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喂我bl_未婚生子小說高干文

第二十章 (5) 鋼琴預賽 — 梨花帶雨 現在舞臺上正在演出的,應該是第十號的參賽者,夏茵茵躡手躡腳地走到了坐在觀眾席里的藍沐風身邊,藍沐風抬起眼睛微笑地看看夏茵茵,指了指身邊的座位,示意夏茵茵坐下。
拉起裙襬,夏茵茵靜靜地在他身旁的位子坐了,躊躇了一會兒,正想湊過身子去悄聲地跟藍沐風說抱歉時,藍沐風卻輕輕「噓」了一聲,溫熱的右手心輕輕拍了拍了夏茵茵放在大腿上的左手背兩下,因此夏茵茵即便是有滿肚子的話,也都給吞了回去。
比賽聽到了十一點半的時候,第十二號參賽者剛彈完,藍沐風趁機拉了拉夏茵茵,用他性感的雙唇說著無聲的唇語:「走吧!」就帶著夏茵茵出觀眾席。
「藍大哥,我們沒有要聽完嗎?」在走去停車場的路上時夏茵茵問。
「應該是沒有必要了。」藍沐風就這么簡短地回答。
但這句「沒有必要」,在夏茵茵的耳里聽起來的意思是,因為她沒有彈好,沒有了進到第二輪的希望,所以沒有必要再聽下去了。這一來,跟在藍沐風身后的夏茵茵,眼前藍沐風的身影逐漸模糊。
該死的眼淚,誰準你犯規地跑出來,注滿眼眶?
此刻正是小惡魔出沒的好時機。
「夏茵茵,妳失敗了,妳讓藍大哥失望了,妳浪費了藍大哥的一番心血!妳這沒出息的家伙,妳看妳的藍大哥還會不會再理妳!」小惡魔又拿著三叉戟戳著夏茵茵的心臟,面目猙獰的獰笑。
「妳走開,小魔鬼!」小天使挺身而出要守護夏茵茵,被小惡魔一掌擊退。
「妳進不了第二輪,就沒有機會進到正式的比賽,進不了正式的比賽,妳和妳藍大哥相處的日子就要結束了,哈哈哈哈……」小惡魔一邊用三叉戟繼續刺著夏茵茵,一邊捧腹大笑。
被三叉戟連續刺了幾下,夏茵茵感到一陣疼痛,兩行眼淚就這么不爭氣的掉了下來。不過,最痛的,是小惡魔戳中了「和藍大哥相處的日子就要結束了」這個重點,這ˋ夏茵茵最懼怕的,夏茵茵心里難過到了極點,好像整顆心都被小惡魔蹂躪成一團垃圾,竟然忍不住啜泣出了聲音來。
聽到背后有啜泣聲,走在前面的藍沐風心中微微一驚,停下腳步回過身去,只見到夏茵茵在后面垂著頭,慢慢拖著腳步前行,不時伸手往自己臉上抹,大有拭淚的樣子。
此時藍沐風已經走到車子停車處,他拿遙控器開了車門,卻不進車里,只在車門邊望著拖著腳步走來的夏茵茵。果然滿臉淚水,一反常態的望都不望藍沐風一眼,流著淚悶不吭聲地把身子一斜,坐進了車里。
藍沐風一頭霧水,進到車里后,第一件事便是拿出一包面紙放到夏茵茵的腿上,夏茵茵邊哭邊說謝謝,抽出一張面紙擦眼淚。
平常夏茵茵總要說話的,這會子下茵茵光顧著哭,一句話都沒有,藍沐風也不知該說些甚么,只輕喚了一聲:「茵茵……」
不喊還好,這一喊,夏茵茵將視線緩緩移到藍沐風身上,淚眼汪汪地看了看藍沐風,嘴里好不容易抽抽搭搭地吐出話來:「藍大哥,對不起,我,我彈糟了……」話都來不及說完,眉毛就寫成了一個「八」字,哇的一聲,對著藍沐風哭成了一團。
原來竟然是因為剛才在臺上自己表現不好而傷心!藍沐風恍然大悟。眼看著夏茵茵哭成一個淚人,藍沐風輕輕嘆了口氣,心中不忍,一面笑著伸出右手,一把將夏茵茵的頭按到自己的肩上。
「妳這孩子,哭甚么呢?不過就是巴哈的前奏曲沒彈好而已,剩下的妳可是漸入佳境,越彈越好,妳知道嗎?」
躺在藍沐風寬厚的肩上,聽到藍沐風這么說,知道藍沐風沒生她的氣,夏茵茵在這點上雖鬆了一口氣,可是今后沒有藍沐風的日子,自己又該怎么過下去啊!
