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夾住,不準掉出來_末世種田文無金手指

第二十八章 (2) 總決賽前– 香夢沉酣的小貓 今天第二更
**************************************
就在藍沐風忘我地凝望著落地窗玻璃上反映著的夏茵茵的睡臉時,突然間夏茵茵扭動了下瘦弱的腰,接著輕巧的一個翻身,便把身體翻到了另外一邊去。
這么一來,從落地窗的玻璃影像里就看不見夏茵茵那張半透明的可愛臉蛋了。
因此藍沐風忍不住將視線由落地窗那兒轉回到了沙發上,夏茵茵的臉蛋瞬間由半虛幻的影像變得真實。
只見熟睡中的夏茵茵翻了個身后,睡得仍是相當安穩,嘴角邊還浮現出了一抹淺淺的微笑,有些傻氣,但又非常可愛。
看夏茵茵睡得這般安詳香甜,好像要甜到了藍沐風的心里去似的。
沒多久,夏茵茵又從嘴里發出一聲輕盈的笑,像是被微風輕輕一吹,只清脆地響了一聲的風鈴。
連在睡夢中都可以笑得如此天真,如此開心,看來一定是夢到甚么好事了吧?藍沐風禁不住猜想著。
是夢見了美食?夢見了在總決賽得到第一名?還是……?
才正兀自猜測著時,睡夢中的夏茵茵突然在那聲輕笑沒多久后,開始喃喃地囈語道:「藍大哥……」
怎么會是喊我?心里雖然感到十分詫異,但同時卻又覺得十分有趣,藍沐風便繼續聽了下去。
接下來夏茵茵笑得更甜了,用著一種撒嬌般的音調囈語著:「唔……藍大哥,好舒服的肩膀喔……」
霎時征了一征,藍沐風恍然大悟過來,原來夏茵茵是夢到他還在背著她走山路呀!
「好舒服喔……茵茵喜歡藍大哥的肩膀……」夏茵茵還在邊發笑邊囈語著:「茵茵喜歡……」
如果醒過來后的夏茵茵知道她說了這些夢話,大概哪怕有十個地洞也不夠她鉆了。
然而,聽到了這些夢話的那一瞬間,藍沐風的心中竟然頓時涌起了一股甜水,溢滿了他的喉嚨,填滿了他的心窩。
到了這個時候,藍沐風似乎已經很難將自己的目光從那張熟睡中的小臉上移開了。就這么注視著她香甜的睡容和她臉上的微笑,藍沐風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嘴角邊也不自覺地也泛起了一抹淺笑,直到兩只眼睛都瞇了起來。
不久之后,李媽吃飽飯了,從她房里拿出一瓶跌打藥酒過來給藍沐風,將冰袋給換了過來。
「少爺,一會兒茵茵醒了,看要不要幫她用藥酒搓一下,這瓶可是我去年特地叫我兒子由香港買回的,很好用呢!」李媽熱心地推薦著。
「李媽,謝謝妳,」藍沐風從沒用過這種東西,拿在手中看了一眼后就放到桌上去:「我想,等到明天,我還是帶茵茵到醫院里去照個X光好了。」
「明天去醫院啊……」李媽頓了一頓,說道:「少爺,氣象局說明天要刮颱風呢!」
「有颱風嗎?」藍沐風有些詫異,微微皺了皺眉頭。
「是啊,您跟茵茵整天關在琴房里練琴,都沒打開過電視看新聞,所以不知道。」李媽說道:「這颱風路徑也奇怪,捉摸不定,氣象局也是到了今天才確定這颱風明天下午就會往北臺灣撲來,而且還是個強颱呢,少爺您若是決定明天要帶茵茵去醫院,可能得趁早。」
正這么說時,夏茵茵動了一動,張開了眼睛。
「嗯……」她輕輕呻吟了一聲,這一聲,把藍沐風和李媽的目光都給吸了過去。

第二十八章 (3) 總決賽前–柔軟的意外 只要是太過疲勞,導致午睡睡得太過深沉,每當醒來的時候,夏茵茵就會有一種短暫失去記憶的傾向,得花上一小段時間來搞清楚自己身在何處何地。
今天夏茵茵就是這個情況。
睜開眼睛后,她呆呆地、兩眼直直地望著天花板,眨了眨眼睛,然后才慢慢地轉了轉眼珠子,當她模糊的眼光與藍沐風凝望她的眼光對視到時,她又呆了一呆,瞅著對她微笑的藍沐風幾秒鐘。
「茵茵,睡醒了?」藍沐風瞇著眼睛微笑著。
自己的腳好像靠在一個東西上面,挺舒服的,眼光慢慢往下移動了下去,夏茵茵這才赫然發現自己的腳枕在藍沐風的大腿上……
「啊!」夏茵茵大吃一驚,喊了一聲,立即想由沙發上翻身坐起。只是這一動太猛烈,動到了她跨在藍沐風大腿上受傷的腳踝,不禁由嘴里發出一聲「哎喲」。
「小心一點,」藍沐風連忙輕輕固定住她的腳踝,按在自己的大腿上,皺眉道:「都扭到腳了,動作還不輕一點。」
「喔,對,我扭到腳了……」夏茵茵的記憶終于從深沉的睡眠中慢慢恢復……
下午散步的時候,夏茵茵因為描述了自己在學校打瞌睡的各種樣子,她天花亂墜地形容,自己又現場示範表演,把藍沐風逗得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當時她一看藍沐風笑了,又是高興又是得意,為了要把藍沐風逗得更開心,她大小姐得意忘形,以為自己神功蓋世,居然在山坡的下坡路段倒退著表演學校里這學期社團老師教的舞步給藍沐風看。
結果一個不小心,腳下一滑,一只腳抬到半空中高,另一只腳支撐不住身體,膝蓋一軟,重心不穩,兩手在空氣里亂抓一通,卻抓不到可以攀住的東西,眼看著整個人就要往后仰倒……
這可是一條長長的下坡路段呀!
