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在我面前撅好屁股打屁股_有軒墨的小說

第二十八章:若無其事(上) 28.
幫著夏凝兒把那包消夜擱上桌,拿了碗筷餐具的程予嫣,還是覺得有些不大真實。
「我很喜歡吃這間店的滷味,可這間店賣的份量總是太多,我又貪心,一買,往往就這么多了。」夏凝兒支著頭,笑的歉然。
那笑,溫柔的令人心醉…
她繼續說,「我每天都很忙,一旦有了一個人的時間,反而不知道該怎么過了…」
「嗯。」程予嫣聽著,不知該如何回應,把筷子遞給她。
看著這樣的夏凝兒,程予嫣是再度意識到她和楊瀚的世界有多不同…
夏凝兒微微一笑,說了聲謝謝,夾起一塊蘿蔔吃起,一臉滿足的笑容,純然地像個天使。
胸口一塞,程予嫣看了她眼,夾了些科學麵到自己的碗里,吃起。
的確如夏凝兒所說的很好吃,但程予嫣吃了一口,卻是想到沈東冬。
──想到她,那唯一會讓她此刻覺得溫暖的人。
不知道沈東冬現在在做什么…?她總覺得,沈東冬也會喜歡吃這個的。
不知她的心思,夏凝兒望著這員工休息室里的擺設,她是在這些經年累月的陳設里,找到一絲熟悉的溫度。
「好久沒過來了,但這里…,都沒什么變。」她喃喃,說得小聲,像說給自己聽的。
但這休息室太小,坐在她身旁的程予嫣聽得清楚。
「妳來過這里?」程予嫣不禁問。
夏凝兒愣了下,「嗯…,對,以前因為一些工作,來過這里幾次。」
她尷尬一笑,輕巧的帶開了話題,「…都當了飯友,我還沒問妳叫什么名字?妳在這擔任什么工作,怎么這么晚還沒回去?」
程予嫣抬眸,「我叫程予嫣…,工作的話,我目前是單經理的特助。」
「單經理嗎?」夏凝兒嚼著食物,把單經理這幾個字也嚼碎了。
她托著腮,短短遲疑,卻輕巧地掠過了這個名字。
她的目光回到了程予嫣的身上,「予嫣…,妳叫予嫣?妳的名字很好聽。」
「謝謝。」程予嫣應了聲,對于夏凝兒的友善有些不自在,她低頭,想專心在食物里。
短短的對話,便這么沉默下來。
休息室的電話恰巧響起,清亮的電話聲響在小小的休息室里,攫走了此刻的尷尬和兩人的注意力。
程予嫣站起身,接起了電話,是樓下保全打來的。
「程小姐嗎?」保全爽朗的聲音傳來,「…剛剛有人打電話進公司,說是妳手機打不通。」
「她在大門口電線桿那等妳,說等妳忙完了再出來,她接妳回家。」
程予嫣愣了下,聽著保全說著這些,卻不知道她身邊有誰會知道她這么晚還待在這里。
或許,還有一個人…
想起她,程予嫣的唇邊泛起淡淡的笑意。
「妳要回去了嗎?」見程予嫣掛上電話,夏凝兒擱下了筷子。
她溫柔的眼望向程予嫣的若有所思。
「…嗯。」程予嫣應了聲,見著桌上沒有吃完的食物,「我陪妳吃完,再走吧。」
「沒關係。」夏凝兒淡淡一笑,回絕了程予嫣的猶豫,「是我自己貪心買得太多,妳本來就沒有一定得陪我。」
「而且,我還應該謝謝妳。」夏凝兒說著,把滷味的袋子綁好了,拎了起來,「我帶回去吃吧。」
「也好。」程予嫣沒多想,點頭答應。
兩人一塊下了樓,樓下保全跟她倆打了聲招呼,便掠過兩人,說是要上樓去鎖門。
程予嫣見他走過,卻是想起自己還沒做完的工作,有些心煩。
她不愿意跟單雪淇求饒,不想讓單雪淇有機會可以揶揄她的失敗。
但,如果真的來不及交差…
「妳都加班到這么晚嗎?」她身旁的夏凝兒忽然問。
「怎么這么問?」程予嫣回過神,有些不解。
「…沒事,只是我拍戲常常到很晚,或許,我們之后還可以一起吃消夜?」夏凝兒笑笑,輕巧回答了程予嫣的疑問。
程予嫣點點頭,察覺她對夏凝兒的防備是有些過頭了。
她淡淡一笑,化開了些兩人間的距離,「之后有機會的話,當然可以。」
偕著夏凝兒走出大門,程予嫣在不遠處的電線桿見著了那臺熟悉的休旅車。
看著那車,程予嫣的心安下了。
她沒猜錯,這么晚來找她的,確實是沈東冬。
夏凝兒似乎注意到了,她循著程予嫣的目光看去,笑笑,「在那邊等妳的,是妳的另一半嗎?還是妳家人?」
夏凝兒這么一問,卻是讓程予嫣再度想起她和沈東冬之間的距離。
既不是家人,也不是朋友…
──她,到底該怎么介紹她才好?
