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櫻桃擠出來總裁文_未婚生子怎么告訴父母

第二十章 (7) 鋼琴預賽 — 背水一戰 比賽很快就要進到第二輪了,有些沒入圍的參賽者已經先行與家人一同失望地離去,少部分選擇留下來繼續聽。在等待的時間里,藍沐風為了要讓夏茵茵讀譜,便打算留下夏茵茵一個人在音樂廳,自己到停車場的車里去拿夏茵茵第二輪比賽中要彈的譜。
「藍大哥,我跟你去!」夏茵茵像個孩子似的,一分鐘也離不開藍沐風,本來吵著要同去。
「時間不多,妳走路太慢,我自己去會比較快。」
好吧……既然藍沐風都這么說了,夏茵茵也只能作罷。
由于第二輪只會選出一位第一名進到正式的比賽,所以入圍的參賽者各個都神色凝重,表情嚴肅,身邊的家人都把他們當作小皇帝般的伺候著,又是幫忙批著外套又是斟茶遞水的。
一個人實在是無事可做,夏茵茵決定閉上眼睛來哼哼李斯特的旋律,哼不到兩句,旋律忽然中出現雜音……
「夏茵茵,夏茵茵!」
原來耳朵旁邊有人喊她。
睜開眼睛轉過頭去,一張青春活潑的臉正對著她瞇著眼睛咧嘴笑著,一條白人牙膏……喔,不,這不是早上塞衛生紙給她的孟磊嘛!
「夏茵茵,恭喜妳啊!」
「啊……謝謝!」一陣驚愕,這孟磊還真來聽她比賽了!
「妳看,我賭妳會進到第二輪,這下妳相信我了吧!」孟磊那張漂亮的臉上一臉得意。
「嗯,對,謝謝你。」
「等一下妳要彈誰的曲子?」
「李斯特跟德布西。」
「哇!我好期待喔!」
靦腆地笑了一笑,夏茵茵沒有接話。
「對了,妳剛剛閉著眼睛,是在想妳等一下要彈的曲子嗎?」
「對。」
「嗯,這很重要耶,既然如此,那我不吵妳了,妳加油吧!我看好妳!」語畢,又送了一個比太陽還熱烈的微笑給夏茵茵,然后孟磊才往后面的觀眾席走去了。
咦,竟然這么識相地走了,原本夏茵茵還打算「長期抗戰」的。
好奇怪的家伙,是不是熱情過頭了……夏茵茵心里正暗自咕噥著時,藍沐風拿著譜回來了,夏茵茵把譜放在腿上開始讀譜,藍沐風沉默不語,坐在她身邊陪著她,夏茵茵感覺到非常的安心。
第二輪的比賽順序由電腦抽號,結果夏茵茵被抽到第五號,也就是最后一號。比賽開始前,夏茵茵一樣必須離開藍沐風坐到等待區去等待。
五名進到第二輪的參賽者中,夏茵茵是唯一的女生。第二輪中,因為曲目與第一輪相較之下更為自由,所以大家皆使出渾身解數,所演出的曲目也都是相當大的曲子。
被抽到一號的陳威利,第一首彈的是李斯特的「塔朗泰拉」。這是一首典型的、炫技型的比賽曲目,陳威利的彈奏非常嫻熟,快速而又能從容不迫,不管是曲中哪一種困難的技巧都難不倒他,身為男生該有的力度也都具備了,但是到了需要歌唱性的段落,他又表現得宜,可以說是非常高水準的演出。
有了早上的經驗之后,夏茵茵的心情雖不能說沒那么緊張了,但是她已經學會盡量不要被臺上的演出者驚嚇到自己,影響到自己,所以儘管陳威利彈得很好,夏茵茵還算保持著冷靜,直到陳威利彈完這一首后才回頭望向藍沐風,藍沐風立刻對夏茵茵輕搖了下頭。
第二首陳威利彈的也是李斯特的曲目,是非常著名的帕格尼尼練習曲「鐘」,只聽他彈起來不費吹灰之力,乾凈俐落,段落分明,困難的大跳及重複音的地方一個雜音也不曾出現。夏茵茵衷心佩服。
聽了前四位的演出后,夏茵茵覺得每一位不愧都是經過第一輪淘汰后篩選出來的人,實力之堅強,比起第一輪時又更上層樓。每個人都彈得這么好,評審究竟要怎么評分呢?緊張之余,夏茵茵還不免納悶了一下。
等到四號劉曉精彩的彈完后,終于輪到夏茵茵上臺了。早上慘痛的教訓讓她這回在上臺走向鋼琴時,拼命的在心中不斷提醒自己,只有第一名才有資格進到正式比賽,只有進到正式比賽后才有機會和藍沐風繼續相處下去,為了和藍沐風繼續相處下去,就算目前看來希望不大,也要拚死一戰!
朝觀眾敬禮時,夏茵茵的眼光飄向了二樓第一排的右手邊。
此刻,夏茵茵的意志如鐵一般的堅定。
放在琴鍵上的十只手指已不似早上那般顫抖。
就像黎安德為了見到赫拉,每晚冒死游過赫勒斯龐海峽一樣,夏茵茵使出了渾身解數去彈奏李斯特的敘事曲。她堅毅的決心與黎安德至死不變的決心是一樣的,在滔天巨浪中奮戰搏斗,為了自己所愛的人勇往直前,決不退縮。
而當愛的主題出現時,方才藍沐風那捧著她滿是眼淚鼻涕的雙手,余溫猶在,她只感到兩頰溫溫熱熱的,這余溫化作夏茵茵心中無限的柔情繾綣,化作了她指尖下的每一個音符……
這世上,還有甚么能比失去藍沐風更痛苦?

