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真濕夾得我好爽紀凌煙_未婚先孕以后會幸福嗎

第八章 突然離開 (2) 望穿秋水,就這么引領期盼到了除夕前一日,夏茵茵本以為藍沐風必定是留在美國同他的家人一起過農曆新年,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放棄等待的時候,藍沐風竟然毫無預期的、如風一般的出現在她眼前了。這次,連楊晴朗都嚇了一跳。
看藍沐風由拎著行李計程車上下來,一臉風塵僕僕,楊晴朗驚道:「天啊!沐風,你……不會是剛下飛機吧?」
「你說對了,我一下飛機就直接過來了。」藍沐風回答時,順帶望了楊晴朗身旁的夏茵茵一眼。
朝思暮想的藍沐風終于回來了,夏茵茵喜不自勝,高興得都快流淚了。
但是看著喜出望外、眼眶中隱隱有些淚水的夏茵茵,藍沐風卻是于動于衷。他仍然連句寒暄的話都沒有就直接了當地問夏茵茵:「我留給妳的那兩本譜都練完了嗎?」
彷彿已經習慣了藍沐風的開門見山,夏茵茵一點也不意外的用力點著頭:「都練完了。」她望著藍沐風,漆黑的眼眸閃爍著。
「那好,彈給我聽吧!」藍沐風把行李靠著墻壁放好,脫下大衣順手就擱在行李箱上,轉身拉過一張椅子來。
兩人一拍即合,夏茵茵毫不猶豫地說了聲「好」,立刻坐到了鋼琴前準備要彈。
一旁的楊晴朗本來還在狀況外,現在突然了解了藍沐風來他這裏的想法和意圖,便呼道:「我的天,沐風,你坐了那么久的飛機,現在才剛下飛機,連家都沒回,馬上就過來我這里就是為了要聽茵茵彈琴嗎?」
「是的。我猜她這個時間會在你這兒,況且耽擱了兩個星期,我很想知道茵茵彈得怎么樣了。」
「你那么擔心干嘛,茵茵又不是音樂班的學生!」
「不行嗎?」藍沐風冷冷地說。
被藍沐風的冷然打了一掌,楊晴朗有些無奈,兩手一攤說:「可是,你就算現在指導她也無濟于事呀!明天就是除夕了,從明天起我會關門一個星期,茵茵她根本沒有琴可以練,你今天指導她,又有甚么用呢?」
「關門一乖寶貝真濕夾得我好爽紀凌煙_未婚先孕以后會幸福嗎個星期?」藍沐風淡然的目光中出現了一絲驚訝的神色。
「正確說來是關門九天。沐風,難道你忘記有過年這檔事了嗎?」
等到眼神中那一絲驚訝的神色漸漸消失之后,藍沐風才淡淡地說了一句:「我倒還真是給忘了。」
倘若身旁有椅子,楊晴朗可能要一屁股的跌坐在椅子上了。「唉……」楊晴朗一個勁兒的搖頭嘆氣:「你就是這樣,從小到大,只要說到音樂,你就把這世界上的事都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就算是天塌了你也不管。」
「關門九天……」藍沐風哪里聽楊晴朗說話,自己陷入了沉思。
「你坐了那么久的飛機,現在休息一下吧!」楊晴朗好心勸道。
「不能休息,沒有那么多時間。」藍沐風一口回絕。
「為什么?」
「因為茵茵要參加一個月后的一場鋼琴比賽。」
此語一出,楊晴朗和夏茵茵都不約而同的愣住了。
「呃……你這是甚么意思?」楊晴朗一頭霧水,夏茵茵當然也是。
藍沐風轉過頭去看著夏茵茵,問道:「茵茵,一個月后妳愿意去加鋼琴比賽嗎?」
「我……去參加鋼琴比賽?」夏茵茵愕然的看著藍沐風結結巴巴地問。
「對。」藍沐風注視著她說。「鋼琴比賽。」
當他再一次說「鋼琴比賽」這四個字時,他的臉上雖沒有甚么明顯的表情,但一種殷切而又熱烈的期盼卻在他深不見底的眼眸中隱隱約約的閃動著。
在夏茵茵的頭腦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楊晴朗已經先喊了起來:「藍沐風,你在說甚么?」
「我在說鋼琴比賽。」藍沐風淡然地回應著驚異的楊晴朗。

「你倒是說說,是個甚么樣的鋼琴比賽?」
「古典音樂大賽。」
「這不是廢……」話字還沒出口,楊晴朗的喉嚨便突然梗塞住了,他兩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望著藍沐風:「你是說,那個由國家音樂廳主辦,每兩年才舉辦一次的《古典音樂大賽》?」
藍沐風抬起下巴,朝驚訝不已的楊晴朗點點頭。
「這可是個大比賽啊!」楊晴朗差點沒跳了起來
「是又如何?」揚起眉毛,藍沐風一臉傲氣的說。

