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回去就喂飽你_木星會吞噬土星

第四十三章:將計就計(下) 43.(下)
「而且…」
楊瀚吁了口氣,想起了八年前,想起那間冷冰冰的會議室、年輕的沈東冬,以及,他跟夏凝兒的初次見面。
即使現在,楊瀚都沒有后悔過那天的決定。
他得到了該得到的。
只是程予嫣呢?得到這一切就代表要失去她嗎?
「予嫣,對妳,我犯過錯,我愿意承認、也愿意承擔。」楊瀚低聲說。
他深情的眼對上程予嫣的,只可惜,他已無法從程予嫣眼中,看到過去的情深意切。
短短剎那,楊瀚的視線凝滯了。
因為他這才明白,他其實不能想像程予嫣不再愛他會是什么樣子。
眼前的程予嫣,疏離的令他感到害怕。
他終于明白為什么夏凝兒今天下午特地來找他、告訴他那些話。
他們是一樣的,都太害怕了。
「先不說沈東冬是個女人、不說跟她在一起,妳必須承受多少無謂的社會眼光…」楊瀚低聲說,他極富磁性的嗓音美化了他話語的殘酷,「予嫣,妳才認識沈東冬多久?妳真的認識沈東冬這個人嗎?」
「云翰,你到底,想說什么…」無論如何,程予嫣是熟悉楊瀚的。
她看得出楊瀚的欲言又止。
知道程予嫣發現了異狀,楊瀚無奈一笑。
「予嫣,我想…,我們之所以會走到今天,都怪我和夏凝兒搭檔成螢幕情侶,只是…」楊瀚說著,不自覺地避開了程予嫣的視線,低眉。
他看著程予嫣腳上那雙淡粉色的軟拖,想起以前兩人剛搬來臺北、想起他們還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
楊瀚想起他剛開始當臨演時,拍戲時間特別不固定,而程予嫣總會等他下戲,等到三更半夜也毫無怨言。
于是那時,不管日子多苦,楊瀚都覺得沒有關係。因為他知道,只要回到家、家門一開,程予嫣就會在那兒。
那是他的幸福,誰也奪不走的。
后來,即使他人不在程予嫣身邊,楊瀚卻總認為過往的那些日子,總有一天會回來的。
那該是永遠,而既然是永遠,他不該放棄。
就算刻意簡略了一些事實也無所謂。
思緒沉沉,楊瀚開口,「予嫣,其實,當時是為了遮掩夏凝兒鬧出的丑聞,我和她才會搭檔,藉此讓媒體的焦點移到我和她交往的這件事上頭、沖淡夏凝兒鬧出的風波。」
程予嫣聽著,不安隱隱約約的被勾起,她的眉頭鎖緊了,本能地。
──她是第一次,聽到楊瀚對她提起當年事情的細節。
但…,這件事情跟沈東冬又有什么關係?程予嫣不解。
見她不語,楊瀚就怕她聽不清楚似的,捧起她的臉,繼續說,「予嫣,妳還不明白嗎?我為什么要提這件事?」
「我…」程予嫣喃喃。
楊瀚卻已開口。
「當時做這個決定的人,就是沈東冬。」他聲音冷然,如同他口里的事實一般冷酷。
「我和為凱都知道她當時和夏凝兒正在交往。雖然,為了保護夏凝兒,她們對外都說只是好朋友、都說,沈東冬的交往對象是單雪淇。」楊瀚說著,直至此刻,他終于在程予嫣的眼里找著了一絲脆弱。
「都已經過去了…」程予嫣深吸口氣,明白楊瀚的意思,她再也不想知道楊瀚后頭話里的內容。
她現在認識的沈東冬,是很好的。
過去的沈東冬,并不知道她的存在,過去的沈東冬,只是單純的想保護夏凝兒。
沈東冬什么都不知道,她是無辜的。
她只要知道現在的沈東冬,就夠了。
「你該回去了,我幫你叫車。」程予嫣說,拿起一旁的家用電話就要撥打。
楊瀚愕然。
程予嫣這些年受的苦,楊瀚是知道的。
楊瀚本以為,知道這件事后,程予嫣會恨起沈東冬,也會想起他們兩個當年有多么相愛、會發現如果不是沈東冬做了那個決定,他就還會是以前的蔣云翰。
他們不會走到今天、不會分手、不會形同陌路。
楊瀚心寒了。
原來,程予嫣真如宋為凱所說,只是個變了心的女人嗎?
那就沒辦法了。
「但是沈東冬叫我犧牲妳。」楊瀚抓住了程予嫣的手腕,開口,對上程予嫣的一眼訝異,「當時夏凝兒的聲勢比我好上太多,是沈東冬建議我,如果我想在演藝圈竄起的話,就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放開我…」程予嫣喃喃,她試圖掙脫楊瀚的手。
但楊瀚抓得很緊,吃了秤砣鐵了心似的,怎么也不肯放手。
乖回去就喂飽你_木星會吞噬土星是沈東冬說,真的在乎我的女人,無論發生什么事,都不會離開我身邊的。」楊瀚說著,在程予嫣的沉默里,一直說著,「予嫣,聽到這些話,妳還不明白嗎…,她當年就知道妳的存在、她并不無辜,是她為了保護夏凝兒,要求我犧牲妳。」
「我們會走到今天,都是沈東冬她一手造成的。」
「她為了夏凝兒,可以犧牲任何人,這些年來都是如此。」
「她永遠也不會真的愛妳…」楊瀚說著,他抬眸,望見程予嫣看著他的眼像是失了神。
他繼續說,剛冷的聲音溫柔了,「而予嫣,妳很清楚,無論我犯過多少錯…」
「…我,對妳才是真心的。」

第四十四章:再無退路(上) 44.
