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要深一點還是淺一點_未婚先孕孩子生下來

第十二章 童話公主 漂亮的房子、可愛舒適的琴房、琴聲美妙如珠的史坦威鋼琴……
彷彿從來沒做過這么美好的夢,夏茵茵在由自己指尖中所流瀉出來的琴聲里神思恍惚地沉醉著,整個人輕飄飄地還以為到了人間天堂, 所以在這種心情之下,她根本沒有好好認真練琴。
對夏茵茵而言,藍沐風的家不啻就是一座童話中的城堡,她覺得能夠被城堡主人親自帶過來,在這么舒適的環境里,彈著這連作夢都沒有奢求過的好琴,還可以不用擔心時間的問題,不用匆匆彈彈就得趕回家乖寶貝要深一點還是淺一點_未婚先孕孩子生下來去麵店里幫忙……這一切的一切,不是在作夢是甚么?
就在夏茵茵差點以為自己變成了童話中被父王母后寵愛的公主、以及令所有人艷羨的天之嬌女時,把這一切像魔法一般變出來給她的「仙男」藍沐風走進了琴房,用他那冰冷平靜的語調說:「走吧!穿好外套跟我出去,我訂了餐廳的位子,現在開車帶妳出去吃飯。」
是餐廳不是麵店嗎?唔……這聽起來還是在夢中,夢還沒有醒,太好了!夏茵茵輕飄飄地轉身到沙發處去拿她丟在那兒的夾克,只不過在拿起夾克的那一霎那,那件廉價難看的半舊夾克淘氣地提醒了她:公主可是不會穿這種難看的夾克的喲!她才突然好像有些醒了。
「動作快一點。」藍沐風見她慢吞吞的,丟下這句話就先走了出去。
夏茵茵連忙穿上外套,跟著藍沐風后面跑出琴房。
車子在山中行駛了一會,不久來到了比較熱鬧些的地方,轉過幾個彎,駛進一個花園里,來到了一間隱蔽在花草樹木之中的餐廳。藍沐風在花園里的停車場停妥車,便和夏茵茵一同下了車。
這間餐廳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家高檔的餐廳,光是門口大氣的裝潢就已經不同凡響,夏茵茵跟在藍沐風后面走著,心里突突的,從小到大,除了自家那間窮酸麵店、街邊小吃和麥當勞,她從沒進過稍微好一些的餐廳里去用過餐。
進到餐廳里,只見里面更是裝潢得美輪美奐,連服務生的制服和態度都非常講究。那些服務生似乎都認識藍沐風,一見到他,都立即恭恭敬敬地喊著「藍先生」。
其中一名服務生笑臉迎人的領著藍沐風和夏茵茵到要給他們坐的位子上,一邊走一邊用受過訓練的好聽音調說:「藍先生,我們特別為您保留了您最喜歡的位子。」夏茵茵聽了,猜想藍沐風是這裏的常客。
服務口中所說「專門保留的位子」,是一個在角落里靠窗邊的沙發座位,座位看起來十分舒適,深藍色的絨布沙發靜靜地發著淡淡的藍光,鋪著淺棕色桌巾的桌子上整整齊齊的放著兩副精美的碟子和刀叉,還有兩杯已經斟了八分滿水的水杯。
坐下后,服務恭恭敬敬地問:「藍先生,今天我們有一瓶2000年的波爾多紅酒……」

不等服務生說完,藍沐風便打斷他道:「今天有小朋友在場,我不喝酒。」
那服務生瞄了一眼身上穿著略顯土氣,臉上表情有些怯生生的夏茵茵,眼中帶著幾分好奇和幾一絲異樣的神色,但對藍沐風的態度仍是畢恭畢敬。
「沒有問題,藍先生,那么,我一會兒再過來幫你們點餐。」說完微微躬身走了。
華美的餐桌上,在藍沐風和夏茵茵面前各放著一本硬皮、印刷精美的菜單,服務生走后,藍沐風對夏茵茵說道:「看看妳要吃些甚么。」
夏茵茵打開菜單,也不先找要吃些甚么,兩個眼珠子圓溜溜的只先把價錢都快速瀏覽了一遍,幾頁瀏覽下來,那些恐怖的數字嚇得她立即闔上菜單。
瞧夏茵茵臉上的神情,藍沐風心里已經猜出了八九分,便平和地對她說道:「茵茵,想吃甚么就點甚么,好嗎?還是要我幫妳點?」
感受到了沐風要對她傳達的善意,夏茵茵的心寬了些,想了會兒道:「那……讓我再看一下菜單。」
「好,妳慢慢看。」藍沐風瞇著眼睛微微一笑說。

