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四郝瘸子小克關系_有老公忘朋友怎么回答

第十九章:不得不從(上) 19.
──她昨天對程予嫣做了什么?
沈東冬皺眉。
雖然剛剛的事情因為程予嫣沒有反駁而暫時告一段落,但陪著程予嫣帶程柏崴一同出門吃飯的沈東冬,她是直到到了餐廳里,思緒依然不得安寧。
昨晚跟程予嫣一起喝醉的記憶雖然零碎,但沈東冬是個記性好的人,不需要太多整理,幾乎是醒來時,她就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她昨晚真的是失控了。
罕見的失控、荒唐…,一點都不像她平常會做的事。
──原因不明。
「嗯?」
沈東冬低眉,見程予嫣夾了一筷子的回鍋肉到她的碗里。
「予嫣,這才對嘛,對自己的…,嗯,你們怎么稱呼彼此,都叫對方『女朋友』?總之,予嫣,妳要溫柔一點,你們兩個人感情好好的,這樣最好。」程柏崴呵呵笑,喝了口柳橙汁,如釋重負的模樣,「這樣等等我才能放心搭高鐵回老家啊。」
沈東冬瞇眼吁氣,眼前的程柏崴,活脫脫就像沈葳葳的分身似的。
程予嫣沒說話,她有些不自在,目光落到了面前的菜餚上。
她不知道,沈東冬對程柏崴的坦然接受,其實也不習慣。
想當年,沈葳葳還花了好大一番力氣才愿意接受她愛女人這件事,哪里像程柏崴這么率性,這幾乎是秒接受了吧。
「我哥一直很擔心我不愿意跟人交往。」飯后,兩人有默契的一同進了化妝室,程予嫣洗著手,對一旁的沈東冬說,「他覺得那是他的責任。」
程予嫣說著,低眉,「他最害怕的,就是我會單身一輩子…,雖然我不懂,一個人過一輩子有什么不好。」
「妳哥哥看起來大妳不少。」沈東冬抿唇,她抽了張擦手巾,遞給了程予嫣。「妳長大了,他能為妳擔心的事已經不多了,所以,只要有一件,便會特別執著。」
「是嗎…」程予嫣喃喃,她擦著手,卻是若有所思。
她抬眸,對上沈東冬的視線,兩個人卻都愣了一下。
──是不是該提一下昨晚的事?
四目交接的剎那,兩人的心里幾乎同時浮現這個念頭。
「昨天…」程予嫣先開口了,她藏不住這尷尬的心思,「我們好像…」
沈東冬抿唇,一口嘆息輕輕,看過多少大風大浪,她是多少年了沒品嘗過眼下的焦慮,「我不知道…,予嫣,我該怎么跟妳道歉…」
她說,那個剎那,她才想起她早告訴程予嫣她喜歡女人這件事。
但愿程予嫣不要誤會她了。見程予嫣一度沉默,沈東冬想。
「嗯?妳為什么要道歉?」程予嫣不解,宿醉未解盡的她,輕揉著太陽穴,「我是說,昨天,我們…,好像有點瘋狂。」喬四郝瘸子小克關系_有老公忘朋友怎么回答
沈東冬失笑,冷慣了的眼染上一絲人味。
程予嫣見著,卻是捨不得那笑容,她看著,不禁伸手撫上沈東冬的臉龐。
沈東冬有著一張好看的瓜子臉。
縱使那清麗的面容里總不承載太多情緒,總不怒而威的模樣…,但程予嫣見著,卻是覺得那樣的沈東冬,令她好奇,她想知道,沈東冬的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沈東冬卻是退了步,避開了程予嫣的手。
程予嫣這才注意到自己失態了,「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下意識就…,總經理,妳、我們…」
──我們可以是朋友嗎?程予嫣本是想這么說的,尤其,在昨晚一夜的親暱以后,程予嫣以為,她跟沈東冬之間的界線開始模糊了。
「嗯?」沈東冬問,語聲冷然。
對上沈東冬眼里又染盡的那絲冷,程予嫣終究清醒。
她想起她真正該說的話。
「謝謝。」見沈東冬的手撫上門把,程予嫣說。
沈東冬停下腳步,疑惑的看著她,程予嫣補上后頭的話,「我是說…,謝謝妳今天在我哥面前幫我解圍,雖然我不知道妳為什么愿意這么做。」
「妳哥哥需要一個放心的理由,而幫這個忙,對我來說沒有損傷。」沈東冬淡聲說,她低眉,臨走前,淡淡的看了程予嫣一眼,「我無意干涉妳的感情…,雖然我多少明白,有些感情,連家人都不能說。」
「但我希望,這樣的感情,真的是妳要的。」
說著,她拉開了門把,外頭的暄鬧聲在門被打開的剎那涌入了,在轉瞬間,又隨著沈東冬的離開而歸于寂靜。
程予嫣看著那關上的門,擰眉,就像這一屋子的寂靜一樣,她失去了說話的聲音。
她捱著洗手臺,洗了把臉,想讓自己冷靜一點。
程予嫣抬眸,她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想起昨晚跟沈東冬在一起的荒唐,又想起昨晚楊瀚牽著夏凝兒的手上臺時,在場的人都為他們的登臺而歡欣鼓舞。
究竟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呢…,又或者說,真的、假的,這件事情,還重要嗎?程予嫣想。
或許是忍得太久、太苦了,沈東冬的那句話,像是打開潘朵拉盒子的鑰匙,程予嫣無法停止思緒。
她很愛楊瀚,而楊瀚很愛她…,程予嫣吁了口氣。
但這事實她怎么會不知道,她就是一直抱著這個事實,才有辦法在這些當慣了隱形人的日子里,告訴自己,這一切都只是暫時的,終究會有個盡頭。
──但,這真的是她要的嗎?
