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絕情無情無女主_有毒亮蟲長什么樣子

Chapter 55. 吃完晚飯,林婕妤上網加了杜宇誠的臉書,認認真真地趕了兩個小時的稿,然后便百般無聊地趴在電腦桌前開始打游戲,發呆。
巧欣被找去聯誼了……和她的不同攤,據說還要去夜唱,貌似很是充實。雖然她基本比較喜歡在電腦前……聯誼什么的她沒興趣啊。
──好無聊。
她打游戲打膩了,趕稿也沒動力了,巧欣又不在……
好無聊啊……
拿起手機,她玩了下最近很是流行的一款游戲,然后翻了翻手機,心血來潮地看起了訊息區里的每則問候關心。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態,她看了看,接著是給何育清發了封簡訊:「我好無聊。」
反正這時間他應該早就睡了吧……看了一眼已經指到了十一和十二中間的時針,她想著,便也就只是隨意地將手機放到了一邊,沒有多加理會。
她想起以前高中喜歡他的時候自己經常給他傳簡訊,但是他通常不會回她……好像就連自己發燒請假回家了他也不知道吧。
嘛,期望這種東西啊,就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深。
響亮的一聲「叮咚」的通知鈴從她手機傳出,林婕妤一愣。他還沒睡?疑惑地打開了手機里那則新訊息,她看到了螢幕上清晰顯示著:「那要不要一起出去看星星?」
唔呃,夜游?現在?
心里有些驚訝,她猶豫了會,想著反正巧欣也不曉得什么時候才回來……于是她寫了張紙條放桌上,然后給他回了封簡訊寫著:「好啊。」
「我過去找妳。」手機馬上又傳來了一封回信,林婕妤簡單地收拾好東西,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便到樓下等他了。
反正她也確實把路給全忘了。
不久,何育清便來到了她面前。
「我還以為你已經睡了……」林婕妤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覺得大半夜的把人驚擾過來還真有點不道德。
「我沒那么早睡。」何育清莞爾。「看到簡訊我也嚇了一跳……不過,反正我也想出去走走。」揚起唇角,他對著她笑了笑說。
「這樣啊?我還以為你想出去養蚊子。」露齒一笑,林婕妤玩笑地偏了偏頭笑,眼中一點狡詰。
何育清只能再莞爾。
一路跟著他到了那一日的河畔,林婕妤有些愣,不住地想起了去年那時候還哭哭啼啼的自己。所以說緣份什么的果真是很微妙的吧……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這樣喜歡上他,從認識的時候她就清楚明白了他們之間的距離,如果喜歡上了,也許又會讓她一個人傷心好久好久……不過心這種東西,果然是沒辦法控制的吧。
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變得這樣無法抑制的呢?不過真正讓她喜歡上他,恐怕還是那個雨天吧。
「躺下來吧?」看著那邊還在傻愣愣發著呆的林婕妤,何育清以為她是像上回一樣又不敢躺下,于是他便又笑笑攤開了手。「放心,不會吃了妳的。」輕笑一聲,他開口,語氣里帶了一點調侃意味。
「……我覺得你形象越來越偏差了。」林婕妤撇撇嘴,有些惱怒地小心翼翼躺了下來,覺得心里尷尬極了。這家伙,根本就是個大腹黑吧她說!
「是嗎。」何育清勾勾唇,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他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多良善的一個人啊……就熟人來說,他其實還挺喜歡捉弄人的呢。
「是啊是啊。」林婕妤忙不迭點了點頭。剛認識時還以為是白的,結果切開來全是黑的啊──
聞言,何育清不住地笑了起來,惹得整個身體一震一震的。
林婕妤哀怨地斜瞪了他一眼。有這么好笑?
晚風吹得髮梢被輕輕吹動,她抓了抓臉頰,覺得有些癢。那片鉆石般閃耀的星空讓她想起了五月天的那首歌,不知道多年后的自己……是不是也正在看著這片星空?
那時候的自己,是否已經鼓起勇氣了呢?