上帝!我命休矣!想不到我夏茵茵今日便要魂斷陽明山啦!
在這種緊急的時刻,夏茵茵的心里竟然還喊了這么長的一串話。
就在一陣慌亂驚恐之中,夏茵茵突然感到有甚么力量抓住了自己在空中亂舞的手,然后把自己往前猛地一拉……
跟著,自己便倒在了一個既舒服又溫暖的地方……
好像有甚么東西緊緊地抱著自己……
頭腦一片混亂,過了好久,才恍惚聽見藍沐風喊著自己的名字。「茵茵,茵茵……」
抬頭一看,眼前出現的是藍沐風那張緊張的俊臉,跟自己的臉貼得好近好近。
啊!猛然間夏茵茵心頭一驚,是啦,都想起來啦,當時情況危急,是藍沐風伸手向前一拉,解救了要滾下山坡的自己,只是這一拉,自己整個人當然便往他撲了過去……
對,對,沒錯,自己是整個人被藍沐風拽到他的懷里去的……
她還記得藍沐風那寬闊厚實的胸膛,和他緊緊箍著自己的兩只強而有力的手臂……
一回想起來這一幕,驀地夏茵茵血管里的血液奔流,心臟猛烈跳動,兩頰乖,夾住,不準掉出來_末世種田文無金手指飛上了兩片紅暈。
被藍沐風拽到他懷中,然后呢……?
然后,他們發現了她的腳扭了,她不能走路,于是藍沐風就背著她走了回來。只是藍沐風的肩實在是太舒服了,她竟然就這么不識相地模糊了意識,非常夸張地,睡,著,了……
喔,天啊,夏茵茵,妳這樣都可以睡著,妳是白癡嗎?懊惱不已的夏茵茵哭喪著一張臉,一面咬著自己的下嘴唇一面在心裏狠罵自己。若不是藍沐風在場,她一定用拳頭好好地敲一敲自己這顆不靈光的笨腦袋,看能不能敲得聰明機伶一點兒。
「李媽,去幫我和茵茵熱飯吧!」藍沐風哪里知道頭腦簡單的夏茵茵此時正忙著回憶下午散步時所發生的事與胡思亂想,只是見夏茵茵醒了,擔心她肚子餓,便趕忙回頭吩咐了李媽。
李媽一聽到吩咐,立即進去廚房熱飯。
這頭吩咐完了李媽,藍沐風又垂下眼睛思索了一會兒方才李媽所說有關于颱風的事,然后轉頭對夏茵茵說:「茵茵,等一下吃飽飯后,我先帶妳到醫院去看腳,我們再回來練琴。」
「應該不用吧?」夏茵茵覺得腳傷好像沒有那么嚴重。下午,若不是藍沐風執意不讓她自己走,她想她忍一忍,一跛一跛的也應該還是可以免強走回來吧?
但藍沐風說:「還是謹慎一點的好,去醫院照個片子,我也好安心。」這語氣就是沒得商量。
「喔,好……」夏茵茵小聲地說。
「真是的,這么不小心,」藍沐風似怒非怒地瞅著夏茵茵,溫柔地責備著:「還好扭到的是左腳,踩踏板的地方不多,若是傷到右腳,今天是星期二,星期六就要比賽了,妳看我們該怎么辦才好?」
「嗯……」夏茵茵無心無思地應著。
可是她滿腦子都還塞著藍沐風寬闊厚實的胸膛與強而有力的臂膀,另外當然還有趴在藍沐風背上睡著了的這件蠢事,腦容量根本不夠去思考踏板到底還能不能踩……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8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