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綜合久久鬼色鬼88_有沒有我被同桌吸奶的故事

Chapter 63. 熱音發表的當天是星期四的下午四點到晚上八點,正逢大家的下課時間。不過非主要負責人員表演完就可以先走了,而他們的時間是五點半到六點,結束后正好能去吃頓晚餐。
方巧欣和何鈺芯及蘇毅欣等人也會去,雖然不是用團員的身分上臺和他們一起努力,但至少都還能在臺下給他們加油,并且還約好了結束后一起吃飯聚一聚。
而因為陳靖宏的車正好送去保養,每個人下課時間也都不同,于是這次大家便自行騎摩托車到現場會合。
林婕妤下午還有兩堂課,會晚點才能走,于是三點半時何育清便先行到達了夢時代。
「哥──」已經和朋友先到夢時代逛了一圈的何鈺芯一看到哥哥便隨即是開心地向著他揮了揮手。「大嫂呢?」困惑地往他身后望了一望,她開口問。
「婕妤還有課,晚點才會過來。」歛了歛眸,何育清彎唇揚起一個微笑回答。「妳有看到其他人嗎?」看著那邊已經搭建完成,而正在測試著燈光和音效的舞臺,他想著似乎沒看到別人,于是疑惑地問了出口。
「靖宏學長和丞央學長好像已經到了,剛剛有看到他們。」何鈺芯往后臺張望了會,她聳聳肩。前陣子還看丞央學長好消沉的樣子,今天看起來倒是干勁滿滿的啊。
「對了,大嫂明天的比賽,你會去看嗎?」
她聽大嫂說了明天要表白的啊──不曉得哥到時候會有什么表情?她可是期待死了!于是為了這個,她決定是要先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答案就是要最后揭曉,才叫作驚喜嘛!
「比賽嗎……?」何育清愣了愣,腦中倏地便閃過了先前林婕妤曾對他說過的話:
「如果我能進到決賽,能請育清你、一定要來嗎?」
她都那么和他說了……雖然是不曉得她為什么讓他一定得去,但無論如何,他既然答應了,那么就一定會去的吧。
「嗯,我會去啊。」怔忡了半晌,他強撐著微笑開口答。
無論如何……他都要守護她,直到看見她真的幸福為止啊。
「嗯嗯。」何鈺芯滿意地點了點頭。「那我先走啰,等表演開始再回來──」揚著燦爛的笑臉,她向何育清招了招手,便又轉身和朋友準備繼續去里面逛街血拼去了。
不過,她怎么覺得哥剛才的樣子有點奇怪?感覺上好像有點……悲傷?
四點半的時候,林婕妤和方巧欣一同到了廣場。
臺上的表演已經熱烈開始了,熱力四射的樂團演出吸引了不少路人注意。她趕忙是穿著樂團統一的黑色襯衫趕到了后臺去準備,然后果真便發現是只缺她一個了。
「抱歉、我晚到了……」喘著大大呼了口氣,她抹了抹汗道歉。
這次的表演是七校聯合,上臺的團多,驗團也就比較嚴格,因此能來到這里演出的團多少都有一定的水準。他們這次要表演的歌有四首,分別是她和何育清各兩首,如果時間足夠的話,團長說了她就要再和他合唱一首。
而依照往例,先上臺的依舊是林婕妤。
「大家好──我們是,Rock Season!」一如往常充滿朝氣的開場白,林婕妤拿著麥克風,開始一一介紹起所有團員,「我是林婕妤,這是我們帥氣的Keyboard團長陳靖宏……」讓每個人都小小Solo了下,她笑著走到每個人之中介紹,最后是走回了舞臺中央,高舉起自己沒有拿麥克風的手開口:
「希望大家會喜歡我們今天的表演!」
話音一落,江瑋恩隨即是敲了四下輕快節拍,周丞央的電吉他和林婕妤的聲音跟著在節拍落下之后出場。她的第一首歌是梁心頤的《胡椒與鹽》。
「媽媽說我個性太急 有點像只螞蟻 習慣忙到 喘不過氣才覺得安心
你就像只喜歡曬太陽的烏龜 整天哪里都不去也無所謂
遇見你那天 我開始改變 我開始發現 要多微笑一點
