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把葡一個個擠出來_木馬拘束裝置調教故事

第六章 跨年之夜 (1) 自從星期六拿到譜后,夏茵茵每天練習第三號敘事曲,一直到了第六天,也就是星期四,那天是十二月三十一號,跨年夜,天氣冷颼颼的,據說入夜之后,氣溫將降到十度以下。
放學后去楊晴朗那裏時,楊晴朗問夏茵茵:「今天有和朋友約了去跨年嗎?」
「沒有。」夏茵茵回答。
「要來練琴嗎?」
「咦?」夏茵茵睜著大眼睛眨了兩下。
「今晚我會待在樂器行里跨年,如果妳要來練琴,隨時歡迎。」楊晴朗笑著說。
「太棒了,謝謝楊大哥!」
今晚的街道上洋溢著一股熱鬧歡樂的氣氛,路上的行人和來到麵店里大部分的客人臉上都掛著滿滿的笑容,似乎各個都歡天喜地的準備迎接新的一年到來。晚上夏茵茵做完麵店的工作到樂乖寶貝把葡一個個擠出來_木馬拘束裝置調教故事器行的時候,已經將近十點半點鐘了,當她見到樂器行的門口停著上次見到的那輛黑色休旅車時,一顆心猛然怦怦的跳了兩下。
「叮鈴噹啷……」門上掛的鈴鐺一陣清脆亂響,響得夏茵茵的心撲通撲通的跳,全然靜不下來。
隨著鈴鐺聲,一個人影由里面跑了出來,樂器行一樓的店面只開了幾盞小燈,光線昏暗,雖然知道一定是楊晴朗,但夏茵茵的神經還是不由自主的緊張了一下。
「藍大哥來和楊大哥跨年嗎?」看到楊晴朗時,夏茵茵故作輕鬆地問。
「是啊!妳真聰明,竟然猜到了。」楊晴朗笑著回答,也不問她是怎么猜到的:「沐風的家人都在國外,這次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回國,他自己本身也許久沒在臺灣了,能找的朋友不多,所以就來跟我一起跨年了。」
「就你們兩個?楊大哥不和其他的朋友跨年嗎?」在夏茵茵的認知中,楊晴朗一向喜歡呼朋引伴,是個最不喜歡寂寞的人。
「這幾年沐風不喜歡熱鬧,所以我推掉了其他的朋友。」楊晴朗說得理所當然,話中竟沒有一絲惋惜之意,可見他對藍沐風這個朋友的重視。
但是藍沐風并沒有出現在一樓店面里。
「妳先練琴吧!等一下我們一起來倒數。」楊晴朗說。
「我也要一起倒數嗎?」
「不然妳要自己一個人練琴跨年嗎?等會來喊妳喔!」說著,楊晴朗幫夏茵茵多開了幾盞燈后便下去地下室了。
夏茵茵自己到辦公室里拿了藍沐風送她的譜出來準備練習,她坐到鋼琴前,才剛彈第一個音,霍然間腦中響起了楊晴朗上個星期對她說的話:「相信我,妳只要把里面的曲子用心練熟,沐風就會覺得他沒白送妳這本譜了。」
手指控制不住地稍稍抖了一下,立刻彈錯了音符。
一想到藍沐風就此刻就在地下室,說不一定正豎起耳朵來準備聽她彈琴,不知怎么的手和身體就不聽使喚了起來,彈了幾頁都不順手,試了幾次后,夏茵茵懊惱的停了下來,皺眉瞪著黑白相間的琴鍵。
「夏茵茵,妳這是怎么了?妳到底在干甚么?千萬別浪費了這大好的練琴時機,專心點!」
夏茵茵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輕輕甩了甩頭,然后閉起眼睛,在心中默默地哼唱著旋律,片刻之后,當她睜開眼睛再重新開始彈時,不自在的感覺已經少了一大半,一段段的彈下去,不久后身體便慢慢的發熱,手指越來越順暢,彈到一半之處便已經完全的投入到了曲子里面去,一曲彈畢,再彈第二遍時就已經彈得很好了。
在這六天的時間里,除了有幾個技巧比較難的地方還沒有練到很圓熟,但是基本上整首曲子她已然掌握得差不多,速度也達到了標準的範圍內。為此,夏茵茵特別花了點時間練了那幾個比較困難的地方,然后又重新將曲子從頭到尾走了一遍,果然這次彈起來比前幾次更加流暢,在情感的表達上越發得心應手。
只剩下一處,她覺得必須要用節拍器練習才行,便起身準備到辦公室去拿楊晴朗專門借給她使用的節拍器,不料一轉身,赫然發現藍沐風就站在她身后朝她凝目望著。
