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慢慢坐下來,全部吃下去h_末世空間文

第二十八章 (4) 總決賽前–瓶頸浮現 星期三下午開始,天氣果然慢慢地轉變了,炎熱的太陽逐漸退居幕后,厚厚的云層遮蔽了天空,間歇性的大雨一波接著一波出現,到了傍晚散步時間的時候,雨已經越下越大,風越刮越強。
氣象局在提早在下午發布陸上颱風警報,入夜之后,風雨將會越來越大。
不過,因為昨天夏茵茵扭到腳,即便今天沒有颱風而是晴朗的好天氣,散步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唉,只因為昨天逗得藍沐風笑了一次,便貪心還想要逗笑他第二次,才會這般樂極生悲呀……夏茵茵哀怨地想著。
幸虧有颱風來襲,與因為腳扭傷而無法散步相比,夏茵茵倒寧愿是因為颱風的緣故而無法出門去散步。
「既然沒辦散步,那我們下樓去吃個點心后就上來繼續練。」藍沐風望著窗外的傾盆大雨,又望了一眼夏茵茵被醫生包扎起來的左腳皺眉。
早上的時候醫生說了,腳傷的確不十分嚴重,X光片照了也沒事,那時藍沐風才稍微安下心來。
而且正如藍沐風所說,幸虧是傷在左腳,左腳不似右腳,需要那般大量的使用踏板。至于需不需要使用左邊的柔音踏板,這當然得視曲子而定。
在這一次總決賽的曲子里,總共需要演奏二十五分鐘的曲目,除去一首大會規定的指定曲是蕭邦船歌之外,剩下的時間都是演奏自選曲的時間。
這一回,自選曲的部分,藍沐風幫夏茵茵選的自選曲是拉威爾著名的「加斯巴之夜」。不湊巧,就是這首「加斯巴之夜」需要使用到左邊的柔音踏板。所幸,這次雖需要使用左腳的柔音踏板,但由于之前都已經練得很熟了,因此就先暫時休息一下左腳不踩也沒關係,藍沐風免強可以接受。
「加斯巴之夜」是一首不管是在音樂性上或是技巧上都難度極高的曲子,常令許多音樂學子聞之退避三舍,但是考量到總決賽的對手必定也會使出渾身解數來爭奪第一名的榮譽,因此藍沐風才幫夏茵茵選了這套曲目。
而昨天散步之前練習的「水妖」,便是「加斯巴之夜」里的第一首。雖然曲目極為困難,但夏茵茵練起來不見瓶頸,這完全是藍沐風有識人之明。
因為腳傷,今天不方便練習太多「加斯巴之夜」的緣故,所以藍沐風決定晚飯后的時間全部都要花在蕭邦的「船歌」上。而且,蕭邦的船歌卻果然一如藍沐風先前所料,出現了一些問題。
再過三天就是決賽了,可是夏茵茵到現在還是不能讓藍沐風對她的船歌感到滿意,她老是沒有辦法彈好船歌中的某幾個段落。
問題不是出在夏茵茵的音符彈不好,或是技巧上有甚么瑕疵,相反的,夏茵茵與生俱來的音樂性,世所罕見,這也是藍沐風之所以這么看重她的其中一點。
船歌中,大部分的樂段都已經被挑剔的藍沐風琢磨到有如美玉一般了。說穿了,藍沐風真正不滿意的,其實只是某幾個段落詮釋上的不完美而已。
說藍沐風吹毛求疵也好,雞蛋里挑骨頭也好,身為完美主義者的藍沐風,當然希望他一手栽培的夏茵茵可以將船歌彈到完美的境界。但是,不論藍沐風再怎么教夏茵茵,那幾段夏茵茵都彈不出藍沐風理想中的意境與精髓。
「想像妳在港口搭船要遠洋,海上漂著茫茫的一片迷霧,妳不知道妳的方向在哪,妳的心也跟著船只一起在海上漂流,海浪拍打著船身,同時也拍打著妳的心……」藍沐風指著他最不滿意的一段說,并且在另一臺鋼琴上一邊示範著。
隨手一彈,藍沐風骨節分明的指頭所滑過撫過之處,立即響起絕美無比的樂音。他所希望在音樂里聽到的意境與氣氛,完完全全被他輕而易舉地用指尖渲染描繪了出來,其中甚至還有許多用言語無法形容的感受。
