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自己做下去把它吃下去_未滿月寶寶老是使勁臉紅

第二十四章 (3) 古典音樂大賽 — 第一輪–我們的音樂 吳教授身材瘦小卻老當益壯,步履輕快,夏茵茵跟著他在音樂廳里穿梭,不一會兒工夫,他就把她帶到了參賽者的等待區去,此時休息時間正好結束。
「茵茵,加油啊!」老教授用他皺巴巴的手拍了拍夏茵茵的肩,笑吟吟地說完后就走了。
六月天氣炎熱,因應這酷熱的天氣,音樂廳里冷氣放得很強,極為「消暑」,多虧了藍沐風有先見之明,他幫夏茵茵多帶了一件薄外套,否則依照夏茵茵怕冷的體質,只怕等到她上臺的時候,手指都要凍僵了。
「下一位,陸予寧請出場。」司儀拿著麥克風宣布。
還來不及尋找隱身在舞臺左側的藍沐風的「隱形身影」,此時臺下的聽眾一片掌聲,下一號的參賽者已經由底下走上了舞臺,夏茵茵不得不趕緊將注意力放到這位名叫陸予寧的參賽者身上。
啪咑啪咑!鞋跟的聲音踢踏著舞臺的地板,甫一上臺就吸引了夏茵茵目光的陸予寧,是個高瘦白凈的女生,身上一席大紅緞面禮服,全部的瀏海都往后腦杓上梳了過去,與后面的頭髮一起綁了一個乾凈俐落的馬尾,露出傲慢乾凈的額頭,兩道淡淡流星般的眉毛,容貌雖清麗,但眼神卻極為犀利,舉手投足間處處充滿了讓夏茵茵為之怯步的自信。
在掌聲中,陸予寧坐到了鋼琴前,在開始彈奏之前,她從容地調整椅子的高度,椅子調整好后,只見她將抬起頭來仰面看著她的正前方四十五度角,然后又低頭沉思了兩秒鐘,才慢慢地將手放到鋼琴上,呼吸,開始演奏巴哈。
天啊!好嚇人喔!夏茵茵一開始就被陸予寧的氣勢嚇得倒抽一口冷氣。
立刻意識到這場比乖自己做下去把它吃下去_未滿月寶寶老是使勁臉紅賽的參賽者演奏起來果真和三月那一場比賽的學生很不一樣。三月那場比賽因為都是非音樂班的學生參加,就算他們也是彈得很好,但在氣勢和架式上明顯就輸了一截。
別的不說,光是彈巴哈法國組曲這種不需強大氣勢的曲子,陸予寧就已經架勢十足,夏茵茵聽了不免心生畏懼。
法國組曲之后,接下來就是蕭邦練習曲了。陸予寧選的是作品二十五的第十首,這首練習曲,蕭邦在開頭就寫了一堆驚人的八度,雙手齊下,驚人的音量所營造出來的氣氛卻是恢弘無比。陸予寧雖是女生,但她彈起來輕鬆自若,每一個八度音皆精準無比,氣勢宏大,夏茵茵在臺下聽得是心驚肉跳。
夏茵茵下意識地想要回頭找藍沐風,頭轉了一半才想起來藍沐風并不在二樓的觀眾席,而是在舞臺的左側等她,此刻她坐在觀眾席里是看不見藍沐風的。她只好悵然地轉回頭,垂下眼睛想著藍沐風在臨別前拉著她,對她的諄諄囑咐。
「不管妳聽到別人彈得有多好都不需要緊張,知道嗎?」藍沐風的叮囑猶在耳畔,給了夏茵茵勇氣,她抬起頭,繼續聽了下去。
最后一首曲目,陸予寧彈的是貝多芬著名的「月光」奏鳴曲。前兩個樂章也就罷了,沒有太多的跌宕起伏,陸予寧彈得流暢優美,但夏茵茵總覺得好像缺少了些甚么。
不過,一到了第三樂章,只見陸予寧凝神灌氣,第一句就讓人驚艷,不但速度極快,彈奏精準,節奏清晰,那種爆發力更是夏茵茵所沒有的,全曲下來沒有冷場,一路沖到最后。夏茵茵越聽越害怕。
「天啊,這個陸予寧,是女生嗎?要彈到像她這樣,我是萬萬不能的!」夏茵茵滅自己威風,兩只手在裙子上不斷地摩娑著。
等到陸予寧演奏完后,夏茵茵已經手軟了。
聽眾報以陸予寧熱烈的掌聲,這掌聲在無形中給了每一位參賽者不小的壓力。
「不管妳聽到別人彈得有多好都不需要緊張,知道嗎?」夏茵茵在心中反覆默唸著這句話。
接下來出場的是一名穿黑色燕尾服的男生,儘管已經高中了,不過身材瘦小,體型瘦瘦弱弱的,夏茵茵看了這身材后放心地想,這個人總不至于太可怕了吧!
