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把大腿張開 我看看你下面_樸素的種田文

15. 這個男生好眼熟 那頭黑到發亮的秀髮,像秋月一樣皎白的白晰皮膚,我怎么看都覺得好熟悉,好像在哪兒見過似的。
而且,我很肯定是在最近看到……
不知道為什么,我想到最近的新聞。
不會是最近上新聞的通緝要犯吧?
這樣的話,那三個……是不是等一下要搶那家餐廳,所以現在在勘察地形?
不會吧……?
可是,他們的行為不管怎么看都是對這家餐廳有什么企圖,更何況他們已經在落地窗前逗留十幾分鐘了。
如果真的就如我所想的那樣,那我現在應該要做什么呢?
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家餐廳被搶然后在一旁什么都不做吧?
這樣的話日后我可是會良心不安的……
我吸了一口氣,提起勇氣,緩緩的往他們三人走去。
「黛婷,妳去哪?」后面傳來彩薇的聲音,但我沒有理會。
走到一半的時候,聽到落地窗前的那兩位男生的對話:「什么時候開始啊?」
、「等他打電話給我……」
果然,聽這段話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就如我所想的一樣,他們果然對這家餐廳……
我走到他們后面,故意咳了一下。
他們兩位往后看,頗驚訝的樣子。
「妳……」
「我……」
「妳哪位啊?」其中一人用手指著我。
「什么我哪位?知不知道用手指著別人這樣很沒有禮貌!我說……」我頓了頓,看了他們的表情,繼續說下去:「我說,你們是抱持著什么心態在這觀看啊?」
講完后,我發現這兩位一臉莫名奇妙的看著我,那眼神就好像看到我是一位怪胎一樣。
「這女生干什么啊?」
「酒喝太多在發酒瘋吧!」其中一人回答說。
「你認識嗎?」
「我才不認識這瘋婆子咧!」
什么?他罵我瘋婆子?
我嘴嘟起來,像牛生氣時鼻子用力的噴著氣,雙手扠著腰,「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正對著這餐廳打什么鬼主意呢!哼……不管是什么,我勸你們打消這念頭吧!」
「做什么?」
嗯?這聲音怎么這么富有磁性,這么好聽啊?
我轉頭一看,發現剛一直望向大馬路的男生,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我身邊的。
這么近看他,我發現他有一雙像是在黑暗中發亮的漂亮眼睛,睫毛也好長。
這張臉,就是這張臉,我真的覺得很熟悉,真的覺得好像在那兒看過一樣。
可是,此時此刻不知道我的記憶怎么了,我想也想不起我究竟是在哪里見過他。
「妳做什么?」他又問了一次,聲音里沒有夾帶著任何情緒。
「我?我來勸你們不要做壞事啊!」我一副理所當然的回答他。
「什么啊?」他抬眉,顯然是聽不懂我說的話。
「哇啊!」一陣尖叫聲打斷了我們。
我一看,發現彩薇不知何時站在我的另一邊,只見她臉充滿驚訝,好像看到什么稀有的動物一樣。
我又看了看我另一邊的男生,心里不禁嘆了一口氣。
我說彩薇啊……現在不是妳欣賞帥哥的時候吧……
那男生皺著眉,小聲的說:「怪人。」
「你才是怪人咧!」我瞪了他一眼。沒事長這么好看做什么……呃不對,沒事罵人家怪人做什么!?
彩薇拉著我,靠近我小聲的說:「黛婷,他……」
但我卻打斷了她:「好啦,我知道妳要說什么,但是那又怎樣?」
她一定是要跟我說這男生看起來很帥之類的那些花癡女才會說的話,但是,那有什么屁用呢?
「不是啦,黛婷,妳忘記了嗎?他是……」
是什么?
我不知道,因為就在彩薇要講他是什么的時候,那男生打斷了她的話。
「我說妳們該不會認為我們要搶這家餐廳吧?」
「對……啊……」
我回答的有點遲疑了,難道不是這樣子嗎?
那男生輕笑的一聲,其他兩位男生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們是來偷看他父母幫他挑選的……」其中一人甚至還要解釋他們為何在這徘徊不走的原因。
「俊熙,你沒開口沒人會把你當啞巴。」他面無表情的說著,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感,使那人乖乖的閉上嘴。
看這情況……
所以……所以是我想歪了嗎?
可……可是這男生為什么我會覺得如此熟悉?
前世情緣?屁咧!
那,到底是為什么?

