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妖精疼你_未婚先孕是不是很丟人

第十四章 (2) 相處與訓練–年夜飯 五點鐘的時候,藍沐風準時走進琴房里來了,夏茵茵停止了練習,轉頭望著一進來就直接坐在另一架鋼琴前的藍沐風,只見他一只手臂平放在琴蓋上,另一只手則放在大腿上,兩只眼睛定定地朝夏茵茵看著,就是一副準備好了要聽她彈貝多芬的神態。
「妳先彈第七首,彈完之后我稍微指點妳一下,妳再接下來彈第十一首。」藍沐風指示她說。
一次要彈完兩首貝多芬奏鳴曲的全部樂章,可以算是一件相當消耗體力的事,夏茵茵畢竟從沒接受過嚴格的訓練,今天又已經練了許久的鋼琴,為避免手的肌肉會受傷的危險,藍沐風覺得在兩首曲子當中可以讓她的手休息一下,所以彈完一首之后先稍作指點,講解說話之間便是一種休息,然后再彈下一首。
等到兩首貝多芬都彈完、稍微講解完后,天色已經全暗,夏茵茵不知道是幾點了,只覺得好累好累,她甩著兩只發酸的臂膀,好想休息一下。
「我們彈第七首去比賽吧!」藍沐風下了決定,同時又因為看出夏茵茵已經十分疲憊,便輕輕拍拍她的肩,說道:「我們先下樓去吃飯吧,妳應該要休息了。」
「晚上在藍大哥家里吃飯嗎?」夏茵茵本以為藍沐風又會出門去吃飯。
「對,今天是除夕夜,我太晚訂餐聽了,根本訂不到好的,所以只好打電話請放假回家的女傭人回來幫我們作一頓飯。」
兩人邊說邊下樓,才到樓梯口,夏茵茵就聞到一陣飯香。及至下了樓到了餐廳處,只見餐桌上已經擺滿了一道又一道的菜,一個中等身材,身上繫著圍裙,頭上梳著髮髻的中年大嬸正巧在此時端了一碗湯出來,看到藍沐風及他身旁的夏茵茵,立即滿臉堆下笑來:「少爺,飯菜都做好了,您和您的學生快來吃吧!」
「茵茵不是我的學生。」藍沐風似乎是忘記了要顧慮一下夏茵茵的心情,他話一說出口,就弄得夏茵茵有些困窘。
看到夏茵茵帶著一絲怯生生和困窘的模樣,藍沐風自己立刻也有些后悔起來,覺得自己何必急著否認?儘管自己曾經說過自己不會收學生……
不過話說回來,倘若換作是楊晴朗說這句話,夏茵茵一定是會邊開玩笑邊毫不留情地反擊:「楊大哥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也不是我的老師啊!」但是此刻面對的是藍沐風,夏茵茵沒有辦法像對楊晴朗那樣對藍沐風,總之,只要一在藍沐風身旁,夏茵茵就會覺得自己變得有些不一樣。
場面突然間變得尷尬起來。
「唉呦,少爺,接受了您的指導,難道不算是您的學生嗎?」大嬸宏亮的聲音打破了尷尬的局面,她聽似說得大剌剌的,實則幫夏茵茵打了個圓場,然后又對著夏茵茵笑咪咪的問:「妳叫茵茵,對嗎?」立刻岔開了話題。
「對。」夏茵茵心生感激,立刻對眼前這位大嬸產生了好感。
「我是李媽,」李媽一邊自我介紹一邊放下那一大碗熱騰騰、冒著白煙的雞湯,一只雞橫躺在煙霧瀰漫的熱湯之中,看起來倒像是一只泡在溫泉里的雞:「妳可真是個有福氣的孩子,可以讓我們少爺對妳這么好。」
這位李媽親切和善,態度熱絡,跟她說話夏茵茵感覺輕鬆自在,因此想都沒有多想的就笑著回道:「我也是這么覺得。」
聽了這回答,李媽禁不住「咦」了一聲:「這么說,茵茵妳是知道我們家少爺的啰?」
「呃,甚么意思?」李媽這話叫夏茵茵摸不著頭腦。
李媽望了一眼藍沐風,只見藍沐風正皺著眉頭,李媽看他臉色不對,當下便改口笑道:「沒甚么,你們快來吃吧!吃飽了還要練琴不是?」
「是啊!」
「肚子餓了吧?」
「是啊!」夏茵茵摸著肚子,馬上又忘了李媽那句讓她摸不清楚意思的話。
這時,從李媽圍裙上的口袋中響起手機的鈴聲,李媽笑道:「這一定是我兒子來接我了。」說時一面接起電話:「喂,阿俊啊,你到了嗎……嗯……車子停在門口了?好,我馬上就可以出去了,等我一下。」
掛掉手機后,李媽對藍沐風說道:「少爺,阿俊來接我了,菜我都做好了,飯后甜點煮好了在廚房里,水果切好了在冰箱里,吃完后,您只要把碗盤都收到水槽里,我明天可以叫阿俊帶我來洗……。」
「李媽,我吃飽后就可以洗碗,那些碗盤留到明天再洗不好。」夏茵茵想都不想就自告奮用地說,這可不是犯了職業病?
