好啊。」反正她閑著也是閑著,就難得的認真一下好了──
什么?她不是才剛說她不愛唸書?
唉呀,「自己唸書」和「跟喜歡的人一起唸書」是不一樣的嘛。
☆ ☆ ☆
身上只套了件白色外套來御寒,何育清靜靜的佇立在公寓門口等著她。
他只是覺得在這種時后似乎找她一起出來讀書也不錯,畢竟她的選修里好像有地球科學的樣子,好像會考到些數學吧……也許他能像上次那樣幫她一些也說不定。況且──
他想見她。
連他自己也覺得好笑、這種理由……不過春假時他和鈺芯必須回老家去,她應該也有自己的活動吧?想到之后會有這樣長的一段時間見不到她,他就莫名地想念起她來了。
明明前天才見過的不是嗎?他有些好笑地自嘲著想。
從來沒有這樣喜歡過一個人,又或許可以說是沒有去想過這種事情……對她的喜歡是與日俱增,隨著和她相處的日子增多、隨著對她的了解越來越多……他就覺得自己似乎又更在乎她了一點、更習慣這樣看著她了一點。
況且,唸書,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不是嗎。
「來了──」匆匆忙忙從樓上奔下,林婕妤大喊著,手里還拿了一個裝滿了教科書的手提袋。「抱歉、整理了有點久哈哈……」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她靦腆地笑著道。
她當然不可能去打扮什么,那樣就顯得太刻意了。不過由于何育清打來的時候她基本是處于鯊魚夾和寬鬆睡衣狀態的,再加上唸書的東西什么的她根本沒有準備過所以……在出門前急急忙忙拿了整理了要唸的書及紙筆算是浪費了一點時間,于是就變成這樣了。
「沒關係。」何育清笑笑,「走吧?」
林婕妤頷首,然后隨著他坐上了后座。
其實她一直都挺好奇何育清都是打什么樣的工的。他看起來似乎時間總是很充裕的樣子,不像她或巧欣甚至是周丞央這樣總是一天到晚跑來跑去的……咳,其實她那個似乎也不算是打工。
「育清,你假日不用打工嗎?」沉默了一陣,她終是忍不住地探頭望向他問出口。
「嗯……禮拜一、四有家教,禮拜六是餐廳,晚上六點到十點。」想了想,何育清不曉得該怎么回答,于是乾脆地直接全報備了出來。「因為還要練琴的關係,我沒有把時間排太滿。好像巧欣總是很忙的樣子?」想起有許多次似乎都聽她說方巧欣打工去了,于是他微笑問。
「是啊,巧欣因為家里狀況不好的關係,所以總是很忙。」林婕妤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方巧欣從高中時期就陸陸續續的有在打工了,原本上了大學有打工她也想幫她一些的,卻總是被她給拒絕……那個笨蛋啊、總是很倔強,明明自己忙不過來又堅持不讓人幫。而她和江恩恩的工作基本差不多,因此現在都是她載她去咖啡館,雖然那家伙還因此抱怨了好久。「數理好的人真好啊,能當家教什么的感覺就好厲害。」偏頭感歎地吐了口氣,她慨然開口。誰叫她國高中六年就是這些科目跟她不好呢,又不會有人要國文歷史家教什么的……況且家教這工作一小時至少都有三百來著,一整個感覺就是很賺啊!
何育清聞言有些無奈,只默默露出了苦笑。其實倒沒有看起來的這么輕鬆,準備教材跟上課內容挺費神的,學生跟家長有時候也蠻麻煩……「對了,期末的發表妳有準備了嗎?」沒有繼續那個話題,他驀然想起距離發表會似乎也只剩三個禮拜,于是轉了個話鋒問。
「那個啊,還沒想好呢。」林婕妤有些苦惱地蹙了蹙眉,開口又是一嘆。「我擅長的曲子基本不多,選起來挺麻煩的。」無奈地笑了笑,她說。
「那,要不要合作?」何育清勾唇露出微笑,「就用妳上次的卡農,妳照妳的意思去彈,我會盡量配合妳。」
「欸?」林婕妤這下是真的愣了。合合合、合作?雖然教授是有說過可以兩三人找一組但……「不太好吧?這樣我絕對會拖累到你的!」她的琴藝這么糟,又不是顏涵昕那樣的……如果找她的話、他的分數準會被拖垮的吧?
