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嘴技術越來越好了_未婚先孕怎么說服爸媽

第十三章 有你陪著,不須害怕 (2) 「那好,接下來我要告訴妳比賽的規則和妳在比賽中必須彈奏的曲目,」藍沐風微微一笑,點頭接著說道:「預賽一共分為兩輪,第一輪的曲目有所指定,參賽者必須彈奏一首巴哈平均律,一首蕭邦練習曲,一首古典樂派奏鳴曲的全部樂章,全部演奏的時間是以十五分鐘為限。」
「等等,藍大哥,等等,古典樂派是……」夏茵茵的眼珠子咕溜溜轉了兩圈:「莫札特和貝多芬都是屬于古典樂派的作曲家,對嗎?」夏茵茵記得她在音樂課中有學過,但是她想要再確認一次。因為她每天都好累,上課打瞌睡也是常發生的事,連她最喜歡的音樂課也都曾經無數次的不小心進入夢鄉……
「對,沒錯,」藍沐風點點頭,喝了口咖啡。
「呼,還好我沒記錯,」夏茵茵吐了口氣,輕拍胸脯,露出帶著幾分僥倖,既開心又難為情,同時又有些佩服自己的笑容:「我上課差不多都在睡覺,好險還有印象。」
雖然很可愛,但是看夏茵茵因為僥倖答對了而沾沾自喜,藍沐風估計她概念不是很清楚,答對只怕有一半是運氣,因此又說:「不如我再跟妳解釋一次甚么是『古典樂派』好了,妳聽著。古典樂派是音樂史上的一個分期,時間上大約是在西元1750到1820年左右,風格上重視理性、對稱、和諧,而海頓(注一)、莫札特、貝多芬就是那個時期最著名的代表作曲家。」
「是……」夏茵茵立即向海綿一般的吸收了藍沐風所解釋的,在她的心里,藍沐風的話只怕比音樂老師還要更具權威性吧!
聽完后,夏茵茵歪著頭想了會兒藍沐風所說的比賽規則,伸出手指來數著:「巴哈一首平均律或許要三到四分鐘,蕭邦練習曲雖然也不長,但也要花上幾分鐘,這就看彈哪一首而定了,還有一首奏鳴曲全部樂章……」霍地間抬起頭來,疑惑地問道:「那如果我彈的曲子加起來超過十五分鐘呢?因為那些曲子所需的時間加起來應該會超過十五分鐘吧?」
「這倒不用擔心,」藍沐風道:「比賽時會有人專門計算時間,,妳聽到鈴聲后停止演奏就可以了,不會扣分的。」
「好。」夏茵茵點點頭。
藍沐風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說道:「第一輪比完之后會淘汰掉三分之二的人數,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進入第二輪比賽。」
「啊,只有三分之一嗎?聽起來好難喔……」夏茵茵臉色一青,咬了咬下唇:「那么第二輪呢?曲目是甚么?」
「第二輪必須要彈奏兩首曲子,一首是以浪漫樂派的曲目為限,另一首曲目自由,可以任意挑選乖小嘴技術越來越好了_未婚先孕怎么說服爸媽,時間上也是以十五分鐘為限。」不等夏茵茵回憶對于浪漫樂派的定義,藍沐風便立即先對她解釋道:「浪漫樂派是古典樂派之后的時期,像妳彈過的蕭邦、李斯特……等,都是這時期的代表作曲家。」
「好,我了解了,那我要選甚么曲子去比賽?」
「這正是我們今天要決定出來的,一旦決定出來了,就要趕緊努力練習了。等到妳通過了預賽,有資格進到真正的比賽時,我會再告訴妳要準備一些甚么曲子。」藍沐風說這話時的口吻,倒是一副夏茵茵已經贏得進入真正比賽資格的樣子。
雖然已經開始感覺到隱隱約約的一些壓力,也沒有信心自己能拿到進入真正比賽的資格,但夏茵茵再一次地告訴自己,不要多想,就和藍大哥一起勇敢向前邁進吧!藍沐風都這般有信心了,自己怎能沒有信心?
