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練龍象般若功_有本校園書主角許默的

Chapter 53. 人群喧嚷。
坐在咖啡廳最內側的位置,林婕妤百無聊賴的低頭滑著手機,完全無視了那個坐在自己對面的同齡男孩。
──是的,她和江瑋恩又被拖來聯誼了,這次還是互動型的。
她本來是確確實實的不想來的,更何況何育清和范佑軒這次也沒來。誰知道江瑋恩那沒良心居然在被問的時候說了她去她就去,石潔茹又硬拗她說什么要不是她就不會跟男朋友相遇了之類……她還在奇怪自己什么時候有了男朋友,原來是何育清拒絕的時候很乾脆地說了自己有了女朋友,不能去。她和他又剛好有緋聞,結果男女兩方的主辦人就很直接地把她認為是何育清口中的那個「女朋友」了。
她一個含怨悲憤啊!清清白白十九年沒有談過戀愛,結果就這么被誤會了,何育清想遠離是非也不是這樣拖她下水的啊……更糟糕的是,當她否認自己是他女友時,石潔茹居然直接認定了她是失戀!還說了失戀就要好好認識新朋友什么的……
──去她媽的失戀,她才全家都失戀。她喜歡何育清的事最好是有傳到那么大,到底她是有多缺人,死皮硬賴也要她去……害她也不好意思直接拆穿他的謊言,承認也不是,否認也不是,只好就在石潔茹的威脅利誘之下去了。
反正還有免費套餐可以吃……她悲憤想著。
而重點是──何育清那渾蛋居然今天還問她要不要出去吃飯啊!
「我明天要去聯誼……」趴在桌上,林婕妤滿臉無力的開口。「就是你推掉的那個聯誼。」滿臉悲怨的將事情始末給從頭到尾細細說了一遍,她埋怨的罵了他一兩句洩憤,覺得眼前這家伙還真不夠朋友。
「我不知道妳也被邀請……不然就可以和妳先套招了。」何育清有些抱歉地笑了笑。「不過……妳可以說妳是我女朋友啊,我不介意的。」說著,他揚眉笑得純善,表示弄假成真什么的他喜聞樂見。
「……」林婕妤無力地睨了她一眼。他不介意,但是她很介意好嗎。況且都說不是了,再突然改變也絕對會被懷疑的吧……
更何況,她可不想被他的擁護者追殺啊。
「要不然……」似乎是知道了她在想些什么,何育清便又偏頭思考了起來。「就說,我今天跟妳表白,然后妳答應了?」睜著眼,他勾起微笑,繼續開口施施然提出意見。
而林婕妤這次直接送給了他一個白眼。
江瑋恩的運氣好,有同系的朋友來所以看起來問題倒不大。而大媽聽說是神隱技術太高超,沒人找得到他……她就有點悲劇了。雖然對面那個怯怯懦懦似乎想開口說些什么的男生貌似也是非自愿,不過她還是不太想搭理他,于是便就繼續低頭滑著自己的手機刷臉書。
「呃……我、我歷史系二年級的杜宇誠……」
林婕妤抬頭看了他一眼。是一個戴著粗框眼鏡、衣著樸素,似乎個性十分嚴謹的一個呆書生模樣,講話結結巴巴的,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一臉很好蹂躪的樣子啊。
「我是音樂系二年級的林婕妤。」不理會人家會太沒禮貌,于是她終于是放下手機,對對方揚起了一個笑來打招呼──然后又繼續低頭玩手機。
杜宇誠有些慌了。他是被系上的人拖來的,朋友還跟他說了不找別人搭話很沒禮貌,會被大家唾棄……可是對方貌似不太想理他啊。
無奈嘆了口氣,他從袋子里抽出一本書,決定同她一起保持緘默。
誰知道這一個舉動居然成功引起了林婕妤的注意。
「你手上那個,是《諸葛亮傳》對吧?」閃著一雙眼睛,她睜著雙眼盯著書像是看倒了獵物,一副找到了同好的表情。
「……妳也看這個嗎?」杜宇誠一愣,被她的眼神給嚇了一跳,有些困惑。
「那個我一直超想看的啊──!」
當歷史控遇上歷史控……嗯,他們的話題內容,別人永遠都聽不懂。
☆ ☆ ☆
在練習室練了一會琴,何育清看了看時間,想了想,決定動身去找人。
快到午餐時間了……不曉得他們聯誼結束了沒有?如果還沒……就偷偷把她給劫出來好了。
心里如此想著,他正準備要出門,心里想起一事,又停下腳步,打了通電話給范佑軒。
「我要去聯誼現場,你要不要一起去?」
「……你要去找林婕妤?」范佑軒頓了頓。他去找她,他是要去湊什么熱鬧……?
