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吃了100條魚會撐死嗎_有珠何須櫝by酥油餅txt

第十四章:情非得已(上) 14.
聽到是蔣云翰找她,程予嫣愣了下,便匆匆的抓了鑰匙下樓。
「我出門一下。」程予嫣這話在大門砰然闔上前,先竄了出來。
見門關上,沈東冬拾起桌上那本正在看的『Dear Pink』雜誌,那雜誌是女孩Ask這幾年最強勁的對手,沈東冬繼續翻了幾頁,心里卻還是對蔣云翰這個名字有些掛心。
奇異的直覺,堂而皇之佔據了她的心頭,還一點也不愧疚于自己的不請自來。
說到底,該還是因為程予嫣聽到這名字的第一個反應…,她瞬間緊張了的神色,反映出了那人在她心里的份量…,也把沈東冬的好奇撩撥的更為鮮明。
沈東冬提了口氣,她的視線擱在門旁那幾雙因程予嫣匆匆出門而被踢亂的鞋子上,只覺自從程予嫣來了之后,她的生活便少了她習以為常的那些規律,更多了的,是無奈和無所適從。
但如果程予嫣真的要離開了…,沈東冬抿唇,她并非不知道,總要別人離開的人,才是最害怕別人離開的那個人。
此際,外頭的風聲敲打著陽臺的玻璃門,沈東冬坐起了身子,她瞥見了程予嫣掛在臥房門旁的那件小外套,想起程予嫣出門時只穿著短袖短褲。
沈東冬起了身,走到門旁的她拿起了那件外套,她聽著敲打著玻璃門的風聲,低眉,細看著那件外套,彷彿也細看到自己的放不下。
放不下…
沈東冬吁了口氣,拿起掛在門上的那串鑰匙,下了樓。
—-
蔣云翰其實就是楊瀚。
蔣云翰是楊瀚的本名,也是程予嫣認識他時的名字。
那時,楊瀚是程予嫣的高中學長,大程予嫣兩歲,是話劇社的社長,成績雖然普通,但憑他的外貌跟才華,已經足夠讓全校的女生總圍著他轉。
只是程予嫣卻不是因為別人讚賞的那些特質認識楊瀚的。
當年,程予嫣還是個剛升高中的小高一。開學日、九月一日那天,她還來不及踏入校門,卻是先聽見了她母親病重住院的消息。
剛上高一的女孩還來不及參加開學典禮,便先學會了去學務處幫自己請假。程予嫣母親這病是起因于積勞成疾,一病就病了一個月,那整整一個月的日子,程予嫣天天忙著在病房里進出,也認識了隔壁病房那個跟她同病相憐的年輕男孩。
那男孩病重的是奶奶,他跟她一樣,是家里惟一抽得出空照顧的人,在那短短一個月的日子里,怕程予嫣追不上到時的功課,高三的男孩幫高一的程予嫣補習。
只是成績并非特別好的男孩,替程予嫣補起課便像個中途出家的半仙,講得零零落落又亂七八糟,但程予嫣喜歡男孩盡力解釋這一切的模樣,也喜歡他倆說說笑笑時他的燦爛笑容。
一個月后,程予嫣的母親出院了,男孩的奶奶也是,兩個互相支持彼此的人,在卸下那超乎年紀的重擔的同時,才發現他們的友情已轉化成愛情。
那時,男孩還叫蔣云翰,而十多年后,男孩變成男人,也從蔣云翰變成了程予嫣眼前的楊瀚。
一個程予嫣愛得深,也放不掉的男人。
「…為凱告訴我妳現在住這里。」楊瀚見著了程予嫣,戴著墨鏡跟鴨舌帽的他露出了笑容,他循著大樓向上望,似乎想藉找著那扇明亮的窗戶,也找著程予嫣現在的生活。
「嗯。」程予嫣應了聲,她終究是思念楊瀚的,她牽起楊瀚的手,領著他在社區揀了張長椅坐下了。
楊瀚困惑了,他思忖了下,開口,「妳不讓我上去?予嫣,妳還在生氣?昨天的事,我很抱歉,但我希望妳明白,那是我的工作,而我這么多年這么努力,都是為了我們兩個人的將來…」
「我需要的,其實,沒有你想像的多。」程予嫣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見楊瀚了愣住了,程予嫣想了想,抿唇,還是解釋,「我有室友,你不方便上去。」
「妳不是一個人住?」楊瀚蹙眉,俊朗的面容襲上了一絲焦躁,「…為凱沒告訴我這點,那好,我請為凱幫妳找個新房子,跟這里一樣,離飛擎近一點的。」
「不用。」程予嫣開口,止住了楊瀚的安排,「我在這里很好…」
程予嫣輕聲說。她想起了沈東冬,想起沈東冬只是同意她在她家住幾天而已。
那個剎那,有短短的一瞬間,程予嫣有一個不實際的希冀,希冀沈東冬不會想起這個約定、不會要她離開。
無疑的,她喜歡跟沈東冬住在一起,雖然,沈東冬習慣用冷酷包裝她的柔軟,習慣用淡然掩飾她的在意,但那樣的沈東冬,卻真實的令程予嫣感到心安。
楊瀚卻是更不能接受了,「是因為妳的室友?」

第十四章:情非得已(下) 14(下).
