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真濕夾得我好爽總裁_未刪節小說洛公子

第七章 漸生依賴 (3) 到了周末,藍沐風在星期天的下午來了,這次,他一來就拉了一張椅子到夏茵茵的身邊坐著,把夏茵茵放在譜架上的譜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意思是要她用背的。夏茵茵仍是有些緊張,但同時又滿懷期待,她認真的彈了一遍全部的曲子,先是前五首蕭邦練習曲,然后是第一號敘事曲,全部彈完后,她立刻回過頭去,等著藍沐風下評語和給她指教。
藍沐風按照夏茵茵彈的順序,一首一首的給了她一些簡單的意見,夏茵茵則是按照藍沐風所說的,一樣一樣的做好。
每一處被藍沐風指出來的地方,夏茵茵總是很快的就能改正好,夏茵茵還發覺,藍沐風所糾正她的地方,不但改善了她的問題,讓她彈起來更得心應手,還讓她感覺自己更往前邁進了一大步,她覺得,她對于音樂的視野彷彿在藍沐風簡短的幾句話里就拓寬了許多。
「下個周末,把第二首練習曲的速度再加快,另外彈兩首巴哈平均律和蕭邦第二號敘事曲。」藍沐風語氣雖從容平靜,但卻像是帝王的命令一般讓夏茵茵無法違抗。
巴哈平均律夏茵茵很少彈,比較沒那么熟悉,而蕭邦第二號敘事曲是全新的,此時學校快要期末考了,不僅功課變多,考試也變多,但是夏茵茵為了要練好藍沐風所交代的曲子,沒辦法練琴的時間就把譜拿回家背,滿腦子裝得都是音符,差不多已經把期末考的事情丟到一旁了。反正從國中起就沒辦法好好念書,所以念得是不怎么樣的高中,考不好,也無傷大雅,至于大學的事,她無法有太大的期望,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要是太差的大學就好了。
轉眼又到了下個周末,夏茵茵完成了藍沐風所交代的曲子,藍沐風依舊是在星期天的下午到來,坐在一旁,翹著腿,聽完了全部的曲子,然后照例指點了幾個地方。
結束前,藍沐風交代著:「下個周末,把蕭邦第四首練習曲再彈一次給我聽,記住,要彈出疾風一般的感覺。另外,第二號敘事曲也要再彈一次,除了這兩首,再彈一首莫札特奏鳴曲,要全部樂章乖寶貝真濕夾得我好爽總裁_未刪節小說洛公子。」
「哪一首?」夏茵茵問。
藍沐風正要回答,楊晴朗走過來,說道:「沐風,茵茵要期末考了,恐怕不能應付這么多曲子。」
「我不這么覺得。」藍沐風冷冷地說,冷得不近人情。
「楊大哥,期末考我已經準備好了。」夏茵茵生怕藍沐風下個周末不來了,所以連忙昧著良心說期末考沒問題。
楊晴朗如何不知?但他一連幾個周末都看藍沐風來指導夏茵茵,又見夏茵茵儼然已經把藍沐風當作老師一般,心里不免有些發愁起來。他把藍沐風拉到地下室去,獨留夏茵茵一個人在上面。他們倆人在地下室里究竟說了些甚么,夏茵茵無從得知,只知道當他們再走上來時,楊晴朗顯然是已經被藍沐風說服了,或者說,他根本拿藍沐風沒轍要來的更為貼切。
「茵茵,妳彈莫札特KV.333(注一)。」藍沐風對夏茵茵說。
「我知道了。」夏茵茵走進辦公室里,翻到了KV.333那一首曲子,在左上角折了一折,以免自己忘記藍沐風的交代。
幾天之后的期末考果然考不好,說不在乎是騙人的,但眼下她更在乎的是藍沐風的指導。
接下來就是寒假了,夏茵茵對寒假并無期待,反正她都要在麵店幫忙。反而是星期天能夠接受藍沐風的指導這件事,彷彿倒成了她人生中唯一的期盼了。
不料,這個星期天下午藍沐風竟然失約了。
注一:莫札特的作品都以KV作為編號。

第八章 突然離開 (1) 「沐風的媽媽突然病倒,他的家人打電話來叫他立刻回美國去,昨天沐風匆匆忙忙地買了機票就回去了,根本來不及告訴妳。」這是楊晴朗對于藍沐風的失約向夏茵茵所作的解釋。
「甚么?藍大哥回美國了?」夏茵茵先是感到一陣的驚訝,隨之而來的,便是那如排山倒海而來的失望之情。
「因為事發突然,所以他要我替他轉告妳。」楊晴朗手插在口袋里說。
「藍大哥還會回來嗎?」
「應該是會的,但是甚么時候回來就要看他母親的身體狀況了,所以他沒有告訴我回來的日期。」
「這樣啊……」夏茵茵的心情可以說是蕩到了谷底,失望到不想說話了。
看到夏茵茵臉上的失望表情,楊晴朗拍拍夏茵茵的肩安慰她:「妳先別難過,跟我進來,有樣好東西要給妳。」