程予嫣皺眉,控制著自己的眼淚,不知道自己那除了少得可憐的尊嚴以外還剩下什么,她不想哭。
此際,洗手間的門卻是被人推開了。
程予嫣抬眸,見著門外的人,愣住了。
「居然在這里碰到妳。」那女人見著她,冷哼了聲,即使兩人只見過幾次面,卻已是連假意的熱絡都懶了。
「單經理…」程予嫣喃喃,她還沒來得多說句話,就先在空氣里聞到單雪淇滿滿的敵意。
單雪淇睨了她眼,擱下化妝包,對著鏡子補起口紅,「妳怎么來得起這種高級餐廳?妳不就是個小編輯?怎么,佟杰小朋友帶妳來的?」
單雪淇有雙很美的眼,雖然那一眼的嫵媚對上程予嫣的時候,程予嫣總覺得,著實比起沈東冬慣常的冷漠還要傷人。
程予嫣吸了口氣,「我跟佟杰不是妳想的那種關係,我已經說過了。」

第十九章:不得不從(下) 19.(下)
「那又怎樣。」單雪淇瞥了她眼,一眼的挑釁,「我就是不喜歡像妳這種外表乖乖巧巧的女孩子,妳們這種人,好像什么人都該對妳們友善一樣,看了就不順眼。」
單雪淇搖頭,「就只有沈東冬那種自以為是又高高在上的白癡,才會相信妳們這種虛假的女孩子…。」
「我真的不懂她,她為什么總是不聽我的勸、總是要信任妳們這種人。」她最后道。
「妳!」程予嫣擰眉,正要發作。
恰巧,單雪淇手腕上的手鍊掉了下來。
程予嫣本能去撿,鍊子還沒撿著,她的手卻被單雪淇給撥開了。
「那是我的東西,我會自己保護,不需要妳的虛情假意。」單雪淇冷聲說。
程予嫣看著單雪淇急急地把鍊子給扣了回去,出于一種直覺,程予嫣忍不住開口,「…這條鍊子,是總經理送妳的嗎」
單雪淇瞇起眼,因為程予嫣這句話而愣了下,第一時間,她并沒有反駁。
「這不關妳的事。」
單雪淇只留下這句話,人便走了,斷然離開,一如她來時的氣勢張狂。
程予嫣卻不自禁把這件事記到了心上,一直到睡前洗澡時,她都還記著這件事。
──單經理跟總經理之間是什么關係?