「怎么會?」在偌大的圖書館前停下,何育清拿下安全帽,轉頭看向她,「妳的琴聲很棒,不要這么沒有自信。」說著,他向著她笑了笑打氣。
「唔呃……」林婕妤心里還是有點猶豫,「還是我們每天下課抽一小時來練習?……會不會太佔用你的時間?」想了一想,她試探地開口問。反正自己也還不知道要選什么,雖然有可能會連累到他的分數但……總之他都那樣相信她了,也許就試個一回吧?
「嗯,也好。」見她答應,何育清彎唇笑笑,心里是極高興的。「不會佔用我的時間的。」
上午的圖書館人并不多,只有少數用功的好學生還在勤勞地唸書。這么看著林婕妤突然就心虛了起來,自己可從來都不是這群人之一的啊。
「咦,大媽沒有要來嗎?」望了望四周,她困惑地開口。范佑軒是何育清的好友,她還以為他找她是早就和大媽約好了什么的呢?
「咳,佑軒他……有點事。」像是知道了她的想法,何育清有些不自在地輕咳了聲,略有些頓的語句倒是洩漏了他標準的此地無銀三百兩心態。
聞言,林婕妤見他那副尷尬模樣,以為是不好開口,于是長長的「哦──」了一聲,「大媽有了江恩恩就拋棄你啰?」調侃地笑得燦爛邪惡,她道。
「婕妤……」何育清滿臉的無奈。
其實唸書倒也不能干什么,偶爾林婕妤會探過頭來問他幾個問題然后便又歸于寧靜。何育清在課業上本就沒什么問題,自然唸得輕鬆,時間久了,對著課本上密密麻麻的小字頭疼萬分的林婕妤便不住地犯起了睏。
對面的聲音驀然沉寂許久,何育清有些疑惑,誰知方抬頭便看見了那邊正支著頭打著瞌睡的女孩,登時有些哭笑不得。雖然本來就知道她不愛唸書了,只是想著出來就是看那么一點也許會有幫助。不過……他抬手看了看錶,然后笑著伸手在她桌前輕敲了了敲。
「呃欸?」被敲擊的聲音給驚醒,林婕妤發現自己居然打起了瞌睡,忙是立刻坐挺。「抱、抱歉,我……」有些尷尬地拍了拍臉頰想振作,她覺得自己真是蠢得可以。好好、好丟臉!她她她居然、不小心睡著了啊!
何育清沒有答話,只依舊是彎著唇笑。「一起去吃飯?」探出身子將自己向她靠近了些,他放輕著聲音笑問。
林婕妤愣了愣,然后也抬手看了看錶,接著是不好意思的頷了首。
他帶她去的是他第一次請她吃飯的那間小吃店。如往常般和老闆熟稔地打了聲招呼,何育清看了看上頭的菜單,然后笑笑地側頭望向她,「一樣是牛肉麵嗎?」
「嗯,牛肉麵就好了、謝謝。」林婕妤也靦腆地點頭笑了笑。
「那么就兩碗牛肉麵,一碗不加蔥、不加蒜。」
老闆記下了菜單便招呼兩人進去,然后是望著兩人的背影笑了起來。
呵呵,氣氛可是不一樣了呢。
「那,等一下我就帶妳回去了?」在兩人桌落坐,何育清在她對面微笑著問。
看那個樣子她該是唸不下書了吧?他默默想著,然后在心里莞爾地笑笑。
「咳,都可以。」有些尷尬地笑著抓了抓頭,林婕妤說著,覺得自己在這個人面前似乎一整個就是原形畢露啊。
回到公寓的時候已經約莫是下午一點多了。她拿下了他借她的安全帽站到一旁,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開了口,「今天又給你添麻煩了啊……你還要回圖書館唸書嗎?」靦腆地笑了笑,她問著,然后將安全帽遞還給他。她對于唸書真的是個沒什么定力的人啊……像何育清那樣可以安靜坐在座位上專注的鉆研教科書的人還真厲害。要她看那個還不如回家趕稿還比較有效率啊……她有些感慨著想。
「不了,我要回去練琴了。」何育清依舊是笑。其實段考內容他早就已經複習完了,今天找她出來確實只是因為她啊。「那么,禮拜一見?」偏頭笑得溫和,他眼底盈著滿滿溫煦笑意。
林婕妤忽然想起元旦的時候他靠著窗睡著的模樣。長長的睫毛掩住溫潤雙眼,安安靜靜的、呼吸很均勻,看起來卻是很淺眠的樣子……臉突然有些紅了起來,她有些愣了神,忙是拉回了自己又飄走的神智。「唔、呃,嗯,明天見!」然后匆匆揮了揮手便跑上了樓。
何育清有些無奈。他有這么可怕嗎?怎么每次都這樣匆匆忙忙的跑走……
真的可以喜歡他吧?在自家門停下,林婕妤氣喘吁吁著在心里再次問了自己。只要能這樣看著他就好了、在心里偷偷的喜歡他就可以了……雖然可能偶爾會有點貪心、雖然還是會想去接近他……
但是,就這樣在心里偷偷的保有期待,一點一點的慢慢接近,也是可以的吧?

