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張開吸允公共場合_未婚生子女方丟給男方

第十七章 (3) 相處與訓練–微笑 由于藍沐風手上那條丑陋的傷疤,和他眼神中那巨浪般的悲哀所帶給夏茵茵的沖擊太大,因此坐在鋼琴前的夏茵茵,一時半刻之間心情完全無法恢復過來,以至于個人呈現出一副心神不寧,神思恍惚的狀態。
手指無意識地在琴鍵上亂彈,大腦里一片亂糟糟的,這種情況之下彈出來的音樂真是不能聽!還好藍沐風不在,否則他那張俊美的臉就要拉長下來了吧?一想到有可能對她生氣,夏茵茵突然間精神一抖,又開始發奮練琴了。
與其當個現代老萊子「彩衣娛師」,不如把琴彈好來得更為實際。千萬別讓藍沐風對自己失望呵!
要練的曲子很多,這與夏茵茵以往彈琴只是單純為了興趣是有所不同的。從前總是憑著感覺彈琴,開心就好,所以之前在楊晴朗那裏練琴,只要一個小時就可以彈好幾首曲子了。但現在不同了,因為她必須要把藍沐風所教過她的東西都練到好為止,因此三個半小時相形之下就顯得一點也不夠用。
要達到藍沐風的標準,這得動腦子,耳朵要夠靈敏,看譜要仔細,「眼到、手到、腳到、耳到、心到、腦到」,夏茵茵屈指一算,竟然有六到之多耶!彈琴怎么好像比讀死書還難呀!
中午還在飄雪,他們還是不能出去吃飯,所以不得已只好再吃一餐泡麵。在藍沐風上來叫她下樓時,她就在心里琢磨著如何能讓這第二餐的泡麵可以吃得豐盛一些。
如果讓泡麵變得更好吃一些,這樣是不是會讓藍沐風心中的痛苦減輕一些呢?她那雖也經歷過生離死別的痛苦,但卻仍然十分單純樂觀的心天真地想著。
「藍大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讓我翻翻妳的廚房及冰箱嗎?如果有些甚么青菜雞蛋之類的東西,我可以把它們加進去泡麵里煮,這樣我們在吃泡麵的時候就不會那么單調了。」
「妳今天也是要練整天的鋼琴,這樣不累嗎?」
「不累。我做慣了這些事,一點也不累。」夏茵茵搖頭說。
「那就隨妳吧!」藍沐風不知道夏茵茵的心思,只當她是不想再吃泡麵,便點頭由她。
夏茵茵在廚房的冰箱里東翻翻西翻翻,見有過年前就冰在冰箱里的青菜蘿蔔,看起來還很新鮮,雞蛋也還有剩下的,便用泡麵炒了個簡單的炒麵。
有泡麵的調味包,這炒麵再怎么樣也不至于難吃到哪里去,端上桌的時候,甚至看起來像是一道十分美味可口的家常小菜。
「好吃嗎?」夏茵茵緊盯著藍沐風在吃下第一口后心急地問。
藍沐風淡然一笑,說道:「好吃。」
就算只是淡淡的一抹微笑,夏茵茵也覺得十分安慰。沒關係,沒關係,反正藍沐風從沒像楊晴朗那樣大笑過,所以有微笑就已經很好了,不要太苛求。
下午他們先上了兩個小時的課,然后是下午茶休息時間,之后再接著上課。上課時的藍沐風既認真又嚴肅,要求一次比一次高,馬虎一丁點兒都不行,為了滿足藍沐風靈敏挑剔的耳朵,讓他點頭,夏茵茵哪還有空想著其他的事,甚么疤痕和痛苦,彷彿都是上個世紀的事了。
雪斷斷續續的下著,到了晚上,藍沐風還是沒辦法開車帶夏茵茵回家,不得已,只好又打電話給林瓊玉說不能回家,林瓊玉用高分貝的聲音說沒關係,口氣曖昧,其他的三個阿姨一樣在旁邊瞎起鬨,聽著話筒那邊傳來的起鬨聲,夏茵茵只能嘆氣,一樣懶得多做解釋。
這晚也是練到晚上十二點鐘后才洗澡就寢。躺在柔軟舒適的床上時,本來夏茵茵還試圖想要回到上個世紀去,試著把自己變成她看過的卡通人物柯南,想要在照片中的美人、傷疤和痛徹心扉的悲哀這三樣東西統合整理一下,運用她薄弱的邏輯思考再加上無窮的想像力,看能不能找出一些關聯性……
不幸的是,周公太想念夏茵茵了,所以夏茵茵連一輪都還沒想完就被周公叫去下棋了,戰況激烈,大戰了三百回合,難分高下。
隔天藍沐風來叫夏茵茵起床時,夏茵茵一下床就跑到窗前探望,屋外的積雪沒有更厚,雪已經停了,白天一整天都沒再下雪,漸漸的雪都融了。
看來今天是可以回家去了,一想到要回家去,夏茵茵突然感到有些失落。
一整天除了練琴吃飯,就還是只有練琴吃飯,晚上藍沐風送夏茵茵回家,在夏茵茵要進公寓樓下大門前,他叮囑著:「明天我提早一些,八點就來接妳,先帶妳去吃早餐。記住,我打電話給妳后妳再下樓來。」
這話聽起來暖洋洋的,夏茵茵頓時又忘記了失落感,滿心期待著明天的到來。

第十八章 (1) 挑選禮服 一眨眼的功夫,農曆新年就過完了,緊接著就是學校開學日,這宣告著夏茵茵在藍沐風家里的密集訓練即將告一段落,更意味著她與藍沐風朝夕相處的日子就這么結束了。
