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腿抬高點,進去就不痛了_末班車上被強過程

5. 我決定了一件事 「哇啊……這個楊圣晏還真的是挺帥的耶……真好,我也想要他當我的未婚夫……」彩薇雙手握在胸口,一副陶醉樣,我都看到她四周有幾只蝴蝶在飛了。
「等一下,妳又知道他是楊圣晏了啊?看看那張小時候的照片,我倒覺得是右邊那人……」
還有,妳這瘋子在那邊給我耍什么花癡?
「不會吧?妳不要讓我的幻想破滅好不好?」
「破滅妳的大頭鬼啦!搞清楚,他又不是妳的未婚夫!」
彩薇聽了聽,眨眨眼,邪惡的笑了笑:「怎了?我也只是說說而已,妳怎么這樣子就在吃醋啊?黛婷……妳這樣不行喔……嘻嘻……」
我頭頂上冒著一團烏云,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這女的真的是……
「好啦好啦……開玩笑的,不要生氣嘛……」講到這,她頓了頓,「話說如果是右邊那個人的話,妳怎么辦啊?雖然我覺得他是挺好的,只不過一跟左邊的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什么怎么辦啊?妳現在是在幫我選另一半是不是!?」我往她的頭給打下去,要她清醒清醒,「告訴妳!不管是右邊那憨厚老實的家伙,還是左邊那位帥到可以去當牛郎的家伙,只要是父母安排的什么鬼指腹為婚,我通通都不要!」
雖然,我多少承認一點,我是有點喜歡看帥哥……
不過,這婚姻可不關對方帥不帥或長得怎樣,不管怎樣,我要自由戀愛,才不要聽從父母親的安排咧!
「黛婷,妳過來看……」正當我想著要怎么跟父母鬧家庭革命時,彩薇卻開口叫我過去。她正拿著那張照片和網頁的那張圖比對比對。
「什么啊?」她發現什么了嗎?
「我剛剛發現一件事,就是啊……妳這照片里那小胖子的那雙大眼睛,好像那位白帥帥喔……」
白帥帥?我頓時感到有一只烏鴉從我頭頂飛過去,怎么才看到照片而已就幫人家取上這種奇怪的綽號啊?
不理會這問題,我拿了照片比對一下,咦?還真的都是雙眼皮耶!
不過地球上有雙眼皮的人一堆,怎么可以這樣就確定是那個人呢?
另外,我也發現了一件事……
「可是妳看,這小胖子塌塌的鼻子,反倒跟右邊那家伙挺像的……」
彩微看了看,「還真的咧!所以,到底這兩位到底誰是妳未婚夫啊?」
我翻翻白眼,這誰知道啊?「妳問我我問誰?搞不好這兩個都不是咧!」
也搞不好,剛剛在網路上所查到的那些嚇死人的榮譽,都不是他本人咧!畢竟這世上同名同姓的家伙,真的是一堆人……
「一定有一位是!」彩薇不知道哪來的根據,這么的肯定,「話說,妳爸媽不是有安排你們兩家人聚一聚嗎?什么時候?」
「這禮拜週末。」我回答她。
「這禮拜週末……不就是明天嗎?」
「什么!?」明天?怎么這么快?
「驚訝什么?俗話說早死早超生,反正你們早晚也都會碰上面的,與其在這邊猜想著對方長怎樣,倒不如快快見面的好!」
這樣是沒錯,可是……這也太快了吧?我都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我會幫妳祈求對方是左邊那位白帥帥的……」她說完甚至做上燒香拜拜的動作。
突然……我腦中跑進一些畫面……
想了想,我決定了一件事,但是這件事必須要有人幫我才行……
「彩薇,有件事……」
「真好,有位帥哥送到你面前當妳的未婚夫……」
「余彩薇!」我拜託妳可不可以不要再說風涼話了!
「干嘛啦?明天要和妳未婚夫見面這件事妳很開心是不是?」她故意講得很諷刺,但我知道她在鬧著玩。
「屁啦,我有什么好開心的?」哭都來不及了好不好……
「好啦,我開開玩笑不要生氣,妳要跟我講什么事啊?」
「就是啊……明天晚上,妳可不可以過來?」
「干嘛?為什么要叫我過來?如果妳未婚夫看上了我可不要怪我喔……」
哇咧!看上妳……
「拜託,妳眼睛又沒我大,屁股又沒我翹,胸部也沒我大,妳說他會看上你什么?」
哼,也不自己去照照鏡子,拿什么跟人家比啊?
……
不、不對吧,我干嘛說這個……?