藍沐風指尖下的船歌,美到讓夏茵茵眼眶泛淚。她說不清道不明那是一種甚么樣的感覺與情緒,她只能夠依稀的感覺到藍沐風的音樂里有一種魔力,緊緊揪著她的心。
那是一條很模糊的界線,她好像抓得到,又好像抓不到……
所以,她不覺得以自己的能力可以彈到藍沐風那種境界,對她而言,那根本就是到了神一般的境界,是至高無上的藝術。
但她還是聽話地試著去揣摩藍沐風話語里所說的意思,與她耳朵里所聽到的音樂。
「茵茵,停下來,」藍沐風拍手打斷她:「妳已經彈得很優美了,但是妳不要彈得太確定。或者妳可以這么想,妳準備要開始一個新生活的旅程,但往事如煙,歷歷在目,妳的心有些迷惘,因為經歷過風暴之后的一切已經歸于平淡,不如就此乾脆放開手,隨波逐流……」
媽呀,甚么新生活?甚么往事?甚么風暴?迷惘?平淡?隨波逐流又是怎么一回事?放開手?怎么放開手?這到底說得是甚么跟甚么?夏茵茵真的一點也聽不明白,想到頭腦都打結了,沒有被一棍子打在腦袋上也眼冒金星。
乖乖地努力試了無數次,她把每一顆音符的音色都做到最完美,她用盡最大的努力要表達出那些甚么放開手,甚么往事如煙,但是不管她再怎么努力,藍沐風都是搖頭。
眼看著今晚又要過了,到了明天,就只剩下兩天可以練習。一向沉著冷靜的藍沐風,此時竟然漸漸著急了起來。
只有兩天,只有兩天了,他要如何去讓這么單純的她,人生尚未有太多體悟的她,一個只有十五歲的少女,去明白音符背后所蘊藏的深意啊?

第二十八章 (5) 總決賽前– 兩個人,兩顆心,千絲萬縷 「不是這樣,茵茵,不是這樣。」在兩人不停地試了不下數十來遍后,藍沐風終于因為一時心急,一個不注意,用著比平常還要大聲一些的音量拍著鋼琴喊了出來。
這一拍一喊,嚇了夏茵茵一大跳,兩只手一抖,瞬間中斷了演奏。她仰起頭,像只飽受驚嚇的小貓一般,無辜地望著站在她身邊帶著她彈琴的藍沐風。
她聽得出來他的語氣很糟,她看得出來他的眉頭緊緊地蹙在一起。很好,這下子她徹底明白她彈得有多糟了。
但同樣的,被嚇了一跳的,還有不小心拍著鋼琴喊出來的藍沐風自己。此時此刻,他正為自己的失控感到震驚。
隨后,當他垂下眼睛,目光與夏茵茵的目光相交之時,藍沐風見到了她眼中的無助與惶恐,眼眶里還有隱隱的淚光閃動。
于是,藍沐風又為自己的失控感到懊惱,自己有些惱怒自己了起來。
因為達不到藍沐風的要求,所以夏茵茵不敢再直視藍沐風,她垂下頭,內心深深的感到又羞又愧。
我是個笨蛋,我彈不出藍大哥要我做到的音樂,藍大哥對我失望了……夏茵茵極其難過地想著。
看著夏茵茵低頭羞愧的模樣,藍沐乖,慢慢坐下來,全部吃下去h_末世空間文風就越發后悔自己沒有控制好自己的脾氣。他其實一點也捨不得罵她,就連對她說話的音量如果大聲了一點兒,他都覺得會傷了這個在他面前對他是這么樣百般乖巧柔順的孩子。
因此,兩個人,兩顆心,各自惱著自己,皆是低垂著頭,不發一語。
琴房里頓時靜了下來,只有窗外傳來漸強的風雨聲。
聽了一會兒的風雨聲,藍沐風終于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畢竟,這不是夏茵茵的錯,要能夠彈出蕭邦船歌這首曲子里的意境和內中隱藏的情感,絕非一朝一夕可以辦到的事,就算夏茵茵有著非凡的音樂天賦,儘管她的人生道路比起其他同年齡的孩子要來的坎坷,但她終究只有十五歲,要彈出那些東西談何容易?
