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抬高點在進深點_未婚生子媽媽走了構成遺棄罪嗎

第十九章 (1) 陪著妳直到最后一刻 那件淡紫色的禮服被夏茵茵裝在透明的防塵袋里掛在衣柜的外面,每晚睡覺的時候她都會躺在床上看著它入眠。到了比賽前兩天,白色那件禮服也寄到了,夏茵茵一樣把它掛在外面,由兩件禮服陪著她一起進入夢鄉。
比賽是星期六的一大早,因此比賽前一天,也就是星期五的晚上,藍沐風決定把夏茵茵再次接到她家里過夜,以免星期六一大早太過忙亂匆促,耽誤了比賽。
有了過年時在藍沐風家過夜的經驗,這一次,就算是林瓊玉對藍沐風和夏茵茵表現出一副「生米煮成熟飯」的樣子,夏茵茵也完全是平常心,不在乎林瓊玉他們有色的眼光了。
至于禮服方面,夏茵茵決定先穿白色那件,若是拿到了進入真正比賽的資格,在正式的比賽里她再穿淡紫色的那件。在這方面藍沐風倒是沒甚么意見,由得她自由決定。
因此夏茵茵滿懷著興奮之情,收拾好了禮服和換洗的衣物之后,道別了林瓊玉,興高彩烈地上了藍沐風的車,開心得好像要去郊游一樣。
明明是要準備比賽了,明天不但是夏茵茵人生中的第一次比賽,還是一個困難度極高的比賽,但夏茵茵卻只顧著與藍沐風共度的時光,比賽,怎么好像變得是次要的了?
「茵茵,等一下我會直接跟妳一起上樓練琴,一直到晚練琴時間結束。」晚飯后,藍沐風鄭重其事的跟夏茵茵這么說。
這就是說,藍沐風不打算先放她一個人練琴,然后再去上課的意思了。
說這話時的藍沐風表情有些嚴肅,呃……雖然說他一向表情就差不多是這樣,變化大概就不外乎是只有ABCD這幾種,但是,細看之下,眉梢眼角之間還是有那么一點點的不同,多了一絲謹慎一絲認真。
看著藍沐風這嚴肅的態度,此時,心思只放在珍惜與藍沐風相處的時光的夏茵茵,終于遲鈍的開始感覺到明天真的就要上場比賽了,壓力,也就開始悄悄地涌上了 心頭。
她開始想像明天比賽的情景,她將會看到許多高手,大家都早就是身經百戰的比賽老手,只有她是新手,舞臺有多大?聽眾有多少?她自己會不會一上臺就出錯?其他人會不會都比她彈得好千百倍?
連開始練琴的時候夏茵茵都還在想像各種千奇百怪的想法,思緒一亂,夏茵茵的手也跟著開始亂了,頻頻出錯,錯得一塌糊涂。
「停一停,茵茵,停一停。」坐在另一架鋼琴前的藍沐風拍了拍手,打斷她的彈奏:「怎么搞的?妳怎么彈成這個樣子?」
停止了彈奏,頭一撇,見到藍沐風正對她皺著眉頭,夏茵茵立刻低下頭來,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不敢吭聲。
「妳再重新試一次看看。」
「好。」夏茵茵又從第一首開始彈,這下可好,彈得更糟了,簡直是慘不忍睹。
真是不緊張則已,一緊張起來便一發不可收拾。
「好了,好了,停下來,」藍沐風再一次拍手打斷她,琴聲嘎然而止。
她知道自己很糟糕,羞愧得低著頭不敢看藍沐風。
沒有說話聲,沒有琴聲,琴房里靜悄悄的。
凝眉望著夏茵茵思索了半響,漸漸的藍沐風猜出原因來了,他輕嘆了口氣,嘴角微微一笑,把椅子拉到夏茵茵身旁坐下。目光低垂的夏茵茵看到他那雙穿著黑色皮拖鞋的腳在她的視線底下出現。
「茵茵,」藍沐風輕聲道:「是開始緊張了嗎?」
被猜中了心事,夏茵茵一時間居然沒有勇氣承認,只是沉默不語,頭更加低了。突然間她很羨慕鴕鳥可以把頭埋在沙子里。

第十九章 (2) 陪著妳直到最后一刻 「茵茵,妳抬頭看著我,好嗎?」藍沐風柔聲說道。
聞言,夏茵茵緩緩地側過身子,抬起了頭,怯怯地望向藍沐風,藍沐風剛才緊鎖的眉頭這時已經鬆開了,正和顏悅色地注視著夏茵茵。
「告訴我,妳是不是開始緊張了?」
「是的,」夏茵茵坦承了:「藍大哥,我好怕,我……我能彈好嗎?」