這情形與第一次見到藍沐風時幾乎是一模一樣,就是在同樣的一個位置,一樣的姿態和一樣的神情,那時藍沐風也是如此這般的在后面聆聽她的琴音。


第六章 跨年之夜 (2) 「唉呦!」夏茵茵低喊了一聲:「藍大哥,你嚇了我一跳!」
藍沐風離開墻邊走到夏茵茵身旁,說道:「聽起來妳已經練熟了這首曲子。」
不及細想,夏茵茵便脫口而出道:「我每天都有練習這首曲子。」這當然是因為楊晴朗的那一句話的緣故。
藍沐風站在夏茵茵身邊,伸手翻看那本沒有做任何記號或筆記的譜。
擔心著藍沐風對她所彈的蕭邦敘事曲的評價不知是好是壞,夏茵茵的一顆心是七上八下的。
心中一片忐忑之際,夏茵茵忽然想起了還沒跟藍沐風道謝,連忙開口說道:「藍大哥,謝謝你送我譜。」
「沒甚么,一本譜而已,」藍沐風淡淡地回答,一副這句話說與不說都沒有分別的樣子。
這種口氣令夏茵茵不由得訕訕地低下頭來,幾根手指在大腿上像彈琴似地輕輕輪流敲著。她已經無話可講了。
還好藍沐風低頭問她:「妳背好這首曲子了嗎?」
「有些地方容易忘記,但也差不多了。」夏茵茵抬起頭回答。
藍沐風微微一笑,「妳愿意再彈一次給我聽嗎?用背譜的方式。」
「好。」
藍沐風拉了張椅子到夏茵茵旁邊坐著,又把鋼琴上的譜拿走,夏茵茵雖然緊張萬分(她從沒因為彈琴而如此緊張過),但還是努力的背譜彈了一次。一首共有十幾頁、約七分多鐘長的曲子,夏茵茵只花了六天就背得相當流暢,彈完后,她轉過頭去看藍沐風,那藍沐風剛剛闔上譜,嘴角邊浮現出一絲笑意。
那是滿意的微笑。
「可以告訴我,妳在這首曲子中都理解了一些甚么嗎?」藍沐風和氣的問。其實藍沐風聽得出來夏茵茵對這首曲子的理解方向都是相當正確的,只是他還想再親自問她一次,聽聽她的回答。
「這……我也說不太上來……」夏茵茵吞吞吐吐。
向來沒有受過正式的音樂訓練,又太早停了鋼琴課,突然之間叫她具體說明她到底在曲中理解了一些甚么,她倒是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說明,或該從何說起。
但是藍沐風定定地看向她,他的眼神告訴她,他在等她的答案。
「……就是一種感覺吧……」夏茵茵含糊地說著。
「嗯,還有呢?」藍沐風隨意的翻著譜問,并沒有太多的表情寫在臉上。
「這……藍大哥,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說。」夏茵茵感到為難。
「妳試試看。」藍沐風將視線由譜上移到夏茵茵身上,試圖引導夏茵茵:「或許妳可以用一些形容詞,比方說悲傷的,愉快的,憤怒的……這之類的形容詞,這樣或許好表達一些?」
夏茵茵側著頭想了想,鼓起勇氣說道:「或許這曲子里有一些柔情蜜意……」
「在哪里?」藍沐風把椅子挪近夏茵茵一些,把譜放在兩人的大腿中間:「妳指出來給我看。」
夏茵茵緊張到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了。
「比方說是這里……」夏茵茵翻著譜說,竭力穩住微微發抖的手指不讓藍沐風看出來。
藍沐風點點頭:「很好,還有呢?」
這一句很好,鼓舞著夏茵茵繼續說下去:「這里,感覺像是水,或是波浪之類的。」夏茵茵指著另一處說。
藍沐風仍是點點頭,「還有嗎?」
「從這里開始,情緒越來越機動高漲,到這里終于到了高峰……」夏茵茵從一處指到了另一處。
「OK!說得很不錯,」藍沐風讚許地點點頭,又問:「對于這首曲子有沒有甚么問題?」
「嗯,有。」
「哪里?」
「這個地方,為什么我彈起來這么模糊不清?」夏茵茵伸出手翻到其中一頁指著某幾行說。這時她才發現,原來自己不止是手指,而是幾乎整個手掌心都在微微地顫抖著。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4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