「……對了。」沉默許久,何育清終于還是把困擾了自己一整天的糾結給狀似不經意的問出了口。「今天的聯誼,妳好像交到了朋友的樣子?」盡量讓自己彎唇笑得自然,他微微側頭望向她,覺得心里莫名的有些緊張。
他沒有辦法不去在意……不知道為什么,他心里總隱隱有些不安,就連以前蘇毅欣的時候,他心里都沒有這樣慌過。
「唔?哦,那是歷史系的杜宇誠。」想了想他所說的人,林婕妤了然笑開。「他很怕女孩子,不過因為一樣都喜歡歷史的關係,所以就和我聊得很開。」她笑了笑開口,聲音很是輕鬆。他還借了她好多她想看的書呢!沒想到他們修的課很多都一樣,只是不同班。可以找到同好什么的她一整個就很開心啊!
「杜宇誠……」何育清喃喃覆誦了一遍。他和文學院沒什么交集,基本沒有聽過這個名字……「妳覺得,他是個什么樣的人?」
好吧,他還是忍不住問了。
「什么樣的人……?」林婕妤眨了眨眼,微愣,似是沒有想到他會突然這么問。「嗯……很好欺負,很可愛,一整個感覺就很好騙!」搔了搔下巴,她煞有其事地開口道。
「噗……」何育清不住地笑了出來。「怎么被妳講成這個樣子?」他失笑,語氣帶著滿滿無奈。
「我是說事實嘛。」林婕妤挑眉,聳聳肩。
「那……」低吟一聲,何育清微揚著笑,望著天際的目光驀然認真了起來。「妳覺得,我是什么樣的人?」側頭望向她,他淺笑開口,映著星空的墨黑瞳仁清亮溫煦。
「欸?」林婕妤微怔。她真的覺得今天的育清好像有哪里不太對啊……「我覺得,育清是個非常好的人啊。」斂眸,她彎唇微揚起一抹笑。
「唔?」何育清眨了眨眼。「這么短?」他莞爾。這是被發了好人卡的意思嗎?
「嗯……怎么說呢……」林婕妤困擾地搔了搔頭。感謝什么的,感覺要她說出來就一整個超難為情的啊!可是……「那個時候……如果沒有你的話,我會崩潰的吧。」她將目光轉向天空,想盡量不去看到他的表情。「你一直都在幫我,無論是建立信心,還是無條件的相信……所以我啊,真的非常謝謝你。除了覺得你很好,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彎唇笑得有些靦腆,她將目光移向另一邊,覺得說這些話真是讓她尷尬極了。
──即使他的好不可能只留給她,她還是……非常非常的感謝自己能夠遇見他。
「唔……」被她感性的話給堵得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何育清愣了一愣,然后是溫和笑開。「不用謝我啊,我也沒做什么。」他只是很單純的喜歡她,所以希望能夠見到她快樂而已。況且……
他并不是,對任何人都好啊。
林婕妤聞言,只是笑著輕搖了搖頭。「雖然不知道你為什么拒絕涵昕,不過……」開口,她遙望著星空慨然地呼了口氣。「能夠被你喜歡,那個女生一定很幸福吧。」
其實她一直很想問他喜歡的那個人到底是誰……不過她沒那個勇氣,保留答案,會讓她比較有勇氣去前進吧。
這樣也許,她就可以期待那個人是她也說不定。
「……是嗎?」何育清有些失笑。他還真不知道自己這是該高興還是難過啊……如果她知道,他說的那個女生就是她,不曉得會有怎樣的反應?「那么,如果妳是那個女生……妳也會覺得幸福嗎?」嘴角淺淺勾著笑,他開口,心里微微有些苦澀。那么多次想說出口卻都沒能成功……他其實也快要不知道,自己這是該不該說了。
「咦?」林婕妤有點愣了。這這這問題要她怎么回答啊!可是他似乎有點落寞的樣子呃……是他喜歡的那個女生怎么了嗎?咬牙,她強裝淡定,想著自己乾脆就豁出去了、能給他點信心的話或許也就可以算是有點報答──「……會、會的吧。畢竟育清是、這么……溫柔的人。」緩緩開口,她答得堅定,覺得心跳正砰咚砰咚亂跳著,心里幾乎要慌成一片。不會被他發現的吧?光線這么暗,他應該看不到她的表情……
