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你下面的小嘴喝牛奶_未婚生子的高干虐文

第二十二章 (1) 慶功之宴 晚上七點,他們準時到了楊晴朗訂的餐廳,吃得是日本料理,服務生領著藍沐風和夏茵茵到包廂里去。
「茵茵!」見到夏茵茵的第一眼,楊晴朗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給了她一個熱情的擁抱:「茵茵妳真是太棒啦!來來來,快坐下,今晚是為了慶祝妳拿到了參賽權,妳點妳想吃的東西,好好坑妳楊大哥我一筆,別客氣!」
夏茵茵和藍沐風背對著包廂門口坐下,楊晴朗坐在他們的對面。
「茵茵想要吃甚么?」
翻著菜單,夏茵茵看來看去也不知道要點甚么。「看起來都好好吃喔。」
最后,還是由楊晴朗跟藍沐風決定來乾脆一人來一份套餐。
「茵茵,」藍沐風指著其中一個套餐道:「這一份有奶油干貝燒的妳看看要不要點。」
「奶油干貝燒?」夏茵茵眼睛亮了起來。「好啊好啊!」
「這一份套餐里配的差不多都是妳愛吃的。」
「對耶!」夏茵茵看了一下藍沐風所說的:「好啊,我就來這一份!」
點完餐后,三個人閑聊了起來。
「正式的比賽是甚么時候?」楊晴朗問。
「六月。」藍沐風回答。
「時間不多耶,曲目多嗎?」
「多到跟天上的星星一樣。」夏茵茵插嘴,還用了夸飾法。楊晴朗哈哈笑了兩聲。
「那怎么辦,你們練得完嗎?正式的比賽里都是音樂專業的學生,可不能小看他們。」
「這點也是我正在煩惱的。」藍沐風瞅了夏茵茵一眼,「所以我決定從下星期開始,每到星期五我就去接茵茵放學,直接把茵茵帶到我家里住,星期一早上再由我送她去上學,星期一晚上到星期四晚上仍是在你那里練琴。遇到國定假日茵茵也都要住到我家里。」
「咦,這樣嗎?」在這之前夏茵茵根本不知道藍沐風的打算,現在一聽,高興都來不及,眨了眨眼睛,笑咪咪的直點頭:「好啊好啊!」
「這會不會太瘋狂了?」聽完藍沐風安排的行程表,楊晴朗瞠目結舌。「這種魔鬼訓練,你要把茵茵累死了。」
「不會呀不會呀!」夏茵茵不怕累,只怕去不了藍沐風的家,急忙拍胸脯說:「我才十五歲,體力好得很!」
「唉,」楊晴朗雙手向上一攤:「我真是服了你們這兩位『大小琴魔』了!」這是楊晴朗第二次這么說他們了。
大小琴魔,這個封號好呀!多說幾次也無妨!夏茵茵心里樂不可支,忍不住喜形于色,一個勁兒地傻笑。
「說你們是『大小琴魔』呢,妳還笑得這么高興!」楊晴朗睨著夏茵茵,蹙眉笑道。
「我就是高興啊,嘻嘻……」夏茵茵喜孜孜地吐了下她的小舌頭。
餐點送上來后,夏茵茵吃得津津有味,藍沐風看她吃得高興,便微微偏過頭去問:「茵茵,妳很喜歡這家的東西嗎?」
「喜歡呀!」夏茵茵瞇著眼睛笑道:「超好吃的!」
看著夏茵茵帶著傻氣的笑容,藍沐風也跟著微微一笑。「那好,以后我再帶妳來吃。」
「謝謝藍大哥!」
心情大好,夏茵茵大吃大喝,但這會子光顧著吃,卻不知道自己的嘴邊黏了一顆壽司米,藍沐風一瞥眼瞧見了,對夏茵茵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嘴邊,夏茵茵意會過來,伸出舌頭去舔,誰知那粒壽司米長了腳似的,舔了半天沒舔到,還把它舔得越來越遠,藍沐風輕輕一笑,拿了張紙巾伸手去幫夏茵茵擦了。
