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張開,我看看bl_末世者的古代寵夫日常

第二十八章 (8) 總決賽前– 我會陪妳 今天(6/11)第一更,21:00第二更
********************************
看到藍沐風焦慮的眼神,夏茵茵心里突然有些過意不去。
「藍大哥,對不起,因為我的房間窗子上有個東西一直在敲,聽起來實在是太恐怖了,我真的很害怕,不敢一個人睡,所以……就跑下來找李媽了。」夏茵茵嚅囁地解釋著,同時也看到了眼前藍沐風的胸口正緩緩地上上下下起伏著。
沒有立刻有回音,夏茵茵以為藍沐風生氣了,正想要再道歉時,藍沐風突然向前了一步,這下子,兩人近到夏茵茵的臉都快要貼到他的腹部上了。
「不用道歉,」藍沐風伸出手來在夏茵茵的頭上摩娑著。「妳沒有錯,不用道歉,是我找不到妳,差點以為妳……」說到這里,突然住了口不再說下去。
那沒說出口的話,是他差點以為,夏茵茵因為受到責罵,在颱風天里負氣跑了出去。現在見到夏茵茵好端端地坐在這兒,藍沐風這才發覺這想法實在是有些可笑。先撇開在這狂風暴雨的夜里,不會有人笨到跑到外面去不說,就算現在是大白天,天氣晴朗乖,把腿張開,我看看bl_末世者的古代寵夫日常,夏茵茵也不可能這么任性,一聲不響的就跑走了。
自己是怎么了?怎么思考會失了邏輯與判斷力?藍沐風不禁納悶。
沉默了半響,藍沐風輕聲問道:「李媽的床這么小,妳怎么睡?」
「可是我真的很害怕,我不敢一個人睡。」夏茵茵答道。
「有這么害怕嗎?」
「嗯……」
「但是李媽的床要擠下妳們兩個,會很難睡。」
「我無所謂,藍大哥。」寧愿難睡,也不愿被恐懼騷擾。
這時,李媽在一旁插嘴道:「少爺,我剛才也這么跟茵茵說過,你們也知道,我的身材可不像年輕小姐那般輕巧,兩個人睡一張單人床真的是不好睡,但茵茵直說害怕,我也沒辦法。」
撫摸著夏茵茵的手,藍沐風沒有停下來過,夏茵茵很享受藍沐風的撫摸,她喜歡當一只被他用溫暖的掌心輕柔撫摸的小貓。只有一件事他們兩個都沒有察覺到,那就是每每藍沐風撫摸夏茵茵的時間,都在不知不覺中拉長了。
半響,夏茵茵聽到了一聲非常輕的嘆息從藍沐風的嘴里吐了出來,「真拿妳沒辦法。」藍沐風輕聲說:「茵茵,妳得好好睡才有精神練琴,現在已經到了最后關頭,兩天后就要總決賽了,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重要。但是我們在昨天跟今天都浪費了很多時間,我們不能再浪費掉明天了,知道嗎?」
「嗯……」夏茵茵回應的聲音小得跟蚊子哼似的。天啊,難道藍大哥執意要叫我回自己的房間去睡?不要啊!夏茵茵心情忐忑。
「所以,茵茵,跟我上樓,回妳自己的房間睡好嗎?」
啊!果然不出所料!
「藍大哥,我,我……」她從沒有違背過藍沐風的意思,就連此時要說「我想跟李媽睡」都說不出口。
輕輕一笑,藍沐風用著一種安撫的口吻道:「茵茵,妳乖,不怕,我會在妳房間里陪妳,直到妳睡著我才離開,好嗎?來。」說完,就伸出了一只手來輕輕拉起夏茵茵的小手,另一只手則抓著她的肩,扶著夏茵茵從床上起來,夏茵茵連個「好」或「不好」都來不及說。
一向都是這樣的,就算藍沐風用的是疑問句,其實還是要把它當作是肯定句來聽。
被拉起手的夏茵茵,像個娃娃似的被藍沐風從床上扶了起來,然后又一跛一跛地被藍沐風輕輕攙扶著走。
「妳小心點。」藍沐風小心翼翼地護著她,又轉頭對李媽說:「妳睡吧!」
等到他們倆個出了房間后,李媽才關了房門。

第二十八章 (9) 總決賽前– 風的手心,茵的手心 今天(6/11)第二更
********************
這兩天藍沐風常常是扶著夏茵茵走路的,不過彼此間總還可以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但是此時因為停電,藍沐風不放心,沒有注意到自己幾乎是已經到了摟著夏茵茵走的地步。
