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下面吐出葡萄來_有肉小黃文多

第二十二章:近在咫尺(上) 22.
『我累了、好累了…』
『我好想離開,不管是感情、或者是工作…』
『…我知道。』
華燈初上,轉眼已是晚上,但今天下午沈東冬對程予嫣的乖下面吐出葡萄來_有肉小黃文多回答,還盤旋在她的耳際。
明明只是句不起眼的話,為什么會如此在意…?程予嫣不明白。
思緒紛紛,她把切好的菜擱進鍋里燙熟。
蔬菜湯的香氣盈滿整個廚房,換得挨在她身旁、想蹭飯吃的驊驊的一臉哀怨。
他一張小臉皺著,愁眉不展。
「不想喝這個,可以煮別的嗎?」驊驊嚷嚷。
「婷婷也不想喝這個。」婷婷也抱怨。
程柏崴挨進了廚房,剛穿上圍裙的他,大手一撈,拎起兩個小鬼頭的衣領,「你們兩個,有飯吃就不可以挑食?嗯?」
「爸爸你很討厭!」
「叔叔你很煩!」
砰。
把兩個小孩關在外頭,程柏崴拿起砧板上的菜刀,幫程予嫣切起菜來,「妹,沈小姐今天也會晚點回來?」
程予嫣聽見這話才回過神,她應了聲,「她說要加班,但會趕回來吃飯。」
「那好。」程柏崴吁了口氣,旋開瓦斯爐,熱了炒鍋里的油,「妹,我來住也兩三天了…,妳坦白跟哥說,沈小姐到底對妳好不好?」
「嗯?」一時不解程柏崴的意思,程予嫣擱下湯杓,望了他一眼,「你不用擔心我,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妹…」程柏崴嘆息,他對程予嫣向來是沒辦法的,「妳沒聽過一句話嗎,在父母親的眼里,小孩子永遠都是小孩子。」
程柏崴沉著聲,眼里多般擔心,「…我們很早就沒了爸爸,這幾年媽也走了,對我來說,妳就是我永遠都放不下心的那個。」
說著,炒鍋熱了,他把切好的豬肉絲擱進鍋里,熱燙的鍋子因為忽然來到的不速之客而劈啪作響。
程予嫣朱唇輕抿,「我知道你擔心,可我們沒什么問題。」
「沒問題?」程柏崴挑眉,像是聽進了什么不入耳的句子,扎了他的耳朵似的,「妳們兩個這么相敬如賓,連妳拿杯水給她她還會跟妳說謝謝,妳早上出門前還分開進浴室,不僅如此,妳們坐在一起吃飯兩個人至少隔了三十公分、衣服也分開洗,還有啊…,妳們聊天的內容除了公事以外就是等等誰先洗澡?妳當哥傻了?這叫談戀愛?這叫室友好嗎。」
程予嫣愕然,她一度被程柏崴這番話給惹得懵了。
她著實沒料到程柏崴這兩天默不作聲,對她和沈東冬的關係毫不追問,原來趁著這段期間,私底下、暗地里,進行著充分的調查工作。
程予嫣只覺頭疼,「我們有我們的相處模式…」
「我就知道妳會這么說。」程柏崴看了她眼,見肉絲已半熟,他把青椒擱進炒鍋里,「妹,我也知道妳們怎么相處我管不著,所以我問的是…,沈小姐對妳好不好?」
青椒炒肉絲的香氣散進空氣中,程柏崴炒著菜,程予嫣看著,是不難想像等等兩個小鬼看到這道菜,又會抱怨的多大聲。
程柏崴繼續說,「我只是要妳想想,妳跟她在一起會不會感到快樂,會不會覺得幸福…,這也是妳哥我唯一在乎的事情。」
「我…」見程柏崴說得這般認真,程予嫣擰眉,她提了口氣,嘴里的話塞著了。
只因她本來想直接回答他很好,但又怕程柏崴覺得敷衍,不相信她。
更重要的是,她的心思不自覺得又落入了今天下午,沈東冬抱住她的剎那。
還有,更多更多天以來,她剛來到這里的時候、沈東冬在巷口碰到哭泣不已的她的時候、她喝醉的時候、她被單雪淇欺負的時候、被楊瀚傷害的時候…
快樂、沮喪、悲傷、荒唐、高興的時候,她都不是一個人。
她和沈東冬的回憶,不知不覺,變得太多了。
程予嫣抿唇,思緒一度被這些回憶給綑住了,這讓她的心思一度抽不開。
她抽不開心思去想,她跟沈東冬其實只認識幾天,甚至,幾周以前,她們還是在路上相見不相識的陌生人…
「予嫣?」
程予嫣抬眸,吃過晚飯的她坐在床沿,這才注意到自己因為想著這些事而失神。
剛進屋的沈東冬看著她,眼里卻是有些擔心。
「妳回來了。」程予嫣擰眉,每當兩個人同處在這個房間里的時候,她總有些不知所措,這次,甚至心跳失序了些,她感到慌張,「妳…,我幫妳留了晚餐,在冰箱里。」
「謝謝。」沈東冬點點頭,她脫下西裝短外套,看了程予嫣眼,見程予嫣若有所思,沈東冬直覺以為是今天下午的事情。
沈東冬抿唇,心里有了打算。
「我們出去走走。」她說,牽起了程予嫣的手。
程予嫣愣愣地跟著她,忘了掙扎。

第二十二章:近在咫尺(下) 22(下).