對面的楊晴朗好像看到幽浮似的訝異無比,先是愣住了,然后忽然拍了拍手,大聲呼道:「哎呀,藍沐風,你幾時轉性了?」
「你說甚么?」
「你幾時開始這么會照顧人啊?」
「甚么?」藍沐風皺眉。
「照顧人啊,」楊晴朗大聲說著,臉跟著就轉向了夏茵茵:「茵茵,妳這孩子,也不知哪輩子修來的福氣,可以讓我們藍大少爺這般疼妳,告訴妳,我從沒見過他大少爺對一個人這么好過。」
真的嗎?藍大哥特別疼愛我嗎?夏茵茵眨了眨大眼睛,黑珍珠般的眼珠子里閃爍著點點的晶亮,宛如夜空中的明星。
「怎么講得我好像很難相處似的。」藍沐風說,口氣卻沒有不悅,自顧自地夾起一片生魚片,在裝著哇沙比的小碟子里輕輕蘸了蘸,然后優雅的送進嘴里。
「這世界上如果有人說你好相處,那個人肯定是被虐狂。」楊晴朗不顧情面地說。
「你和我做朋友,你不也是被虐狂?」藍沐風語帶一絲譏諷。
「唉!這點我承認,」楊晴朗對天長嘆了一聲:「不過,被虐的又何止我一個?有音樂天分真好呀!」
藍沐風冷冷地睨了楊晴朗一眼,夏茵茵則沉浸在楊晴朗說她備受藍沐風疼愛的喜悅之中。
吃得差不多時,藍沐風離開包廂去了一趟廁所,這時夏茵茵還在喝熱茶,楊晴朗一等藍沐風走出包廂,立刻問夏茵茵:「茵茵,你們昨天比完賽,可有發生甚么事情沒有?我聽沐風后來在電話中的口氣有些不對勁。」
橫量了一下輕重,夏茵茵心想以他們的交情,說出來應該是無妨的,便一五一十地又把昨天發生的事再陳述了一遍,然后觀察楊晴朗的反應。

第二十二章 (2) 慶功之宴 描述完昨天在音樂廳停車場所發生的事以后,夏茵茵發現楊晴朗的反應果然跟李媽是差不多的,臉色都是陡然間沉重下來。
「原來如此……」楊晴朗臉色一沉,立刻一改方才嘻哈笑鬧的樣子,摸著下巴皺起眉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楊大哥,李媽叫我不要問為甚么,你是不是也希望我不要多問?」
「……對。」
「為什么?有甚么事是我不能知道的?」夏茵茵在楊晴朗的面前是敢抗議的。
「茵茵,我們不是針對妳,這點希望妳明白,」楊晴朗無奈地說:「是……只要是任何一個愛沐風的人,沒有人愿意在沐風面前說起以前的事,甚至就算是只在背后說說,我們也都于心不忍……」
天啊,這世上,難道真有甚么事情能傷害一個人這么深,這么深?她心思單純,在她的世界里,能夠傷害她這么深的事情,只有失去媽媽,失去藍沐風這兩件事而已,其他的事情,她目前完全沒有辦法想像。
「可是,只有我被蒙在鼓里……」夏茵茵失望地看著楊晴朗,楊晴朗看見她這個表情,可憐兮兮的,知道她雖然全心全意地相信著藍沐風,依賴著藍沐風,但她不但對他本人所知也甚少,藍沐風的過去更是一無所知,也難怪她難過。
這或許對夏茵茵有些不公平,因為這不是夏茵茵的問題,而是藍沐風的問題。
思索了片刻,楊晴朗問:「茵茵,妳感激沐風對妳所做的嗎?」
「當然,連我的爸爸媽媽都沒有辦法為我做這么多,也不曾為我做過這么多。」夏茵茵點頭如搗蒜。