「那我甚么時候要去報名?」夏茵茵問。
「這件事等過完年后我幫妳處里就行了,妳不用操心。」
「這樣好嗎……」夏茵茵躊躇著。
「妳只要專心練琴就好,剩下的事都不要操心,好嗎?」藍沐風說,語氣雖然溫和,但是卻具備著那種讓夏茵茵無法不去順從,卻又心甘情愿去順從的威嚴。
兩人對視著,一會兒后夏茵茵點點頭,語調真摯地說:「好,謝謝藍大哥。這一切的一切,都要謝謝你。」
「不必謝我,」藍沐風拿起咖啡杯湊到嘴邊,看著咖啡杯里的咖啡說:「要謝,就謝妳自己。」然后啜了一口杯里的咖啡。
這句話的意思,夏茵茵當下并沒有意會過來,但她也沒有追問下去。
注一:海頓 (Joseph Haydn,1732~1809) 著名奧地利作曲家,一生中創作了許多的樂曲,光是交響曲就有104首,一般人最為熟悉的例如「驚愕」交響曲。

第十四章 (1) 相處與訓練–除夕 午飯結束之后,藍沐風和夏茵茵兩人一回到藍沐風的家就直接上到二樓的琴房。
「現在還是用史坦威這一臺琴練習,妳先彈巴哈平均律,按照我所勾選的順序彈。」藍沐風說著,自己在另一臺Fazioli前坐下,把譜放在沒有打開的琴蓋上看。
順序夏茵茵是記得的,她熟練地背完了每一首被勾選出來曲子,藍沐風在聽完后,每一首都稍微指點一二,然后才選出了他認為夏茵茵可以彈得最好的一首;選好平均律后,接著便是要選出一首蕭邦練習曲。
蕭邦練習曲雖然困難,但大部分夏茵茵都很熟,她依舊按照藍沐風所勾選的順序一首一首地彈過去。都聽過一遍以后,藍沐風把譜從琴蓋上拿下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邊翻著譜一邊低頭沉思,夏茵茵不敢吵他。
四周靜悄悄地,除了藍沐風翻譜的聲音之外,周遭竟是一點聲響也沒有。
藍沐風穿著一雙黑色的皮拖鞋,左腳翹在右腳之上,深藍色的襪子從腳上延伸到褲管里,夏茵茵的視線從那雙黑色皮拖鞋開始向上游移,經過他修長的小腿、翻譜中的纖長手指,到他穿著深藍色毛衣的寬闊胸膛,再到他抿著的嘴唇,最后到達了他低垂著的雙眸,他濃濃的睫毛蓋住了他的眼睛,夏茵茵只能看到那睫毛每隔幾秒就優雅地眨一下。
多麼完美的一個人啊!夏茵茵在心中讚嘆著。
靜靜地在翻譜的藍沐風姿態異常優美,他不用說話,不用擺出任何迷人的動作神情,就已經擁有足以迷倒天下人的魅力和風采。再一次的,藍沐風那種雖近在咫尺,但卻又完美的遙不可及的感覺襲上夏茵茵的心頭,就算此時此刻與藍沐風單獨共處一室,她還是恍恍惚惚的覺得這不像是真的……。
等待的時候因為無事可做,所以夏茵茵的心思意念才會因此而逮住了空檔,纏繞在藍沐風的身上胡思亂想一通。
終于,藍沐風闔上譜,對夏茵茵說道:「茵茵,妳就彈作品十的第十首吧!」順便也把夏茵茵由冥想中拉回現實。
這一首夏茵茵很喜歡,聽到藍沐風要她彈這首,她立刻點頭連聲說道:「好啊好啊!」
最后,只剩下一首古典樂派的曲目還沒選出來了。
「只要是古典樂派的作曲家都可以選擇,不過,我想先以貝多芬為主要選曲方向……」藍沐風取下書柜中貝多芬兩本厚厚的奏鳴曲,一會兒翻著譜,一會兒眼睛望向窗外凝眉思索,夏茵茵不敢吵他,靜靜地在一邊等著。
后來藍沐風又走到書柜旁,拿出抽屜里的一支鉛筆,迅速在譜的目錄上圈了兩個圈,然后把譜交給夏茵茵,說:「妳把這兩首練一練,記住,是全部的樂章,晚飯前我會上來,妳把它們彈一次給我聽,我再決定要選哪一首。至于第二輪的曲目,晚上我們再來討論。」
「晚上?」夏茵茵征征的,愣了半響,詫異道:「今天晚上是除夕夜,我得要和阿姨吃年夜飯啊!」
藍沐風拿眼睛瞅著夏茵茵,「我昨天就和妳阿姨說了,今晚的年夜飯,妳要在我這里吃。」又問:「怎么?妳阿姨沒有告訴妳?」
「啊!我跟藍大哥一起吃年夜飯?」夏茵茵低呼一聲,徹底從夢中醒過來了。
瞧夏茵茵吃驚的樣子,藍沐風以為她不愿意,便說:「如果妳不愿意,那我也可以在晚飯前把妳送回去。」
「不不不,」一聽說要送她回去,夏茵茵急忙連聲搖頭否認:「我當然愿意留下來,我只是沒想到我阿姨會說好而已。」心里一面稀奇林瓊玉竟然會答應。
「妳阿姨昨天就答應了,」藍沐風說:「既然如此,妳就先練琴吧,一切按照我的計畫走。我五點上來琴房。」說完,帶上房門就出去了。
夏茵茵翻開譜,發現藍沐風所勾選的兩首貝多芬奏鳴曲,一首是第七首,一首是第十一首,本來她還有些擔心,因為她并不特別偏好貝多芬、莫札特等人的曲子,恐怕藍沐風選到她不喜歡的,但現在藍沐風所選的這兩首她都頗為喜歡,因此興高采烈地練了起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5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