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放到下面_未婚生子孩子送人程序

第二十章 (3) 鋼琴預賽 — 青春大男孩 「妳是夏茵茵吧?」這名十七、八歲的男孩笑容滿面,邊說邊向夏茵茵走來。
他的笑容,宛如旭日東昇,既清朗又有朝氣,當中夾帶著一份清新,像個開朗的大男孩似的。
儘管這是一張完全陌生的面孔,可是這他已經叫了她的名字兩次了。
「我是夏茵茵,你怎么認識我?我并不認識你吧?」
「妳當然不認識我,因為我也是才剛剛認識妳的。」男孩態度落落大方,咧著嘴,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笑著對夏茵茵自我介紹:「妳好呀!夏茵茵,我叫孟磊。孟子的孟,光明磊落的磊。」
如果不是最近每日對著藍沐風,夏茵茵恐怕要認為這孟磊是她看過的男孩子當中,容貌最為俊俏的了,身上一條牛仔褲一雙球鞋,短短的頭髮,渾身散發著正面的能量和青春的氣息。
只可惜,這世上大概沒人能與藍沐風批敵了。
「孟磊?」即便有了自我介紹夏茵茵還是困惑,她愣愣地在心下暗忖,這孟磊是要問路嗎?在音樂廳里需要問路嗎?
看到夏茵茵一臉的疑惑,那個名叫孟磊的男孩摸著自己的頭笑著解釋道:「夏茵茵,我知道我可能太唐突了,但是剛才我在臺下聽到妳在比賽中的演出,覺得妳彈得非常的棒,所以迫不及待地跑出來想跟妳認識認識,我……我可以跟妳交個朋友嗎?」
「蛤?」夏茵茵看著眼前的大男孩,張著大眼睛,不經大腦脫口而出道:「現在是甚么情況?」
換作是孟磊一愣,他沒想到夏茵茵是這種反應,幾秒鐘后突然拍手,哈哈大笑了起來:「看妳剛剛在臺上那么沉穩,想不到臺下的妳這么直率,一點也不像其他的人,太棒了。」
「你這是甚么意思?有甚么好棒的?」夏茵茵正滿心懊惱自己表現不好,因此當她聽到「一點也不像其他的人」這句話時,立刻直覺地以為孟磊在諷刺她,心里很不受用,當下緊緊皺起眉頭:「我是第一次參加比賽,所以沒辦法像其他人彈得那么好。」
「蛤,你是第一次參加比賽!」孟磊大吃一驚。
「不行嗎?比賽有規定沒參加過比賽的人不能來嗎?」孟磊吃驚的樣子刺激了夏茵茵的神經,她覺得被嘲笑了,再加上懊悔的心情,眼淚盈滿眼眶,就快要奪眶而出。
「不是,不是,妳誤會我的意思了,」一看到夏茵茵淚水在眼眶打轉,孟磊連忙揮手想要撇清誤會:「我是真心的認為妳彈得很棒,妳不說,我不可能知道妳是第一次參加比賽,還以為妳是哪里冒出來的高手,因為妳的音樂里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
還在諷刺我嗎?夏茵茵哼哼兩聲,有點惱了,自責的淚水化瞬間作了生氣的淚水。
「高手我可不敢當,你真不真心我也不知道,我彈得好不好,是不是第一次比賽,與你有甚么相干?你何必特意來跟我說些話?你有這么無聊嗎?既這么無聊,為什么不繼續聽下面的參賽者的演奏?」
機關槍掃射得孟磊滿臉彈孔,孟磊看夏茵茵不過一瞬之間就從小綿羊變成母老虎,心里暗暗叫苦,這誤會怎么才在幾句話之間就變得這么大呀?
不過,眼前這只穿著禮服,身材嬌小的母老虎,還真是挺有趣的……孟磊看著夏茵茵的瞳孔,亮得像夜里發光的電燈泡。
「高手,妳絕對當之無愧;真心,我可以挖出來給妳看;妳彈得好,我欣賞妳,所以這事與我相干;我特意來跟妳說話,是因為我想跟你做朋友;不繼續把比賽聽下去,是因為一來我覺得聽了妳的演出后,其他人的我不必再聽,二來我怕若不追出來,不知以后還有沒有機會再在遇到妳,雖然我覺得我一定會再遇到妳。」
媽呀,這孟磊竟然每句話都一一回了,怎會這么伶牙俐齒,跟個女生沒兩樣!一時之間,夏茵茵居然想不出話來堵他,征了半天,只堵了他最后一句。
「你是神仙嗎?會算命嗎?你就知道你一定會再遇到我?既然會再遇到我,又何必一定要現在追出來?」
「呵呵……」孟磊乾笑兩聲,接招了:「我不是神仙,不會算命,可是這比賽的評審若是耳朵都沒有壞掉,妳絕對會進到第二輪,我只要來聽比賽,就一定能遇到妳。但是我又怕萬一這當中有甚么變故,來不了聽比賽,或是我來了,卻找不著機會跟妳說話,那可就不好了,所以趁著現在機不可失,就一定要來跟妳交上朋友。」
「……」夏茵茵帶淚斜睨著孟磊:「你也會彈琴嗎?」
「我會彈,只是彈得很糟很糟……呃,」突然間覺得自己這樣說好像沒有說服力,孟磊趕緊又補上了一句:「我是拉小提琴的。」

第二十章 (4) 鋼琴預賽 — 噁心的衛生紙 「你是拉小提琴的?」夏茵茵歪著頭,淚光點點地斜睨著臉都快要笑僵了的孟磊,言詞再度犀利起來:「你說你彈琴彈得很糟,但是又口口聲聲說我彈得好,你是憑甚么判斷的?這不是自打嘴巴?」
本以為這招會打得孟磊落花流水,啞口無言,沒想到這孟磊還真有兩下子,想都不想就回道:「琴彈得好不好跟會不會聽是兩碼子事。我琴雖彈得很糟,但是耳朵很好,判斷力更好,所以我聽得出來。」
天啊,這是哪里來的自信?這個孟磊也太……太不要臉了吧!