「瑋恩也在那里吧?」何育清掛著微笑,揚揚眉。「我聽說他們中午吃麥當勞。」
「……」范佑軒默了。「我過去找你。」
垃圾食物她已經很常吃了,怎么可以再去那種食物對身體不好的地方……
待是范佑軒到了他公寓,何育清才同他一起出發。
其實他心里又開始糾結了。特地去叫她回來吃飯很奇怪吧,好像他們是什么同居關係似的──不不不,應該只是他想太多了……吧。
當他們到咖啡廳的時候,便看到了里頭──兩個和對桌男孩聊得開心的女孩。
何育清怔怔,竟覺得自己心里有些痛……然后登時便覺得自己可笑了起來。
他本來就不是她的誰……就這樣跑來了,要是她其實找到了不錯的男孩,根本就不想走要怎么辦?
斂下眼眸,他沉沉想著。
「唔喔?這不是何育清和……范佑軒嘛?」正在和帥哥談笑嫣然著的石潔如眼睛一亮,伸手就把兩人給直接抓了進去。「正好正好,我們要開始抽鑰匙了,今天有兩個男生臨時放了我鴿子呢……」
「不、我只是……」
男方添加兩名帥哥當生力軍,女生們一下子就沸騰了起來。所有人都開始議論紛紛,于是太過嘈雜的聲音終于是引起了林婕妤和江瑋恩的注意。
「……育清?」看向那邊有些無措的何育清,林婕妤愣了愣,跟杜宇誠說了一聲便小跑步地奔到了他面前。「你怎么會來這里?」滿臉詫異地開口,她心里莫名有些心虛了起來。這種好像做錯了什么被抓包的感覺是怎么回事?不這一定是她的錯覺嗯錯覺……
「本來想帶妳偷溜出去吃飯的。」何育清苦哈哈地笑了笑,「不過這么看起來,我似乎也逃不了了啊。」偏了偏頭,他彎唇笑著,眼底卻有一點落寞。
……林婕妤覺得那種心虛的感覺似乎越加嚴重了起來。
轉頭望向范佑軒,她一頓,不禁是打了個寒顫。怨念好重啊她的媽……那還能算是個人嗎?根本快變鬼了吧她說?可是江瑋恩怎么主角練龍象般若功_有本校園書主角許默的似乎一點感覺也沒有,那分明是在吃醋吧她說……
「小佑佑,你也來啦?」江瑋恩抬眸看了他一眼,表情說有多淡定就有多淡定,好像是路上遇到朋友的平常招呼似的。
「……嗯。」范佑軒默默。「午餐妳有要回來吃?」淡淡看了她一眼,他漠然開口,眼神有幾分不自在。
不是說不想來的嘛,他看她還是玩得很開心啊。
「可是我想吃麥當勞。」江瑋恩無辜地眨了眨眼。
「……」范佑軒身周的怨氣更重了。
第一階段活動進行得差不多,接下來便是第二階段所謂最讓人期待又害怕的抽鑰匙活動──也就是男生們一同把鑰匙放到桌面上給主辦人弄亂,然后女生們再隨機抽出自己中意的鑰匙,讓車主把自己載到目的地。
有些男生會刻意在上頭掛上可愛的娃娃以吸引正妹們的注意,不過大概是被載了太多遍,林婕妤一眼便認出了在鑰匙堆中央深處,何育清那個樸素渺小毫不惹眼的機車鑰匙。
她有點猶豫了。刻意去拿的話會不會很奇怪?可是她又不太想給育清以外的男生載……糾結許久,她見那邊似乎有女生把手伸向了中央準備拿走,下意識的便急急伸手去搶了過來。
……結果還是拿了啊她。
「還有一把鑰匙……」石潔茹看了一眼桌上那把孤伶伶被人給遺留在桌上的鑰匙,然后想了想,望了望四周,最后是猛地盯向了那邊一臉怡然自得的江瑋恩。「江──瑋──恩──妳拿了嗎?」瞇起眼,她目光凌厲地看著眼前某個多次放羊者,滿臉狐疑地叉腰開口問。
「我拿了!」江瑋恩一臉自豪地將手從口袋拔出,攤手現出了那把她一直攅在手里的一串鑰匙。
「……江瑋恩,我認得出來那是妳的。」石潔茹抽了抽嘴角,兩人的對話惹得現場的女生各個都是一陣發笑。「給我拿去。」不容拒絕地將桌上的鑰匙塞到了她手中,她沉著聲音威脅道。
江瑋恩不甘地扁起了嘴。「不公平,我也要載正妹啦!」開口不滿地鬧了起來,她顯得很是不情愿。她才一點也不想要是被載的那一個,她可是一直都很想要騎快車讓女生抱住她的啊!
