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才一根_木桶之yin虐實驗室

第三章 初次見面 (2) 身材高挑,眉目清俊,氣度不凡,這是藍沐風給人的第一印象。
眼神深邃而憂郁,神情高傲而冷漠,身上隱隱透著一股攝人的氣魄,雖令人望而生畏,但卻又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魅力,足以吸引每一個見到他的人。這是進一步的印象。
然而,矛盾的是,他的俊美雖讓人忍不住想親近他,但他那一身既高貴而又孤傲的冷漠,無疑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他的俊美雖讓人無法不將目光追隨著他,但他那居高臨下的姿態,卻又逼得人幾乎無法直視他。
在見到藍沐風的這一刻,夏茵茵正是處在這種矛盾的情形之中,她的心撲通撲通的亂跳,眼光一下落在藍沐風身上,一下不知所措的在地上亂晃,簡直不知往哪里放才好。
一個是本就不欲開口說話,一個是暫時性的說不出話來,氣氛完全不似楊晴朗預想中的熱絡。
「欸,怎么沒人說話?」楊晴朗詫異的問。
一向大方的夏茵茵,此時居然正在絞盡腦汁尋思要說些甚么話。

半響,還是藍沐風開口了,只是他一開口,竟不是一般初次見面的禮貌性問候,反而劈頭就是一句:「妳幾歲開始學琴的?」
夏茵茵愕然了,不過,這倒是稍稍緩解了她那顆亂跳的心。她鼓起勇氣,抬起眼睛望向藍沐風那張俊美的臉龐,答道:「五歲。」
「學到九歲停的?」藍沐風緊接著問。
「大概快十歲的時候。」
「之后就是自學?」
「自學?」夏茵茵忍不住看了楊晴朗一眼,因為看來楊晴朗已經向藍沐風介紹過自己了,否則藍沐風如何知道這些?
楊晴朗笑了笑,聳了聳肩,努嘴示意要夏茵茵回答藍沐風的問題。
夏茵茵說道:「從前的鋼琴老師送了我很多的譜,我不知道該選些甚么來彈,就把每一本每一首都彈過了。沒有老師教我,只怕我是彈得亂七八糟,而這樣算不算自學,我也不知道。」
藍沐風沉默了,目光望向別處,楊晴朗不說話,夏茵茵也沒說話,好像他們都在等來沐風開口似地,空氣中飄著一股奇異的靜默。
片刻之后,藍沐風再問:「我可以看看那些譜嗎?」
「當然可以,那些譜都放在楊大哥的辦公室裏。」
「跟我來吧!」楊晴朗說。
三個人一起走進了辦公室里去。
「都在柜子上了。」楊晴朗指著一面墻上的一格柜子說。
藍沐風走到柜子前,看那柜子上擺了兩本莫札特奏鳴曲,一本貝多芬奏鳴曲(另外一本在外面的鋼琴上),幾本巴哈,一本蕭邦圓舞曲,一本李斯特練習曲。另外還有蕭邦夜曲及練習曲各一本在外面。
「妳每一本每一首都練過了?」藍沐風很快地瀏覽過一遍后,轉頭過來問夏茵茵。
「是啊!」
「沒有練不起來的?」
「有些曲子是比較難,那就多練幾天就好啦!」
「妳每天練習多久?」
「開學期間最多只可以練到三十分鐘,但比如說今天,若不是楊大哥現在還讓我來練琴,我可能有只能練十分鐘了。不過周末好些,若沒有太多事情要忙,可以練上一到兩個小時。若在寒暑假,只要麵店休息時間我就會過來,大約兩個小時是沒有問題的,我阿姨答應我最多可以來兩個小時。」夏茵茵一口氣都答完了。
聽完這些回答,藍沐風又回到了那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辨公室的墻上也掛了一個鐘,夏茵茵無心的往時鐘上一看,不得了,竟然已經十一點三十五分了!