16. 楊圣晏! 「妳這樣一直看著我,眼睛不會酸嗎?」那男生發現我在看他,這樣問我。
「我……」我搔搔頭,「我問你喔,我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面啊?」
他聽到后,哼了一聲,一臉不屑的樣子,「所以妳剛剛那樣子是在排場嗎?好容易搭訕我?」
……啊?
這家伙在說什么啊?
「『我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面?』還真是老掉牙的搭訕手法,不過,我承認妳還蠻有勇氣的。」
我感覺有成千上萬只烏鴉從我頭頂上飛過。
這男生……他以為他是誰啊?
長相是不錯看,甚至帥到極點,但是……似乎是個自戀狂……
我吸了一口氣,吞了吞口水,說:「這位同學,你放心,因為就算我眼睛給屎沾到了,還是瞎了,我也不會跟你搭訕的。」
「妳……」
「我怎樣?」來咬我啊!
算了算了!
我看我之所以對這個人感到很熟悉,是因為我在某個自戀狂的醫療史看過這家伙的照片!
這話當然只是空口說白話的屁話,不過,因為他那鬼態度,害我現在直想離開這兒也不想弄清楚他是誰了。
真是莫名其妙!
「彩薇,我們走人了啦!」
再和他講下去,我看我等一下鐵定要吐血了。
沒想到彩薇卻無理頭的冒出一句:「楊圣晏!」
「啊?」我一臉疑惑乖 把大腿張開 我看看你下面_樸素的種田文地望向彩薇,想說為什么她會突然叫出這名字,這女的不會真的那么想見他吧?我看我叫彩薇直接當楊圣晏的未婚妻算了!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讓我一愣再愣。
「妳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直見那男生皺著眉,一臉疑惑的望向彩薇。
什么?
就在此時,網路上那張他和另一人的合照突然印入我腦海里。
「啊!」我不禁也叫了起來。
難怪,難怪難怪難怪!難怪我覺得我最近好像見過這家伙,原來他……原來他是……
「妳在叫什么啊?」接著他望著我問。
我睜大眼睛,摀住自己那因驚訝而張開的嘴,然后像吃了搖頭丸一樣搖著頭。
但心里卻想直接去撞墻,天啊……
沒想到我和這家伙竟是以這種方式相見。
此時,我在那餐廳附近的咖啡店和這男生正向相坐著,而彩薇這人,沒兩下就和另外兩人混熟了。
其中一人頭髮有些捲捲的,笑起來嘴角來有顆酒窩,非常的可愛;另一人頭髮染成咖啡色的,笑起來還露出顆虎牙,有點痞痞的樣子,仔細想想剛剛罵我瘋婆子的好像就是他;至于我眼前,有著一頭黑得很漂亮的秀髮,白晰看起來吹彈可破的皮膚,大大的一雙眼睛,不需要我解釋什么,他就是我那什么指腹為婚的對象。
可是,我怎么看他都不像小時候的那小胖子,應該說,根本就是不同的兩個人吧?
那個流著兩條鼻涕,看似憨憨的小胖子,真的是眼前這個人嗎?
「搞了半天,原來妳也沒和妳爸媽出去聚餐啊?」
「你……你自己也還不是一樣……」
原來,我們會不約而同的蹲在落地窗前的原因,都是想看一下自己的未婚對象啊……
「所以……」
「所以,」我打斷他要說的話,直直的望著他,「能再這里遇見你,那?真?是?太?好?了!」
他聽了聽,眨了眨他那長到要人命的睫毛,接著嘴角淡淡地笑了起來:「原來……妳這么迫不及待要和我見面啊?」
我白了他一眼。
「哼,誰迫不及待想和你見面啊?」我如果迫不及待要和他見面的話,我早就跟我爸媽去餐廳聚餐了,也不用想那什么三歲小孩也想得出來的鬼革命,而現在早就因為對方的缺席而哭的眼睛都瞎了!
「不然,我看妳挺興奮的樣子。」他靜靜地說,說完,他喝了一口咖啡。
要命!連喝咖啡的動作都那么優雅、那么好看……
不過,我也沒時間欣賞他那看似王子的外型。
我咳了咳,一副正經樣,「喂,楊圣晏,你老實回答我一個問題好不好?」
「妳是要問我們指腹為婚一事?」他優雅地把咖啡杯放回桌上,嘴角若有似無的翹起。
「嗯。」我點了點頭,「我相信你應該會有很多意見才對。」
但,令我感到訝異的是,他竟然一副不以為意的淡淡說著:「沒有,我沒有意見。」
……啊?
他說他沒有意見?
有沒有搞錯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09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