「那妳要記住,不要問沐風他的過去,如果妳不想傷害他,就把他的過去當成一乖用你下面的小嘴喝牛奶_未婚生子的高干虐文片空白。」
「藍大哥他……受過甚么傷害嗎?」
一向調兒啷噹的眼神,此刻變得是越發凝重了。楊晴朗定定地注視了夏茵茵好一會兒:「茵茵你非常非常在乎沐風吧?」
突然間被這么一問,夏茵茵羞紅了臉,「為,為什么這么問?」
還好,楊晴朗不是那個意思。
「我問妳,」楊晴朗表情相當認真:「倘若我現在告訴了妳沐風的過去,妳受到了很大的沖擊,那么,以后妳在面對沐風的時候,妳還能若無其事地假裝不知道這一切來面對他嗎?」
「啊……」這種問題對夏茵茵來說有點太深了,她愣了一愣,眼神有些茫然。
瞧夏茵茵的反應,楊晴朗就確定可以不用再繼續說下去了。又看夏茵茵神情迷惘,便索性幫夏茵茵回答了他自己問她的問題:「以我對妳的認識,妳是不可能做到的。」
「喔……」夏茵茵仍是茫茫然的,聽了楊晴朗的判讀之后,又多加了一份失望。
無奈地笑了一笑,楊晴朗接著道:「老實告訴妳吧,沐風的事,根本就不是秘密,我們就算不告訴妳,將來有一天妳也會知道的。」
「是這樣的嗎?」夏茵茵略抬了抬眉毛。不是祕密嗎?
轉而又想,對呀,全部的人都知道,只有她自己不知道,當然不是秘密。
「但是話說回來,」楊晴朗輕笑了一聲,接著沉默不語了片刻。
「嗯?」
眼睛注視了斜前方好一會兒,然后楊晴朗才語重心長地道:「我們藍大少爺絕頂聰明,眼睛長在頭頂上方一萬英呎,略為平凡一點的人他一概不看在眼里,現在他對妳如此的疼愛,的確是讓我始料未及,跌破眼鏡的。」
「所以……?」夏茵茵還是不懂楊晴朗要說些甚么。
「茵茵,我猜沐風會這么疼愛妳,除了妳與眾不同的音樂天賦之外,可能也有一部分與妳完全不了解他的過去有關係,這是老天的安排,妳要感激……」
驀地楊晴朗眼光往包廂門口一晃,立即住了口不再說下去,因為他看到推門藍沐風走進來了。
敏感的藍沐風嗅到了包廂里的空氣有些小小的凝滯。「怎么?你們說了不開心的話題?」他坐下來時問他們。
「沒有啊!」楊晴朗接口接得很快。
「是嗎?進來時我看你臉上表情不對。」
「你別像個女孩子一樣多心,」楊晴朗恢復了那嘻皮笑臉,沒個正經的模樣,「不過,你一回來就換我想上廁所了,你和茵茵在這里等我回來結帳,但是,如果你硬是要買單我也不反對啦,哈哈哈哈!」邊笑,楊晴朗就邊站起身離開了包廂。
「晴朗有心事嗎?臉色這么凝重。」藍沐風別過頭去問夏茵茵。
「沒有啊!」一開口的語氣就講得跟楊晴朗一模一樣,這是心虛吧?只好拼命眨眼睛:「藍大哥,你知道楊大哥最喜歡欺侮我了,他剛剛才想說鬼故事嚇我呢,還有,他才不是甚么臉色凝重,是嫌講鬼故事不夠驚悚,還想扮鬼的臉嚇唬我呢,還好你在緊急的時刻就回來了,救了我一命。」一邊說一邊在自己的心口上搓揉著。
「這么壞。」在藍沐風眼里,他只覺得夏茵茵的表情動作都很可愛,淡淡一笑,也不懷疑,就這么給夏茵茵支吾含混過去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7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