「楊大哥,藍大哥,太晚了,我必須回家去了。」夏茵茵著急地說,「我先去把琴收好。」
「時間晚了,我開車送妳回去吧!」楊晴朗也發現時間太晚了。
「不用了,楊大哥,我走十分鐘就到家了,不用麻煩你了。」夏茵茵不好意思地說。
「不行,太晚了,我不讓你一個女孩子走回家去。」
「真的不用麻煩,楊大哥。」
「距離這么近,一點也不麻煩。」語畢,楊晴朗已經轉身拿好車鑰匙了。
「那……謝謝楊大哥,」既然推辭不掉,那就乾脆欣然接受楊晴朗的一番好意。
楊晴朗又問藍沐風:「你是跟我一起去,還是在這里等我?」
就在楊晴朗問藍沐風的時候,夏茵茵已經出去外面收鋼琴了,才剛收完,楊晴朗和藍沐風一起由辦公室里走了出來,楊晴朗看她要拿譜回辦公室里去放,便說道:「這些譜你就別管了吧!妳先擱在鋼琴上,一會兒等我回來再收進去就行了。」
說著,楊晴朗就和藍沐風走出了門口。
夏茵茵看這情形,只好把手上的譜隨手放在鋼琴上,跟著跑了出去。
時間很晚了,樂器行的門口只停了兩輛車,楊晴朗走到其中一輛黑色車那里,開了車門,對夏茵茵說道:「妳坐后面。」然后自己坐進了駕駛座,藍沐風則坐進了前座。
楊晴朗開的是進口的車,夏茵茵記得這車很昂貴,轉眼又望了望后面的那輛車,那是一輛黑色的休旅車,看起來非常漂亮,她猜想那是藍沐風的車。夏茵茵家里沒有車,只有一輛騎了很久的老舊摩托車。
到夏茵茵的家只有幾個路口而已,開車一下就可以到,不一會兒工夫,車子就已經駛到了夏茵茵家前的巷子口。夏茵茵在下車前對楊晴朗和藍沐風指著對面鐵門緊閉的麵店說:「楊大哥,藍大哥,對面那間就是我家開的麵店,歡迎你們來我家的麵店吃麵。」
認識夏茵茵這么多年,楊晴朗還從未去過夏茵茵家的麵店吃過麵。
「我們若去了,妳會煮給我們吃嗎?」楊晴朗半開玩笑地問。
「楊大哥,你們若是來了,我肯定是會好好招待你們的。」夏茵茵說得豪爽。
「那么就一言為定啊!」
夏茵茵下了車,飛快地跑到公寓樓下開門,進了家門,客廳是暗的,林瓊玉已經睡了,夏茵茵躡手躡腳地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拿出學校的功課,挑燈夜讀,直到半夜三點才睡下。

第四章 蓬蓽生輝 (1) 自那日第一次見到藍沐風后,再過兩日便是星期六了。
中午十二點多,正值用餐時間,本來冷清的店內客人忽然暴增,六張桌子都坐滿了,還有好幾個等著要外帶的,林瓊玉煮麵的手沒停過,夏茵茵也不停的端著麵碗和小菜碟在這間小小的麵店里來回穿梭。
一點鐘左右,當夏茵茵端了兩碗熱呼呼的麵給其中一桌客人后要返回時,忽見有兩個高個子的男子走進店中,夏茵茵才要去招呼,偏偏這時正巧有一桌客人吃飽了要結帳離開,來到夏茵茵面前說要買單。
「歡迎光臨!」沒有多看剛進來的客人一眼,夏茵茵用她那充滿青春活力的聲音對那兩位剛進來的客人熱情呼喊著,眼睛卻只是望著要結帳的客人的桌乖寶貝才一根_木桶之yin虐實驗室上,伸出手指頭數共有幾碗麵和小菜:「兩碗麵兩碟小菜,一共是一百五十五元。」
客人掏出錢來,是兩張一百元紙鈔,夏茵茵收下,然后數著零錢找給客人。
忙碌的時候必須一心多用、同時兼做好幾件事才行,因此夏茵茵在找零錢的同時又問剛進門的兩位客人:「兩位內用還是外帶?」
「內用。」客人回答。