一說完,明天自己上臺后出丑的冏樣開始一幕接著一幕的上演,恐懼瞬間擄獲了夏茵茵全部的心思意念,她的臉色越來越慘白,兩只眼睛在盯著地毯,放在大腿上的兩手下意識地輕抓著自己的大腿,指尖的肉微微陷進了她瘦丁丁的大腿肉里。
「大家一定都彈得比我好,我從來都沒有比過賽,萬一我明天在臺上出糗怎么辦?」聽這聲音都快哭了。
「茵茵,」藍沐風輕喚一聲,這一聲喚得是如此的溫柔,春風一般的吹進了夏茵茵的心中,夏茵茵軟綿綿的,不覺把眼光又轉回到藍沐風的身上。
在他們四目相對的這一霎那,夏茵茵在藍沐風的眸子里見到了一種從沒見到過的溫柔,這溫柔直傳進了她的心扉,把夏茵茵輕輕抱起,放在一片綠草如茵的柔軟草地上。
接著,藍沐風伸出手來,輕輕地握起夏茵茵抓著自己大腿的雙手,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夏茵茵一跳,她征征地望著藍沐風,一動也不敢動,連耳根子都紅了。
藍沐風有一雙大手,夏茵茵的手在他的大手包覆之下,顯得是那么的小巧玲瓏。藍沐風溫溫熱熱的手心不斷地將溫度傳送到夏茵茵冰涼的手中,夏茵茵感到既舒服又害羞,同時身體快要酥軟無力了。
好厲害的化骨綿綿掌!
「這是一個很正式的比賽,儘管明天只是預賽,我可以大約告訴妳明天的情況。」藍沐風握著她的手沒有放開,凝視著她說:「妳上臺以后,因為舞臺燈都會直接照射在舞臺和妳的身上,所以臺下的聽眾和評審妳是看不清楚的,但這對妳來說或許是一件好事。
「舞臺很大,妳可能會覺得妳彈得音量不如在琴房里練習時的音量,但妳不要慌,只要專心在妳的音樂上就好了,想想我和妳說過的每一個重點,留心有沒有做到那些重點。只要妳能夠專心想著音樂,那種緊張或是不自然的感覺就會慢慢地消失。記住,要和音樂融為一體,這樣就行了。」
柔和的話語中蘊藏了如原子彈般的能量,把夏茵茵所有的恐懼炸了個粉碎。。
「如果,如果我真的出錯了呢?」
「這也沒甚么,只要專心地繼續彈下去就好。」
「好,好……」
不知道自己的手在藍沐風的手心之下纏綿了多久,夏茵茵輕飄飄地,任由自己的心志被注滿勇敢的能量,任由藍沐風催眠師似的催眠著自己的意識。
「我知道了,」小手心仍舊被大手心包覆著,夏茵茵神智看似清醒卻又恍惚地說著,,「明天我一定會照藍大哥所說的去做的。」
「那就太好了,記住,我會在臺下陪著妳,從第一刻開始,直到最后一刻。」
「藍大哥會在臺下?」夏茵茵倒還沒想過這個問題。
「對,聽眾以及陪同參賽學生前去的親屬都可以坐在觀眾席里聆聽等待,所以明天我會在觀眾席里等妳,一直到妳下臺為止。」
「直到我下臺嗎?」
「對,別怕,知道嗎乖把腿抬高點在進深點_未婚生子媽媽走了構成遺棄罪嗎?」
不知不覺間夏茵茵的視線被淚水模糊了。
「我知道了,有藍大哥陪我,我不會害怕。」
「傻孩子。」藍沐風放開了她的手,看著她無辜的雙眼里一片汪洋,那可憐兮兮地依賴著他的模樣,叫人心生憐愛,不由得又再次摸了摸她的頭。
開始彈琴后,藍沐風嚴肅而又認真的表情重新取代了那稀有的溫柔表情,他的認真與專注,總是能夠引領著夏茵茵更加深入音樂的世界里,一旦與藍沐風一同進到音樂的世界,緊張害怕就能暫時被拋到九霄云外了。
天氣雖冷,兩個人卻練得渾身熱騰騰的,夏茵茵簡直想換上短袖衣服了。
為了讓夏茵茵能有充分的休息,他們只練到十一點就結束了。
「早點休息吧!好好地睡一覺,明天早上六點鐘我會來叫妳起床。」兩人在臥室前互道晚安的時候,藍沐風最后又摸了一次她的頭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6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