第十三章 有你陪著,不須害怕 (1) 飯后,服務生為夏茵茵送來了一杯新鮮果汁,為藍沐風送上一杯熱騰騰冒著煙的咖啡。藍沐風拿起咖啡杯輕輕啜了一口,夏茵茵坐在他的對面欣賞著他喝咖啡時舉手投足間的高雅,覺得十分的賞心悅目。
「怎么了?有甚么不對嗎?」突然意識到夏茵茵直直的盯著他看,藍沐風在放下咖啡杯時問她。
「藍大哥吃飯的樣子好好看,我吃飯的樣子就沒有這么……優雅……」夏茵茵坦率地說了,說完自己又有些難為情地聳了聳肩,笑了一笑。
但是夏茵茵吃飯時的模樣如何,藍沐風壓根就不在意,反而夏茵茵那種天真坦率之中又帶著幾分少女的羞澀,倒是十分可愛。藍沐風微微笑了笑,說道:「這不重要。」
「嗯……」夏茵茵抿嘴也笑了笑。
「我們來說說鋼琴比賽的事吧!」藍沐風道。
喔,對了,這才是正事,夏茵茵差點忘了。「嗯,好。」夏茵茵連忙下意識的正襟危坐了起來。
藍沐風不慌不忙地又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凝目正視著坐在他對面的夏茵茵說道:「妳即將要去的鋼琴比賽,名字叫做『古典音樂大賽』,其實是一場開放給全臺灣所有音樂班或是音樂科系的學生參加的比賽,一共有鋼琴和小提琴兩個項目,向來非常為音樂學子所重視。本來這樣的比賽妳是不能去參加的,因為妳不是學習音樂專業的學生。
「但是今年我突然得知它們改變了比賽規定,為了發掘不在音樂科系里就讀,但仍具有非凡音樂天分的學生,這場比賽將開放兩個名額給非音樂科系的學生參加,兩個名額分別是鋼琴及小提琴各一名,一個月后的那場比賽,就是為選出一名鋼琴和一名小提琴學生的預賽,也是全國性的,北中南的學生皆可報名參加,通過預賽的兩名學生將可以參加六月份真正的比賽,不過倘若參賽的學生都程度不夠好,這名額也是有可能從缺的。」
夏茵茵聽了藍沐風的描述,口里的果汁差點沒給噴了出來:「甚么!原來是場全國性的比賽啊!」而且聽起來好難,若是通過了預賽,之后竟然還要跟專業的學生比賽。夏茵茵突然有些害怕了起來,她怪自己當初一念之間沖昏了頭,沒問清楚情況就貿貿然答應了藍沐風,難怪楊晴朗反應那么激烈。
不過,楊晴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沒想到夏茵茵必須先參加的是預賽,藍沐風這個人有時候因為性格的關係,說話總是常常省略或乾脆不談。每次他和楊晴朗的談天說話,其實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楊晴朗滔滔不絕的說,藍沐風所說的話是萬萬不及楊晴朗的一半的。
藍沐風繼續說道:「參賽者的年齡限制是在15歲到18歲之間,妳的年紀剛好可以,但是妳會跟比妳還要年長的參賽者一起比就是了。」
想不到比賽的年齡限制是這種算法,而不是小時候在音樂教室里聽到的,以在學就讀的年級作為比賽的分組,這比賽果然不太一樣啊!夏茵茵在心中思忖著,另一方面又還兀自擔心著這一場「全國性」的比賽。
「喔……」夏茵茵支支吾吾的。
「怎么了?害怕了?」藍沐風問。
夏茵茵誠實地點點頭。
「不用害怕,」藍沐風輕輕笑了一笑,注視著面帶驚慌的夏茵茵說道:「妳就算不相信妳自己,也要相信我。妳相信我嗎?」
夏茵茵望著坐在對面的藍沐風,在他那一對如黑曜石般的深邃眸子里,閃耀著一股堅毅的自信。夏茵茵不覺又回想起那時候她在藍沐風眼中所看到的火焰……不,她怎么可以對當初讓她胸口燃燒發熱的火焰產生質疑呢?為了那火焰,她怎么可以害怕退縮呢?
「我相信藍大哥。」夏茵茵眼神和語氣立即就表現出了堅毅的決心。
這藍沐風是何許人也?除了他是楊晴朗的朋友、對音樂研究甚深、長年住在國外、以及家境富有之外,她對他是一無所知,甚至連他的職業是甚么都不知道,但是當他們在音樂里的時候,她相信他,毫無保留的、全然的相信他;況且更不能因為聽到困難就退縮,而忘了自己當初答應去比賽的初衷。
所以說,就算這場比賽難如登天,她也是一定要去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5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