「……」石潔茹滿臉無言,表示已經不想理她。「好了好了,大家快把人領一領,我們準備出發去吃午餐啰!」眨眨眼,她揚唇勾起一抹燦爛笑容,邁步便往門外輕盈地走了出去,完全無視了后面某個不斷抗議的憤怒聲音。
「我們走吧?」緩步走向她,何育清偏頭勾起一個微笑,伸手的動作挺是紳士。
「唔,嗯。」林婕妤微愣,然后也跟著笑笑握住了他的手。她怎么覺得今天的育清似乎有哪里怪怪的,好像有那么點呃……陰沉?
見反抗還是不成功,江瑋恩認命地嘆了口氣,只好乖乖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鑰匙,開口大喊:「這是誰的啦?」口氣很差,她巡視了下四周,撇了撇嘴,很不甘愿的模樣。最好對方是個小正太,這樣或許還可以商量一下由她來騎……嗯小正太她還可以接受!
「……我的。」自始自終都在一旁保持沉默及陰郁狀態的范佑軒淡然開了口,緩步走到她面前。
然后她聽到了那邊女生們惋惜扼腕的聲音。
然后江瑋恩囧了。

Chapter 54. 坐在后座,林婕妤雙手緊緊抓著后方扶桿,覺得這一路氣氛沉靜得可怕。
原來育清不笑的時候壓迫感這么強嗎?她默默。可是他這到底是怎么了啊……
「呃,育清?」側頭望了一眼身旁呼嘯而過的街道景色,她有些尷尬地開了口。「我們好像……脫隊了?」發現了原本一直在前方的眾人不知何時早已不見蹤影,她試探地開了口,有幾分愣。
那個啥,這是迷路了的意思嗎?
