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夾好了別流出來回來我檢查_木星和土星碰撞會怎樣

第四十五章:認清現實(下)(加更) 45.(下)
「我已經給不了妳…,妳清楚。」
沈東冬說,她見飯廳的燈還亮著,想起了進門時的那股奶油香,想起時,她有短短的錯覺,認為,那才該是今晚原本有的樣子。
上班、下班,回家時,進門見著等著她的程予嫣,聽程予嫣抱怨,她太晚回來了、她等她等得餓壞了。
她會不知所措、會歉疚的揉著程予嫣的髮,跟她說一句抱歉。
沈東冬不是個善于想像的人,但今晚這些想像卻在她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尤其,當她看到飯桌上擱著的那個戚風蛋糕時。
她凝視著蛋糕,任憑視線在那蛋糕上擱淺。
楊瀚是程予嫣一直愛著的人,從那么多年以前,到現在。
楊瀚才是程予嫣的歸屬,而她沈東冬,只是途中的驛站。
──她該放手了?
夏凝兒從沈東冬身后走來,牽起她的手,視線也落在那蛋糕上。
「妳該給我機會的。」夏凝兒忽地說,「尤其,如果妳在乎程予嫣的話。」
「予嫣對楊瀚的感情妳很清楚的。而妳,只會讓她擔心、會讓她放不下。」
「…對不對?」夏凝兒提醒著沈東冬,溫柔的。
—-
掛上了跟宋為凱的電話,馮席修瞪著手機,一臉的悻悻然。
「看看你,誰惹你不開心了?」正在服飾店里試西裝的蕭翊瀟,任著店員拿著皮尺丈量著他的身軀,挑眉調侃馮席修的一臉臭。
「還能有誰,除了你之外、又還能有誰?」沒有要買西裝,馮席修懶坐在沙發上,整個人怨氣附身,久久不散。
「就像個深宮怨婦。」蕭翊瀟揚手,隨意從架上指了幾套他喜愛的當季新款,讓店員去取,「找你來陪我買時裝周要用的西裝,你出門時不是還開開心心的?我看又是那個宋為凱,你怎么就這么拿他沒轍?什么時候才能有點長進?」
「煩欸。」馮錫修瞪著蕭翊瀟的插科打諢,想起什么,「既然你都知道,那你跟我說說看,凝兒現在是歸宋為凱管了嗎?為什么非要逼她跟楊瀚去參加什么鬼時裝周,還講得一副我非答應不可的樣子。」
「別牽連時裝周,你不是不知道,這是什么樣的好機會?這次各大國際服飾品牌都會來臺參展,很多年沒有這樣的盛事了。」蕭翊瀟嗤了聲,套上店員遞給他的寶藍色西裝外套,「如果不是凝兒嚷嚷著要休息,你也會希望她去的。」
就著鏡子,蕭翊瀟梳攏著西裝外套領口,看了眼,那是某知名品牌的最新秋季款,但版子打得短了些,他不甚滿意。
馮席修見著,支著頭,隨手一指,「就買那套,那套我喜歡。」
「耍性子也要有個限度,我刷你的卡可不會心疼。」蕭翊瀟不耐的瞪了他一眼,讓店員拿起另一套橙橘色的西裝外套。
「欸,別當橘子了吧?」馮席修冷不防的又補一槍。
見店員憋著笑,蕭翊瀟臉皮薄,是覺臉都要讓馮席修給丟光了。
他深吸口氣,終是知道不安撫不行,使了個眼色,讓店員先行走開。
「好了,我專心聽你講話可以?」蕭翊瀟道。
「嗯哼。」馮席修把玩著手指,正眼也不看他一下。
「我都做到這樣了,不要再挑戰我?」蕭翊瀟在他身旁坐了下來,調了調襯衫鈕釦,鬆開了一格。
