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張開,放松,你夾得太緊了_末世重生之悠閑田園

第二十八章 (10) 總決賽前– 妳會長大 22:00加更一章
******************
颱風遠離,風雨漸歇,這都已經是星期四傍晚以后的事了。
到了星期五,夏茵茵的左腳雖然還有點痛,但她已經可以頂著那一丁點兒的痛踩左邊的柔音踏板。藍沐風仍是放心不下,問了她好幾次,夏茵茵總是說沒問題,又拼命踩給藍沐風看,到后來看起來是真的沒問題,藍沐風才真正放下一顆心來。
蕭邦的船歌,終究是差了一點點味道,但是藍沐風想通了,他以最溫和最有耐性的態度和夏茵茵一起做了最后的努力。
「藍大哥,對不起,我讓你失望了。」在星期五的晚上,他們結束練琴之前夏茵茵終于忍不住內疚地向藍沐風說。
「這不是妳的錯,我沒有失望,妳不要想這些東西,這對明天的總決賽是沒有好處的,妳只要盡力,我就不會失望。」藍沐風眼中含笑,溫和淡然地回答。
「真的嗎?」夏茵茵仰起原本低垂著的頭問。
「對,茵茵,盡力把我們做好的表現出來,剩下那一點點我不滿意的段落或是樂句,盡力就好,不需要太刻意再去想著要去表現甚么,那樣反而不自然,你只需要真實地做妳自己,好嗎?」
「好……對不起,藍大哥……」
「茵茵,真的不用道歉,我相信妳能彈好船歌,只是不是現在,相信我,我不會看錯的。」
「我相信藍大哥,」夏茵茵毫不遲疑地說,但隨后頓了一頓,又躊躇地問:「但是,我要到甚么時候才能彈好船歌呢?」
「不要急,茵茵,」藍沐風撫摸著她的頭,以能融化冰山的眼神凝睇著夏茵茵:「我說不準是甚么時候,會有那么一天的。妳現在還小,但是妳會長大……」
長大嗎……夏茵茵在心里細細地琢磨著,同時又有那么一點點的失落。
十五歲,真的有那么小嗎?要到幾歲,我才算是真正的長大?要到幾歲,藍大哥才會覺得我長大了?
「等到妳再長大一些,經歷過更多事情以后,以妳的資質,妳會領悟的。」藍沐風的手就這么輕輕放在夏茵茵的頭上,有些語意深長地說:「知道嗎?等妳再長大一點……」藍沐風拖了一點尾音,聽起來就像是話里還有隱而未現的意思沒有表達出來。
仰著脖子望著藍沐風的夏茵茵,見到藍沐風的視線漸漸地離開了她的身上,飄向了他幽遠的思緒里。
藍大哥,你這時候到底在想些甚么呢?你會陪在我身邊到那個時候嗎?夏茵茵瞇著眼睛瞅著藍沐風,希冀著再多幾秒鐘,藍沐風就會變成透明的,而不再是一堆解不開的密碼。
今晚的氣氛是美好的,藍沐風的態度決定了夏茵茵的心情,夏茵茵今晚睡得很好很乖,把腿張開,放松,你夾得太緊了_末世重生之悠閑田園香甜,她夢見了媽媽,夢見了她把「船歌」彈得很好,不但被藍沐風大大地夸讚了一翻,還被藍沐風用他強壯的臂膀摟在懷中,一邊摩娑著她的頭一邊說:「茵茵,妳彈得真好!」臉上盡是笑容,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
次日早晨,用過早餐后,藍沐風帶著夏茵茵出發了,出發前,李媽用著一種彷彿能夠預知勝利的笑容目送他們離開。而在車上的時候,楊晴朗也打了電話來,說他正在過去音樂廳的路上。
「今天是總決賽,緊張嗎?」掛了電話以后,藍沐風難得的先開口問了夏茵茵。
歪著頭想了一想,夏茵茵才答道:「是有一點,但是好像沒有前幾次那樣緊張了。」不緊張嗎?似乎也不是,但是她已經可以不似先前那般慌亂,不知所措。
「我看妳的表現也是,這樣很好。」藍沐風看著前方的路專心開車,但臉上掛著微笑。
看著那俊美無雙的微笑,夏茵茵的心底也跟著微笑。今天,她有一種和藍沐風一起并肩上戰場的感覺,雖然沒有必勝的把握,但她卻有著沉穩而堅毅的決心:我一定要彈好!