沒想到他與方才的陸予寧截然不同,與陸予寧比起來,他雖比陸予寧更瘦小些,但力度卻比陸予寧更大,從巴哈到蕭邦練習曲,再到貝多芬奏鳴曲,他好像電腦一樣,精準無比,演奏起來不帶任何情感,動作既夸張又熟練,二十分鐘下來,夏茵茵竟挑不出半個錯音和缺點。
舞臺上高手演出精湛,舞臺下夏茵茵如坐針氈,終于輪到她上臺時,她覺得心臟快要跳出來了,十分的信心只剩下一分。
這時,藍沐風的另一句話在腦海中響起:「記住,記住我們的音樂!」
好像被上帝光照了一樣,夏茵茵心神為之一振。
走上了舞臺,她忍不住把頭轉向左邊,在左邊半掩著的門邊,一個高大修長的身影佇立在那哩,目不轉睛地把視線落在她的身上。
這是她的力量,她的一切,那支撐她的人,就在那半掩著的門后!
舞臺燈光刺著她的眼睛,臺下的聽眾只能隱約見到人形,此刻藍沐風是背對著她的,在她的正后方,但夏茵茵心里清楚知道,她每彈一個音符都會牽動他的心和每一根神經,因為她所彈出來的每一個音符都是他親手教出來的,每一個音符都是他在上課時與她琢磨出來的心血。
「藍大哥,你聽,我要彈出屬于我們的音樂了。」夏茵茵在心中呼喚著。
炙熱的舞臺燈光照射在她的身上,臺下一片寂靜,在這寂靜中,夏茵茵將手指放上了鋼琴,指尖感受著冰涼的琴鍵,彈下了她人生中第一場正式的比賽的第一個音符。

第二十四章 (4) 古典音樂大賽 — 掌聲響起 寧靜祥和中帶著甜美的阿拉曼德舞曲,輕巧流暢的庫朗舞曲,優雅可愛的小步舞曲……這是巴哈的法國組曲。
蕭邦練習曲,藍沐風告訴夏茵茵要彈出愉悅而又瑰麗的各種色彩。
至于貝多芬,理性,清晰,平衡。
終了,伴隨著掌聲,全身發熱到身體和額頭上都冒著小汗珠的夏茵茵對聽眾深深一鞠躬,神思帶著幾許迷茫地走下舞臺。她覺得她的魂魄彷彿分離,魂還在舞臺上捨不得下來,魄則早已經飄到了藍沐風的身邊。
這一回,夏茵茵似乎可以感受到舞臺的魅力了。當她站在舞臺上的那一刻,當聽眾把所有的焦點都放在她身上的那一刻,當她用音符和觀眾溝通,當炙熱的舞臺燈照得她渾身滾燙、毛細孔張開時,她覺得她彷彿擁有了全世界。
掌聲,是多么的迷人!