不過,話說回來,他說的好像也沒錯,琴彈得好不好跟會不會聽,好像還真是兩碼子事,一個人可以不會彈琴但卻具有鑒賞的能力……
慘了,這下子啞口無言的是夏茵茵。
輸了!夏茵茵在心中慘叫,孟磊獲勝!
然而,這么一來,似乎卻又顯現出孟磊是真心誠意的來找她,稱讚她,跟她交朋友。夏茵茵地眼淚漸漸收回去了。
「夏茵茵,妳要怎樣才肯相信我呢?我是真心想要跟妳做個朋友的。我從小到大聽了無數的人彈琴,很多人都彈得很棒,但妳不同,妳有一些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
表面上是贏了,但是看得出來孟磊心里著急,他急著想要讓夏茵茵知道,他真的沒有惡意。
瞧著表情真摯而又著急起來的孟磊,夏茵茵的態度也軟化了一點。她收起她身上的刺,言語相對的溫和了一些:「好吧,我相信你,謝謝你。」
「太棒了,你終于肯相信我了!」孟磊歡呼一聲。
夏茵茵左看右看,幸虧這時旁邊都沒有人,否則孟磊喊得這么大聲,孟磊不覺得不好意思,她自己都感到難為情。
好了,被這個孟磊糾纏了老半天,她覺得她該進去音樂廳里找藍沐風了。
「謝謝你,孟磊,我要進去了。」說完轉身就要走。
「喂,喂,夏茵茵,等一等!」孟磊忙叫住她。「妳還沒回答我,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嗎?」
「喔,好啦!」夏茵茵隨隨便便應著,只想趕快脫離孟磊。
「太棒啦,謝謝妳,夏茵茵!」孟磊又是一聲歡呼。
「再見啦!」夏茵茵丟下話,再一次轉身要離去,但是才跨出了一步,腳還舉在半空中,就又被孟磊叫住了。
「喂,夏茵茵,等一等!」
夏茵茵收回停在空中的腳,有些不耐煩地回頭,「還有甚么事嗎?」
一回頭只見到孟磊正忙著從牛仔褲口袋里掏出一枝筆,嘴里咕噥著:「等等喔……」說時,他的手還在口袋里東掏西掏,最后掏出了一張揉得爛爛的衛生紙。那孟磊把衛生紙攤開,用筆在上面迅速寫了字,然后塞到夏茵茵手中。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妳可以打電話給我。」
手中被莫名其妙地塞了一張不知道是不是用過的衛生紙,夏茵茵嚇得把它又塞回給了孟磊,「欸,這張衛生紙上面不會有你的鼻涕吧!」
「鼻涕?哈哈哈哈……」孟磊竟然大笑了起來,然后又把衛生紙塞回夏茵茵手中:「我孟磊雖然沒有很乾凈,我保證上面沒有我的鼻涕啦。」
「你沒有正常的紙嗎?」好像那張衛生紙有病毒一樣,夏茵茵又嫌惡又害怕的把它推回去給孟磊。
「我全身上下只有這張衛生紙,沒有別的紙啦,妳將就一下,就收下吧!重要的是我的心意。」衛生紙又一次被推回夏茵茵懷里。
真是個大無賴!夏茵茵氣極敗壞地想。
為了怕兩人為了一張衛生紙糾纏不清,夏茵茵只好憋著滿肚子的噁心,假裝收下,用兩只手指尖捻著那張衛生紙,而又把捻著衛生紙的手離開自己的身體遠遠的,心里盤算著先把孟磊打發走再丟了它。
「好啦好啦,我收下,就這樣吧,再見!」夏茵茵決心這次一定要成功離開。
「喂,夏茵茵,再等一等!」孟磊第三度叫住了她。
「還有事嗎?」夏茵茵已經快要瘋了。
「收好喔!」
「……好。」煩不煩?
「我們是好朋友,我下午會想辦法排開事情來聽妳彈琴喔!」這次嘻皮笑臉地說完,倒是孟磊自己要走了。他轉身下樓梯,一面還回過頭來用他燦爛的笑容跟夏茵茵揮手。
「再見,夏茵茵,加油!」
他腳步快,一下子就沒了蹤影。
才剛認識,誰跟你是好朋友啊!夏茵茵捻著手中的衛生乖把葡萄放到下面_未婚生子孩子送人程序紙,看見前方有垃圾桶,便走到垃圾桶前,正把衛生紙放到垃圾桶口前要丟進去時,忽而想起了他說下午還要來聽她彈琴這句話,那舉起的手不禁躊躇了一下,正自猶豫間,忽然有兩人嘻笑而來,不小心撞了夏茵茵一下。
「啊!」夏茵茵低喊一聲,手一抖,那衛生紙就掉到了垃圾桶里了。
這,難道是天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6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