不過,能被他喜歡著……一定是很幸福的吧。
畢竟她是、這么喜歡他。
所以就算他不喜歡她也沒有關係的,她都已經決定好了……一定一定,要讓他知道。
何育清不住地揚起了嘴角,笑了。這樣就好,這樣他就能夠繼續努力了──「婕妤,能唱首歌給我聽嗎?」他笑著緩緩閉上了眼。「我想聽妳唱歌。」輕聲開口,他感受著風拂來的青草香,聲音溫潤清澈。
「好啊。」林婕妤也笑。「你想聽什么歌?」
「都可以。」何育清彎唇笑笑,他只是突然想聽聽她唱歌的聲音。「不然唱妳複賽的歌好了?我剛好可以第一個聽到。」想了想,他笑著開口提議。
「唔,好。」聞言,林婕妤笑著坐起了身。躺著很難唱歌的,雖然不曉得她唱太大聲的話會不會吵到別人……不過這里貌似是也沒有別人啦。清清嗓子,她深吸口氣,然后閉上了眼,開口輕唱:
「站在狂風的天臺一望無際 這一座孤獨的城市
在天空與高樓交接的盡頭 誰追尋空曠的自由
陽光覆滿這一刻寧靜的我 隔絕了喧囂和冷漠
川流不息的人游蕩在街頭 誰能聽見誰的寂寞
找一個人惺惺相惜 找一顆心心心相印
在這個宇宙 我是獨一無二 沒人能取代
不管怎樣 怎樣主角絕情無情無女主_有毒亮蟲長什么樣子都會受傷 傷了又怎樣 至少我很堅強 我很坦蕩
夜幕籠罩燦爛的一片燈海 多少人多少種無奈
在星光里遺忘昨天的傷害 一覺醒來還有期待
我不放棄愛的勇氣 我不懷疑會有真心
我要握住 一個最美的夢 給未來的自己
一天一天 一天推翻一天 堅持的信仰 我會記住自己今天的模樣
有一個人惺惺相惜 有一顆心心心相印
拋開過去 我想認真去追尋 未來的自己
不管怎樣 怎樣都會受傷 傷了又怎樣 至少我很堅強 我很坦蕩
我不放棄愛的勇氣 我不懷疑會有真心
我要握住 一個最美的夢 給未來的自己
不管怎樣 怎樣都會受傷 傷了又怎樣 至少我很堅強 我很坦蕩
未來的你 會懂我的瘋狂……
(梁靜茹-《給未來的自己》,詞/黃婷,曲/李正宗)」
背著光,何育清看著她的背影,想起這一年來和她相遇的那些時光,笑容驀然溫柔了下來。
其實他當然是可以現在就說的……也許是那天那句未說出口的「因為我喜歡妳」,只要她問,他是有可能會說的。
但是……他更想要認認真真地看著她,然后親口對她說出那句心里埋藏了好久的話。
所以現在,就先維持這樣吧。
☆ ☆ ☆
回到公寓的時候已經將近一點。
林婕妤回去時正好是撞見了剛洗完澡出來的方巧欣,登時有些尷尬,覺得自己瞬時就心虛了起來。
「妳是什么時候回來的啊?」偽裝淡定地開口,她問。
「大概一小時前吧。」方巧欣聳聳肩,滿不在乎的樣子。「約會回來啰?修成正果了嗎?」斜睨了她一眼,她挑挑眉,懶懶地問。
「……還沒。」林婕妤默默。這是什么獵奇的問句啊她說……
「所以妳決定好了?」方巧欣拿起浴巾搓揉起頭髮,聲音含笑。
「大概吧……」坐到椅子上,林婕妤無奈地大大呼了口氣。「也許是時候說出口了……也說不定。」
與其糾結,她不如放手一搏──牽手或是放棄,反正也只有這么兩個選項。好好坦白的話,她也就不用再繼續煩惱了吧。
這是她給自己,最后的勇氣。

Chapter 56. 基本上沒把何育清的種種奇怪反應放在心上,林婕妤沒想太多,還是經常跑去欺負杜宇誠。
反正她有很多選修都在文學院,就當繞過去找他玩玩啰。
杜宇誠在系上是出了名的乖學生,成績好,功課從不缺交,上課認真又專心,會抄筆記還會主動舉手發問……諸如此類的。許多教授都對他愛不釋手,不過悲慘的是他因為性格太過純善,常被人使喚著幫忙寫論文報告。