「是啊。」何育清含笑開口,語氣很是淡定。「反正妳也不想去聯誼,那我們就偷偷溜走,到時候再回來就好了。」嘴角勾著笑,他淺聲用著氣音說著,好像是什么天大的秘密似的,像個小孩子。
林婕妤沉默了。完蛋了完蛋了她一定會被石潔茹給陰死的──不過,難得還能像這樣光明正大的給他載,雖然她是耍了一點小手段,但那就……到時候再說好了。
反正也沒有人知道……吧。
「那……我們現在,要去哪里?」小心翼翼的側過頭去望了他一眼,林婕妤單揚起眉,困惑地開了口問。他的語氣聽起來似乎是已經和緩許多了……雖然她還是不怎么敢問他是不是在生氣什么的。
「不知道。」在紅燈路口停下,何育清狀似無意地聳了聳肩,毫不在意的模樣。「妳有想去的地方嗎?」微笑側頭看向她,他語氣溫和地問。
「呃……」說是要去哪里她還真不知道……林婕妤默默然。高雄有什么地方好玩的嗎?「我也不曉得耶。」無奈扯扯唇,她乾笑了兩聲。臨時要說她還真的是不知道能去哪玩啊,就算有想到什么比較類似于景點的地方,也都離市區太遠……
「嗯……」何育清也有些困擾了起來。剛才就這么一股勁的把她給帶走了,倒也確實沒有好好想過要去哪啊……「西子灣?」沉吟半晌,他想了想,然后開口提議。「鈺芯好像很喜歡去那里。」說著,他墨黑瞳仁染上一點笑意,眼神透過后照鏡傳到她目光里,似是在徵詢她的意愿。
「西子灣?」林婕妤微微有些詫異。會不會太遠啊?而且還是傳說中的約會勝地什么的,雖然她一直都覺得那里很無聊。不過……「如果你不嫌遠的話、我是都沒有什么關係……」抓了抓后腦勺,她笑了笑,表情有些靦腆。
不過……也許,和喜歡的人一起去,就會有不同的感覺了之類的……反正就當散個步也行。
「好,那就西子灣。」含笑開口,何育清說完便馬上掉頭轉了個方向,轟地便直直向新的方向沖了出去,惹得沒有防備的林婕妤被后作力弄得一個不穩,險些便要向后仰去,只好下意識的抓住了他的腰來穩住自己。然后她忙又是抽開了手,裝作什么也沒有發生。
她終于是知道哪里不對勁了。何育清騎車在她印象中一直都是很緩很穩的,哪會像現在這樣橫沖直撞……而且好像貌似還有那么一點刻意的惡趣味。
所以他、果然是心情不好對吧?
在西子灣旁一間餐館停下,她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居然不知不覺中又靠著他的背睡著了。面上熱辣辣的有些尷尬,她繼續淡定的裝作沒事地下了車,然后往常般將安全帽摘下并遞給了他。
「想吃什么?」走進餐館并給服務生帶位坐下,何育清看了看菜單,揚著溫和微笑抬眸問她。
好像又恢復到原本的樣子了?林婕妤有點納悶。所以是氣消了嗎?可是他剛才到底是為什么心情不好啊?……
真是令人費解。
而吃完午飯,他們便開始散步著閑晃了起來。
西子灣不大,情侶倒確實很多。然而這里最漂亮的其實是午后的夕陽──那才是真正吸引了眾多情侶的最大原因。雖然因為都市計畫而沒有了先前能讓人坐著頭靠頭談情說愛的防波堤,不過有了新設立的公共座椅,基本上效果是差不多的。
她提議了去吃這附近有名的貝殼冰,兩人面對面坐著,桌上淋著繽紛色彩的雪花冰乾凈得讓人感覺就是看了也能消暑。一陣沉默在他們之間瀰漫,林婕妤想了想,然后總算還是忍不住地開了口:「育清……」猶豫了會,她斟酌著喚了他一聲。
「你今天,是不是在生氣?」小心翼翼地抬眸望向他,她問。
「唔?」聞言,何育清放下了湯匙,茫茫一愣。「生氣?妳怎么會覺得……我在生氣?」困惑地偏了偏頭,他眨眨眼,心里有些疑惑。
生氣?他有生氣嗎?他只是覺得有點郁悶而已……不過要他說為什么覺得郁悶,似乎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呃,就是……」林婕妤有些困擾地撓了撓頭。第六感要怎么解釋啊?「就只是單純感覺,你今天心情似乎不太好……」尷尬地乾笑了兩聲,她語句有些頓。
「嗯……這樣啊。」沉吟片刻,何育清想了想,然后是彎唇露出一個苦笑。「抱歉,我自己也不知道呢。」努力思索起今天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他有些無奈。今天出門時心情確實是不錯的,只是不知怎地就憂郁了起來……
──難道是因為,聯誼上那個和她似乎聊得很開心的男孩?
腦中無預警地閃過這個想法,何育清一怔,然后終于是猛然醒悟了自己突然就郁結起來的原因。
他這是……吃醋了?
