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放松,你夾這么用力,我也疼_末世np肉寵文男多女少完結

1. ……未婚夫? 夏天。
十六歲的夏天,本以為我會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樣,在即將迎來的高中有著熱血以及青春的美好生活。
……但,這只是我的以為而已。
外頭耀眼的陽光把閃亮的金粉灑進窗里,微風輕輕的吹動著窗廉,窗簾旁站著一名女孩,臉上的表情是……
晴天霹靂四個字即可形容她此時的表情,那充滿震驚的表情訴說著屋里頭發生了一件大事。
而她對面沙發上坐著的夫婦,卻慢條斯理的在喝茶和看報。
「什么?媽,妳把剛剛的話再說一次!」
那女孩是誰?沒錯,就、是、我。
不是說我這做女兒的對老媽沒大沒小,而是因為……對于剛剛爸媽口中所說出來的話,我真的是非常的震驚。
我看看日曆,不對啊……今天既不是愚人節也不是我生日,他們沒有必要開這種玩笑吧……
一定是我聽錯了,我挖挖耳朵。
拜託,我現在也才十六歲而已耶,怎么可能會有……
「黛婷,妳沒有聽錯,妳真的有一位未婚夫。」老媽的話一字一字的傳進我耳里。
我挖耳朵的動作停了下來,眼睛睜大大的望著我爸媽,整個人像是石化一樣。
什么?
「……未婚夫?」我不敢置信的又問了一次。
「是的,妳有一位未婚夫。」一旁的老爸也很正經的附和老媽所說的話。
未婚夫?
有沒有搞錯啊?我才十六歲而已耶,怎么會莫名其妙的冒出一位未婚夫來啊?而且,我連戀愛都沒有談過耶!就這樣莫名冒出個未婚夫會不會太……?
「為什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得打破砂鍋問到底才行啊!總覺得他們是在整我。
老媽輕輕地放下茶杯,慢慢地開始說著:「對方是我跟你爸大學時期的好朋友的兒子,因為很巧的在十六年前我們一起懷孕了,所以就幫你們定了終身啦!」
老爸也接下去說:「其實打從妳還在娘胎中就有一位未婚夫了,之所以拖到現在才告訴妳,是因為怕妳年紀太小而無法接受……」
拜託,不管什么時候開口跟我說,我都無法接受好不好!
我吞了吞口水,繼續問:「那……那為什么偏偏選在今天跟我說呢?」
「因為啊,昨天明星高中──圣陽的入取名額放榜,我們發現,妳和對方竟然不約而同的考上圣陽,所以我們就討論,想說也是該把事情告訴你們的時候了,不然,我們本來是打算等你們二十歲再跟你們說呢……」
「對啊,本來是打算等你們二十歲再告訴你們,讓你們交往個六、七年就結婚的說……」
我靜靜聽著,吸了一口氣,問:「你們……你們也都不管我喜不喜歡對方,就要他當我的未婚夫?」
我爸媽愣了一下,對看了看,之后一起笑了開來。
「黛婷,其實你們有見過彼此啊!還記得以風叔叔一家人嗎?」
以風叔叔?好像有些印象,但卻很模糊。
「那時候,妳常常和圣晏一起玩啊……還玩得很開心呢!你們倆的感情很要好喔!」
「圣晏……?」我唸著這陌生的名字。
「沒錯,圣晏就是妳的未婚夫。」
「……啊?」
「剛剛我翻了一下相簿,有張妳和圣晏的合照,妳看一下。」
我接過照片,上面有個綁著兩條辮子的看起來約三、四歲小女孩,旁邊坐著一位留著鼻涕看起來很憨又胖胖的小男孩。
不會吧!?
這個又呆又蠢又流著兩條鼻涕的胖子是我的未婚夫!?
老實說,這個打擊比剛剛知道我有未婚夫的打擊還要強上一兩百倍。
「怎么樣?黛婷妳也覺得他很可愛對不對,小時候這么可愛,長大以后一定很英俊。」
我慘白著臉,懷疑老媽的眼睛沾到什么不乾凈的東西。
拜託,他哪里可愛?哪里英俊?還綁著這甚么鬼沖鞭炮,看起來整個就很憨……
雖然說對方有可能『男』大十八變,但我才不管他現在變得怎樣了,看他小時候的這張照片,我根本連見都不想見到他,更別說是當什么鬼未婚夫妻了……
「媽,可不可以解除婚約啊?」我說。
「啊?妳說什么?」他們似乎沒想到我會這樣說,眼睛睜得一個比一個還要大。
「就解除婚約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沒有很難懂吧?