「什么?葉黛婷,妳最好把剛剛的話再說一次……」彩薇的表情開始變得很陰沉,就像暴風雨前夜晚的海平面,平靜得讓人家不知道有什么事即將要爆發……
這時候,不管是誰最好識相點。
「呃……我……我說妳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但其實白雪公主比妳漂亮。
……我……我什么時候又變成魔鏡了……
算了,是我有事求于人家,不管要我說什么昧著良心的話都行。
「妳屁啦,我剛剛明明聽到什么眼睛鼻子嘴巴屁股還有胸部大腿的……」
她才屁咧!我剛剛最好是有說那么一大串東西啦……
我翻了翻白眼,吸了一口氣,「我說妳眼睛比我葉黛婷大,鼻子比我葉黛婷挺,嘴巴比我葉黛婷小,屁股比我葉黛婷翹,胸部比我葉黛婷大,腿比我葉黛婷瘦,我說大姐這樣行不行啊?」
人啊,有時候為了要求生存,真的是什么話都能把黑的說成白的,死的說成活的。
「哈哈,算妳有眼光!」說著,她甩了甩她那頭短髮。

6. 婚姻是終生大事 這女人的臉皮實在有夠厚的,聽到人家讚美她是不會謙虛一下喔?
可以用嗲得要死的聲音,然后又裝得稍微有點害羞的說:「討厭,人家哪有妳說的那樣子啊……」
……
我想到那畫面,還是算了,如果彩薇這樣反倒會讓我想沖去廁所大吐一番。
唉……
「妳叫我明天晚上來妳家是要干嘛啊?該不會是要我去勾引妳未婚夫吧?告訴妳,本小姐我才不會做這么缺德的事……」
哇咧,她腦袋是裝了什么?豆腐?還是木屑?我什么話都還沒說欸……
「小姐,妳偶像劇會不會看太多了?」我白了她一眼。
「不然妳叫我來這里做什么?」
「就是……」我話還沒說出口她打斷了我。
「天啊,我說妳該不會想叫我躲起來,然后趁對方不注意的時候叫我從背后給他狠狠的一擊木棍,然后毀尸滅夫吧?」
「……」
這女的想像力會不會太豐富了一點?
「我說妳連續劇會不會真的是看太多了?」真的是夠了喔……
「不是嗎?不然妳叫我來干嘛?」她一臉無辜的樣子。
「我是想叫妳……」
「我知道了!」她又打斷了我,逕自的說下去:「原來妳不是叫我幫妳殺夫,妳是想叫我幫妳監禁他啊?早說嘛!我回去準備繩子和蠟燭來……」
「……」
我現在真想把她一頭撞死在這里算了!
還說要準備繩子和蠟燭咧!她是要做什么?
「余彩薇,妳可不可以告訴我妳那顆腦袋里究竟都裝了些什么東西?」我撫乖,腿抬高點,進去就不痛了_末班車上被強過程著我那隱約在抽痛的頭,真的是很受不了她……
「腦袋裝什么?腦漿啊,不然還能裝什么?」她竟然還一臉正經的回答我!
我看妳腦袋裝泥土啦……
「好了啦,不要鬧了行不行?我叫妳明天晚上來呢……是想叫妳……」講到這我看她沒有要插話的意思,繼續說下去:「叫妳來幫助我逃跑。」
「什么?妳叫我來幫妳……」她驚訝的聲音極大,我連忙上前摀住她的嘴巴,她才沒有說出最關鍵的那兩個字。不然,我可以想像我媽拿著菜刀從樓下沖上來的畫面。
彩薇眼睛睜得大大的,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妳沒有聽錯,就是逃跑。」我把聲音降下來,也示意她跟著我做。
「可是……妳爸媽他們,尤其是妳媽……她、她如果知道妳逃跑的話,我看她會撥了妳的皮吧……」
「嗯……」
彩薇說的沒有錯,我媽的確是很兇狠,上次我只不過不小心把她的高跟鞋鞋跟給弄斷,她就拿著衣架在家追殺著我跑,被抓到后屁股也差點被打到開花。
「可是,我從小到大,每一件事情都順著我爸媽,唯獨婚姻,婚姻是終生大事,我才不想連這都聽從他們的安排咧……」
「縱使對方是帥到讓妳噴鼻血的大帥哥?」
我愣了一下,想說她為什么會突然問這問題,但還是點了頭。
「縱使對方是位富家公子?」
我點了頭。
「縱使對方是一位單腳已踏入棺材準備要等死的死老頭,但卻留著一堆財產?」
我點了頭。
……咦?
等……等等,她剛剛問什么?什么棺材什么老頭什么怎樣的?
但我還來不及開口問她,她又繼續問了下去:「縱使對方是一位很有名氣的歌星?」
我又點了頭。
「縱使對方是那位有名有帥氣的布萊德彼特?」
我又點了頭,但臉色卻越來越難看。
她問這些無關緊要的是情到底是要做什么的?
「縱使對方是一個王國的王子或國王?」
我又點了頭。
「縱使……」彩薇講到這,停頓了許久,之后說:「好吧,我已經不知道要問什么了,就先這樣吧……」
「……」什么東西啦?她剛問那些是要做什么的啦?
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一樣,彩薇說:「我只是要測看看妳這人有多現實而已,結果,黛婷,我發現妳真的很笨耶!」
「什么?」我又哪里笨了?
「妳不要大帥哥跟富家公子也就算了,妳連已經快要掛掉但卻留一堆財產的老頭也不要,拜託,他死后一堆財產都是妳的耶!還有,妳為什么嫌棄布萊德彼特?為什么嫌棄當皇后或公主?妳不知道皇后或公主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嗎?」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9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