馮席修淡望他眼,一開口,掩不住語聲忿忿,「…那你告訴我,我到底該怎么對付宋為凱那家伙?你看,我不過要幫凝兒推掉個活動,宋為凱都這么強硬了…,更何況,我之后還想跟他說,凝兒想要跟楊瀚拆…,唔。」
「小聲點。」蕭翊瀟摀住馮席修的嘴,「你生氣可以,但你是覺得這間店的人都喪失聽力了嗎?」
聽著蕭翊瀟罵,馮席修這才從一肚子窩囊里清醒了過來,連忙點點頭。
蕭翊瀟瞪了他眼,鬆開手。
「宋為凱這人很麻煩,你自己也很清楚。」蕭翊瀟嘆了口氣,也有些煩悶,「有些事,不是你和凝兒想怎么樣就能怎么樣,你不是也知道嗎?」
「可是都那么多年了…」馮席修低眉,不甘愿的樣子,「難道我們家凝兒就因為一個決定,這輩子都得任宋為凱隨意操控嗎?」
「那你也不該找宋為凱抱怨,你也知道他是為人辦事。」蕭翊瀟冷聲說。
站起身來的他,看馮席修眉頭深鎖,就喜歡馮席修這點心實,蕭翊瀟無奈的搭上馮席修的肩,「好了,你不過就是領份薪水,干嘛想這么多、找自己麻煩。」
「我告訴你,這件事情有多難辦,夏凝兒自己比你心里還有底,你就當她說說就好了?」繼續挑起西裝外套,蕭翊瀟淡聲道,「還有,你如果是抱著想替夏凝兒亂點鴛鴦譜的意思就不必了,很多事情,早就已經回不了當年了。」
「嗯…」馮席修望著蕭翊瀟的背影,支著頭,無奈嘆息,慢了一拍,才發覺蕭翊瀟的話中有話,「等等,你是說東冬她,有別的對象了嗎?」
「…我不確定。」蕭翊瀟淡淡一應。
他沒說清沈東冬前幾天請假是為了照顧程予嫣的事情。這件事,托單雪淇這個天然醋桶的福,全周刊部早鬧得沸沸揚揚。
他不希望他的另一半涉入太深。
「我是要告訴你,人家感情的事情,結局是好是壞沒人知道,這種明擺著的渾水,你跟我最好都別插手,聽到了沒有?」蕭翊瀟神色嚴肅道。
「好啦…」討拍不成,倒被叨念了一大頓,馮席修百般聊賴的應了聲。
只是越是如此,馮席修心里越是悶得慌,于是趁蕭翊瀟去試衣間試西裝褲的時候,他蹓達出了店里,走去外頭閑晃。
「您撥的電話現在無人接聽,請稍后再撥…」
夏凝兒依然沒有接電話,馮席修嘆息。
此際,盛夏的余熱未褪,初秋的秋意仍薄。踏著夜色,馮席修去超商買了瓶啤酒,坐在公園的涼椅上,看著公園里的幾個小孩正玩著蕩鞦韆,無憂無慮的樣子,覺得有些羨慕。
不消時,幾個孩子讓爸媽各自領回家了,清空的公園有種孤冷的蕭瑟,而馮席修現在討厭極了這種感覺。
他拉開了啤酒。
晃動過的啤酒少了壓力,便急著一涌而出,洗了他一手。
「真是的。」他暗罵著,想到衛生紙都擱在蕭翊瀟的包包里,他只好甩甩手,圖個乾凈。
「馮先生,需要擦手嗎?」忽地,有個高大男子走來,遞給他一包面紙。
「呃…,太好了,謝謝,不過你怎么知道我姓…」馮席修感激抬眼,見著那男子,一愣,后頭的話噎住了。
男子戴著墨鏡和口罩,在夜幕已垂的此刻。
馮席修見狀,立馬站起身來,要跑,卻已然不及。
他被人從后頭給抓住了,套上了塑膠袋,在他掙扎、大叫出聲以前,不由分說一個重擊,馮席修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幾分鐘之隔,一陣引擎聲過后,這處公園真正凈空了。
而那啤酒鋁罐落在地上,里頭橙黃色的酒汁還汨汨的流動著,彷彿證明著這一夜曾有的喧囂。

第四十六章:最后一步(上) 46.