──她對不起程予嫣。
在單雪淇家里把最后那杯紅酒飲盡了,酒杯見底,沈東冬依然忘不去程予嫣這些日子里那些傷痛不已的神情。
甚至,程予嫣徹夜未歸的那一天,她找到程予嫣的時候,程予嫣望著她的那神情…
那神情,是心碎、心寒、心傷已極。
那些神情,程予嫣都是為了一個人。
為了她的前男友。
那個人卻是楊瀚…
沈東冬把杯子擱下了,玻璃杯碰撞茶幾,聲音清脆。
她不是個會靠酒精麻痺自己的人,但眼下的她沒有辦法面對程予嫣,一點辦法也沒有。
「楊瀚前幾天來找我的時候,我很驚訝。」單雪淇將沈東冬擱下的酒杯抽走了,添上一杯新的,「我不喜歡楊瀚,所以,我本來只是想聽聽他要說些什么,沒打算答應他任何事。」
思緒是亂,單雪淇把她擱在菸灰缸上的菸拿了起來,吸了一口。
「…只是沒想到,他口里的前女友,就是程予嫣。」她這般說。
單雪淇指尖的菸燒得越來越短,菸頭的火星明明暗暗的,燃起的菸圈挾著她的指尖繞。
沈東冬不語,擰眉。
單雪淇看著沈東冬痛苦的神情,心,終究是軟了。
「我當年勸過妳。」單雪淇說。
「…我知道。」沈東冬應了聲,她交叉的手撐著額頭,痛苦的閉上眼,像是祈禱。
只是這個祈禱,找不到歸處。
「我會跟予嫣說清楚這件事…,如果她認為我們不適合繼續在一起,我接受。」望著單雪淇替她新添的紅酒,沈東冬輕輕一嘆,「不管她的決定如何,我都會用盡此生彌補她。」
沈東冬的聲音沉甸甸的。但她也明白,今夜她就算倚靠再多的酒精,也無法真正麻痺她的神經。
這個錯,太沉了。沈東冬想到時,不是想獲得程予嫣的諒解,而是想到她對程予嫣的捨不得及心疼。
單雪淇嗤了一聲,「彌補?如果彌補真的能解決什么事,當年夏凝兒回頭找妳的時候,妳就不會拒絕她了。」
「…她當時不是也打算彌補妳嗎?」單雪淇抖了抖菸灰,嫵媚的眼里有一絲嘲弄、卻也有一絲不忍。
單雪淇頓了頓,開口,「人的心不是物品,妳彌補不了什么的。」
「我跟凝兒的情況…」沈東冬說,看了單雪淇眼,想起什么,換了句話說,「…和予嫣的不同。」
「但我需要告訴她這件事。」沈東冬站起身來,看了眼手錶,「她不該被隱瞞。」
太晚了。比她和程予嫣約定好的時間晚上許多。
她會擔心她的。
沈東冬拿起手機,見著了裏頭的未接來電,沈東冬連忙撥了通電話給程予嫣,卻無人接聽。
擱下手機,沈東冬皺起眉。
「我先回去了。」沈東冬說著,她拿起擱在沙發上的小牛皮公事包和擱著的外套,「謝謝妳告訴我。」
「嗯。」單雪淇冷應了聲,看著穿著外套的沈東冬,想起什么。
于是單雪淇冷眸一望,丟下一句,「如果我是程予嫣,我會恨妳的。」
「妳真的能接受她恨妳?」她問沈東冬。
其實,見沈東冬心心念念著程予嫣,單雪淇無疑是嫉妒的。
她不明白,為什么沈東冬可以為了夏凝兒犧牲掉自己的名譽、可以給予程予嫣一世彌補的承諾,可是對于她單雪淇,卻什么也不能。
過去、現在、將來。
沈東冬所有的選項,始終都沒有她。單雪淇清楚。
她比誰都愛著沈東冬,卻也比誰都恨著沈東冬。
只是,她好想讓沈東冬明白她的痛苦,卻又捨不得讓沈東冬明白她的痛苦。
她很矛盾。
「如果那會讓她好過一點,我接受。」遲疑了會,沈東冬開口,聲音淡然,「我只希望她能好過一點。」
「好過一點…」單雪淇冷哼了聲,搖頭,「過去愛上的人,把她隱藏在身后、逼得她委屈求全…,而現在愛上的人,則是造成過往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單雪淇悻悻然,「甚至,如果不是這個人,她和前男友或許不會走上分手這條路。」
「沈東冬。」她望著她,嘲諷一笑,「面對這樣的現實,要怎么樣才能好過一點呢?」
「妳覺得,如果妳是她,還會有辦法相信愛情嗎?」單雪淇稍稍一頓,問她。
沈東冬聽著,面容上的憂傷是藏不住了。
她看著單雪淇,長長的吁了口氣。
「有些人即使妳賠上一世愧疚,也是未盡。」單雪淇把菸熄了,點上根新的,「妳就慢慢還吧。」
單雪淇豔唇輕勾,一絲笑,曖昧不明。
看見沈東冬的挫敗,她是甘愿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3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