「沒差啦。」爽朗地對著他笑開,林婕妤無謂地聳聳肩。「反正你現在看起來也已經沒事啦。」笑得燦爛,她話落便又埋頭吃起自己還未解決掉的雪花冰,滿不在乎的樣子。
「哦?」何育清微笑,偏頭。「我現在看起來,不生氣了?」好奇地眨眨眼,他有些不解地開口問。她怎么看得出來自己現在是開心還是生氣的?他感到很是奇妙。
不過也真沒想到原來他的肚量居然這么狹小啊,明明告訴了自己是想看著她幸福的……果然他其實、心里還是存在著渴望的吧。
同樣是在聯誼上認識,但她和那個男孩看起來似乎更為合拍呢……
「唔,是啊。」含糊著聲音,林婕妤又低頭挖了一口冰。「你現在看起來似乎心情不錯。」看著他那雙含笑的溫潤眼眸,她煞有其事地點點頭,以示自己的話是認真的。
何育清莞爾。
「對了,我想到了一個可以讓我們以后都不會被拖去聯誼的方法了。」勾唇揚起一抹笑,他說著,眼底隱隱閃過一抹狡詰。
「哦哦?」林婕妤睜大了眼,似乎很是開心的模樣。「真的嗎!是什么方法?」好奇地湊上前,她很是認真而期待地開口問。每次都要被逼去聯誼什么的她是真心感到很煩啊,拜託她的時間還得拿來練唱趕稿和打工呢!
不過……為什么是「我們」?兩全其美的意思嗎?
「嗯,妳只要等一下陪我演場戲就可以了。」偏頭笑得有些神秘,何育清眼中盈著笑,似乎心情很愉悅。
「演一場戲?」林婕妤困惑,「要演什么戲?」演場戲就可以不用再去聯誼……石潔茹有這么好打發嗎?她不解。
「現在還不能告訴妳,等一下就知道了。」何育清的聲音帶著一點笑。「還可以讓石潔茹不對我們生氣喔。」想了想,他又開口補了一句,眼底隱隱有一點狡然。
只是想知道她的反應、應該沒有關係吧?如果真的不行,大不了他再解釋清楚也是沒有關係的……
這樣的自己,會不會很自私很惡劣?雖然他只是想知道,他是否有那個值得期待的可能。
看著眼前笑意盈盈的斯文少年,林婕妤心里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她怎么覺得,今天育清的笑容看起來好像特別的……腹黑?
☆ ☆ ☆
約莫是快到傍晚,他們才總算是回到了咖啡廳。
人似乎都已經走得差不多了──而如她所料,石潔茹此時正盤手站在店門口,面色陰沉得可怕。
「林婕妤、妳今天一整天給我跑到哪去了?」瞇起眼,她面色不善地狠盯著她,臉色說有多黑就有多黑。這家伙和江瑋恩今天是怎么回事?她到麥當勞去都把套餐訂好了,結果居然還給她搞、失、蹤!
「呃呵呵呵那個──」
「婕妤和我去約會了。」何育清掛著溫和微笑搶了她正要說出口的道歉話語,「我不喜歡她來聯誼,所以就擅自帶走了她……非常抱歉。」說著,他歉然向她微微鞠了個躬,笑得有些無奈。
「……呃?」林婕妤和石潔茹皆是一愣。那啥、她怎么覺得這句話似乎有點引人誤會?不就是從聯誼中偷溜出去混了一天嗎……?
「──等等。」混亂的石潔茹釐清了下思緒,總算是嗅出了他的意思,體內的八卦魂隨即是熊熊燃燒了起來。「你是說,林婕妤,就是你的女朋友?」
林婕妤「噗」的噴了。「不是,我們只是……」
「是。」何育清微笑,同時是將目光對向她悄悄眨了眨眼。「我們正在交往中。」淡然開口,他笑得極從容,彷彿面色未有一點改變,放在口袋里的手卻已經緊張的握成了拳。
然后「轟」地一瞬,林婕妤感覺自己大腦宣告當機,整個人石化了。
不、這這這好像已經不只是演戲了啊她說!