而又為什么,她會這么在意這件事?程予嫣想,她的心思被這些問題給勾住了,卻找不到答案。
「好晚了,妳怎么回去?」不知該如何說起,最后,程予嫣避開了夏凝兒的疑問。
夏凝兒見狀,淡淡一笑,似乎察覺了程予嫣的心思,也不多問。
「我搭計程車。」夏凝兒應了聲,順著程予嫣的話回答。
程予嫣沒多想,她跟夏凝兒道了別,上了沈東冬的車。
車上的沈東冬見著她,清冷的眼望進程予嫣眼里的疲憊,那一望,讓程予嫣心中一緊。
有那么一剎那,她怕沈東冬會多問她一句今晚加班的事,而程予嫣卻一點也不希望沈東冬知道這件事。
她知道沈東冬一定會幫她。或許,會要求單雪淇放過她,或許,會讓蕭翊瀟把她調回女孩Ask部門…
但無論是哪一種結局,程予嫣都不想要。
她不想再被認為什么都做不到,就像單雪淇口中的她一樣,或者,又像楊瀚看待她的方式一樣。
就算處境再艱難,她也想要靠自己撐過去。
也許是猜測到她的心思,沈東冬開口,沒有問起這件事,「妳工作太晚,手機也沒電了,來公司接妳回去,我比較放心。」
程予嫣鬆了口氣,「嗯,我知道,謝謝妳。」
沈東冬聽著她的回答,看了她眼,思忖著什么似的,她覆過程予嫣的身子,手擱在程予嫣的安全帶上。
「妳累了,安全帶我幫妳繫吧。」她說,短短一瞥。
雖然只是短短一瞥,卻見著沈東冬的神色…
程予嫣抿唇。
──她,是不是刻意不問她的?見著沈東冬眼底的擔心,程予嫣的心里閃過這念頭。

第二十八章:若無其事(下) 28.(下)
注意到沈東冬的黑眼圈好像加深了些,程予嫣不自覺的伸手去探。
證實了她的猜測,她的話不禁軟了,「妳最近…,好像都睡不好?是不是跟我一起睡,吵到妳了?」
沈東冬聽著,卻是愣了下。
乖乖在我面前撅好屁股打屁股_有軒墨的小說握住程予嫣撫上的手,淡聲開口,「…妳不讓我擔心,我便睡得好。」
「是嗎?」程予嫣抬眸,兩人離得太近。
「謝謝妳。」心一緊,程予嫣不自覺地說,「…妳一直陪著我。」
沈東冬沒說話,她落進程予嫣眼里的目光,有一絲藏不起的溫柔…
看著那樣的沈東冬,程予嫣的心不聽話了。
有那么一剎那,她想吻上沈東冬的唇。
剎那。
如果吻上沈東冬的唇,那么,她的心便有了歸處,這一切的紛紛擾擾,她便再也不怕了。
再也不怕…
她正想,沈東冬卻鬆開了她的手,循著她原本的任務,替程予嫣繫好了安全帶。
一切,歸于平靜。
「我們回家了,妳哥還在等妳。」她避開了程予嫣的視線,開口,聲音冷然。
那忽然間拉開的距離,讓程予嫣想起了現實,想起了兩人并不屬于彼此。
她愛的人是楊瀚,而沈東冬…
看著沈東冬,程予嫣的目光落在汽車音響上,她想起了今早播放出音樂時的尷尬、想起沈東冬的前女友、想起了單雪淇。
──是單雪淇,讓沈東冬念念不忘至今。
雖然不知道單雪淇和沈東冬倆人間曾經發生過什么事…
但想起沈東冬今早的反應,程予嫣明白,沈東冬的心里不該、也不會有她的位置。
她對沈東冬而言,或許,就是個令她掛上心的房客、后輩,最了不起,就是個朋友而已。
程予嫣心頭一緊。
她忽然發現,這些身分,讓她的心好疼,她忽然發現,她不希望兩個人只有如此而已。
程予嫣發現了自己的貪心。
但,她還希望她們兩人之間有什么呢…