就著洗澡水浸潤自己的身子,程予嫣瞇起眼,內心有太多的問號。
單經理是總經理的前女友嗎…,舊情人?程予嫣想,但想起擱在房間床頭的那張照片,程予嫣總覺得單雪淇和照片里的人有些對不上,可照片里的兩人都很年輕,要說完全對不上,好像也不是…
越想越是困惑,程予嫣擦著頭髮出門,卻是一把撞上了浴室門外頭的沈東冬。
兩個人就這么硬生生又捱在一起了。沈東冬嘆息,她不得不承認,程予嫣的存在,就是再再的打亂她的生活秩序。
好在,她似乎也慢慢習慣了。想著,沈東冬放開懷里的程予嫣,「學不會好好走路?」
「站在門外面嚇人…,妳就學得很好…」程予嫣小聲碎念著,卻是被沈東冬聽了個一清二楚。
沈東冬搖搖頭,只覺拿程予嫣沒有辦法,只是當她正要踏進浴室,門外的電鈴卻響了。
兩人同時停下了腳步,互看一眼,不知道這么晚還有誰會來。
沈東冬攔住了程予嫣,「我去開門。」
「嗯。」程予嫣點點頭。
只是當沈東冬開了門,門外的人卻讓兩個人都瞬間無語。
「Surprise!」
程予嫣愕然,下午才搭了高鐵回去的程柏崴,拎了一只行李袋就站在門外頭。
「哥?你怎么又回來了?」程予嫣還沒來得及思考,就先聽見自己的驚呼。
程柏崴呵呵笑了聲,瞇眼,程予嫣這才發現程柏崴不是一個人,他的身旁還有個可愛的小女孩,扎著兩條辮子的她抱著程柏崴的大腿,開心的模樣。
「我還是不放心,如果予嫣妳和這位…,抱歉,沈小姐。」他看著沈東冬說,「沈小姐不是睡沙發嗎?我就想說,如果你們不是真的在交往怎么辦?又或者,你們感情不好我不知道怎么辦…?」
程柏崴抓抓臉,一臉的憨厚,「…加上婷婷說她很久沒有看到姑姑了,所以我想說我跟婷婷最近都放暑假,那我們還是來叨擾一陣子,陪陪妳們好了?」
說著,他滿是歉意的看向沈東冬,「沈小姐,我覺得妳是個明理人,不要介意啊…,我妹妹真的瞞你們的關係太久了,妳們就讓我住幾天,安個心?」
程予嫣聽到這里簡直要瘋了,她連忙走近門旁,「哥…,你不要鬧了好嗎?你這樣子我們很困擾…」
程柏崴苦笑,「妹,我是妳哥哥,就算我只是來玩,打擾妳幾天,妳也會這么困擾嗎…」
程予嫣愕然,一旁不明白眼下狀況的婷婷,逮著機會連忙牽住程予嫣的手,「姑姑想不想婷婷?」她問得無辜。
「婷婷…」程予嫣直要犯頭疼,她牽著婷婷的手,明白騎虎難下這四個字的真意。
程柏崴見狀,尷尬一笑,他捱近程予嫣耳旁,低聲說,「還是予嫣,妳其實沒有什么決定權,妳們家的事情,都是沈小姐決定的?」
程予嫣連忙解釋,「當然不是這樣,而是因為…」
「予嫣,沒關係。」沈東冬按著額頭,顯然也對眼下的情況頭疼已極。
畢竟,沈東冬今早會那么承認,本來想著的只是當一個白日的陪客,也讓程予嫣日后有藉口可以應付程柏崴而已。
真的瞞不住,大不了,以后就說兩人已經分手。
本是這樣的,一切一切,都該簡單的很。
「程先生,你們就先住下來吧。」沈東冬淡聲說,她瞥了眼客廳,「另一間房間另有用途,不能睡人,但客廳的沙發可以拆成沙發床。」
「太好了,謝謝妳啊,沈小姐。」程柏崴說著,連忙拎著行李進了屋,就怕沈東冬會反悔似的,連腳上的鞋子都沒有脫。
程予嫣想起了沈東冬的潔癖,這比程予嫣工作上犯錯還要緊張,她連忙追著程柏崴進屋。
「哥,你不能…」
沈東冬卻是擰眉,阻止了她。
「妳為什么要答應,妳不用做到這程度…,大不了,我再替他們找間旅館?」程予嫣悄聲說。
「這樣我們今天就白演了。」沈東冬吁了口氣,揉揉眉心,「…就幾天吧,事情何必只做一半?」
說著,沈東冬瞥了眼被程柏崴踩髒了的地板,她已不知道這屋子還要失序到什么程度,想著,她吁了口氣,眼不見為凈似的,走進了臥房里。
程予嫣跟在她后頭進房。
只是門一關,看著臥房里唯一有的那張床,兩人忽然都有些尷尬。
「那個…」程予嫣先開口,假裝鎮定的模樣,「我喜歡睡右邊。」
沈東冬抿唇,她也是尷尬已極。
她打開柜子,抱了幾床棉被下來,佯裝從容,「嗯,那我睡左邊吧。」
真的好尷尬。兩人互看一眼,心裏都想。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0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