第九章 沖突與決定 (1) 被夾在「受到驚嚇」的楊晴朗與「態度冷靜」的藍沐風中間,夏茵茵好不容易終于意會過來「鋼琴比賽」這四個字的意義了。
「鋼琴比賽!」這次換她驚呼:「藍大哥,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在藍沐風表情嚴肅,那張俊美的臉龐上一絲笑容也沒有,的確不像是在開玩笑。
「可是……我從小到大都沒參加過鋼琴比賽,我……我行嗎」夏茵茵嚅囁著,覺得這簡直是天外飛來一筆。
「這不是問題。」藍沐風說。
「怎么不是問題,光是報名費就有問題。」楊晴朗大聲插嘴道,他太清楚夏茵茵的經濟狀況了,一個連一百塊錢都要存上好一陣子的孩子,怎么可能拿得出幾千塊錢的報名費?
「這更不是問題。」藍沐風想都不想就回了楊晴朗的話。
當了這么多年的好朋友,楊晴朗懂他的心思,他是要幫夏茵茵付報名費。好,就算報名費沒有問題,但是,這么大的一場比賽,夏茵茵全無經驗,沒有指導老師,又沒辦法好好練琴,這要怎么去比?還有,夏茵茵能去嗎?她愿意去嗎?
「沐風,你……」楊晴朗直抓頭:「你好歹也問一下茵茵本人的意愿吧?她又不是你的小孩或妹妹,你叫她去她就得去!」
藍沐風立刻轉過頭去,用一種不太像是詢問的口氣問夏茵茵:「妳愿意嗎?」
突然間被問到自己的意愿,夏茵茵遲疑著:「我……我能去嗎?」她從來都不敢奢望這種事情,甚至連想都沒有過。小時候王老師曾經跟媽媽提議過讓她去參加比賽,但是媽媽卻因為報名費的事而回絕了。媽媽說,兩千塊的報名費,可以買好多本譜了。
「當然能。」藍沐風毫不遲疑地答覆著夏茵茵。
「可是我沒有老師,都是自己亂彈……」夏茵茵還真不知道藍沐風對她是哪里來的信心。
「我來教妳。」
「啊!」
「我教妳。妳只要告訴我,妳愿不愿意。」
有幾秒鐘的時間三個人突然都靜默了下來。夏茵茵站在鋼琴和鋼琴椅子的中間,藍沐風站在鋼琴的側邊,他的右手放在鋼琴上,夏茵茵看著他右手那五只修長,卻又因為長期彈琴而骨關節突出的手指,再望向正定定的注視著她的藍沐風。
就在這一刻,這一分這一秒,夏茵茵看到了,并且深刻地感受到了,那一份深藏在藍沐風眼底卻又熱烈鼓動的殷切期盼,那就像是被掩埋在冰山之下的火焰,一種能夠魅惑人心的火焰之舞,夏茵茵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就跟著那跳動中火焰的節奏一起舞動了起來。她感到胸口一陣發熱。
是的,她愿意,她當然愿意!
不過,楊晴朗似乎絲毫不被那熾熱的火焰影響,反而搶在夏茵茵回答藍沐風之前,楊晴朗便急著對她說道:「茵茵,比賽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更何況那是一個很難的大比賽,妳要考慮到自己的狀況,若是不愿意,可以拒絕,千萬不要免強自己。」
藍沐風不客氣地斜睨了楊晴朗一眼。
夏茵茵當然知道楊晴朗是為她著想,怕她若是貿貿然的就答應,恐怕會無法承受比賽的壓力,因為她自己本身生活上的壓力就已經夠大了。
但是夏茵茵的心已經被那火焰牽引住了,雖然去參加那種比賽會要承受些甚么她還不能想像,但答應去比賽,不啻就是意味著鋼琴的進步和與藍沐風多一個月時間的相處,她還想要一窺那火焰的秘密,她怎么可能拒絕呢?
見夏茵茵沒有即刻回答,藍沐風說道:「如果妳需要時間考慮的話……」
「喔,不,藍大哥,我愿意。」夏茵茵不顧打斷藍沐風的話,急忙表明了自己的心意,深怕自己還沒說愿意之前,藍沐風就先反悔了。
這讓楊晴朗更加的訝異了,他張著嘴看著夏茵茵,驚訝地說不出話來,老半天才問了句:「茵茵,妳確定了?」
「我確定了。」夏茵茵肯定地說。
藍沐風眼中浮現出一絲笑意,楊晴朗卻是乾瞪著兩只眼睛呆站著。
「不過,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夏茵茵忽然將眉頭一皺:「就算我想去參加比賽,我阿姨她也不一定愿意讓我去。」
「妳阿姨的事讓我來解決,妳若只要專心練琴就好,剩下的事一概不用擔心。」
「……?」夏茵茵一臉疑惑地看著藍沐風。
「相信我,我一定會想辦法幫妳解決。」其實藍沐風沒有接觸過林瓊玉,他怎么會有一定能說服林瓊玉的把握?這全是因為他決心強烈,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達成讓夏茵茵去參加鋼琴比賽這件事的緣故。
夏茵茵點點頭,她愿意相信藍沐風,她想要相信藍沐風。
一旁的楊晴朗將眼睛瞪得更大了,從藍沐風看到夏茵茵,又從夏茵茵看到藍沐風,這整件事情是不是來得太突兀了?
「你從剛剛起就把眼睛瞪得那么大,不累嗎?眼睛不乾嗎?」藍沐風在最后時冷冷地說了這么一句,讓夏茵茵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4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