Chapter 39. 于是那天之后的下課他們便一起練琴,偶爾也一起唸書。
──雖然基本上林婕妤根本就在發呆。
考完段考后,學期末的下午,體育館坐滿了一到四年級所有這個教授的學生。
林婕妤依舊是慣性地獨自坐在最角落第一排的窗邊。日光煦煦的照得暖人,而她拿著譜,倚著墻靜靜的發著呆。
何育清還有一場考試,似乎會比較晚到的樣子,于是她便先坐在這里等他了。
「抱歉,我來晚了。」提著小提琴姍姍來遲,何育清帶著滿是歉意的笑容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這次的考題實在有點難啊。」無奈的輕嘆口氣,他苦笑道。
「是哦……」林婕妤微愣,然后揚唇露出微笑,「不過,你的話,一定沒有問題的吧。」那么難搞的微積分他都可以輕鬆搞定了,考試應該也不會有什么大問題的吧?雖然他修的幾何貌似比那個還要難上了好幾百倍的樣子……不過,像他這么厲害的人,All Pass什么的應該都不算太難的吧。
「那可不一定啊。」何育清偏頭,嘴角的笑容又更是無奈了些。「妳呢?考得怎么樣?」不打算讓話題繼續在自己的考試上圍繞,于是他笑著回問。
「咳,那種悲傷的往事就別提了。」尷尬地抽了抽眼角,林婕妤乾笑幾聲便直接搪塞了過去。基本上她只求自己寒假不要留下來補考補修什么的就好了,其他的她從來不會去奢望太多的。
聞言,何育清也只能無奈的笑了笑。
同上一次一般他們到了前面去抽籤,年級是分開抽的,而是從一年級開始表演。然后他們便在一旁的抽籤處看到了正跟朋友笑鬧著的何鈺芯。
「哥──大嫂──」原本還在嬉鬧著的何鈺芯一見到兩人立刻便奔了過去,「聽說你們兩個要一起表演啊?」一臉期待的看著他們,她閃著一雙眼睛問。
「呃,是啊。」愣了一愣,林婕妤開口答。「鈺芯呢?」看了一眼何鈺芯身后那龐大的朋友群,她默默反問。
鈺芯的人緣可真好啊……她有些羨慕的默默想著。
「我就Solo了啊──本來也想找人的──!」一臉埋怨的鼓起了雙頰,何鈺芯看來有些洩氣的模樣。她也很想找人啊,可是就是沒有人要跟她一組!「好啦,超期待你們的表演喔!」淘氣地眨了眨眼,她笑了笑,然后便又轉身和朋友一同離開了。
「剛剛那個帥哥是妳哥哥啊?」
「超帥的耶!有美男哥哥都不介紹一下──」
「哎喲,死心吧──我都有大嫂啦──」
……
那邊的談話生幾乎一字不漏地傳到了兩人耳中,林婕妤和何育清相覷了一眼,然后默契的一同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
只不過是單戀而已啊……他們默默想著。
表演在稍后不久便開始了。大一的學生們初次表演不免和他們當初一樣都有些緊張,而何鈺芯的表演順序則在中后段。
她上臺時便一舉贏走了眾人目光。俏麗女孩一頭淺色的短髮,笑容甜美自信,和何育清神似的臉龐卻是洋溢著不同的活潑氣息,格外的引人注目。
「大家好,我是主修鋼琴的何鈺芯。」清澈明亮的嗓音在體育館內迴響,她自信的雙眸熠熠生輝。「我要表演的曲目是,莫札特的《土耳其進行曲》?。」說著,她禮貌地彎腰作九十度鞠躬,然后踏著清晰的腳步聲走到了鋼琴前坐下。
林婕妤專注的看著臺上自己的直屬學妹。土耳其進行曲雖然是極普遍的曲子,剛剛也已經有了不少人彈過,但要將它真正彈得好卻不簡單啊……
深吸一口氣,她落下琴音,屬于鋼琴清亮的旋律輕快地跳躍而起,活潑響亮的音符在她指間流竄,輕快的進行曲節奏正如同何鈺芯給人的感覺一般活躍而淘氣。她嘴角始終揚著自信的笑意,彷彿那些流動的音符不過是她十指間的玩具似地輕鬆。
一曲終了,臺下響起了一片響亮的掌聲,而她則靦腆地鞠躬下了臺。
一下臺便看見了坐落在最前排的兩人,何鈺芯似以唇語說了句:「加油喔!」然后便連忙奔回了自己的位置準備向朋友們哭訴。「我剛剛超緊張的啦──!」