程予嫣沒想到沈東冬帶她出門,是帶她出來運動。
跟著她跑了幾圈,程予嫣累了,找了張椅子坐下來。
夜晚時分的學校操場,少不了晚間來運動的人們。這些人不單單只有學生,有踩著閑散步伐散步的長者,有揮灑汗水不住練跑的年輕人,有被爸爸媽媽逼著出來運動、隨意跑跑了事的小孩,也有像沈東冬那樣扎實運動的人…
程予嫣抬眸,看沈東冬跑了幾圈,停下,似乎在找著自己,程予嫣對她揮揮手,沈東冬淡淡一笑,卻是走遠了。
她去哪里呢?
程予嫣正想,但她的手機響了,她一度以為打來的人會是楊瀚,只是沒想到,卻是個她沒見過的號碼。
她不解,接起,喂了聲,但電話那頭無人回應。
過了會,對方才開口。
「妳,是程予嫣嗎?」那人說,聲音低低的,聽起來的聲音,著實令程予嫣感到陌生。
「我是,請問妳是…」
程予嫣還想確認,嘟的一聲,對方卻是把電話給掛了。
「好奇怪…」程予嫣看著電話,喃喃。
「怎么了?」
程予嫣抬眸,卻是見著了沈東冬,而沈東冬手里的事物,引走了程予嫣此刻的狐疑。
「霜淇淋!」程予嫣嚷了聲,接過,笑得眉眼彎彎,柔化了心里的愁思。
「這是這間學校的特別商品,有時會賣到晚上,賣出的錢學校會撥給家境不好的學生當營養午餐的餐費。」沈東冬解釋著,她拿了毛巾,擦著汗。
但程予嫣沒有回話,應該說,她忙著吃霜淇淋,沒有時間回話。
沈東冬見著,失笑,她沒想到程予嫣這么喜歡這種小孩子的零食。
「好久沒吃到了。」程予嫣發現沈東冬的心思,吐舌,「以前高中時很愛吃。」
「那后來怎么不吃了?」沈東冬沒多想,便問。
「因為…」程予嫣抿唇,她想起了楊瀚,想起她好久沒吃霜淇淋的原因。
楊瀚剛出道的時候,并非一炮而紅,他過了很長一段苦日子,直到和夏凝兒搭檔成螢幕情侶,才算真正開始有了名氣。
在那之前,他的生活費都是靠程予嫣半工半讀支援的,兩個人約會的時候,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麥當勞,因為那里便宜,又可以坐一整個下午。
楊瀚會在那里背劇本,程予嫣則在那里寫劇本。
那時,程予嫣很愛吃麥當勞的霜淇淋,楊瀚總陪著她吃。
后來,楊瀚竄紅了,程予嫣開始和楊瀚當起公眾場合里的陌生人。
而打從那時起,程予嫣進了麥當勞,便再也想不起要為自己點一支霜淇淋,如果要問程予嫣原因,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沒心思再吃了。
日常里的習慣,總是不知不覺養成的,意識到的時候,往往,連當事人都會有些驚訝。
「霜淇淋都要沾到手上了。」沈東冬遞了張衛生紙給她。
「嗯。」程予嫣愕然,尷尬一笑,這才發現手里的霜淇淋是她獨有。
「妳怎么沒買自己的?」她問沈東冬。
沈東冬搖頭,淡淡一笑,「如果妳不喜歡吃,那就多買了,但妳喜歡,那很好。」
「嗯…」程予嫣抿唇,沒想到是因為這樣,她想了想,把霜淇淋伸到沈東冬面前,「…如果妳不介意的話,那妳也吃?」
「不用了。」沈東冬訝異,她淡淡拒絕。
程予嫣不同意,又說,「妳快點,都要融化了。」
沈東冬無奈,她看了程予嫣一眼,這才不自在的咬了一口。
程予嫣笑了,滿足了什么似的,但霜淇淋還是融化下來,沈東冬見狀,連忙扶住她的手,替她擦。
程予嫣看著她,心思,卻再不安寧了。
「…我、我自己來。」程予嫣不禁抽回手。
沈東冬見狀,怕程予嫣誤會,她沒有阻止。
只是,沈東冬也想起了件更重要的事,「今天下午…,我走后,拍攝還順利嗎?單經理還有沒有再來?」
「很順利。」程予嫣點點頭,把手里的霜淇淋慢慢吃凈了,「照片拍得很好,跟我們規劃中的一樣,修完片后等撰稿那邊補完專訪,就可以排版了。」
「等排版完、打樣好了,先發一份給我。」沈東冬說。
「嗯。」程予嫣應了聲。
這話落下,沉默,再度隔開了兩人的距離。
沈東冬本想再問些什么,但想想,終究作罷。
程予嫣吃凈了霜淇淋,她擦著手,想起程柏崴今天晚上跟她說的話,程予嫣不自覺地看了看她和沈東冬兩人相隔的距離。
她看了看,覺得程柏崴夸張了。
因為這距離,怎么看也沒有三十公分,連湊到十公分都有點勉強,與其說是相敬如賓…
根本,就是太近了。
想著,她抬眸,恰巧沈東冬也看著她,兩人對上彼此的視線,愣住了。
那剎那,時間,好像停了下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1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