原來在這些日子里經常的朝夕相對,兩人雖只有練琴吃飯,但夏茵茵卻早就在不知不覺間全心全意地依賴著藍沐風,習慣了藍沐風,讓藍沐風安排著自己的一切,等于是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了藍沐風了,所以她不敢想像沒有藍沐風的日子,那該是怎樣的一個世界末日啊!
因此哭得是越發厲害了,在藍沐風的肩上抖個不停。
「我沒有希望了……對不對……所以藍大哥才說……沒有必要再聽下去……」
要用力聽才能聽懂夏茵茵的話,藍沐風努力地聽懂了,他沒有想到夏茵茵是曲解了方才他話中的意思,心里又是抱歉又是好笑,連忙又伸出左手撫摸著她的頭,哄三歲小娃兒似的哄著夏茵茵:「我那句話的意思是說,妳彈得很好,光是天分妳就超出了其他人很多,我認為其他人比不上妳,所以可以不用再聽下去了……。」
「可是……我的巴哈彈得那么差……別人都沒有出錯……」一說到這里,夏茵茵的感情立刻潰堤,放聲大哭。
素來胸無大志的夏茵茵從來都沒像今天這般恨自己,她真恨自己不爭氣,不過恨自己彈不好只佔據了小部分,藍沐風怎么看她佔據了一大部分,最重要的,是她竟然蠢到親手斷送了她和藍沐風繼續相處下去的日子。

第二十章 (6) 鋼琴預賽 — 希望曙光 「茵茵!」藍沐風溫柔哄騙的語氣中略帶些強硬,他此刻只顧著要讓夏茵茵的眼淚停止,安撫她的情緒,一時之間忘了顧忌動作是否太過親密,竟用他的一雙大手捧起了夏茵茵的小臉,雙眸深深地看進了著夏茵茵哭到淚眼迷濛的眸子里。

「茵茵,妳聽我說,妳的前奏曲沒有彈好,當然這會扣一些分數,但是妳后來的表現應該也會拉回很多分數,不用擔心。」
「……真的嗎?」夏茵茵哭喪著一張臉問。
「我幾時騙過妳?」
「沒有。」
「不哭了好嗎?」
「可是我要是失敗了怎么辦?」
「傻孩子,只是一個比賽而已,妳的未來不會只靠這個比賽就決定了,好嗎?」
啊,甚么,未來不會只靠這個比賽就決定了……
這句話中的意思是……難道是說……聽起來像是……藍大哥還會陪著我?……突然從頭頂密布的烏云中出現了一道金光閃閃的希望曙光。
曙光一閃,夏茵茵眼睛一眨,倏地眼淚的閘門就關緊了,只剩下剩余的眼淚在眼眶中盤旋。
「眼光放遠一點,不要為了一時的成敗而如此傷心,好嗎?更何況,成績尚未揭曉,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這話聽起來好正面,好光明,夏茵茵淚光閃閃的瞅著眼前對著她拼命微笑的藍沐風,終于破涕為笑。
藍沐風看看車里的鐘,皺眉道:「茵茵,妳該當豬了。」
「為什么?」夏茵茵呼叫了一聲,眼淚鼻涕都流到嘴巴里去了。
「因為妳哭了超過五分鐘了,我還記得妳告訴過我妳的座右銘。」藍沐風睨著夏茵茵,嘴邊憋著一絲逗弄她的微笑。
「啊!」夏茵茵一聲慘叫。
「當豬當到我把車開到餐廳里為止。」藍沐風笑著放開了夏茵茵的臉,但自己的手心上卻都是夏茵茵的眼淚鼻涕。
「啊,好噁心喔!」夏茵茵知道藍沐風有潔癖的,一面驚叫一面刷刷刷的抽出三張面紙擦拭著藍沐風的手心。