只是夏茵茵這沒用的小家伙,剛才還一直渴望藍沐風的懷抱,此時此刻,藍沐風等于是在無意間以另一種形式摟著她,夏茵茵卻已經緊張到快要不能呼吸,兩腳發軟,舉步艱難了。
因此一根筋不對,便對藍沐風說:「藍大哥,我,我可以自己走……」
扶著墻走也可以,單腳跳也可以……呃……應該不會摔跤啦……
「妳就是以為自己很行,所以才扭到腳,不是嗎?」夏茵茵才一說完,就被藍沐風柔聲地斥責了:「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妳的左腳要趕緊好起來,不然妳的左踏板到比賽那天都不能踩的話,我們要怎么辦才好?」
「嗯……」夏茵茵輕聲應著,連一點點的任性都使不出來。
用比賽來壓她,她還能找甚么藉口?不過,唉,只怕還沒回到睡房,自己就先窒息而死了。夏茵茵在心里暗自嘆氣。
到了樓梯處時,夏茵茵忽然看到救星:「藍大哥,你扶著我,我會更不好走。今天我們每次上樓,不都是我自己一個人抱著欄桿慢慢爬上去的嗎?妳在我旁邊看著我就行了。」
想想也是,藍沐風便放開了手:「妳自己小心一點。」
可是等到藍沐風終于鬆開手時,夏茵茵卻又有些失落。她兩只手抱住欄桿,才爬了幾格,心理一面嘀咕著自己情緒上的反覆無常時,突然右腳一個踩空,又要從樓梯上摔下來。
「啊……」夏茵茵驚叫一聲,在倒下來的時候,驀地身子騰空飛起,回神過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被藍沐風一把給抱了起來。
「妳看看妳!」藍沐風在她的頭頂上用責備的口吻說:「一次也是這樣,兩次也是這樣,我不許妳再逞強了。」
強勢的態度和語氣,讓夏茵茵頃刻間毫無招架之力的屈服了。
她乖乖地躺在藍沐風懷里不敢亂動,就這樣讓藍沐風將她抱到她睡覺的房間。藍沐風輕輕地把她放到床上,幫她蓋上被子,自己去把化妝檯前一張有靠背的絨布小椅子拉到床邊,正準備要面對著夏茵茵在那張椅子上坐下來時,忽然窗外傳了一個聲響。
「咚」的一聲,夏茵茵的寒毛都要豎了起來,她緊抓著被子,恐懼地望向窗外。
「藍大哥,就是這個聲音。」夏茵茵發著抖,看著窗外說。
「我看看,」藍沐風走到窗前觀察了片刻,發覺那是由一根半折斷的樹枝,被狂風吹得拼命拍打窗戶所造成的聲響。于是他打開窗戶,冒著風雨伸出手去抓住那根樹枝,用力一扯,便把它扯斷,然后往下一丟,先丟到了花園的草地上,再快速關起窗子,但藍沐風身上已經被打濕了。
「只是一根樹枝罷了,」藍沐風回身走來:「茵茵,我先去把這一身濕衣服換掉,妳乖乖躺著等我,我馬上回來,知道嗎?」
「好……」但是心里卻怕得要死。藍沐風一走,她把自己用被子裹得緊緊的,蜷縮在被子里連頭也不敢露出來,在被子里簌簌發抖。
不久之后藍沐風回來了,發現夏茵茵整個人縮在被子里,便走到床邊,俯下身子,輕輕拉開一些棉被,讓夏茵茵的頭露出來。
「茵茵。」藍沐風由上而下俯視著夏茵茵,低聲輕喚。
「藍大哥……」兩只圓圓的眼睛里寫得盡是害怕。
怎么會這么膽小?藍沐風心里一陣疼惜,忍不住又摸了一下夏茵茵的頭。「把手伸出來。」他說。
也不問為甚么,夏茵茵便乖乖地從棉被里伸出了一只手,手心朝著天花板。藍沐風把撫摸夏茵茵的頭的手移了下來,將自己溫熱的大手心覆蓋在夏茵茵軟嫩的小手心上。
沒料到藍沐風會有這個舉動,夏茵茵兩只眼睛睜得圓圓大大的,呆愣著。
一個是膽小害怕、可憐兮兮的小手,等待著被呵護;一個是溫和沉穩,可以放心依靠的大手,毫不保留地獻出他的保護。
還有甚么可以害怕的呢?
「這樣安心了?」藍沐風微笑著問。
「嗯……」羞到幾乎說不出話來,夏茵茵嗯那一聲,只有蚊子才聽得見。
「那好,我就握著妳的手,妳快睡吧!在妳睡著前,我都不會放開。」藍沐風輕柔地說著。
遠處的一道閃電,為房間里射進了一道白光,照亮了藍沐風半邊的臉頰。他的雙眸中映著那道白光,眼里閃動著的,不是閃電那道犀利的電光石火,卻是無限的柔情繾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8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