沈東冬像是發現她的心緒,她輕聲打斷她,「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想吧。」
「嗯。」程予嫣應了聲,就怕被沈東冬發現異狀,她提了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
沈東冬發動了引擎,車子開上了道路。
車子開遠了。
引擎發動時的喧囂被留在車后頭的夜色里…
一個站在不遠處的人,因這開遠了的車影,神色染上一絲複雜。
是夏凝兒。
她已經站在那裏好一陣子了。
見車影在視線里越來越小、逐漸隱沒,夏凝兒抿唇,思緒不止。
「難得放假,妳怎么這么晚還沒走?」有人輕拍她肩。
夏凝兒聽著那聲音,揚眉。
她知道那人是誰。
「宋為凱…」夏凝兒喃喃,目光仍滯在那夜色里。
「楊瀚好一點沒有?」夏凝兒輕聲說,連看都不愿意看宋為凱一眼,她的聲音不見剛剛的溫柔,「…可以拍后頭的戲了嗎?」
宋為凱的手擱上了她的肩。
自然而然,像是平日里作慣了的動作。
宋為凱抱怨,「當然不好,就是個多情種子,忘了他現在的位置是靠多少犧牲換來的…」
他冷哼了聲,「不過就失個戀,居然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在想他前女友,臺詞亂背一通,把好好的臺詞都背成了咒語,根本就聽不下去。」
是終于找到了出口,宋為凱一開口就停不下來。
「那也是他自己選的?不是嗎?」夏凝兒輕輕一應,「是他自己當初愿意答應這筆交易。」
宋為凱聽見這話,笑了,他粗糙的手撫上夏凝兒小巧的臉蛋,「嗯?妳不是因為關心他,才找上他前女友的?」
他遲疑了下,又說,「還是因為我昨天不小心說溜嘴,讓妳想到另一個人…」
夏凝兒瞪了他眼,避開他,臉上的那一絲厭惡一閃即逝。
她佯裝無事,「我是擔心他前女友,她是無辜的,她為了這場交易的罪受的已經夠多了。」
「這么善良?」宋為凱乾笑了聲,意味深長地看了夏凝兒一眼,「夏凝兒,看來,我以前真的是不夠了解妳。」
夏凝兒冷聲打斷他,「我該回去了,你照顧好楊瀚…,如果他需要,就給他一點時間,我可以等。」
落下這話,她不愿再與宋為凱糾纏,踏上了街,伸手攔了計程車。
看夏凝兒搭了車便走,宋為凱也不阻止,他只是笑笑,毫不在意的樣子。
「裝什么圣女,妳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么?」見車開遠,宋為凱斯文的表情卸得更加徹底,再不掩飾原來的狡詐和猥瑣,「夏凝兒…,妳不也是犧牲了別人,才會有今天的嗎?」
「說到底,妳跟楊瀚都是一樣的人,一樣可悲。」冷哼了聲,宋為凱手埋進口袋。
想起過往…
宋為凱吹起了口哨,複雜的心思轉眼化成嘴里輕鬆愉快的音符,跟隨踩著夜色的他,回到身后的大樓里。
夜色如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1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