至于為什么會被拉去聯誼也是因為人數不夠──而男生們又覺得他沒殺傷力的關係。一個書呆子能有多少人注意他?偏偏他又特不會跟女生相處,每回總要結結巴巴不知所措個好半天,所以又被眾人給擺了一道,說是聯誼上不理別人會被討厭之類等等的奇怪理論。
倒是他在醫學系的哥哥可是八面玲瓏的很……天曉得他這弟弟是為什么這么憨厚。
而他和林婕妤說話不會緊張的原因,除了已經習慣的差不多,最重要的是一講起歷史,基本他們就可以把什么都給忘了。
所以說就是兩個怪胎。
「哇哈哈哈宇誠我來找你玩啦!」那邊林婕妤快步從走廊那端奔過去,一把往他背后大大拍了一下,開口笑得很是爽朗。
「……」杜宇誠默默然,覺得那力道讓他有點內傷。「請妳不要這樣,會造成我的困擾……」然后他是一臉正經地后退了兩步鄭重警告,看起來有些無措。
「唉呀,隨便啦。」撇撇手,林婕妤依舊是笑嘻嘻的,全然無所謂的模樣。「哎對了,你上次借我的書我看完了……」說著,她從笨重的袋子里抽出幾本厚重古書,單手拿得有些吃力。這些東西背在肩上真他媽有夠重的啊……「我還可以繼續跟你借嗎?」滿臉閃亮地望向他,她有些期待的眨了眨眼笑問。
「……妳想看什么?」對她那個閃閃發亮的眼神基本適應不能,杜宇誠又倒退了兩步,覺得有點面上表情尷尬。女生什么的一整個就是很可怕啊,他果然還是沒法和女生自然相處……
尤其又是這種的。雖然好像她對每個男生差不多都是這個樣子,但是她不是已經有男朋友了嗎?
「嗯……就你上次說有的那個《三國志》好了。可以嗎?」想了想,林婕妤開口提議,眼中似乎閃閃的有什么更亮了。「上次你好像說你有,那本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超想看的!」說著,她撇了撇嘴,語氣里帶著遺憾。她從國中找到高中,又從高中找到了大學……沒一個地方的圖書館有的,就連書店和網路她也都翻遍了。難不成真要她去大陸找書嗎?可是她又不喜歡看簡體字──所以說,能認識杜宇誠她真的是太Happy了啊!這家伙根本已經快要變成活動書庫了嘛她說。
「那本書好像絕版了吧……」杜宇誠喃喃著想了想。其實那本書也是他一樣喜歡歷史的老爸送給他的啊……「明天找時間再拿給妳吧。」他記得他明天應該還有堂修國學的課,應該是能遇得上她。
「謝謝──你果然是個好人!」
于是林婕妤就這樣又再度發出了一張好人卡。
中午去練團的時候,何育清比她早了些到,并且已經同往常般幫她買好了午餐。
看著她哼著歌似乎心情不錯,他走了過去想問她在開心些什么,然后馬上便注意到了那個特別鼓的袋子。
「妳真的很喜歡歷史呢。」望著她幾乎滿出袋子的書籍,他想起了杜宇誠,于是默默開口道了一句,聲音里帶了一點慨然。
他的社會科一直都不太好,文史類只有英文還可以……和她喜歡的,似乎都不一樣啊。
他有點羨慕,他們看起來投合的樣子。
「上次就說過了嘛,我以前就屬這科最好啊,唸起來像在看小說。」聞言,林婕妤聳聳肩,彎唇有些靦腆地笑了笑。英文數理從以前就一直是她的死穴啊,唯一讓她比較欣慰的大概也只有地科了……不過這種文史類的她就很喜歡,基本是看個一遍就能過的那種,這些資料偶爾拿來寫寫小說也是很不賴的哪。
「育清你呢?對這個有興趣嗎?」
「嗯……我對這些不太擅長呢。」何育清無奈的露出了苦笑來。「我的數理科目比較好,文科就不在行了。」說著,他搔了搔頭,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數理好很棒啊,哪像我一直被當。」林婕妤撇撇嘴,聲音里忿忿的帶了點羨慕。「基本上我覺得,數理好的人差不多每個都是變態。」所以說她一直都認為大媽和育清根本都不是人啊!