你是否也有 奇妙的變動 偷偷的學我 多了一些執著
我們就像胡椒與鹽 不同的理論 卻能夠互相平衡
能不能 像胡椒與鹽 那樣的緣分 你一直陪在我的身邊
姐姐說我想的太多 總以為在演小說 容易掉進自己設定的情緒漩渦
你卻總能把腦袋放的空空 你說這樣好像能活得比較久……
(梁心頤-《胡椒與鹽》,詞/張杰,曲/張杰)」
活潑輕快的輕搖滾節奏很快便帶動了方才因為交接而冷下來的氣氛,緊接在后的是她苦練了許久的女調《星空》。五月天的歌對她而言非常不好唱,不過辛苦了這么久也總算有點成果。
兩首歌結束,接下來便輪到何育清了。
「接下來讓我們歡迎──氣質美男副主唱,何育清!」
何育清的出場伴隨著韋禮安《還是會》的吉他前奏,溫和笑臉和療癒歌聲馬上便擄獲了臺下眾女孩子們的心。
而到了臺下待命的林婕妤默默抬手看了看手錶,吁了口氣。看來時間是不夠了啊……
「那么,最后這首歌要獻給妳、希望妳能夠比誰都幸福。」歛了歛眸,何育清湊著麥克風輕聲開口,卻沒有望向他想訴說的那個人,只微笑著望向臺下觀眾。「五月天,《知足》。」
琴音在此同時落下,林婕妤望著臺上的他,卻有些愣。原本團長是要他上臺說個幾句話來銜接最后一首歌的……但是他,是要唱給誰的?
五月天的《知足》是以前蘇毅欣曾經唱過的歌,只是何育清這次唱的是抒情,再加入一點電吉他的慢板變奏。
「怎么去擁有 一道彩虹 怎么去擁抱 一夏天的風
天上的星星 笑地上的人 總是不能懂 不能覺得足夠
如果我愛上 你的笑容 要怎么收藏 要怎么擁有
如果你快樂 不是為我 會不會放手 其實才是擁有
當一陣風吹來 風箏飛上天空 為了你而祈禱 而祝福而感動
終于你身影 消失在 人海盡頭 才發現 笑著哭最痛
那天你和我 那個山丘 那樣的唱著 那一年的歌
那樣的回憶 那么足夠 足夠我天天 都品嚐著寂寞
當一陣風吹來 風箏飛上天空 為了你而祈禱 而祝福而感動
終于你身影 消失在 人海盡頭 才發現 笑著哭最痛
如果我愛上 你的笑容 要怎么收藏 要怎么擁有
如果你快樂 再不是為我 會不會放手 其實才是擁有
知足的快樂 叫我忍受心痛……
(五月天-《知足》,詞/阿信,曲/阿信)」
溫潤嗓音襯得這首歌有了截然不同得柔和味道,他嘴角依舊勾著笑,歌聲卻隱隱透著悲傷,溫柔得教人心酸。
知足的快樂……教他怎么能,不去忍受心痛呢。
☆ ☆ ☆
表演結束后,他們一行人便到夢時代的美食區去覓食,最后是選定了其中一間餐館。
一進到餐廳里頭便久久綜合久久鬼色鬼88_有沒有我被同桌吸奶的故事能聞到里頭飄揚的食物香味。滿溢的香氣讓緊張一整天的七個人一下子都餓了,他們十個人在座位上點了餐等著食物,吵吵嚷嚷的又鬧了起來。
「欸欸小妤我們來合照!我要打卡上傳FB──」方巧欣親暱的勾著林婕妤的脖子,高舉起手機便準備要拍照。
「哦哦好啊──」
餐點送過來的時候,眾人才總算在店員的白眼之下安靜了些。十個人的數量著實太龐大,因此他們便只能相對著分成了兩桌。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站起身,陳靖宏將音量控制得能讓九個人聽到,并盡量不招惹店員白眼的程度。「這一餐,我請客。」
此話一出,眾人隨即是大聲歡呼了起來。于是那邊脾氣越來越暴躁的店員終于是忍不住的走了過來要他們小聲點,嘴上還掛著隱忍的禮貌微笑。
喧嚷的聲音這下總算是平息了些,大家用著能被音樂蓋過的音量交談說話。然而林婕妤卻發現她對面的何育清似乎比以往還要安靜,微微歛下的眼讓睫毛在眼下刷出了一小片陰影。
「育清,你怎么了?」關心地開口詢問,她望著他,眼里有一點擔憂。
怎么他看起來,似乎心情不太好啊?