「這……」李媽為難的看向藍沐風,藍沐風的眼光卻望著夏茵茵,見夏茵茵正對自己咧嘴笑著,那笑容在純真中又帶了幾分傻氣。
「李媽,由得她吧!」藍沐風這話雖是對李媽說的,但目光卻還在笑得天真爛漫的夏茵茵臉上:「妳明天好好在家過年,就不用再上來我這里了。」
「我家是開麵店的,我非常會洗碗喔!」夏茵茵指著自己的鼻子,笑吟吟地對李媽說。


第十四章 (3) 相處與訓練–肺腑之言 李媽走后,夏茵茵跟藍沐風一同坐在餐桌前,夏茵茵望著滿桌的年夜菜,嘴里不自覺地重複了好幾次:「好豐盛啊!」。只見滿桌上除了剛才李媽端出來的雞湯外,還有石斑魚、龍蝦、紹興醉雞、烏參、鮑魚……等。
「李媽真的放假去了嗎?這滿桌的東西,怎么能就這么變出來了?」夏茵茵在心中思忖著,不由得滿心佩服。
其實她不知道藍家對待下人一向寬厚,藍沐風自己雖忘記要過年,但過年該有的年節獎金,以及另外給像李媽這種在藍家幾十年的忠僕額外辦置年貨的紅包,藍家更是給得相當大方。可以這么說,李媽雖是幫傭,但一家人也因為藍家而日子過得不錯,因此藍沐風一通電話,李媽便毫不遲疑地將自己為自己家里採買的生鮮年貨帶了一些過來,另外有些東西則是這個家里本來就有備著的。
「別愣著了,快開動吧!」藍沐風說。
美食當前,夏茵茵的肚子餓得咕嚕咕嚕的叫,一聽藍沐風說開動,就不客氣地拿起放在紹興醉雞那盤上面的公筷,先夾了一片雞肉放進嘴里,頓時滿滿雞肉的香味在口中飄散開來。
「哇,好好吃喔!李媽真是好手藝!」夏茵茵驚喜地對藍沐風說。
「好吃就多吃點吧!」
接連著每一道菜都嚐了,沒有一道不是極為美味的,夏茵茵又說:「藍大哥,這李媽做菜的水準,簡直是可以媲美古代皇帝的御廚了。」
藍沐風默默一笑,并不多作回答。等到兩人都吃飽后,桌上還留著許多剩下的食物,夏茵茵看著滿桌吃不完的食物,轉頭對藍沐風說道:「藍大哥,讓我把剩下的菜都冰起來,明天我還來這里練琴,明天我們可以吃。」
微征了一瞬,藍沐風稍稍思索乖小妖精疼你_未婚先孕是不是很丟人了一下后說道:「隔夜菜對身體可能不是太好……」其實這只是藉口,因為藍沐風沒有吃隔夜菜的習慣,以往吃不完的飯菜都交由李媽打包回去吃了,但今晚李媽已經先走,所以這剩下的飯菜也是一個問題。
聽藍沐風的意思,這些菜是要倒廚余桶了,夏茵茵覺得可惜,歪著頭想了想,便帶著些微的小心謹慎,問道:「藍大哥,可以請問你一件事嗎?」
「問吧。」
「你在臺灣的時候,都是李媽煮飯給你吃嗎?」
「沒有在外面吃的時候,就是李媽作飯。」
「李媽每餐的份量都拿捏得剛剛好嗎?要是吃不完的時候怎么辦?」
「李媽通常會把吃不完的帶走。」
「那……」夏茵茵的眼睛忽閃了閃,小心翼翼地問:「我有個請求,希望藍大歌聽了別生氣,如果你覺得不妥,可以馬上拒絕我。」畢竟她覺得自己跟藍沐風在鋼琴上已有許多互動,但生活瑣事上她還是對他一點也不熟悉。
「甚么請求?」
「若是你覺得吃隔夜菜對身體不好,可否讓我把這些菜帶回去給我阿姨當消夜?」一邊問,夏茵茵一邊閃爍著雙眼注意著藍沐風的表情有沒有甚么變化。
「喔?」沒有多大變化,只以小小的詫異了下而已。「可以啊,妳阿姨不介意嗎?」
「不介意,不介意,」夏茵茵笑道:「我跟阿姨去給人家請過幾次,每次她都會將吃不完的菜打包回家。」
「既然如此,妳就帶回去吧!」
這一來,問題就解決了。
「謝謝藍大哥。」夏茵茵開心地說。
看著夏茵茵開朗的笑容,藍沐風心里不禁有些納悶起來,因為從藍沐風的角度來看,林瓊玉對夏茵茵并不算好,但是夏茵茵卻彷彿對這個繼母一點怨言也沒有,不但如此,還處處想著她似的。
「妳阿姨對妳并不算太好,但是我看妳還是挺在乎她的。」藍沐風忍不住問道。
「畢竟這些年來都只有我和阿姨兩個人相依為命啊!我不在乎她要在乎誰?」夏茵茵不假思索地說。
這話倒是藍沐風不曾想過的,他聽了以后不由得將目光移到夏茵茵身上。
在餐桌上暈黃的燈光之下,剛喝完熱湯的夏茵茵兩頰呈現出粉嫩的玫瑰色,襯托得她兩顆黑珍珠般的眼珠子更加閃亮,而在這黑珍珠般的明眸中所閃動的,是她最單純真摯的情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5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