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全含進去小妖精_朋友玩下面

第三十四章:舊日歷歷(上) 34.
沈東冬沒有帶程予嫣回家。
她帶程予嫣回到馮席修替她臨時租下的那間房子。
「這里是…」讓沈東冬牽著手出了電梯,站在陌生的鐵門前,程予嫣看著沈東冬掏出鑰匙,不禁問。
「我另外租的房子。」沈東冬淡應了聲,鑰匙一轉,門開了,「請一個朋友幫忙租的。」
沈東冬開口,清冷的目光落在程予嫣臉上的淚痕里,「妳需要休息,待在這里,也不需要讓妳哥哥多擔心。」
「嗯…」
沈東冬正要進門,程予嫣拉住了她。
「…我想洗澡。」程予嫣低眉,她輕聲說。
這話一落,她臉上的哀傷已掩不住,讓人不忍卒睹。
沈東冬望著她,思緒一滯。
昨晚,到底發生什么事…
但察覺到程予嫣此刻的痛苦,沈東冬不愿對程予嫣問起。
「待在這里,妳想做什么,都好。」她說,讓程予嫣進了屋,替兩人關上門。
昨晚的事情,多半,跟程予嫣的男友有關係。
卻是不知那男人如何傷了程予嫣?而又為什么,那男人不愿公開她和程予嫣間的關係?
聽著浴室里傳來的陣陣水聲,沈東冬抿緊唇,思緒正落。
她打了通電話給程柏崴,「沒事了,予嫣跟我在一起。」
「沈小姐…」昨晚也找了一夜,程柏崴的聲音顯得勞累,「…昨晚,予嫣跟誰在一起,她跟妳說了嗎?」
沈東冬望了浴室門一眼,開口,「我沒有問。」
電話那頭的程柏崴聽著,靜默一陣,思緒似乎也跟剛剛的沈東冬一樣,陷入那些找不到答案的迷障里。
過了會,他嘆息,「予嫣從小時候開始就很倔強,她不想說的事情,誰也拿她沒轍。」
他的思緒陷入了回憶里,想著什么,「有時候,妳只要順著她就好,不管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她需要的只是我們。」程柏崴低聲說,像是說給沈東冬聽,但更像說給他自己聽,「請妳,不要放她一個人?」
程柏崴頓了聲,「沈小姐,予嫣她…,現在身邊只剩下妳了。」
沈東冬終是注意到了,程柏崴的語氣實在太過平靜。
不像往日。
沈東冬尋思,心下有底,「我知道,我會做我該做的。」
「謝謝。」程柏崴開口,又沉默了半晌,只因后頭的話,他想了很久,「…來了這里,知道有妳這樣的人陪在她身邊,我已經放心多了。」
「那,她就拜託妳照顧了。」
沈東冬掛上了電話,電話靜默了,它擱在她手里的重量卻沉了。
浴室的水聲仍不止,雜亂無章的拍打聲紊亂了沈東冬此際的思緒。
原來,程柏崴似乎早就發現,發現她和程予嫣之間,其實并不是…
沈東冬思忖著,她面前的浴室門卻開了。
裹著浴巾的程予嫣望著她,沉默,澄然的眸望進了沈東冬眼里的愁。
她白皙的肌膚上的未乾水滴,滴滴點點,無力的攀附著她的身子,有些落下,有些被蒸發在空氣里。
「妳沒有問我…,昨天,發生了什么事。」她說,聲音輕而脆弱,語聲剛落,便很快地被空氣給吞蝕。
「妳想說的時候,我會聽。」沈東冬淡聲說,她拿過床上的毛巾,替程予嫣擦著髮,「…會感冒的。」
程予嫣的眼眶紅了,她吸吸鼻子。
只覺,她說不出口的話,更多了。
「妳答應我了嗎?」讓沈東冬擦著頭髮,程予嫣忽然問。
「答應妳什么?」沈東冬說,她繼續為程予嫣擦著頭髮,像程予嫣的話沒有勾起她一絲情緒。
「答應我…」程予嫣懵了,她抬眼,找著沈東冬雙眸,卻又搖搖頭,「不,妳不用答應我…,我本來就不應該對妳這么說、不該這樣要求妳。」
「妳已經對我很好了,不該再好了。」
「我沒有拒絕妳。」沈東冬淡聲說。
「是嗎…」程予嫣應了聲,她低下頭,把沈東冬的話嚼碎在嘴里。
過了會,她開口,「我昨晚…跟我前男友在一起。」
「妳分手了?」
「嗯。」程予嫣應了聲。
沈東冬的手腕沾上了一滴水珠。
她抬眸,發現程予嫣哭了,因為她回答沈東冬的那短短一句話,或者,因為沈東冬問她那短短一個問題。
──她們心里都還有人,都還有傷。
沈東冬抽了張衛生紙,替程予嫣擦著淚水。
程予嫣抬眸,拉住了她的手。
這次,換程予嫣吻了她,她的唇瓣離開她的時,挾著水氣,像是淚水,又像是沐浴未乾的水滴。
「總經理,我會盡力…,去愛妳。」程予嫣說。

第三十四章:舊日歷歷(下) 34(下).