不過,為了比賽,藍沐風總是要想出法子指導夏茵茵彈琴,因此為了配合夏茵茵的時間,藍沐風每隔兩天就會去一趟楊晴朗的樂器行里幫夏茵茵上課,聽一聽她的進展,只有周末才會接夏茵茵去他的家里練琴和上課,星期六是整天,星期天則是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四點,因為晚上要放夏茵茵回家做學校的功課。
「沐風,你這個『大琴魔』,竟然把我們小茵茵也變成跟你一樣的『小琴魔』啦!」楊晴朗大聲地對藍沐風抱怨。
「當『小琴魔』不好嗎?」藍沐風睨了楊晴朗一眼,又低頭下去問鋼琴前的夏茵茵:「茵茵,妳告訴晴朗,妳喜歡當個『小琴魔』嗎?」
「喜歡呀!」夏茵茵喜孜孜地回答。
喜歡,當然喜歡,怎么會不喜歡,大琴魔、小琴魔,這湊起來不成了一對兒?
還有,夏茵茵真的很好奇藍沐風到底是怎么跟林瓊玉說的,林瓊玉竟然「恩準」了夏茵茵在比賽前都不必再到麵店里去幫忙,還說了奇怪的話,說她只需要專心練琴讀書就好,麵店的是一概不用操心,對她所說的話也是好言好語的,弄得夏茵茵反倒有些不自在起來。
麵店里,林瓊玉請了月姨來幫她忙,反正過完年后,月姨就跟她那個有老婆和兩個小孩的男朋友分手了,每天除了哭掉一包又一包的面紙之外,又因為不必伺候老爺子了,閑得發慌,來麵店幫忙既有事做,又可以賺生活費,還可以療情傷,何樂而不為?
月姨這一生中,從她身邊離開的男人不少,但據說這次月姨可是傷透了心,大澈大悟了。
而大澈大悟后的月姨最愛掛在嘴邊的就是這么一句話:「靠山山倒,靠男人男人跑,還是靠自己最好。」
因為經歷了人生中的痛苦之后而深刻體會出的人生智慧,讓月姨在傷心難過之余居然還乖把腿張開吸允公共場合_未婚生子女方丟給男方有些小小的得意,常常都在夏茵茵面前有意無意的講起,有時還會邊說邊拍拍她的肩,特別用著一種語重心的口吻跟她重複一次,搞得一陣子之后夏茵茵不得不開始懷疑月姨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別有用心,是不是有一種在暗示或是警惕她的意味在其中。
算了,隨便她們怎么想,反正她們是永遠都不可能了解藍沐風的為人的。夏茵茵賭氣想著。
在模模糊糊中夏茵茵隱約的意識到,這世上唯一能夠把她和藍沐風緊密連繫起來的,除了音樂,只怕很難再有別的東西了。
經過了這一段日子的朝夕相處,藍沐風和夏茵茵都已經熟悉了彼此,雖然藍沐風對夏茵茵不似對別人那般冷漠無情,但夏茵茵仍然感覺他是那么的遙不可及,那么的高高在上……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她常常可以見到他,享受著他為了讓她能夠彈好鋼琴而費盡心力做的一切。上課的時候,他就坐在她的身邊,離她那么的近,近到他鼻子里所吐出來的氣息,他身上的溫度,她都可以感覺到。
當然夏茵茵也明白這種日子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她每過一天就在書桌的桌曆上用紅筆劃掉一天,當格子一天天的劃掉,離比賽的日子一天天的接近時,她的腦中居然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想法,她真心的希望比賽那天不要到來,只要比賽那天不要到來,她就有希望可以跟藍沐風這么一直相處下去……
然而,時間從來沒有因為任何一個人而停止過,即便夏茵茵每天晚上坐在書桌前對著天空中的星星許愿,也是無濟于事,桌曆上的紅色叉叉越畫越多,轉眼間,只剩下一個星期就要比賽了。
比賽前一周的星期六中午,在吃李媽做的中餐時,藍沐風突然問了一句:「茵茵,妳有禮服,或是小禮服嗎?」
「禮服?小禮服?」夏茵茵覺得藍沐風這話問得很好笑,便笑著回答:「藍大哥,你看我像是會有禮服或是小禮服的人嗎?別說是大禮服小禮服了,就算是洋裝,或是裙子,我也是一件都沒有。」
「果然沒有……」藍沐風皺眉凝神思索了一會兒,說:「那我們吃飽后下山一趟。」
「下山去哪里?」
「買禮服。」
「蛤,買禮服!」夏茵茵一口飯差點沒從嘴巴里給噴了出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6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