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抬頭看看我們的結合處_末世重生女配霸氣逆襲

03
「耶,我砸中了!」發現正中目標,徐子杰放聲歡呼。
「哼,這算什么?別囂張,看我的絕地大反攻!」徐父不甘示弱,一拍掉身上的雪,馬上又從地上挖起一團雪球。
前日深夜,多倫多下起一場暴風雪,到了翌日,徐子杰與父親用雪鏟清除積在家門口的雪,結果刬著刬著,兩人玩心大起,不但開始比賽堆雪人,還打起雪仗,本來只是出來叫他們吃飯的徐子伶也慘遭波及,被砸了滿身雪,氣得加入戰局,三人不斷互砸雪球,直到徐母出來才停止。
一家人圍著餐桌準備用餐,徐母問:「有義大利肉醬麵跟起司麵?你們要哪一種?」
「肉醬麵!」父女倆同時舉手。
「我想吃起司。」徐子杰說。
「嗯,果然兒子比較像我,喜歡的東西都和媽媽一樣。」徐母笑了笑。
一家人在加拿大共同生活的這幾年,徐子杰覺得很幸福很快樂,不過,雖然當時年紀還小,但是在那兒還是讓他深刻體會到所謂的人情冷暖。
不知為何,除了徐父的好朋友Michael叔叔,大部分和徐父一起工作的教練都對徐子杰不怎么友善。甚至有些教練的小孩,在看完徐子杰游泳后,不是嗤之以鼻,就是強迫他和他們比賽,如果徐子杰贏了,就會惹來更多的冷嘲熱諷。
不知道原因,卻遭受到這種對待,即使憤怒,他也不敢表現出來讓父親難過,因此徐子杰學會沉默,學會隱藏情緒,用冷靜來面對所有的不平等對待。
三年后,徐父決定舉家搬回臺灣。
雖說是回去故鄉,徐子杰卻覺得陌生,小時候在臺灣生活的記憶早已有些模糊,因此這次「回家」對他而言,反而是新的開始。
然而,徐子伶沒有跟著一起回來,她選擇和男朋友一同到法國唸書。
徐子伶的男友彬彬有禮,談吐幽默,十分體貼,深得徐家父母的欣賞,唯獨徐子杰對他沒什么好感,因為嫉妒。
這樣的戀姊情結從小就深深影響著徐子杰。媽媽乖,抬頭看看我們的結合處_末世重生女配霸氣逆襲、姊姊,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怎么樣都不想讓她們離自己遠去。
回到臺灣,踏入國中生活的第一天,徐子杰馬上成為周遭同學注目的焦點。
他的身高比一般同年齡者高出許多,一時無法改掉英文脫口而出的習慣,短短幾天,便收到一堆情書。
自從徐子杰明白姊姊不再屬于他一個人,他不由自主地開始鬧起彆扭,對身邊的所有示好不予理會,選擇用冷漠來表達失去姊姊的無言抗議,雖然也會對這樣的自己深感無奈與無力,卻不曉得該如何抽離這種情緒。
某天中午,徐子杰在校園里閑逛,停在體育館門口,看著幾個三年級學長打籃球。
看得正專心,他的后肩卻遭到一道撞擊,一個女孩抱著一箱礦泉水跑過來,卻不慎撞到他,箱子一時沒拿穩,里頭的礦泉水全掉了出來。
「哇,對不起!」女孩驚慌。
「沒關係。」他蹲下幫忙撿起那些水瓶。
「抱歉抱歉,剛才跑太急了,不好意思。」女孩抬起眸來,正好與他視線交會。
徐子杰愣住了。
眼前這女孩的神韻,以及那帶點稚氣的笑容,竟與徐子伶有著驚人的神似。
她從他手中接過最后一瓶水,兩人站起身來,她訝異道︰「哇,你好高喔,你是新生嗎?」
他點點頭。
「難怪沒看過你,你對籃球有沒有興趣?要不要參加?」語落,她又想到什么似地接著說:「啊,還沒自我介紹,我叫--」
「小楓!」一名學長跑到她身旁,眼睛同時掃向徐子杰,「妳在干么?在說什么?」
「他是一年級的,我覺得他很適合打籃球,讓他加入好不好?」女孩說。
學長淡淡瞥他一眼,「他不是游泳社的嗎?」
「咦?」她張大眼,望向徐子杰,「你已經有參加社團了嗎?」
「對啊,還挺有名氣的。」學長撇撇嘴角,「備受矚目的感覺應該不錯吧,學弟?」
徐子杰沒答腔,下一秒就見學長搭住女孩的肩,「好啦,小楓,水買到了吧?大家都快渴死了!」
女孩被帶走時,還不時回頭瞧瞧徐子杰,他不打算久留,望著女孩的身影幾秒后便離開這里。
徐子杰再次見到那女孩,是隔天練完游泳,正要離開學校時。