聽見程予嫣說,沈東冬凝視她的眼,然后,她在程予嫣的眼里,找到了她再熟悉不過的倔強…
沈東冬抿唇。她多希望,程予嫣在她面前,不用再這么做。
希望…
希望程予嫣在她面前,不需要努力,自然,也不需要假裝。
只因她并不在乎。
可沈東冬不能說破這點,因為她知道,如果她說破了,那就會打壞兩人之間的平衡。而程予嫣的個性,不會愿意接受兩人之間失衡的關係。
「都好。」沈東冬說,不重不輕的避開了這問題,聲音卻是她陌生已久的溫柔。
她已經愛上程予嫣了。沈東冬清楚。
而程予嫣呢?她又會愿意讓自己照顧她多久?
沈東冬擰眉,她清楚,強求,不過是折磨自己。
替程予嫣擦乾了頭髮,沈東冬走出了房間。
午后的陽光灑進了房子里,一地金黃,一如這些年來的許許多多個日子。
無礙于人間多少紛紛擾擾,這陽光的顏色,總是一如以往,不曾因人間的悲傷黯淡一分,也不曾為人世的歡騰而璀璨一毫。
變的,只有陽光下頭的人們,只有那些人與人交會而生的悲歡離合。
沈東冬望著那陽光,不語。
只因她在找著溫柔的同時,那些過往的傷痛也跟著回來了。
于是,她想起了愛情,也想起了『她』。
想起以前、想起現在。
此際,沈東冬擱在桌上的手機輕響了聲,她淡淡地看了一眼,在那寄件人欄位上,看見了『她』的名字。
──她,還是沒有放棄嗎?
—-
乖全含進去小妖精_朋友玩下面「你說沈鬼厲前幾天要你幫他找新房子?」坐在沙發上,看著香水型錄的蕭翊瀟問。
爐上的咖哩正熱騰騰的冒煙,馮席修攪著湯杓,煮飯太熱,于是他只穿了件薄背心,露出背后大半的紋身。
紋的是墮天使的圖案,是他十八歲那年交了第一個男友后,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同性戀是罪過嗎?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愛的就是男人。
他只知道,如果同性戀是罪過,那他,就會是罪過的本身。
「嗯哼。」端著咖哩飯上了桌,馮席修瞄了眼蕭翊瀟新染的髮色,挺好看的,他很喜歡,「接到電話時我也傻了。」
「很難想像她會想搬離那裏。」蕭翊瀟吁了口氣,他面前的咖哩飯很香,他卻興味索然,「我以為她會跟著她的原則在那裏一起腐朽。」
咖哩的味道會汙濁他嘴里的氣味,要不是兩人都懶得出門,就不用屈服選擇家里僅有的調理包。蕭翊瀟想著,只覺無奈。
馮席修瞥了他眼,笑笑,擱了盒薄荷糖在他面前,「喏。」
「嗯,謝謝。」蕭翊瀟挑眉,感謝他的體貼。
「她跟小單呢?八字有一撇沒有?」吃了口咖哩,思緒還落在這話題上,馮席修問。
蕭翊瀟夸張的吐了口氣,只覺馮席修這話比笑話還要笑話,「嗤,你在吃飯的時候提這個女人的名字,真是打壞我吃飯的興致。」
「…再說你自己,如果你再不懂得察顏觀色一點,宋為凱就永遠是你們經紀部門的一把手經紀人。」
蕭翊瀟罵著馮席修,順勢捏了他的臉一把,看著他的眼里卻是帶笑。
這世上大概只有對馮席修這人,蕭翊瀟才會脫了他在公司里固有的偽裝,變回十多年前那一切單純的青年男子,沒了脾氣,徒剩簡單。
「小單喜歡東冬那么久,雖然說是有點不得其法啦…」馮席修沒有掙扎,他捏著下巴,若有所思,「…但東冬不是個鐵石心腸的人,我就在想,搞不好東冬哪天改了個念頭,就會看見小單的好,給她們兩人一個機會…」