第二十章 (8) 鋼琴預賽 — 小小黑馬 彈完了全部的曲目,在掌聲之中走下了舞臺后,夏茵茵走到二樓去,回到了藍沐風的身邊。藍沐風投給了夏茵茵一個他一貫的微笑。
「藍大哥,我……」夏茵茵是想問,我彈得好嗎?可是喉嚨卡了個東西,沒問出來。
「表現得比早上好多了。」藍沐風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放低了音量回答。「來,坐下來等成績。」
「嗯。」夏茵茵點了點頭,乖乖地在藍沐風身邊坐了下來。
所謂盡人事聽天命,不只夏茵茵,每一位參賽者都盡力了,成績,最終還是操控在評審的手中。
成績不久后就會公布,五位參賽者全等在會場沒有離開,瞧大家臉上的神情也都跟夏茵茵一樣煎熬,他們的父母及親友團吱吱喳喳的討論成一團,弄得整個音樂廳的二樓觀眾席吵雜不已,有的說這個彈得好,有的說那個彈得好,有的被父母責罵彈得不好,還有人說「那個唯一入圍的女生很厲害」。
「省話」的藍沐風當然不可能像別的親友團一樣嘰嘰喳喳講個不停,他只是冷靜的交叉著雙手坐在座位上,夏茵茵因為心中忐忑不安,也沒有跟藍沐風多說話,但又想減緩自己的緊張情緒,因此東張西望四處環顧,便注意到那個叫劉曉的,從剛才在等待區坐著時就一直不停地搓手搓到現在了。
再把頭不經意地望后一轉,眼光掃到一個坐在后排高乖用下面把櫻桃擠出來總裁文_未婚生子怎么告訴父母處,猛對夏茵茵露出上下兩排潔白的牙齒發笑,同時伸出兩指比著勝利的V手勢的人,仔細一看,天啊,還是那個白人牙膏孟磊。
兩人既然已經對視到了,夏茵茵也不好意思不搭理他,只好尷尬地朝他笑了一笑。孟磊一見到她笑,就更用力的比著勝利手勢,搞得夏茵茵不知如何是好。
終于等到司儀上臺了,音樂廳驟然間安靜了下來,夏茵茵也趕緊轉回頭去。
「現在即將宣布可以進入到古典音樂大賽的參賽者,」司儀一樣拿著麥克風,因為事不關己,他倒是輕鬆自若地說著場面話:「第二輪的比賽雖然只剩下五位參賽者,但是因為經過第一輪的淘汰之后,五位入圍第二輪的參賽者水準都相當之高,所以競爭相當激烈。」
這時夏茵茵聽到有人在背后小小聲地說:「不要廢話了,弄得我好緊張喔,直接宣布啦!」
其實夏茵茵也聽不進去司儀的場面話,兩手不停地在裙子上摩擦,然而手心上地冷汗仍舊不斷地冒出。
驀地一只大手伸來輕輕握在夏茵茵的手上,夏茵茵地心一跳,摩擦的手赫然停住,靜靜地,小綿羊一般地,任由那只溫暖的大手握著。一種溫溫熱熱的感覺,直接傳入夏茵茵的心坎。
一堆廢……喔,不,是一堆場面話之后,司儀終于進入到重點了,「……所以唯一一位可以進入到古典音樂大賽的參賽者是,」大家都屏住呼吸,會場安靜得連針掉下來的聲音都聽得到。
「夏茵茵!」司儀倒是宣布得乾乾脆脆。
宣布完后的這一刻,失望的聲音在不約而同的在四面八方響起,會場不再寂靜,大家的說話聲立即鼎沸了。
「啊,還真的是那個女生耶!」
「怎么會是她,我彈得比她大聲多了!」有人不服氣地說著。
「你這死小子,老師不是跟你說過,鋼琴又不是彈得大聲就會贏!」看來是被媽媽罵了。
不過也有人說:「我真的覺得那個女生彈得很好。」
還有人說:「那個夏茵茵是誰,我從小到大,厲害的比賽里從沒見過她,怎么今天突然冒出來了?」
原來,有本事來參加這場預賽的人,從小就在高水準的比賽里出出入入,時間一久,會碰到哪些厲害的對手,或是有哪些厲害角色,心中都有數了。夏茵茵因為初次登臺,這些人當然都不認識她,完全不知夏茵茵是何方神圣。
面對著這些聲浪,藍沐風倒是平靜的很,一副司空見慣的樣子。
而夏茵茵自己究竟征住了有多久,她是一點也不知道,迷迷糊糊中,她聽見藍沐風在喊她,于是她緩緩地轉過頭去,用著一種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藍沐風。
「是我,藍大哥,是我……」她的聲音因為激動而顫抖著。
只是將握住夏茵茵的那只手輕輕地在夏茵茵的手背上拍了拍,藍沐風微笑地凝睇著她不語。
「我,我……」夏茵茵我了半天,喉嚨顫動,不見底下的話。
知道夏茵茵應該是情緒激動到暫時說不出話來,藍沐風微微一笑,貼心地接替她說道:「茵茵,今晚住我家里,因為到六月的正式比賽只剩下三個月的時間了,比賽的曲目不可與預賽的重複,所以今天彈過的曲子都不能再彈,我們事不宜遲,需要馬上選曲子重新練習。正式的比賽曲目更重,要更努力才行。」
「好。」藍沐風說了這么多,夏茵茵只有一個重點聽得最清楚:今晚住我家裏。
小天使勝利了,對著發怒的小惡魔淘氣地吐著舌頭,伸出兩指,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這時,藍沐風的手機在他的口袋里震動了起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6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