「要當豬喔!」藍沐風不放過夏茵茵,無奈的看了看自己的擦了之后還是黏呼呼的手。
「哎呀,藍大哥好討厭喔!」夏茵茵破涕為笑。
然而,當豬這件事情大約只持續了一分鐘……
藍沐風早就訂好了餐廳,要帶夏茵茵到六星級飯店里的餐廳吃飯。夏茵茵身上穿著禮服,外面只罩了一件她的舊外套罩在外面,所幸六星級的餐廳既氣派又華麗,跟個皇宮沒有兩樣,里面也多有衣著光鮮亮麗的客人,才讓她感覺沒有那般的不自在。
衣著整齊的服務生帶藍沐風和夏茵茵去了隱密的包廂里坐,今天吃的是昂貴的日本料理。
「妳慢慢吃,我們不用回去聽下午參賽者的演出,妳只需要好好休息,心情放輕鬆,然后再回去聽成績公布就好。」點完餐后藍沐風對夏茵茵說。
其實剛剛給夏茵茵這么一折騰,時間也耗掉了不少。吃完飯,夏茵茵心情大好,她喝著熱茶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對了,藍大哥,剛剛一號的蕭邦練習曲彈得應該是沒有二號好吧?」
「可以這么說。」
「但是你為什么還是覺得二號不夠好呢?」
「二號彈得剛烈有余,情感不足。」
「喔……」夏茵茵仔細回想著,明白了藍沐風的意思。
他們趕在下午三點半以前回到了比賽會場,不久之后司儀便站上舞臺宣布進入第二輪的參賽者名字,夏茵茵坐在臺下,緊張得兩手顫抖,冷汗直流,但身旁的藍沐風卻神態自若,表情淡然,一副處之泰然的樣子。
「這次參賽者的水準都相當高,經過幾個小時激烈的比賽后,比賽的評審一共選出五位參賽者進入第二輪的比賽,」司儀在舞臺上拿著麥克風宣布:「我現在由第五名開始宣布,第五名是……」
「夏茵茵!」
「啊,甚么,是我耶!」夏茵茵難以置信地張大了眼睛,轉頭悄聲對藍沐風說。
雖然第五名是最后一名入圍的意思,但是夏茵茵在聽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還是有一種中了頭獎的感覺。
「藍大哥,我進了,我進了!」夏茵茵激動地握住藍沐風的手,不敢置信地張大眼睛咧嘴笑著,嘴里又不敢喊出聲音,因此抓著藍沐風的手便不知不覺地握得更用力了。
藍沐風當乖用下面喂我bl_未婚生子小說高干文然比誰都高興,任由夏茵茵抓痛他的手,嘴里只是微笑。
其他四位獲選進入第二輪的參賽者是:莊孟翰,劉曉,陳威利,吳賢俊。
比賽就是這樣,成績宣布后,幾家歡樂幾家愁,每個入圍者和他的家人都表現出歡欣鼓舞的樣子,相反的,沒有入圍的人則都陷入一片愁云慘霧之中。
甚至還聽到了有女孩子哭泣的聲音,一聽到這哭泣聲,夏茵茵心里便有些同情起那些沒有入圍的人,一方面又深深地慶幸自己入圍了。
只不過,儘管是入圍了沒錯,但在緊接著下來的第二輪中,夏茵茵若不扭轉她現在是最后一名的局勢,想辦法拿到第一名的話,此刻也只會是白歡喜一場。
第二輪,才是真正決勝負的關鍵。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6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