他沉吟了會,謹慎地開口,「妳的室友…,是男人?女人?」
程予嫣望著他,本是溫柔的雙眸襲上了一絲冷,「你來找我是因為關心我,還是為了要確認你的不安?」
楊瀚擰眉,習慣于程予嫣的倔強,卻也無奈于程予嫣的倔強。
他逼著自己捺著性子,好聲好氣的開口,「予嫣,妳一個人住在外面,我當然會擔心跟關心妳的交友狀況、生活狀況。」
楊瀚說得誠懇。
程予嫣聽著他說,這話雖然聽起來溫暖,程予嫣心里卻空蕩蕩的,那些暖意,怕是先被這夜色給稀釋了、消弭了,于是一絲一毫也透不進程予嫣的心里。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也不是孩子了,我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程予嫣說,夜風拂來,穿著短袖的她捱上一陣冷,她輕搓手臂。
楊瀚注意到了,他脫下外套,想要擱在程予嫣的肩上,程予嫣卻站起身來,在有意無意間,避開了他的外套、他的關懷。
「很晚了,明天還要上班…」程予嫣輕聲說,她背過身去要走,「你最近拍片很忙,不用忙著擔心我,我會照顧自己。」
楊瀚拉住了她的手。
那逼得程予嫣停下了腳步,但她雖沒有放開楊瀚的手,卻也沒有說話。
「予嫣…」
楊瀚的話滯在空氣里,這些年來,礙于楊瀚的工作,兩人的交集總是短暫,能三言兩語說的清的,或者三言兩語說不清的,都擱在兩個人的心里,隨著感情的年歲,積累的久了,多了,也亂了。
楊瀚深吸口氣,理清了思緒,「我想告訴妳我愛妳,好嗎?妳再給我一些時間,我現在還被定位成偶像而不是實力派演員,如果我們的戀情公開了,要付出太多的代價,會讓我之前的努力…」
見著程予嫣的背影,只覺那纖細柔弱的身子扛起了太多的委屈,楊瀚捨不得,很捨不得,但想起當中的拉扯、取捨,卻做不了什么。
楊瀚繃緊著神經。他真怕,怕程予嫣不會回頭,不會回話,不會像以前一樣,告訴他,她沒事的,她不在意,她明白他的夢。
在程予嫣的沉默里,楊瀚害怕了。
但還好,程予嫣開口了,「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她說,輕輕地。
楊瀚露出一絲安心的笑容。
只是程予嫣并沒有轉過身,于是她見不著楊瀚的笑容,但那不要緊,她知道只要說上那些話,就能讓楊瀚放心。
那樣的楊瀚放開她的手,叫了計程車,走遠了,回去他位在精華地段的那座豪宅。
那裏保全嚴密,處于鬧市卻地點隱僻,適合楊瀚這個人的身分和地位,只是那偌大的屋子里,程予嫣卻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處。
目送他離去的程予嫣,心頭一陣酸,眼眶也染上濕氣。
回過頭去時,程予嫣想起了沈東冬。
她想起了昨天,她不愿再讓她見著自己此刻的脆弱。
她得收拾好自己。
于是她拍拍臉,讓自己好些了,便往大樓走去,只是程予嫣怎能料到,她卻是在大樓門口,撞著了那本該在屋子里的人。
「…妳還好嗎?」
那人一見著她,慣于冷然的視線添烏龜吃了100條魚會撐死嗎_有珠何須櫝by酥油餅txt了一分軟,什么細節也沒問,就先關心起她那一眼若有似無的淚光。
程予嫣低眉,她還沒回答,卻是瞧見了沈東冬手里的那件外套。
忽地,程予嫣再也不想隱瞞眼前的這個人。
「…剛剛來找我的人,其實是我的男友。」
秘密是這樣的,一但開口說了,就沒有停止不說的理由。
程予嫣繼續說,「因為他的工作性質,我平常不會特別說…,但我不能答應葳葳姐幫我介紹對象。」程予嫣輕聲說,低眉,終于學會了傾吐。
有那么一剎那,程予嫣擔心,擔心沈東冬會細問下去。
然而,沈東冬只是凝望著她,抿唇。
沈東冬不是沒有猜想過程予嫣有交往對象,但聽到時,她心中依然一緊。
她對程予嫣有好感嗎?沈東冬擰眉,她不愿意費心思量這件事,只因她太清楚,她跟程予嫣只能是朋友,尤其,在她知道程予嫣有男友之后。
也好。沈東冬想,這樣程予嫣越線時,她就不會多想。
也在那個當下,沈東冬終于明白,程予嫣和她相似的地方是什么。
想著,沈東冬把外套替程予嫣披上了,她開口,聲音淡淡,「…妳住下來吧。」
「…嗯?」以為自己聽錯了什么,程予嫣抬眸,淚未盡的眼里有著愕然。
沈東冬沉吟著,開口,「如果是因為他的工作,那他不在的時候,至少,妳還有個人可以照應。」她淡聲說,語聲有著令她自己都不自在的柔軟,她背過身去,為兩人按下了電梯。
程予嫣凝著她的背影,訝異。跟著,她卻因想通了什么,唇邊泛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背對著她的沈東冬見不著程予嫣的神情,自然,也見不著程予嫣凝望著她背影的神色複雜。
她似乎越來越依賴她了?電梯門打開時,程予嫣想。
──但,這樣好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0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