「……唔?」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一直發著愣的何育清這才總算是回過了神來,忙是揚起了一個往常般的溫和微笑。「沒事,只是有點悶而已。」笑著喝了一口紅茶,他彎著柔和眉眼,表示自己很好。
一不注意……就又走神了啊。
「很悶嗎?」聞言,林婕妤偏頭想了想。「那要不要出去走走,透透氣?」笑望了一眼窗外漸暗的天色,她笑笑偏頭問。
反正她飯也吃得差不多了,正也覺得有些悶呢。
「嗯……妳要陪我到頂樓逛逛嗎?」聽了她的話,何育清想起這個百貨公司的頂樓還有一處小小的游樂區,于是便順勢笑著開了口提議。「就當作是,決賽前的放鬆心情?」
其實明天的事情他多少也是有些耳聞的。婕妤明天是打算……要和昨天說的那個「他」告白吧。
明明是他一直在她身邊陪伴著并真心希望她能快樂、自信起來,可是他現在卻好嫉妒那個人,甚至還有點惡劣的希望那個人……或許是杜宇誠,會拒絕她,這樣他就能繼續陪在她身邊了。
但是──無論如何,她還是想看見她幸福的模樣。如果她難過的話,他一定會比她還要不好受的。
所以,只要她快樂,他就怎樣也無所謂了。
「頂樓?」林婕妤微愣。「可是……」她有些不安地望向了和她一同到來的方巧欣。那樣的話恐怕就要一點時間了吧……巧欣要怎么辦?她不能丟下她啊。
「唉呀,妳就去吧──」見她猶豫,方巧欣便曖昧的笑著推了推她的肩膀,表示見色忘友什么的一兩次她無所謂。「團長那邊我再幫你們講就好。」眨了眨眼,她笑著將她往外推了些,彎唇笑得很是燦爛。
「……那,好吧。」被好友這么慫恿,林婕妤只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算是答應了。「我不會太晚回去的。」總之只是散個步,百貨公司也有關門時間的……所以應該,沒關係吧。
和何育清一同走出餐廳,他們搭了電梯準備往頂樓去,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在向上的路途中,悄悄牽住了她的手。
像是想握住什么,即將要消失的東西。
「九樓的夜景……應該很漂亮吧。」望著前方,他淡淡地笑著開口。
「大、大概吧。」吞了口口水,林婕妤有些緊張地結巴著答。
牽手什么的……她果然還是、沒辦法習慣啊!

Chapter 64. 夜晚的夢時代依舊是人來人往得熱鬧。七點的夜空才剛暗,都市五顏六色的燈火卻已經比星光明亮。
摩天輪算是夢時代這一區最明亮顯眼的地標,五彩的光閃爍在緩慢轉動的圓盤上,像是一個盛放的煙花。
林婕妤和何育清并肩走著,手里還拿著剛買的冰淇淋。春末的風捎著一點熱氣,是象徵著夏即將到來的氣息。
身周很吵,但是夜晚卻很寧靜。
林婕妤有些恍惚的覺得,就這么一直走著……好像就真的,沒有了盡頭似的。
就連自己那顆躁動不安的心,似乎也會跟著平靜下來。
「要不要去坐那個?」伸手指向不遠處的摩天輪,何育清望向她,偏頭勾起微笑。
「唔,好啊。」怔怔地望了望那個方向,林婕妤笑笑答。反正她也有很久沒有坐過摩天輪了啊。
搭乘摩天輪需要花錢,于是他們便到了售票區去買票,接著便排隊搭上了其中一個包廂。
夜色已經全暗了,從摩天輪望下去能夠看到更加遼闊的夜景,像是要俯瞰整個高雄市。她和他各坐一方,沉謐氣氛在他們之間滋長蔓延,像是藤蔓,卻比透明的玻璃窗更加清澈。
她想起每個芭樂小說似乎都會有一個關于摩天輪的傳說,大致都是什么當到最頂點的時候親吻就能在一起之類的……不過她從來都不吃這一套。像巧欣那種喜歡浪漫的女孩子,應該就會喜歡這種傳言了吧?