但無論再怎么迷人,那光鮮亮麗的時刻總有結束之時,一旦音樂止息,她就必須要離開舞臺。
舞臺下,有藍沐風張開雙臂等待著她的歸來。藍沐風的臂彎,是她的歸屬,她迫不急待地要回到藍沐風身邊,待在他身邊,從他那裏得到肯定與讚美。
全世界,她只在乎藍沐風對她的看法。
由于她是早上的最后一號,所以她彈完之后,聽眾和評審們也都陸續離席了,音樂廳里驟然間變成亂哄哄的一團,不再安靜。夏茵茵回到座位上拿了外套,正思索著要怎么去后臺找藍沐風時,忽然有人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她回過頭去,看到了老教授正用他那張慈祥的臉孔對著自己笑著。
「彈得很好,彈得很好。」吳敬宣教授點著頭,老眼快要被下垂的眼皮給淹沒了:「難怪沐風這么疼妳,沐風很有眼光,茵茵妳很幸運。」
自己真的彈得很好嗎?夏茵茵不敢確定,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她真的也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有藍沐風與她朝夕相伴。
「來,跟我走,我帶妳去找沐風。」
或許是因為不方便由舞臺上直接走到后臺去吧,吳敬宣教授又帶著夏茵茵東轉一個彎西轉一個彎的,在長廊的盡頭,她看見了正在等她的藍沐風的身影。
那一刻,她很想沖過去,撲倒在藍沐風的懷中,讓藍沐風摩娑她的頭髮,說她彈得很好……可惜這念頭只能存在她的幻想里……
「沐風啊,你可找到了一塊璞玉。」吳敬宣教授一見到藍沐風就笑吟吟地說。
藍沐風微微一笑,看了看吳教授,然后才轉向夏茵茵,眼中盡是無限柔情。看到這眼神,藍沐風不用開口,夏茵茵也知道自己沒讓他失望。
良久,藍沐風才淡淡地說了:「不錯。」
才剛說完,一個聲音便從旁邊冒了出來:「沐風,你也太小氣了吧,甚么不錯,是很棒!」
一轉頭,竟然是楊晴朗。
「彈得很棒啊,茵茵,真的是太棒啦。」楊晴朗一把勾住夏茵茵的肩膀,笑得很開心。
「沒,沒有啦!」夏茵茵倒怪不好意思的。
這時吳敬宣教授似乎是要離開了,他握住了藍沐風的手,問道:「沐風,我要和靜敏他們去吃飯,你……」
「不了,吳教授,我,」藍沐風的睫毛垂下,覆蓋在他那雙美目上好一會兒,然后才又抬起來了起來:「我還沒有準備好。」
「……」吳教授默默地注視了藍沐風半響,嘆了口氣,拍拍他的胳膊:「我不勉強你。」
「靜敏,」藍沐風頓了一頓:「這些年她過得好嗎?」
「除了擔心你,想念你之外,都過得很好。」吳敬宣教授又嘆了口氣,蒼老的面容上充滿了無奈。
「那就好……」藍沐風又垂下了他美麗的睫毛。
一老一少相對無言,片刻后,老教授才又拍了拍藍沐風的肩,轉身離去。
望著那個吳敬宣教授身影消失的轉角處,藍沐風抿著雙唇出神,不發一語,楊晴朗伸出五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一晃:「沐風,沐風,回神!」
藍沐風面無表情地轉向楊晴朗:「我訂了餐廳,去吃飯吧!」
「今天不行,今天我下午有事,你和茵茵去就好了。」
「難得你楊大少爺有事。」
「我當然有事,只是不是你眼中的正經事罷了。」楊晴朗開玩笑地說著。
拿著吳敬宣教授給他的識別證,藍沐風帶著夏茵茵和楊晴朗往停車場走去。
在停車場里楊晴朗和他們分道揚鑣。此時停車場里沒甚么人,但藍沐風腳步非常快,夏茵茵要小跑步才能追得上他。上了車后,轉動著汽車的方向盤,藍沐風開著車帶著夏茵茵去了另一家五星級的飯店里去吃飯。
好像要盡速逃離音樂廳似的,夏茵茵不禁再度想起了上次停車場的事件。
吃飯的時候,夏茵茵問:「藍大哥,下午我們還回去聽比賽嗎?」
「今天就先暫時不回去了,成績出來后網路上很快也會有消息公布出來,我們在網路上看進入第二輪的名單就好,妳慢慢吃,不急。」
默默地吃了一會兒,夏茵茵又問:「藍大哥,你和吳教授很熟?」
「對。」藍沐風微蹙了下眉,夏茵茵看得出來他不想她在這個話題上多問,因此非常識相地不再提起這個和藹的老教授。
傍晚在藍沐風的家里,夏茵茵嬌小的身子挨著藍沐風筆挺的身子在沙發上坐著,拼命將一顆小腦袋瓜往藍沐風手臂那鉆了過去。此時,兩人的目光都集中盯在藍沐風的手機螢幕上。
在入圍第二輪的名單里面,夏茵茵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排在陸予寧的后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7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