對這樣「好東西」并不抱著任何期待的夏茵茵,垂頭喪氣地隨著楊晴朗進了辦公室。楊晴朗走到辦公桌邊,拿起桌上的兩本譜遞給夏茵茵,對她說道:「這是沐風昨天拿來給我的,要我交給妳,希望妳練習里面的曲子。他怕妳不知道是甚么曲子,還寫了張字條給妳看。」說完又從桌上拿起一張字條交到她手中。
那張字條上面用中文草草的寫著:拉威爾(注一)「庫普蘭之墓」、德布西(注二)「印象」第一集與第二集,字跡看起來像是在匆忙之中寫下的。
「所以這是藍大哥要我練習的兩本譜?」
「沐風說了,要妳兩本全部練完。」
本來剛剛還陷在極度失望的心情之中,但此時一拿到藍沐風為她特別留下的這兩本譜后,夏茵茵彷彿又看到了一線希望。她心里想道:「藍大哥既然留下譜給我,還叫我練習,就表示他一定會回來;還有,藍大哥只留了兩本譜,他知道我一定很快就可以練完,這就表示他不會在美國待太久,而且回來后一定會來聽我彈。那么,我可得要好好練習這些曲子了,千萬別叫他失望。」如此一想,心情豁然開朗,臉上又恢復了笑容。
譜的旁邊還有兩張CD,楊晴朗也一併交給了夏茵茵:「沐風還說,妳沒彈過拉威爾和德布西,所以叫妳聽一下CD,也不至于一點頭緒也沒有。」
「謝謝藍大哥。」夏茵茵拿起CD左右翻看,又把譜和字條、CD揣進懷中,心中又是開心又是感激。
「妳就好好練習,沐風那邊有甚么消息我會再告訴妳。」
夏茵茵拿了拉威爾和德布西這兩本新譜,走到鋼琴前面開始練習了起來。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轉眼間就到了農曆新年,這是寒假的最后一個星期,比起元旦,農曆新年似乎更為熱鬧,除了開心之外,大家面上還多了一份喜氣,街道上商店里總是隨耳便可聽到歡欣鼓舞的過年音樂,讓路過的人心里無不染上那一份喜氣。
小時候的夏茵茵每年最喜歡的節日的就是過年了,但是現在的她,卻滿心的希望不過年不要來。
從前媽媽還在世的時候,媽媽總會帶她去外公外婆家過年,夏茵茵還有一個舅舅,舅舅也會帶表弟表妹回到外婆家,大家團聚在一起,氣氛十分熱鬧。
媽媽死了以后的幾年當中,外公外婆也相繼去世。因為舅媽是香港人,在舅媽的游說之下,前幾年舅舅便攜家帶眷的離開臺北到香港去做生意,聽說是在深水埗賣魚蛋,長年住在那裏,就算是過年過節也沒有回來過,和夏茵茵幾乎是斷了聯繫。
至于爸爸那邊,那就更別提了。爺爺奶奶早死,夏茵茵打小就沒見過他們,爸爸又是獨子,在爸爸當了古惑仔以后,夏茵茵聽說爸爸的親戚們就都與他斷絕了來往,所以夏茵茵從來沒有見過夏家的任何親戚。
打從林瓊玉嫁給夏鑫旺起,她就沒帶夏茵茵去見過她自己的家人親戚,因為每逢過年過節,林瓊玉也只是跟幾個帶著風塵味的姊妹淘通宵打牌,從沒見她回過娘家,平日里,她也絕口不提娘家的事。
所以,過年對夏茵茵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徒增傷感的年節罷了,比起平常日,更顯得孤寂與凄涼。
更慘的是,過年期間,楊晴朗是不開門做生意的,因此夏茵茵無琴可練,這就表示,過年期間,她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做的事,也必須跟著過年一起休假。
寒假的頭兩個星期,夏茵茵就把拉威爾和德布西那兩本譜都練熟了,只是曲中有好些地方她不能明白,她反覆聽了藍沐風給她的CD,卻總是覺得不能融會貫通,她知道她的踏板出了問題卻不知如何使用,她覺得她彈出來的音樂總是差了一點味道,總是有那么一點的不對勁,但是就是不知道問題的癥結點在哪。
她每天都眼巴巴地期待著藍沐風的出現,一心期望著藍沐風能為她解除心中的疑惑與問題。但藍沐風就是無消無息……
(注一) 拉威爾 (Maurice Ravel,1875-1937) 法國作曲家、鋼琴家,與德布西同為印象樂派的代表作曲家,但音樂風格又與德布西迥異。他的許多管弦樂作品相當優秀,鋼琴曲也十分杰出,其作品皆獨具匠心,細膩優美。
(注二) 德布西 (Claude debussy,1862-1918) 法國印象樂派作曲家,其音樂風格受到印象畫派的影響。做有許多杰出優秀的管弦樂作品與鋼琴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4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