「……不知道這里的摩天輪有沒有那種傳說。」在腦中想著想著,林婕妤便緩緩開了口,目光仍是望著遙遙夜空。
「什么?」將落在窗外的視線拉回,何育清困惑地望著她問。什么傳說?怎么突然就這么沒頭沒尾的說了一句……
「就是那種小說里面都會有的啊。」轉回頭來和他對望,林婕妤揚了揚眉,彎唇揚起笑。「什么『只要在摩天輪升到最頂端的時候,和自己喜歡的人接吻,就會永遠在一起』之類的……不過那都是拿來騙小孩的吧,這樣大家想要永遠在一起就帶自己喜歡的人來接吻就好啦?這根本就是下降頭吧……」撇撇唇,她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語氣輕快而帶著幾分玩笑。
不過老媽總說熱戀中的情侶是盲目的,也難怪這類的傳說會這么的受女孩子的歡迎吧。
「噗。」聞言,何育清忍俊不住地便是揚唇笑了開來。她的想法也未免太可愛了……倒是記得鈺芯似乎也很喜歡這類的說法呢。「那婕妤妳,有想要實行這個傳說的人嗎?」
「……欸?」林婕妤不解地歪了歪頭。實行這個傳說?什么意思……?
「我是說……」何育清垂眸深吸了口氣,「妳有……喜歡的人嗎?」
他猶豫了很久才終于又問出口。這是他第二次問她……不曉得她愿不愿意回答?
明明知道那個可能的答案……但他還是想要自己再親自確認。
「呃、欸?」被他問的話給一震,林婕妤瞠大了眼。那個問句就像炸彈般投入她的心湖,教她的思緒一陣大亂。
他怎么會、突然問她這個問題?轉頭又將目光放向窗外,她內心掙扎思考許久,終于還是故作輕鬆地開口吐出了一句:「……有啊。」
既然明天她都決定要告白了,那今天她這么說……應該,沒有關係吧。
聽到回答,何育清的心旋即是沉了一沉,臉色倏地是蒼白了幾分。「那他……是個什么樣的人?」強撐著臉上的溫和微笑,他開口問著,覺得心里一陣又一陣的絞痛像是要把他撕碎。
他不敢直接去問她那個人是誰。他害怕一旦聽到她說出了不是他的名字,他會連微笑都掛不住。
如果連這個唯一的面具都掛不住了……他會不知道該怎么繼續面對她的。
「呃……」林婕妤又將臉往窗外偏了些。這讓她要怎么回答啊?「明、明天的歌唱比賽,我打算要向那個人告白──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頓了一頓,她頰上的溫度越發越滾燙,紅暈被淹沒在夜色的朦朧里,連話語也跟著她的心結巴了起來。「到時候,希望你也可以告訴我,你喜歡的人……是誰。」
她覺得自己的臉頰燙得幾乎就要燒起來了──應該不會被發現吧?說著這些話的時候,她根本不敢去看他。
要是對上了眼……也許被他一問,她就會撐不住的全部說出口也說不定。
「……好。」何育清垂下頭,咬唇,臉色又更加蒼白了些許,幾乎要跟照進窗口的月光融成一體。她果然喜歡杜宇誠嗎……他的那些努力,果然都是枉然嗎。
情人節的巧克力、星空下的側臉還有和她牽手……他真的差點就要以為,她也是同樣喜歡著他的了。
──卻原來,都不過是他的自作多情。
在心里暗自苦澀地笑了笑,他微歛著眸,心中一片死寂。
那個答案,他恐怕是、永遠也不會說了吧……
「呃……對、對了,之前錯過了你的決賽,那首曲子,我什么時候能聽得到啊?」忙轉移話題想打破這陣尷尬氣氛,林婕妤想起他上次承諾了發表會后就找時間拉奏給她聽,于是望向他乾笑著開了口問。
「──就今天吧。」何育清望著將要落到地面的包廂底部,輕聲開口。
「欸?」林婕妤一愣,忙是起身跟著他出了摩天輪。怎么那么突然……今天?