彈得真好呢,林婕妤想著。雖然流暢度里頭少了一點優雅的味道……不過要她優雅也很難吧,畢竟是那樣一個靜不下來的女孩。
「那時候沒有這樣完整的聽到涵昕彈琴好可惜啊。」想了一想,林婕妤不禁惋惜地開口道。也只有教授讓她上臺示範時她才聽到了一點她的琴音,本來很期待她在這個發表會上的表現的,結果居然那么快就又離開了……不過她一定很厲害吧?音樂世家什么的聽起來一整個就很威風啊。
「這么說也是呢。」怔了一怔,何育清感慨地揚起了一個微笑,「還真沒想到她會這么快就被叫回去了……」無奈地笑了笑,他望向她,然后想起什么似地露出了一個溫煦笑容,「對了,涵昕和我說了她很想念妳呢。」
她在那里過的還好吧?他慨然想著。他只希望,她能夠得到幸福啊。
「是嗎?」聞言,林婕妤也不住地笑了開來,「我也很想念她哦。」笑得燦爛,她說。
嗚嗚少了一個神人正妹欣賞要她怎么不想念啊拜託!
他們的表演順序約莫也是在二年級的中后段,輪到大二生上臺時便讓林婕妤不住地越發越緊張了起來。
「不要緊張。」似是感覺到了她有些冒汗的手心,何育清往常般揚著溫和微笑望向了她,「用平常心就好了。」嘴角的笑意輕淺溫暖,他安慰地對著她說。
「嗯。」微怔了怔,林婕妤也回望向他露出了一個笑。
他的笑容不知道為什么總是有讓她安心的力量,好像他說沒問題,就真的是一切都沒問題了似的……
一定是因為是何育清的關係吧?否則她又怎么會第一次的對一個人有這種所謂信任的感覺。如此想著,然后她便在心里不住地笑了。
前面的表演一個個結束,很快便輪到了他們倆。
戰戰兢兢地踏著腳步走上了樓梯,為了不出糗,她這次還特地帶了譜上臺。
「各位好,我是主修小提琴的何育清。」
「我是主修鋼琴的林婕妤……」
雙雙對著臺下鞠躬,他們緊張地互望了一眼,然后才又開口,「我們今天要表演的是,帕海貝爾的《D大調卡農》。」
聞言,臺下不住地紛紛開始討論了起來。這首對林婕妤來說畢竟是上次已經彈過的曲子,居然二度拿出來演奏,而且這次還找了所謂的小提琴王子來合作,不免讓眾人感到驚奇。
在自己的位置上準備完成,何育清側著頭對另一邊已經坐好的林婕妤微笑點點頭,示意她可以開始了。
而收到他傳來的訊息,林婕妤也同樣謹慎地點了點頭,然后回過頭來看了一眼琴譜,接著才輕輕落下了第一個音。
首先的八個小節由她獨自彈奏,接著是小提琴悠緩長遠的旋律輕緩地和著加入。充滿了回憶的卡農如流水般清澈得扣人心弦,音符一個個像是敲在了心上,教人不禁都陷入了如此旋律中,無法自拔。
他們的默契好得教人沒話說,彷彿已經是搭檔了多年的伙伴似的,連林婕妤先前那份拘謹的味道也不見了,一支五分鐘的抒情小曲被他們賦予了細膩情感,讓所有人都不住地靜了下來聆聽他們的合奏主角是軍中大佬的后代的小說_有感覺代表什么意思
而隨著最后一個琴音落下,眾人的掌聲響起,兩人呼了一口氣,同時鬆了手。向著對方露出一個鼓勵的笑容,他們走到舞臺中央,然后在鞠躬之后在掌聲之中下了臺。
「我剛剛……還可以吧?」卸下緊繃地心情,林婕妤撫著胸口抒了一口氣。有些忐忑地側頭望向他,她覺得自己的一顆心至今仍七上八下地緊張的「怦怦」亂跳著。
「剛才很棒喔。」何育清回望向她,彎起唇角微笑鼓勵。
不論是她的琴聲或是歌聲他都十分的喜歡。又或許是因為人的關係?他在心里笑了笑想。
不過……他或許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
「哥,你們剛剛的表演超棒的耶!」那邊何鈺芯隨即是一臉興奮地沖向了他們,一雙眼睛依舊是閃閃發亮的樣子,「你們的分數一定很高──!」一臉崇拜地望著兩人,她揚著燦爛笑容開口道。
「是妳不嫌棄啦,都是育清在配合我,我只是被他幫到了而已。」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林婕于有些靦腆地笑著推托道。
