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全部坐下去就不疼了茉兒_朋友玩客戶端

第三十五章:隱隱作痛(上) 35.
感情是這樣的,談得越深,分開時,傷口便有多疼。
「妳跟蔣云翰分手了…?怎么會?我只是出差一陣子欸…」
待在咖啡廳里,杜小蔓聽著面前的程予嫣說完這幾日的事,驚呼,手里的咖啡杯顯些拿不穩。
「予嫣,我擔心妳…」杜小蔓皺眉又說。
「嗯,分開了…」程予嫣望了杜小蔓一眼,這間咖啡廳兼著賣酒,她望著寫著菜單的黑板,有種替自己點一杯小酌的沖動。
注意到她的視線,杜小蔓連忙摀住她的眼,「不要喔,我一個人,可沒辦法送妳回去。」
「我還沒點呢。」程予嫣嘆息。
「妳看看就很危險。」杜小蔓吁了口氣,不愿想起程予嫣喝醉時的可怕,「那那個女人呢?妳的總經理,妳說妳們現在在交往?」
「嗯。」程予嫣應了聲。
「我真的是要聽不懂了…,予嫣,妳愛女人嗎?」杜小蔓又問,問得有些遲疑,「…是不是因為妳分手傷心,想找個人湊合?」
「她很好,她懂我。」程予嫣說,聲音輕輕,「我喜歡她。」
「喜歡跟愛是不一樣的,不需要我教妳吧?還有,跟女人在一起,壓力應該會很…」杜小蔓說得慢,揀選用字極為小心。
程予嫣先開口,結束這尷尬,「我覺得,我想跟她在一起,這就夠了。」
「嗯…」杜小蔓一臉為難。
她不是第一天認識程予嫣,知道程予嫣決定了就是決定了。可身為程予嫣的好友,杜小蔓不禁覺得她的情路實在坎坷,因為細數起來,程予嫣要不就是當電視明星見不得光的地下情人,要不就是跟女同志在一起承受這社會不講道理的眼光指責。
對杜小蔓而言,她只能對程予嫣的感情路說兩個字:命苦。
「我可以不阻止妳,但我要妳跟我保證,妳和她在一起會幸福。」杜小蔓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幸福…,要怎么保證?
程予嫣擰眉。
「幸福是要兩個人一起打造的,我和她有共識,這樣就好。」程予嫣落下這話,喝光了杯子里未盡的咖啡。
想回家了。
兩人結了帳,走回家的路上,程予嫣想起了公司、想起單雪淇對她依然好不起來的態度。
這幾天她和沈東冬都住在一起,程予嫣曾想問過沈東冬關于單雪淇的事情,但一想到沈東冬提起前女友的神情那般痛苦,程予嫣就不想為了好奇心,揭開沈東冬的傷疤。
她們兩個人只需要『現在』,便已經足夠。
「予嫣,我回去了喔,之后聊。」杜小蔓在公車站牌旁停下,望著程予嫣的眼還有著擔心。
「好。」
程予嫣對她揮揮手,走遠了。她掏出手機,發現手機里有兩通未接來電。
都是沈東冬打的。
「嗯?」她回撥給沈東冬,輕輕地問了一聲。
「沒事,下班了,帶了消夜。」沈東冬淡聲說。
「妳買了什么?」程予嫣問著她,看見乖全部坐下去就不疼了茉兒_朋友玩客戶端路旁的便利商店,想起剛剛沒喝到酒的空虛。
「鹽酥雞,妳喜歡吃的那家。」
「真的?」
「真的。」
程予嫣開心了,她溜進便利商店里,再走下臺階時,袋子里已擱了啤酒。
這幾天,她跟沈東冬的日子過得簡單,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飯就寢,就像是過去,只是現在,她倆更像是對普通的戀人。
像是。
兩個人互相依靠彼此,雖然不知名的界線依然隔在兩人中間,若隱若現、隱隱約約,有時程予嫣會越過去一點點,有時沈東冬會越過去一點點…
有時。
程予嫣已經很滿足了,很滿足于這樣的日常,這是她不曾感受過的幸福。
她會好好珍惜她跟沈東冬之間的關係,她也相信,五年、十年,她們一定會慢慢地越過那條線,真真正正的跟彼此在一起…
走出電梯的她,拿著鑰匙開了門,這是她和她的家,一切都很簡單、很單純。
雖然,這不是程予嫣第一次住在這棟大樓里。
想著,她望了眼門牌,不知道為何這么巧,沈東冬另外租的這屋子,偏偏,就在以前楊瀚替她租的那屋子的樓上。
「回來了?」聽到了聲音,沈東冬替她拉開了內門。
她只穿著一件素色T-shirt和短褲,髮絲有著洗髮精的味道,程予嫣笑了,她知道她剛洗完澡。
「嗯。」程予嫣應了聲。
進了門的她換了鞋,學著把自己的鞋和沈東冬的那雙對齊,沈東冬注意到了。
「這是我的習慣,不是妳的。」
「現在練習,久了也會變成我的習慣的。」
沈東冬被程予嫣逗得淡淡一笑,她拿過程予嫣手里的包包,將它擱到沙發上。