聞言,何育清莞爾。她的用詞總是很奇妙……雖然他基本也已經習慣得差不多了。
「我反而覺得,能把文史唸好的人很厲害啊。」揚唇,他笑得無奈。「每次勉強背完,考試后就都忘光了。」所以他學測成績一整個被社會科拉得失常……不過,鈺芯似乎和她一樣,都是文科比較好呢。
真羨慕啊……他也好想和她聊聊,那些她喜歡的事情。
「咦咦是嗎?」林婕妤有些驚訝。「不過我記得育清你畢業時的成績都還不錯吧?」
「也還好,全校第六十七名而已……」
「干,育清你果然是個變態。」
何育清一愣,然后便是不住地笑開了。
☆ ☆ ☆
上完下午的最后一堂課,何育清正收拾著東西準備回去,那邊何鈺芯便從門口蹦著跑了進來,接著是一屁股坐到了他面前,瞠著眼瞪起了他來。
「怎么了?」困惑地開口,他同時是停下了手邊動作。她的表情怎么看起來一副像是來找他尋仇的樣子?
噘了噘嘴沒有說話,她的表情悶悶的似乎有些委屈。「哥。」扁著嘴,何鈺芯抵著下巴靠到了他桌前,語氣帶了些埋怨。「文學院的朋友說大嫂最近和一個歷史系的學長走得很近……你知道這件事嗎?」抬眸望向他,她說著,表情看起來很無辜。
「……知道啊。」眨眨眼,何育清愣了愣,隨即是無奈地彎唇笑了開來,有些失笑的模樣。來找他就是為了說這個嗎?他默默。
然后何鈺芯怒了。雖然說不吃醋是美德,但是她這哥哥會不會太夸張?「拜託,哥──有情敵耶!」好不容易有這么令人興奮刺激的劇情出現……嗯她是說緊張。怎么哥這就一點危機意識也沒有啊?要是大嫂被人給搶走了怎么辦!
「呃……?」何育清再愣。情敵?他倒真沒想過這個問題……畢竟他原本,就只是想要守護她而已。
「哥你都不會緊張嗎?」見他那副傻愣愣的反應,何鈺芯猛地坐直了身體,瞪大眼,滿臉的不敢置信。「難道你都不怕大嫂被搶走?」她這么盡心盡力想幫自己老哥,結果當事人居然這么消極頹廢……她到底是為什么有這么一個笨蛋哥哥啊!
「不然我要怎么辦?」嘆口氣,何育清彎唇微揚起了一抹苦笑。她會喜歡誰也不是他能夠去決定的啊,如果她是真的喜歡杜宇誠……那么他當然也只能默默去祝福了吧。
「當然是要擊退情敵,把大嫂搶過來、宣示主權啊!」何鈺芯激動的拍桌站了起來,滿臉的憤慨激昂,好像是準備要去擊退什么鄰國敵軍似的。「哥你是笨蛋嗎?這么簡單的道理都不懂!」用看怪物的眼神鄙視地看著他,她說著,基本已經把眼前的男人當成了異類。
拜託,這年頭男二默默守護奪取觀眾歡心的招數已經不流行了好嗎!
「呃?」何育清有點呆愣了。打退情敵?「可是……」他這樣會不會太小題大作了一點?這種事情、他根本想都沒想過啊。
「難道你想眼睜睜看著大嫂被別人搶走?」瞇起眼,何鈺芯語帶質問地看著他,語氣里是滿滿的不信任。
她才不相信,會有人甘愿什么都不做,就這樣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和別人走在一起。
「……」當然不想吧……何育清默默然。
「那就對啦!」何鈺芯滿意的哼氣笑了起來。這才對嘛,幸好還有救啊!「哥,需不需要我傳授幾招給你啊?」眨眨眼,她挑著眉開口提議,揚唇笑得無限天真。
拜託,她可是戀愛達人耶!
「……不用了。」何育清莞爾。他看起來有這么需要人幫助嗎?
「嘿嘿,這才是我那個絕頂腹黑的老哥嘛。」踏步走到他身旁,何鈺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露齒笑得幾分狡詰。「那么就這樣啦!要是你沒追到大嫂,我會一整年都不跟你說話的。」揚著笑,她似有些威脅地望著他說,然后是轉身踏著輕快腳步走出門口,揚長而去了。
天可憐見,她哥哥終于要開竅了啊!
無奈的看著妹妹離開的背影,何育清搖了搖頭,笑嘆著在她之后跟著走出了教室。
大嫂比大哥還重要,天底下哪有這種妹妹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8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