石潔茹的雙眼瞬間是亮了。這這這!這可是獨家大新聞啊──!「可是,前幾天她可是向我鄭重否認了耶?」狐疑地側頭盯向了那邊滿臉呆愣的林婕妤,她心里還是有些懷疑。是說這要是真的,不曉得要有多少女生找她哭訴了啊嘖嘖……
「嗯,因為我們不想給任何人知道。」何育清無奈地笑了笑,「所以可以也請妳,不要告訴任何人嗎?」歉然抬眸望著她,他笑得溫和,聲音里帶了一點請求的意味。
「這樣啊……」想起前幾日林婕妤欲言又止的猶豫表情,石潔茹了然地點頭點頭。不過,要她不要說出去?這可是獨家新聞耶,可是……腦中預想起女孩們哭天喊地的悲憤叫喊,她咬牙,凜然點了點頭算是應允。「我明白了。放心吧,我是絕對不會讓第四個人知道的。」
她還不想爆手機費啊拜託!
「謝謝妳。」何育清鬆口氣地笑了開來,一方面目光又往林婕妤那里望了望,口袋里的右手卻依舊是緊緊地握著。
「那么我先走啰!」石潔茹揚唇燦然一笑,隨后便輕快地發動機車,在暮色里揚長而去了。
林婕妤依舊是呆愣在原地,覺得自己此刻的心情似乎也只能用五味雜陳來形容了。
別走啊潔茹,事實不是這樣的啊啊啊啊──她的清白這下就是跳到澄清湖也洗不清了啊!林婕妤的內心已經淚流滿面。
「好了,」轉過身,何育清微笑望向她,心里開始臆測起她木然表情的含意。「這樣她以后就不會再找我們兩個去聯誼了。」偏頭笑得很是無害,他看著她,俊秀臉孔在她眼中卻顯得有些恍惚了起來。
林婕妤嘴角又抽了。現在是怎么著?她已經直接進化成最佳擋箭牌人選了嗎……虧她心里有那么一瞬間還以為──
「要是她講了出去要怎么辦?」怔了半晌,林婕妤整理了下自己快要僵硬的表情,無奈歎了口氣。「這樣你會很困擾的吧?」她本人是無所謂,反正認識她的人基本不算多,只要認識的那一群知道不是就好。但是……他那么受歡迎,和她是不一樣的啊。
「不會困擾。」何育清彎唇笑笑,「是妳的話就不會。」
林婕妤一怔。
「還是,如果妳覺得困擾,我會馬上去和她解釋清楚的。」斂下眼,他緩緩開口,眼睛下的陰影正好掩去他眸中的落寞。
果然還是……不行啊。
「我、我又沒有說我覺得困擾……」不自在地別過頭去望向夕照,林婕妤有些煩躁地抓了抓頭,覺得心跳又不住地因為心虛而加快了起來。「唉呦,反正你講都講了……那就這樣了吧。」
──就這樣了吧。
反正就算是假的,她也覺得很開心。
何育清微微愣了愣,然后是更加燦爛地揚唇笑了開來。「嗯。」抬起眼,他開口輕應,「我送妳回去吧。」彎起眼角,他溫潤的眉眼間滿是笑意。
因為別過了眼,所以她沒有看到,他眼中幾乎要滿溢出來的欣喜。
晚霞染紅了整片天空,夕陽快要落下地平線的時候,何育清才跟著林婕妤抵達了她的公寓。
「今天謝謝你帶我偷溜出來。」對他揚了揚手,林婕妤往公寓走了幾步,回頭望他,嘴角還帶著笑。「我先進去了喔,掰掰!」說著,她轉身便準備要離去。
「……婕妤。」
望著她被夕照曬的有些模糊的背影,何育清怔怔,下意識便開口喚了出聲。
婕妤……
他在心里有些慨然地呢喃。
「怎么了?」聽到聲音,林婕妤停下腳步,困惑地回頭望向他。「還有什么事嗎?」望著他有些怔然的表情,她有些疑惑。他怎么看起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沒事。」怔忡片刻,何育清張了張嘴,最后是笑嘆了口氣,像是有些失笑地搖了搖頭。「妳快點上去休息吧。」勾了勾唇,他的笑容在霞光下顯得比往常要和煦,像是秋末的那一縷淺淺微風,卻是初春的微涼溫和。
他只是突然很想問問她……如果現在他向她告白,她愿不愿意真正當他的女朋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8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