「你說席修被人打…」
夏凝兒按著話筒,邊說,她掠過賣場里的人們,走進了其中一處的層架間。
她聽著電話那頭蕭翊瀟的口里的事實,擰緊了眉。
「前幾天晚上,他被幾個人蒙頭帶走,不由分說的亂打了一頓,半條命都要被打沒了。」電話那頭的蕭翊瀟一嘴的煩悶,說著,「他剛剛還痛得滿床亂喊,就怕全醫院的人不知道他被打痛了。」
「…席修呢?他要你打給我?」夏凝兒低眉思索,跟著張望了下,見沒有什么人靠近這一區,才稍稍安心,又說。
蕭翊瀟聽著,嗤了聲。
「他不讓我告訴妳,還要我代替他向公司請假,要我替他說什么,他突然有了興致,想要去非洲度個長假,把前幾年積欠的休假休完…」蕭翊瀟冷聲補充,一嘴的不屑,「這什么理由…,誰會相信,打去說只是丟我的臉。」
「嗯,我知道了。」夏凝兒淡淡地說,指腹滑過面前林林總總的商品,心不在焉的模樣,「你讓席修好好休息,他前陣子也累壞了。」
說著,她正要掛上電話,蕭翊瀟叫住了她。
「夏凝兒。」
「嗯?」
蕭翊瀟淡聲開口,「妳應該知道是誰做的吧?妳跟宋…不,跟那人扯上的事情,不要牽扯到席修的身上。」
在夏凝兒的沉默里,蕭翊瀟冷冷補充,「…別人的事情我管不著、也不想管。但馮席修的事情,對我而言就不一樣了…」
「聽席修說,妳最近想挽回沈東冬,妳應該也不希望沈東冬知道這些細節吧?」
蕭翊瀟說著,他客氣的語氣與夏凝兒稱不上一點親近。
這話一落,話筒那頭的夏凝兒一度噤了聲。
「我不喜歡人威脅我,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良久,夏凝兒淡淡道,「席修的事情不是我的本意,他不要你打給我,表示他也很清楚。」
「接下來的事情乖夾好了別流出來回來我檢查_木星和土星碰撞會怎樣我會處理…,你只要告訴他,我會和楊瀚一起參加時裝周,剩下的,就不麻煩你費心了。」
說著,夏凝兒掛上了電話,她不會不知道,這短短幾句話,電話那頭的蕭翊瀟已被她惹得惱怒,該給她氣得涮白了臉。
但那又如何?
夏凝兒收起手機,把口罩戴好了,找到了賣場里正挑選著貨品的沈東冬。
貨架前的沈東冬正挑選著氣泡水,因夏凝兒并不喝一般的礦泉水。
夏凝兒捱在沈東冬身旁,她蹲下身子,從貨架上隨意挑選了一瓶,擱進了一旁推車里。
「有急事?」專心看著瓶身后頭的商品標示,沈東冬淡淡的問。
她邊看著、邊把夏凝兒剛擱進推車里的那瓶氣泡水拿了起來,擱回架子上。
夏凝兒倒也無所謂,她挽起沈東冬的手,搖搖頭。
「我把最近的工作都推掉了…,除了時裝周以外,因為,妳也會去吧?」夏凝兒甜甜一笑,有意無意的,「妳知道的,這次,我是認真的。」
「嗯。」沈東冬淡淡回應,她從層架上挑了幾瓶氣泡水擱進推車里,開口,「走吧。」
推著推車的沈東冬不經意的低眉,望著夏凝兒挽著的手,沈東冬沒有拒絕,卻也沒有表達什么。
她沒有多余的情緒。
就像她以前一樣、就像她認識程予嫣以前的那幾年一樣。
對沈東冬而言,這感覺更像是回到了現實。
跟程予嫣相處的日子,彷彿,只是一場虛幻而不切實際的夢。
她是不適合做夢的。這幾天以來,沈東冬深切的意識到了這點。
「晚上…,我想吃日料,妳說呢?」換進另一行的層架里,挑選著水果罐頭,夏凝兒問著她,「妳記得嗎?以前我們常常去的那間,聽說最近重新裝潢了,我上次去吃了,我覺得妳也會喜歡的。」
「妳…」一時失神的沈東冬開口,想起什么,后頭的話歛下了。
抹去了思緒,沈東冬淡淡頷首,「都好。」
夏凝兒見狀,微微一笑。
「妳在想什么?」她問著,覆上沈東冬擱在推車上的手。
沈東冬沒有回答。
見沈東冬不答話,夏凝兒也不在意,「妳從以前就喜歡一個人帶著一堆祕密,不讓我知道。」
「…我是不是很了解妳?」把水蜜桃罐頭擱進推車里,夏凝兒柔聲說,有意無意的。
沈東冬聽著,沒有反駁。
只因那剎那,沈東冬想起的是之前,她跟程予嫣去居酒屋吃飯時,程予嫣看見生魚片皺著眉頭、調皮的夾進她碗里的神情。
『…嗯,我不敢吃。』
『一片也不行?』
『我把我的都讓給妳嘛,生魚片看起來像果凍、卻又不是果凍的味道…』
『嗯?那我請服務生送份砂糖?妳蘸著吃?』沈東冬笑著說,揚起手,就要招來服務生。
程予嫣被沈東冬給逗壞了,連忙拉住她,『總經理,不要鬧我…』
思緒及此,沈東冬看著夏凝兒推著推車走在前頭的身影。
現實的存在,無疑是提醒她夢境的虛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3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