「……如果妳沒事的話,就今天到我家去聽吧?」回頭望向她,何育清唇角勾起一個苦澀的溫柔微笑,深邃的眼瞳里卻是映著墨黑的哀傷。
就今天……讓他再自私的和她獨處片刻吧。
「唔,嗯。」輕應了聲,林婕妤怔怔地跟在他的身后,有點恍惚。那個脆弱的溫柔笑容雖然只有一瞬,卻讓她不住地失了神。
育清的背影……怎么看起來那么寂寞?
☆ ☆ ☆
因為坐了趟摩天輪才離開夢時代,到何育清公寓時候的已經是八點。林婕妤帶著期待而興奮的心跟著進入了那個小小的練習房──唔,育清家還是跟記憶中的一樣乾凈整齊啊。
從角落的矮木柜中拿出一個資料夾,何育清從中抽出了一疊樂譜,然后架起小提琴,看著譜試了前面幾個音,接著是不再看譜,閉起眼緩緩演奏了起來。
林婕妤坐在木地板上仰頭望著他,也跟著閉起眼睛,專注的聽了起來。前面先是悠緩而輕柔的琴音,像是大雨后灑落在窗邊的日光,窗簾被風吹得微微掀起……然后是突然驟降一陣加快的旋律,她感覺到了樂聲里的著急、擔憂,似乎還有著心疼。后面的琴音又逐漸緩了下來,好像是冬日的雪地照進了陽光,好像是有什么想要傾訴表明──
尾聲的高音落得恰到好處,像是已經結束,又感覺有什么正要開始,令人意猶未盡。
只是,明明是這樣溫柔和煦的曲子,她卻是從樂音里聽見了一點夾雜其中的淡淡悲傷。
「好溫暖的曲子……真的好好聽。」睜開眼看著他,林婕妤由衷地開口讚嘆,眼神很是誠懇。「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彎唇笑得燦爛,她帶著期待的目光偏了偏頭,開口笑問。
何育清愣了一愣。放下手中的小提琴,他微微歛下眼,掩去眸中的一點苦澀。「婕妤,妳想不想拉拉看?」笑著晃了晃手中的弓,他不動聲色地將樂譜收著放到了一旁的木柜上,并蓋著讓人看不到正面。
這首曲子的名字……不能讓她知道。
「可以嗎?」雙眸倏地一亮,林婕妤起身盯著琴,注意力馬上便被吸引了過去。
她可是好久沒有碰過小提琴了啊!
「嗯。」莞爾笑笑,何育清應了一聲,便將手中的琴和弓小心翼翼地交給了她。
「唔唔,我看看……十六年沒有碰過小提琴了,我記得好像是這樣的……」接過他手中的琴,她學著把小提琴架到了左肩上,裝模作樣地揣摩起拉小提琴的姿勢,模樣有些笨拙。
看著她完全便是給忘個精光的樣子,何育清無奈歎了口氣,有些失笑地從背后握住了她的兩只手去調整動作,「是這樣放,手要這樣擺、弓應該要這么拿……」說著,他將小提琴架到了她左肩的正確位置,并按著她的手指壓在和絃位置上,輕拉著她的手腕拉奏出了簡單旋律。
林婕妤的身體瞬間僵住了。「是、是這樣啊。」乾笑著應了一聲,她開口,聲音乾澀得有點啞。
太、太近了太近了!她的臉頰幾乎是一瞬便竄上了滾燙熱度,何育清的頭輕抵在她右肩,髮尾磨挲著臉頰,麻麻癢癢的像是撓到了心里。心跳「砰咚砰咚」的聲音大得幾乎要跳了出來,這種已經像是環抱的姿勢……他、他太犯規了啊!