「都發生過那樣的事情,怎么可能。」蕭翊瀟碎念了聲,見馮席修吃得心不在焉,他舀了勺咖哩餵他,「認真點吃飯,醫生不是說你太瘦了嗎。」
「欸欸…,嗯。」
蕭翊瀟嘆息,「如果你要讓沈鬼厲給單雪淇那個暴風女一個機會,你還是先管好夏凝兒吧?她一天到晚跑出來晃蕩,沈鬼厲怎么會有心思談感情。」
這話一出,馮席修便愣了。
「怎么可能?凝兒明明跟我說她跟東冬已經沒聯絡啦。」
「她這么說你就信?那我之前跟你說你是我的初戀,你怎就不信?」蕭翊瀟嗤了聲,趁隙抱怨。
「我哪不信,我只是想多確認幾次。」馮席修抗議。
「自欺欺人。」蕭翊瀟搖搖頭,懶得跟馮席修繼續爭執,「我跟Elsa雖然上輩子就有仇沒結清,所以這輩子得繼續打殺,新仇舊恨,沒完沒了…,但我也是希望她可以有個好歸宿的。」
「上次你不是還提醒沈鬼厲,要她記得送Elsa生日禮物嗎?那條手鍊?」蕭翊瀟淡聲說。
「對啊?Elsa開心嗎?」馮席修認真問。
「開心?哼,你當Elsa犯傻?」蕭翊瀟嘆了聲,他攪著盤子里的咖哩飯,「沈鬼厲對這種東西一向不在行,她肯定是問夏凝兒要去哪里買,你知道嗎,我后來就看過夏凝兒出席發片記者會的時候,帶了條一模一樣的。」
「啊?東冬怎么一點長進都沒有,還有凝兒她干嘛…」
「還說她,我看你也沒什么長進。」
喝了口水漱口,蕭翊瀟打斷了他。
「那天我好巧不巧跟Elsa一起吃飯,她看到電視的時候臉色之難看。」蕭翊瀟說得,倒是不疾不徐,「后來我還聽我下屬說,單雪淇某次發飆,就在拍攝現場把那條鍊子給扔了。」
「扔了?」馮席修簡直要崩潰了。
「對。」蕭翊瀟無奈地敲了馮席修頭一計,「我看夏凝兒這女人不單純,你自己也知道,以后她的話,你還是打個折吧,別老是被她框得一愣一愣的…,你這么傻,不是丟我的臉?」
「我哪天真的精明了,你就喜歡了?」
「精明是外頭用的,家里頭就不用了。」蕭翊瀟嘆息。
「你怎么不乾脆叫我去考演員訓練班?」
「如果這樣就救得了你,我早讓你去了。」
「喂…」
兩人拌嘴到一半,馮席修看了眼時鐘,想到今早楊瀚跟夏凝兒預錄的節目要開播了,他推開蕭翊瀟在他腰間玩鬧呵癢的手,找著了遙控器。
「干什么?」
「別鬧。」
馮席修的眼盯著電視畫面,那是一個訪談節目,是夏凝兒和楊瀚為了電影宣傳而特別出席的。
看著上頭的一對璧人,馮席修安心了,縱使知道楊瀚最近狀況不好,縱使知道夏凝兒最近似乎又脫離他的管束,但總歸一句,表象是好的,就很好。
只是他看著看著,卻是被蕭翊瀟的驚呼聲給打斷了。
「欸,你怎么沒有跟我說這件事?」蕭翊瀟問。
「說什么?」看著電視的馮席修回答的心不在焉。
「夏凝兒說她拍完這部片后,考慮要休息一陣子?」
馮席修一度以為他聽錯了什么,直到蕭翊瀟給他看那則臉書貼文以前。
那則訊息就公布在夏凝兒自己的臉書粉絲頁上。
看清之時,馮席修徹底的懵了。
「怎么會這樣!我得打給她、搞清楚發生什么事才行…」馮席修喃喃。
蕭翊瀟望了他眼,淡淡補充,「重點是,你還得阻止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2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