第三十五章:隱隱作痛(下) 35(下).
程予嫣則被餐桌上的鹽酥雞香味給拎走了。
她挨著餐桌坐下來,拿了叉子就要吃,這才想到擱在玄關的啤酒。
她回頭,沈東冬已坐了下來,替她把啤酒開了。
接過啤酒,程予嫣喝了口,啤酒的冰涼竄進她嘴里,冰得她瞇起眼。
──一整天的壓力好像都卸下來了。
沈東冬見狀,清冷的眼閃過一狐疑,「單經理是不是又對妳…?」
程予嫣聽著,遲疑了下,搖搖頭,「總經理,別擔心,最近時裝周的事情讓她很忙、我也是…」
「予嫣。」沈東冬輕嘆了聲,她叉了塊鹽酥雞,遞給程予嫣,「有事要告訴我。」
程予嫣失笑,「沒有發生事情,我要怎么告訴妳呢?」
沈東冬吁了口氣,神色無奈,是拿程予嫣沒轍。
程予嫣見她不說話,出于好玩,把喝了口的啤酒遞給了她,「我覺得,妳比較需要喝。」
「嗯?」沈東冬看了她眼,見程予嫣的臉頰上染上一絲紅,她不禁伸手去撫,「妳不能喝酒,怎么偏愛喝?」
「妳在我旁邊…,膽子好像就大了。」程予嫣瞇起眼,一臉調皮。
「我看不是。」
看著程予嫣的頑皮,沈東冬沒喝酒,眼里卻已染上了酒氣。
她俯下身。
「以后,都在我面前喝。」
她說,那樣的距離,她感覺得到程予嫣的體溫、氣息、心跳。
她想吻她。
程予嫣望著她,澄然的眸是毫無機心的天真,她的手勾上沈東冬的頸,沈東冬的吻落下時輕輕地,用她的溫柔勾起兩人的情慾。
當沈東冬的唇瓣暫離,程予嫣的便覆上了,她微涼的唇瓣帶著啤酒的氣息,沈東冬柔柔地含住,偷走了程予嫣唇里的酒精。
這樣的吻,這幾個日子里,兩人是習慣了的。
沈東冬的手摟住了程予嫣的腰,在那腰間柔軟的峽谷里徘徊。
程予嫣瞇著眼,呢喃了聲,唇瓣微開,沈東冬的舌便探入了。
「好癢…」程予嫣呼著氣,領著沈東冬的手往她的身子上巡。
沈東冬順從地照辦了,她撫過的地方,惹得程予嫣陣陣輕顫。
可當她的手觸及程予嫣的領口時,她卻停下了。
「怎么了…」程予嫣愣了下,不解,她困惑的望著她。
「妳哭了。」
程予嫣聽著,錯愕地伸手去探,這才發現自己眼角的淚。
她不知不覺的哭了,卻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
為什么?程予嫣看著指腹上沾染的淚光,問自己。
她的心好痛。
「我們慢慢來。」沈東冬出聲,打斷程予嫣的思緒。
她輕握住程予嫣的手,「妳不用勉強自己。」
「我沒有…」沒有覺得勉強,程予嫣清楚,她喜歡跟沈東冬在一起的感覺,喜歡沈東冬陪在她身邊的日子,她只想跟沈東冬在一起。
甚至,她可以說,如果現在給她一個機會選擇,沈東冬和楊瀚,她會毫不猶豫的選沈東冬。
可是,為什么…

「感情的傷,不是我們說好,就能夠好的了。」沈東冬伸手,指腹把程予嫣眼角的點點清淚抹去,「妳需要時間,逼自己轉身就遺忘,是在騙自己。」
「那樣,什么都忘不了。」沈東冬淡聲說。
她為自己開了瓶啤酒。
清脆的開瓶聲漾在空氣里,但酒精的氣息也麻醉不了心里的苦澀,程予嫣看著沈東冬的側臉,再度想起了單雪淇。
──沈東冬對單雪淇,也是,這樣的心情嗎?
程予嫣看著沈東冬眉間的愁思,卻是貪婪的想佔去那愁思。
想佔去,單雪淇在沈東冬心里的那個位置。
原來,她是個這么貪心的人…
她看不起自己了。
只因眼下的她,有什么資格要求沈東冬?
是太郁悶,程予嫣仰頭,灌下一大口酒。
「別喝太快。」沈東冬見狀,試圖阻止她。
「妳在我旁邊,就讓我喝…」程予嫣吸著鼻子,手里的酒瓶不自覺得握緊了,脆弱的鋁罐無力的哀鳴了聲,里頭的啤酒溢了出來。
沈東冬抽了幾張衛生紙,替她擦拭。
程予嫣望了她眼,心里卻一陣苦澀。
她站起身來。
「我…,去洗澡好了,不喝了。」
她不等沈東冬回答,搶著推開椅子,跑進了臥房里。
沈東冬凝視著她的背影,一雙眸滯在她離去的方向,終究沒有開口,喚住她。
程予嫣過去愛上的,究竟是什么樣的人?才會帶給她這么深的傷?
甚至,讓她愿意這樣義務反顧的,選擇跟她在一起,也絲毫不后悔。
兩個女人在一起…,那樣的壓力,沈東冬曾經懷疑過程予嫣是否能承受,但她沒問過程予嫣,程予嫣卻已經給了她答案。
雖然,那樣的答案,著實讓沈東冬詫異。
沈東冬想起昨日,她跟程予嫣一起外出吃飯時,隔壁桌子間幾個中年人不時投來的眼光,程予嫣卻像視若無睹似的,她就這么專心吃著飯,桌子下的手不時握上沈東冬的。
一點,也不在乎似的…
這讓沈東冬更加想知道程予嫣的過去。
但她不能問…,應該說,現在,還不適合問。
想起程予嫣的淚水,思緒正落,在浴室里的水聲里,沈東冬把桌子上的食物跟啤酒給收拾乾凈了。
──其實,沈東冬今晚還跟人有約。
雖然這個約,她曾一度考慮拒絕。
但眼下的狀況,或許,她不在這屋子里,對程予嫣來說,反而是比較好的。
她想留一點空間給程予嫣,讓程予嫣靜一靜、讓程予嫣暫時不用再勉強自己,勉強自己去愛她。
不用…
在桌上留了張紙條,沈東冬拎了鑰匙、出了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2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