她遠遠叫了聲「學弟」,就跑到他身邊,主動閑聊起來:「昨天中午很抱歉,我叫成楓,三年級,是籃球社的經理。」
他點頭。
「你看起來好安靜喔,學弟。」她莞爾,「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徐子杰。」
「你好,徐子杰學弟,你剛剛在游泳嗎?頭髮濕濕的,這樣很容易感冒唷。」她從書包里拿出一包面紙,徐子杰接過,不小心碰觸到她的手。
那是一雙很美的手,也很柔軟。
從那天起,他的腦海就開始經常出現她的影子。
可是究竟是在想她?還是在想著姊?這個問題,他沒有仔細去深思。


04
成楓是個很開朗的學姊,個性傻呼呼的。后來徐子杰得知,之前在體育館碰上的那位學長,是她的男友,兩人已經交往快半年。
成楓喜歡跟徐子杰聊天,有時還會跑去看他游泳。徐子杰不介意讓她陪著,也會聽她滔滔不絕地說著自己的事,反觀他愿意坦白的部分卻少之又少。他沒有辦法像她一樣,很多事情都不介意讓對方知道。
他沒辦法告訴她,也許在他內心深處,是因為對徐子伶的眷戀,才會愿意讓她親近,也沒辦法告訴她,他其實希望每天都能見到她。
直至某一天,成楓突然不再像往常一樣,到學校游泳池去找他。
他原先以為只是成楓恰巧有事,沒想到,過了一星期后,還是連繫不上她。徐子杰難掩擔心,放學直接到體育館,想看看她有沒有在那里,還沒進去,卻先聽到體育館后面傳來一對男女的爭執聲,其中一人的聲音,非常耳熟。
「我真沒想到妳是這么隨便的女人耶,一天到晚去找他,就那么喜歡那家伙嗎?」成楓的男友朝著她罵,「妳知不知道我現在怎樣被嘲笑?大家都說我女朋友跟學弟在背后搞曖昧,妳還不準我去找他算帳,他媽的妳到底想怎樣?」
「跟他無關……這跟阿杰無關!」成楓淚流滿面,不斷啜泣。
「『阿杰』?都叫得這么親密了,還敢說跟他無關,妳當我是白癡啊?」
「你別說了!」她吼道:「你知不知道我的壓力有多大?除了準備考試,還得聽你的話當籃球經理,每天忙到不可開交。偶爾要你陪我,你卻只管籃球,還不準我抱怨,那段時間我真的很難受也很寂寞,你卻只想到自己,根本就不管我!」
他冷哼,「所以妳就去找那學弟?這么不甘寂寞,非要別人陪妳才開心?也對啦……那學弟長得帥,又關心妳,所以就被他迷走了?」
成楓猛地搧了他一巴掌,學長先是一愣,氣得正要揮掌打回去,徐子杰迅速上前抓住他,「你別動她!」
「哇,干么?來救你的寶貝學姊啦?」學長哈哈笑了幾聲,下一秒卻朝徐子杰左臉揮了一拳,反應不及的徐子杰當場跌坐在地。
「那么寶貝你學姊的話,就給你啊,我無所謂,但我警告你們,以后不準出現在我面前!」學長狠狠拋下這句話,就頭也不回的離開。
成楓蹲在徐子杰的身邊,不斷哭泣,「你為什么要來?」
她抽抽噎噎,哽咽地說:「我已經不知道要怎么面對你了,也不知道要怎么回到之前那樣,所以才不敢再去找你,很怕再面對你,真的很怕……」
徐子杰將她擁入懷中。
他知道自己已經不能推開她,因為她需要他。
也許這也是他想要的,讓她心里只有他一個,其他怎樣都無所謂。
這天過后,他們在一起的事,很快就傳得眾所皆知。
面對許多人的異樣眼光,他并不在乎,反而擔心成楓能否承受這樣的壓力?
「沒關係,我沒事。」某日,兩人放學一起回去,她淡淡回答,似乎真的不在意,「只要你在我身邊,就夠了。」
她始終緊緊握著他的手,直到走進她住處的巷子。
「阿杰,我喜歡你。」她深深看著他,真摯地說:「真的,很喜歡……」
他們靜靜對視,直到成楓閉上眼睛。
徐子杰的思緒停頓片刻,最后緩緩俯身,輕輕吻了她的唇。
交往后的幾天下來,這是他第一次吻她,沒有波濤洶涌,只有出奇的平靜。
一直以來,他始終在乎著她,惦記她,想珍惜她。
這就是愛情嗎?
他對她的喜歡,有比她喜歡他還要來得深嗎?
無數個問號,在那一刻,占據了他的整個心思……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8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