第二十九章 (1) 古典音樂大賽–總決賽–心意相通 第二更
*****************
到了音樂廳的停車場,藍沐風先會合了楊晴朗,與他和夏茵茵三人一同由吳敬宣教授帶到后臺,夏茵茵再由教授帶出去觀眾席。
「茵茵,」在夏茵茵跟著教授離開前,藍沐風叫住了她。夏茵茵停下腳步回過身,藍沐風大步走到她身邊,兩人目光交織,一句話也沒有說,藍沐風動手幫夏茵茵理了理頭髮,對她微微一笑,然后輕輕拍拍她的肩,說道:「去吧!」
「嗯。」夏茵茵點點頭,瞇起眼睛朝藍沐風笑了一笑,然后才跟著吳敬宣教授離去。
有一些話,似乎已經不用說出口了。
總決賽果然不同凡響,受到了音樂界極大的關注,音樂廳里聚集了相當多的聽眾,二樓以上的觀眾席皆已坐滿。
電腦抽籤的結果,上臺演出的次序是葉哲、陸予寧、夏茵茵、沈秋白。
本來在第一輪和第二輪時,評審都是坐在參賽者的后面一排。但今天的總決賽為了慎重起見,不但評審與第一二輪都不同,一共有九位評審,而且各自分散坐在一樓中間的觀眾席中。
蕭邦的「船歌」是大會規定的指定曲目,所以每一位參賽者的第一首曲子都必須都是「船歌」。
一號葉哲上臺敬禮后,帥氣的做了他的招牌動作,把西裝外套往后甩,然后在鋼琴前凝思了數秒,接著左手一個低沉的八度音,往上一帶,帶出了一連串優美的音符,他的「船歌」便開始了。
已經密集的練習了兩個星期「船歌」的夏茵茵,雖然未彈到藍沐風所要求的水準,但對這首曲子卻早已是滾瓜爛熟,此刻她才聽了幾句,就發現葉哲的「船歌」與藍沐風教給她的詮釋有著天壤之別。葉哲雖然已經努力做到優美,但卻仍掩飾不住他鏗鏘有力的觸鍵,在夏茵茵耳中,這……簡直跟個「戰船」沒有兩樣。
如果我彈成這樣,恐怕要被藍大哥罰蹲馬步、舉水桶了吧!夏茵茵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好像把船歌彈成戰船的人是她似的。
船歌結束后,接下來自選曲的部分,葉哲彈的是普羅高菲夫(注一)第二號鋼琴奏鳴曲全部樂章。
到目前為止夏茵茵沒有彈過普羅高菲夫的任何一首曲子,今天第一次聽這第二號奏鳴曲,只聽了一部分后,就覺得自己非常不喜歡這首曲子,除去剛硬猛烈的段落不算,就算是抒情的段落,那旋律聽起來還是予人一種怪誕的感覺。
因為已經不喜歡這首曲子了,夏茵茵這下當然不知該如何去判定葉哲彈的是好是壞,不過有一樣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葉哲的「表演」讓人大飽眼福。他不只手上和身體的動作極大,就連臉部的表情也做到十足十,光是看他的「表演」,再加上精采萬分的第四樂章,就已經讓夏茵茵很想給他超高的分數了。
不過令夏茵茵納悶的是,她不記得葉哲在前一輪時有這般夸張,難不成是因為這是總決賽,他刻意這般卯足了勁的表演?
姑且不論葉哲是不是故意,最后,他得到了相當多的掌聲。
接下來輪到陸予寧上臺了。夏茵茵在心中暗忖,這陸予寧是個女孩子,或許「船歌」彈得會比葉哲來得好些。
其實能否彈好船歌,與性別無關,夏茵茵只是單方面天真的這樣認為罷了。
陸予寧的船歌,從第一行開始,直到最后,不管是哪一個段落,都採用了一個很快的速度來彈奏。這個速度雖不至于將船歌彈成一艘戰船,但卻與一艘「快艇」無異,縱使陸予寧使出全力去表達曲中優美旋律的線條,但終究彈不到夏茵茵的心坎兒里,夏茵茵覺得那一切的美,都只是刻意琢磨出的人工美,表象之美,沒有深刻的情感在里面。
此刻,夏茵茵忽然明白了,原來,在藍沐風的耳中,她自己船歌中那幾個令藍沐風不滿意的段落,恐怕就是如此。
「船歌」結束后,陸予寧拿著一塊手巾,不慌不忙地擦了擦琴鍵后才又開始她的下一首曲子,夏茵茵一聽,發現是之前第二輪參賽者有彈過的「伊斯拉美」!
這首曲子對夏茵茵來說已不算陌生,細細聽了一聽,發現陸予寧雖是女生,但是「戰斗力」卻可與第二輪的那個男生相媲美,然而歌唱性的段落卻可以做到更好,光是這兩點,就已經令人激賞。速度極快,每一顆音的清晰度及精準度,都讓人無法找出任何一個小小的缺失。到了最后的時候,陸予寧彷彿有用不完的精力似地一路飆到最高潮,為觀眾們帶來了感官上精彩無比的刺激。
此曲結束之后,夏茵茵又出了一身冷汗,因為真的彈得很好。
最后一首,陸予寧彈的是李斯特的「魔鬼圓舞曲」,這首也是屬于炫技類型的曲子,曲子一開始,陸予寧便展現了她對于節奏感恰到好處的拿捏,之后不管是強而有力的八度音、或是狂風掃落葉般的快速音群,甚至中段較為安靜的歌唱性段落,全部都在她純熟的掌控之下。
曲終之前,她又用她如花木蘭一般的巾幗英雄氣勢,將一堆的和弦及八度音飆上終點,令人屏息,一氣呵成,精彩萬分,與之前的安靜段落形成了極強烈的對比。
彈完之后,聽眾給予了陸予寧如雷的掌聲。
注一:普羅高菲夫 (Sergei Prokofiev,1891~1953) 著名蘇聯作曲家、鋼琴家、指揮家,被世人推崇為俄國現代代表性作曲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8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