手指一抖,握在右手的弓摔落地面,林婕妤忙前進兩步,脫離了他太過靠近的的距離,伸手并蹲下了身想去撿。只是大概是太過慌張,她蹲下時不小心去踢到了矮木柜,上頭的樂譜一下子「啪」地全散落在地。「對、對不起!」
默默收回了手,何育清微怔著,然后是彎唇笑了笑。「沒關係。」說著,他便也跟著蹲下身收拾起殘局,眸光卻是隨著垂頭的動作跟著一黯。
她……很討厭他的觸碰嗎?
林婕妤在心里暗罵起自己莽撞,一方面卻也因為終于能和他拉開距離而鬆了口氣。剛剛那個樣子……要是再繼續下去,她會癱軟的吧。
氣氛又再度回到了沉默。他們各一邊收拾著散落一地的樂譜,林婕妤卻在自己這邊的紙堆中發現了那份樂譜的第一頁,然后猛然怔住。
那個標題的橫幅上,寫的是「For Ann」。
「婕妤,妳有英文名字嗎?」
「有啊。就叫做Ann,很芭樂的名字吧。」
那天他特地問了她的英文名字,是因為這個嗎?
這首曲子……是要送給她的嗎?
不敢再多想,她加快了手邊的收拾速度,覺得心跳又驀然加快了起來。
何育清背對著她,收拾到這邊最后一張紙時是愣了愣,然后勾唇微微露出了苦笑。他這里沒有第一張樂譜,那個名字……終究還是被她知道了吧。
收完樂譜,林婕妤整理了下手中的譜,跪坐著轉身想拿給他,卻是不住地倒吸了一口氣,然后猛然呆住。
她沒想到他剛好也會轉身。
他的臉離她好近,近得她已經可以感受到他鼻間的溫熱氣息輕拂在她臉上,癢癢的讓她有些恍然。
他的臉離她好近,近得她可以看見那一雙一向溫潤而含著笑意的眼睛里,有著和她相同的怔愣和迷茫……
然后下意識地,她瞇了瞇眼,沒有避開眼前那個離她越來越近的眼臉,像被蠱惑似地順著他的湊近緩緩閉上了眼睛。
她感覺到了一個不屬于她的柔軟輕覆在唇上,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輕微顫抖。
他的吻很淺很輕,有他慣有的溫柔和小心翼翼……
而她的大腦便是「轟」地一片空白。
何育清不曉得自己是怎么了。只知道理智和大腦似乎一瞬間是斷了線,直覺促使他湊近她、碰觸她──一直一直以來,都想這樣子小心翼翼地去吻她……
他貪戀那個吻,于是刻意地停駐琢磨,卻害怕驚擾到她似地不敢加深。
然后等他微微有些回過神,他已經稍稍離開了她的臉龐。
何育清低歛著眸,目光沉沉地凝望著那雙半瞇著、還有些恍惚的雙眼。理智還來不及和思考接上線,他低下頭便又想再湊近她──
然后倏地,林婕妤猛然瞪大了眼,并迅速向后一退,雙頰在頃刻間紅得像是要滴出了血來。
而他的理智終于被拉回。
林婕妤坐著又向后滑了兩步,呼吸短促得她一時有些喘不過氣。剛、剛剛那是什么?他他他、育清他剛才那是吻、吻──
「我、我先……先回去了!」放下樂譜,林婕妤迅速說完便抓著自己的包包逃命似地飛奔離開了公寓大門,大腦已然成了一片當機狀態。
──這一定是她在作夢。她開始努力說服起自己。
何育清怔在原地沒有去追。緩緩抬手撫上自己的嘴唇,彷彿上頭還有吻過她的余溫……緊張過后讓他的心跳也快得像是要蹦了出來,雙頰還微微發著燙。
然而懊悔卻在一瞬間襲捲他的所有心緒──他怎么可以這么做?她明天還要向杜宇誠告白、自己卻……他明天還要怎么去面對她?
她一定,討厭他了吧……
望著林婕妤離開的方向,何育清怔怔地攤坐著,目光恍然,久久都無法回過神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9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