「哪有,大嫂的琴聲超讚的好不好!」何鈺芯不住地激動反駁了她,「嗯嗯,大嫂和哥簡直是絕配!」伸手對她豎起大拇指,她眨了眨眼,笑容無限燦爛。
「唉呀,育清和大媽才是絕配好不好──」原本還想反駁,林婕妤腦內思考了一陣,忽地就揚唇燦爛笑了開來,還學起了江瑋恩的猥瑣笑臉。撇了撇手,她笑著反駁,一臉調侃模樣。「比起清妤什么的,不覺得清軒?比較萌嗎!」一臉嚴肅地對著她指正,她裝著正經八百的聲音道。
「欸呵呵呵說的也是──」和林婕妤做起了相仿的撇手動作,何鈺芯也燦爛的笑著附和了起來。
何育清只能在一旁默默苦笑以表示他內心的無奈。
走出校門口的時候約莫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他們并肩緩步走著,微紅的天空在兩人身后拉出一道長長的陰影。
「對了,妳春節有什么活動嗎?」沉默了一陣,何育清側頭笑望向她開口問。
「嗯……往年都是和老媽還有巧欣一起出去玩,我想今年也一樣吧。」想了想,林婕妤揚唇笑答,「你呢?你和鈺芯一起過年嗎?」她想起他們家似乎是在嘉義。他要和鈺芯回家一起度過春假嗎?
「因為有很多親戚會來的關係,我和鈺芯必須回老家去。」無奈的笑了笑,何育清開口。他實在不太喜歡那種人太多的時候,畢竟每次他都會被逼問著什么時候要交女朋友、什么時候要結婚、需不需要幫忙安排相親之類的……「不過,妳的車還沒找到吧?妳要怎么回去?」想起這些日子以來幾乎都是他載著她在各個較遠的地方往來,于是他關心而困惑地問。
她的摩托車似乎在那之后就基本沒消沒息了啊……他有些無奈地想。但另一方面,他卻居然可惡的覺得有點慶幸。
因為要是找回來的話,他就再也不能像這樣天天陪著她了吧……雖然他知道,若是真找不到,她遲早都還是會再去買臺新的。
「我和巧欣的家很近,我想大概會是她載我回去吧。」聞言,林婕妤勾著唇角笑得萬分無奈。「到底是誰這么無聊偷我的小綿羊啊──!」仰頭對著天空嘆氣著大吼,她大聲叫著,覺得自己得人生根本就是一場悲劇。
那可是她心愛的小綿羊啊啊啊混蛋!
回到林婕妤的公寓時已是夕陽西下。霞光映得視野成了橘紅的顏彩,暖暖的色調倒有一點煦人,照得人都不踏實了起來,像是在夢中。
「那么,我先走了。」微笑看著她,何育清拉下安全帽的塑膠罩,「轟轟」地發動了機車。
「呃、等、等一下!」腦中忽然閃現一事,林婕妤忙是開口,有些尷尬地叫住了他。「那個……你吃巧克力嗎?」問出口的瞬間連她自己都想閃自己一個巴掌,但她沒辦法。既然都開口了,她當然還是硬著頭皮給問了下去。
「巧克力?」何育清有些困惑。突然把他叫住還以為是多重大的事情……「偶爾也吃。怎么了嗎?」拉起塑膠罩,他有些疑惑地問。為什么要突然問他這個?
「咳、那是比較喜歡吃苦的還是甜的?」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林婕妤頓了頓。想著既然都問出了不如就問到底,于是她紅著臉再問。
「唔,偏苦吧?」何育清有些愣。「有什么事嗎?」又再度問了一次,他滿臉問號地開口,覺得有些理解不能。
「沒、沒什么!」乾笑著揮手退后,林婕妤面上表情有些尷尬,覺得自己的人生似乎真不只是悲劇了。「呃嗯,問問而已、掰掰!」說著,她便又再度轉身跑上樓,留下了那邊一臉不明所以的何育清。
因為她剛剛突然想起──開學那天貌似是二月十四號啊!
?莫札特的第11號鋼琴奏鳴曲的第三樂章因題為「土耳其風格的迴旋曲」而得名「土耳其進行曲」。
?在二次元中,動漫迷們喜歡以名諱簡稱作為配對名稱,「攻、受」前后作為配對順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7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