若非大會規定在總決賽中每個人都一定要彈這首蕭邦「船歌」,藍沐風根本不會讓她這么早碰這首曲子。
以十五歲的年齡來說,夏茵茵其實已經表現得相當超齡了。倘若此時換作是別的教授在指導夏茵茵,應該早就相當滿意,不會再有任何的挑剔了。
冷靜下來之后,藍沐風便指了譜上的另一處說:「我們先練習這里吧。」
「好。」夏茵茵強忍住淚水,把手又放上了鋼琴,彈了一次藍沐風所指的段落,彈完后別過頭去,戰戰兢兢地望著藍沐風。
真的是已經彈得很美了,但由于夏茵茵的情緒受到了一些影響,所以聽在藍沐風挑剔的耳朵里還是略有不足。
「茵茵,這句其實不難,」藍沐風耐著性子為她描述這一句他之前就已經描述過許多次的樂句,為了讓夏茵茵體會,他甚至換了不下十種的形容與描述。
今晚,他掐著下巴思索了半響,換了另一種描述:「過去的回憶像花瓣一樣在空中漫天飛舞,撩動妳的心緒,千絲萬縷……」
夏茵茵用力地聽進心里去,深怕漏了一個字,就聽不明白了。
花瓣漫天飛舞,好,這沒問題。
撩動心緒,千絲萬縷,好,這或許也還容易揣摩,因為藍沐風總是可以撩動她自己的心緒,千絲萬縷。
可是,回憶要跟花瓣一起飛舞,這可要怎么做啊?
再試了幾次,美則美矣,對于藍沐風而言,還是差了那么一點點。
雖然就只是一點點,但那一點點卻能夠畫龍點睛,能夠再為音樂里添上言語難以描述的情境與情感。
再添上那么一點點,這一句就能感動人心直到肺腑里,直到骨子里,直到靈魂深處,而不是只單單是表面上的美而已……
「……」藍沐風皺眉望著譜,沒有說話,良久之后,轉身走到沙發那裏坐下,幽幽地嘆了口氣。
一聽見藍沐風的嘆息,夏茵茵便知道了自己還是沒有讓藍沐風滿意,漸漸地,剛剛強行吞回肚子里的眼淚又重新蓄滿了眼眶,直到她的眼眶再也承載不住這許多的眼淚時,那些眼淚就直接滴落到她的大腿上,一開始先是只有一顆,緊接著,淚水就像雨滴一般,一滴接著一滴地打了下來。
原本雙手抱胸坐在沙發上,凝眉思索著究竟要怎么才能揠苗助長,讓夏茵茵體會出蕭邦船歌意境的藍沐風,忽然間聽到細細的啜泣聲,猛然一抬頭,見到眼淚已經稀哩嘩啦地流個不停的夏茵茵,心里頓時滿是不捨之情,連忙又站起身來,隨手從桌上抽了幾張面紙,大步走到夏茵茵身邊,伸出手來輕撫她的頭,一面將面紙遞給她。
接過面紙擦眼淚,那幾張面紙在夏茵茵手中一下就濕透了,藍沐風不得已又轉身回到沙發那裏,索性將一整盒面紙都拿了過來,自己將另一張鋼琴子拉到夏茵茵面前,坐在椅子上親自抽出面紙幫她擦眼淚。
因為自己心里也很煩悶,所以藍沐風一句安慰的話也沒說,不過,他為她拭淚的舉動倒是讓夏茵茵的心情從谷底被拉回了一些。
至少這讓夏茵茵覺得他沒有生她的氣。
「我們再試一試,好嗎?」過了許久,藍沐風終于開口了。
「嗯……」夏茵茵溫順地點點頭,重新收拾了一下心情,乖乖地又彈了很多次那幾個藍沐風不滿意的句子及段落。
終究還是做不到,鋼琴課的氣氛熱不起來,他們的鋼琴課,從沒這么慘淡過。
*****************
上面已放蕭邦船歌連結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8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