「這……反正,妳就先跟他相處看看,有什么問題之后再說,問題都可以解決的……」
「喔……」不用想也知道,之后一定會有一堆問題的。雖然老媽這樣子說,可是我總覺得她好像是在敷衍我的樣子。
「對了,還有,你們下禮拜新生報到吧?這禮拜的週末,我們家要和以風叔叔他們一家,約出來聚一聚,到時候別忘了把時間挪出來大家見個面。」
「喔……」我無力的回答。
之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看著老媽剛剛給我的照片。
我有未婚夫的這事實,真的是很難令人接受。
圣晏?名字還不錯聽的說,看他小時候這樣子,現在不知道變得怎樣了……
結果這一晚,我莫名的夢到被一只大恐龍追殺。

2. 未婚夫也考上了圣陽 我所入取上的這一所明星高中,是號稱全國排名前八強的私立高乖,放松,你夾這么用力,我也疼_末世np肉寵文男多女少完結中──圣陽高中,入取分數差不多是在公立高中的第一志愿左右,有些差一兩分沒上公立第一志愿的人,有的都會跑來這所學校來報到,雖然學費昂貴,但要進來讀還得經過高門檻的審核。
在還沒到學校報到以前,我正在學校的網站上瀏覽,想先認識一下校園。
哇塞……這學校真的是太漂亮了……還有湖耶……
想到自己已是這所學校的學生了,這種感覺就好像在作夢一樣。
不過,興奮的感覺在無意間瞥到電腦旁的那張照片時,就完全消失殆盡了。
我看著那個站在小時候的我的身旁那位流著兩條鼻涕的胖男孩。
不會吧……?老媽說他也考上這所學校……?
是真的假的?
不知道為什么,我有一個很奇怪的直覺,那就是我不能平平凡凡的在學校過完我那高中三年的日子。
指腹為婚這種古代人才會做的事,真沒想到竟然會發生在我身上,而且,對方還是個看似喜憨兒的家伙。
我看了看照片,撇撇嘴。
哼……我才不想管這什么鬼婚姻咧……
我才不想管我有沒有未婚夫,我要跟像一般女孩一樣正常的談戀愛。
婚姻是人生中的大事,怎么可以由父母來替我決定呢?
更何況,對方只是小時候見過幾次面但現在卻完全沒有任何印象的家伙……
想到這,我停下了思緒來,發現一旁的手機已經不知道響了多久,看了看,是彩薇。
余彩薇,是我國中同班三年的好朋友兼死黨。
「喂?」我接起來。
『死黛婷,怎么這么久才接電話?剛在干嘛啊?』一接起來對方就傳來熟悉的怒吼聲。
「呃……找我干嘛啊?」我敷衍過去,說我剛剛在干嘛?總不能說我在想「男人」吧?
『分班出來了,妳在幾班啊?我剛看了看我們班的名單,沒有妳的名字耶……真可惜……』
對了,差點忘了彩薇也上了這所學校,前幾天聽到這消息,我們倆可是高興得要命。
我把滑鼠游標移到新生區那里點了進去,并看了看。
「我在普一甲,妳呢?」
『哇,哈哈,我在隔壁班耶,我是普一乙……』
「真的啊?那還真是巧,呵呵……」
這所學校之所以有普通班之分,那是因為他們還有另外增收「數理資優班」和「語文資優班」,理所當然地是招收那些成績超優的資優生,想讀資優班,在這所學校入取考試時,還要另外的考取他們所辦的資優生考試,入取者理所當然的進入資優班就讀,當初我和彩薇都有去報名,但我們卻不約而同的都沒上。
不是因為我們考爛了,而是因為我們兩個根本就沒有去考。
彩薇她是那天發高燒,而我……我是不小心睡過頭……
自此的那幾天,我媽只要見到我就開唸一次,說什么生我這女兒不知道是在干嘛的,還好我爸有在一旁勸導她,她唸了一星期就停了,之后的幾天是一看到我就開始嘆氣,然后在那邊喃喃自語的唸說什么我老了以后誰來養我……
我真的是無言三條線加一只烏鴉飛過,有沒有這么嚴重啊?搞得好像我這女兒跟外頭地下錢莊借了好幾百萬一樣。
不過好險這所學校考取資優班的報名費是免,不然我看我媽不知道要唸幾個月才肯停下來。
除了我爸媽,彩薇則是笑翻了,還說什么我們真的是很有緣份才一起不去考試的。
拜託,睡過頭這件事我又不是故意的,誰知道那一天我的鬧鐘剛好給我沒電。
『對了對了,我想問妳,李哲彥有在你們班嗎?』彩薇的聲音把我從思緒中拉回。
我把指標往上拉,看了看,「沒有。」
『是喔……我記得他也入取這所學校的說,不知道在哪一班耶……』
彩薇的聲音聽得出來很興奮,畢竟,那個李哲彥可是她國中暗戀兩年的人。
「妳不會打電話給他啊?」我說。
『人家……人家才不敢……』
「那妳當初畢業想盡辦法從別人那拿到他的手機號碼干嘛啊?」
『我……』她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我嘆了一口氣,「好吧,別說這個了,我要跟妳講一件我活了十六年昨天才知道的事。」
『什么啊?』
「就是,我爸媽昨天跟我說……呃……就是……」我突然不知道要怎么開口。
不知道怎么開口的原因,是因為我不知道該怎么說才不會讓她嚇到。
『什么啦?』她似乎等得不耐煩了。
「好吧,但是妳要有心理準備喔……我怕我說了妳會被嚇到……」
『嗯,所以妳要跟我說什么?』
「就是……」我把昨天的事很簡潔的用一句話說給她聽:「我爸媽說我有一位指腹為婚的未婚夫也考上了圣陽。」
彩薇先一陣子沉默,但之后……
『什么!!!?』破百的分貝一下子傳進我耳朵。
我知道,她也嚇到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8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