「好的,有空位都可以坐喔!」說時,夏茵茵眼角的余光瞄到兩名男子準備要走到剛才空出來的那一桌坐下。
「謝謝光臨!」結完帳后,夏茵茵便火速拿了抹布要趕在兩名男子的前頭去收拾剛吃完的空碗與擦桌子,一面說道:「兩位這邊請!」還是沒有看那兩位客人一眼。
沒想到,身后的客人卻喊了一聲她的名字:「茵茵!」
夏茵茵愣了一愣,轉過頭,這才發現剛進來的客人竟然是楊晴朗與藍沐風兩個人。
「楊大哥,藍大哥!」夏茵茵又驚又喜,高興得喊了出來。
「今天看起來很忙啊!」楊晴朗笑著對夏茵茵說。
「楊大哥,藍大哥,不好意思,我都忙昏了,沒注意到你們。」夏茵茵撥著額上的瀏海,咧著嘴笑著。
天氣雖冷,夏茵茵忙得兩邊白白的臉頰上紅通通的,臉上掛著活潑的笑容。
「是啊!打從我們兩個進到妳家店里到現在,妳從頭到尾正眼都沒瞧過我們一眼耶!」楊晴朗這話聽起來雖是抱怨,但語調卻輕鬆俏皮,是在開玩笑。
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楊晴朗,他這種愛開玩笑的性格,夏茵茵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
「這也怪不得我啊,楊大哥,我又沒長眼睛在背后。」夏茵茵笑著駁回楊晴朗的話時也沒閑下來,只見她一雙巧手既熟練又快速的收拾著桌上的空碗空碟,又用抹布擦著桌子。「你們等等,我馬上就可以收拾好了。」
楊晴朗和藍沐風在一旁候著,桌子不消多久就收拾好了,夏茵茵抬起頭來招呼他們:「兩位大哥快這邊坐吧!」
楊晴朗笑著點了點頭,與藍沐風面對面的坐了下去。
坐下后,藍沐風和楊晴朗的眼光都不約而同的將這間小小的麵店環顧了一圈,這是一間又小又舊的麵店,原本白色的墻上有許多地方都斑駁了,桌椅也很老舊,只有環境還算乾凈。
「楊大哥,藍大哥,看到你們,我真的很高興!」抑制不住心中的高興,夏茵茵的一雙眼睛閃閃發亮:「你們是來吃午餐的吧?想要吃些甚么?墻上有我們這里賣的全部東西。」說時,將手往墻上指了過去。
楊晴朗和藍沐風順著夏茵茵手指頭所指的方向望了過去,只見墻上一張黃底全開的紙上用黑色字體列出了這里所賣的全部東西,有餛飩麵、炸醬麵、麻醬麵、榨菜肉絲麵……等。他們盯著那壁報紙上所列的菜單,逐一的看了過去。
當他們看菜單的時候,夏茵茵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到了藍沐風的身上。
一般說來,會來夏茵茵家麵店吃麵的客人,不是街坊鄰居,就是住在附近的人,或者是上班族,總的來說,就是一般的普通人。但今天自從楊晴朗和藍沐風走進店里后,他們倆個就顯得分外的耀眼,與這店里的陳設和環境比起來,甚至相當的格格不入。
那楊晴朗倒也還罷了,就是隨意的帥氣率性。
真正耀眼的,其實是藍沐風一人而已。
藍沐風他們坐在靠近店門口的一桌,白天的光線照射在他那張迷人的臉龐上,讓夏茵茵沒有辦法叫自己不去注意他,不去端詳他。換言之,就算已經是第二次見到他了,她還是被他的容貌給深深地吸引住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4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