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把腿叉開我會輕點_木語銀白胡須不可交

第四章 蓬蓽生輝 (2) 這世上或許沒有完美的人,但藍沐風的五官的確讓人無法指摘,皮膚也很好,幾乎沒有明顯的瑕疵,是會讓女人們羨慕不己的那種皮膚。
再看他身上的穿著,今日藍沐風身上穿了一件看起來十分昂貴的深灰色長呢子大衣,使得他原本就高挑的身材顯得更加的英俊挺拔,再配上他那一身高貴出眾的氣質,很像夏茵茵在八卦雜誌上看到的那些歐洲皇室貴族。
只有他的神情依然孤高冷傲,宛若一只華美的孤鷹。
這種近乎完美的外貌,簡直給人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高不可攀,遙不可及……
夏茵茵征征地注視著藍沐風認真看著墻上菜單的臉龐,心中默默的想道:「我家的麵店又破又舊,雖然偶爾會有時髦的小姐來這里吃飯,但比起藍大哥來,都只不過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罷了。像藍大哥這樣的一個人出現在這里,還真像是做夢一樣。所謂的『蓬蓽生輝』,大約就是這個景象了吧?」
就在夏茵茵傻傻的發楞出神之際,冷不防的有人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她唬了一跳,猛然回過神來,發現送麵出來給客人的林瓊玉經過她身邊時怒瞪了她一眼。
原來剛才林瓊玉喊了她幾聲,她都沒聽到,所以只好自己送麵出來。
被這么一瞪,夏茵茵完全清醒過來了。
若藍沐風是夢,那么林瓊玉就是現實。夢作完就要醒,現實才是無時無刻都要面對的。
「老天,現在是工作時間,夏茵茵,妳發甚么呆!」夏茵茵在心里暗罵自己,又有些害臊。
幸而楊晴朗和藍沐風倆人專注地看著菜單,完全不曾注意到夏茵茵的心思。
楊晴朗把墻上全部的菜單都看了一遍,但是他一個公子哥兒,一向少吃這些小店舖里的東西,又知道藍沐風向來出入高檔餐廳慣了的,對這墻上所列出來的麵和餛飩水餃,也不會有太大的興趣,因此便轉頭對夏茵茵說道:「我們第一次來,也不知道該點甚么,說吧!茵茵,妳的拿手好麵是甚么?就給我們直接來碗妳的拿手好麵!」
「這樣……」夏茵茵歪著頭想了一想,說道:「那我就給你們來碗餛飩麵和榨醬麵吧!再切幾碟小菜給你們。」
「那好,我們就點這兩樣吧!謝謝妳。」
夏茵茵親自去下了麵條,又特意切了滿滿堆得像山一樣的三盤小菜端過去。「楊大哥,藍大哥,你們慢慢吃吧!今天有些忙,我就先去做事了,等一下若是有空再來和你們聊天。」
「妳去忙吧!我和沐風自己招呼自己。」楊晴朗笑著,說時,伸手從旁邊一個裝著免洗筷的小圓桶里拿出一雙免洗筷在眼前晃了晃。
當藍沐風也由旁邊裝筷子的圓筒裏拿起一雙免洗筷,并且撕破外層的包裝紙,拿出里面的免洗筷掰開時,夏茵茵又看呆了。
這個藍大哥,為什么連拿雙筷子都特別的優雅,與眾不同?
夏茵茵一面暗自讚嘆,一面不覺又落入沉思:「看來我可得稍稍注意一下我自己的言行舉止,千萬別太粗魯了,免得讓藍大哥笑話。」
想歸想,做不做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當有客人上門時,夏茵茵馬上又扯著她的喉嚨,充滿活力的大聲說道:「歡迎光臨!」
還好她的嗓子有幾分像她那愛唱歌的媽媽,雖說不上是黃鶯出谷,卻也頗為清脆悅耳。

第四章 蓬蓽生輝 (3) 在一旁煮麵的林瓊玉不時拿眼睛瞄著藍沐風與楊晴朗,見楊晴朗一副吊兒啷噹的有錢公子哥兒模樣,那藍沐風更是氣度不凡,似乎來頭不小,又見夏茵茵與乖寶貝把腿叉開我會輕點_木語銀白胡須不可交他二人有說有笑,便趁夏茵茵回到她身邊時問她:「茵茵,你認識那兩個男人?」
「是的,阿姨,那個有鬍子的就是心樂樂器行的老闆楊大哥,旁邊那個是他的朋友藍大哥。」夏茵茵簡單的跟林瓊玉介紹了。
「原來是那個借妳練琴的老闆。」林瓊玉又多望了他們一眼,心里雖驚訝,但她既沒有過去打招呼,也沒有再跟夏茵茵多說些甚么,低下頭來,自顧自的繼續煮麵。
「對了,阿姨,」夏茵茵打定主意要請楊晴朗和藍沐風吃麵,但認為應該要先跟林瓊玉講清楚:「今天楊大哥他們的麵錢由我的零用錢里扣,我每天去練楊大哥的琴,今天請他吃麵也是應當的。」
「隨便妳,妳只要記得把錢給我就行了。」林瓊玉一向把錢算得很清楚。
儘管忙碌,但是自從藍沐風進來之后,夏茵茵總忍不住在百忙中偷偷地瞄上藍沐風幾眼,她觀察他吃麵、夾菜以及和楊晴朗聊天的樣子,舉手投足之間,都是優雅。夏茵茵在心里發誓,她這輩子從沒看過連吃一碗麵都可以那么斯文優雅的人。
不過也因為頻頻分心,所以一連做錯了幾件事情,都被林瓊玉狠狠地瞪了。
等到了店里的客人少了一些,夏茵茵得了空要去和楊晴朗及藍沐風聊天時,他們也已經吃飽要離開了。夏茵茵本想要留他們,但馬上轉念想到這店里這般寒酸簡陋,想必對他們而言,坐起來應該不是太舒服的,也就不好意思留他們了。
買單時,只見楊晴朗兩手放在腿上,完全沒有要拿錢出來的意思,反而是那藍沐風伸手從呢子大衣口袋里掏出錢包要付錢。
夏茵茵連忙搖手:「藍大哥,楊大哥,今天讓我請客吧!謝謝你們昨天借我琴練,晚上又送我回家。」
「這怎么行?」藍沐風不肯。
「是啊!我們怎么可以給一個小妹妹請客。」楊晴朗也附和著。「就讓你藍大哥請客吧!我也沾沾妳的光。」
夏茵茵聽不懂楊晴朗的意思。她不知道,其實今天是藍沐風要楊晴朗跟他一塊兒來的。
「那我以后就不敢再去練琴了。」夏茵茵說。
「呃……」楊晴朗沒想到夏茵茵會這么說,愣了一下,笑道:「茵茵,妳這是要脅我。」楊晴朗就是愛開玩笑。
「楊大哥不開我玩笑就謝天謝地了,我哪敢要脅你啊!」夏茵茵笑著說。
「沐風,你看看,這口氣不就是要脅嗎?」楊晴朗笑著對藍沐風說。
藍沐風微微一笑,并不答腔。
楊晴朗心知夏茵茵一直都想報答他借琴給她的恩情,因此兩手一攤,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謝謝妳啦!」說完,又跟藍沐風使眼色,藍沐風見狀,默默的收回了皮夾,說了聲謝謝。
臨去前,楊晴朗對夏茵茵說道:「下午在心樂等妳喔!」
原來每到星期六及星期日,夏茵茵總是利用下午客人最少的時候去楊晴朗那裏練琴。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4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