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叔在輕塵體內溫泉_殺鼠by十方txt

29. 我想要哈利波特的隱形斗篷 這時候我多希望可以馬上挖個地洞躲進去啊!
這時候我多希望我有哆啦A夢的縮小燈啊!
這時候我多希望我有哈利波特的隱形斗篷啊!
這時候我多希望……
不管此刻我的希望有多少,那都不可能會成真啊!
我也不可能一下子射出六十幾根飛針把他們的雙眼通通刺瞎吧?
「這位同學,請問……」離我最近的那位女同學開口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為什么我感到她的視線有鄙視的感覺存在著?
就當她話還沒完全地說出口時,突然一個很熟悉又很振奮的聲音說:「黛婷?真的是妳!妳怎么會在這?」
我尋著聲音望過去,竟然看到那位捲毛男──李俊熙。
他怎么在人家這么丟臉的場合上,還把人家的名字給說出來啊?
我連忙打哈哈過去,「李俊熙你在說什么啊?我哪是什么葉黛婷……」
……死了,我沒事干嘛不打自招?
不過竟然李俊熙在這,意思也就是說那位外星人也在這班啰?
我往全班望過去,果然在不遠的地方看到楊圣晏,他那明亮的雙眼睜大,櫻桃唇色的嘴巴微微張開,似乎看到我也有點驚訝。
沒想到我追貓追到誤闖外星人的巢窩了。
對了,貓……那只臭黑貓!
「呃……你們不要管我,繼續窒息……呃,自習……」
二話不多說,我馬上趴在地上,尋找那只臭黑貓。
那只臭黑貓竟敢讓我這么丟臉,真是可惡!看我待會兒把牠塞進汽油桶然后灌水呢!氣死我了……
縱使我趴走在地上,我還是感到有好幾雙眼睛投在我身上。
可惡可惡可惡!真是可惡啊!
那只該死的臭黑貓!
「妳來這做什么?」
突然,頭頂傳來一陣又好聽又熟悉的聲音,但那聲音卻不夾帶任何的情緒。
不用想也知道這聲音是那外星人所發出的訊號。
但我又想到:前幾天的我才跟他撕破臉,才喊話說再也不想見他的……
想到這些,我實在不知道要不要抬起頭跟他對眼。
「妳裙子翻過來了……」
聽到這句話,我馬上一手遮住屁股那,「真的嗎……哇啊!」
痛痛痛痛痛!
本來要抬起頭的我,卻一頭撞到桌角那,真是痛死我了!
我跪坐在原地,雙手摀住額頭和雙眼,牙齒用力地咬住嘴唇忍痛,手也感到眼睛有些溼熱的液體流了出來。
天啊……我那屬于二八佳人年代的臉,竟然就這樣毀了……
那就像是你走在路上,踩到香蕉皮滑倒臉直接正面撞向電線桿的那種痛啊!
我也隱約地聽到周圍的人所嘲笑的聲音。
嗚嗚……為什么乾脆不讓我一頭撞死算了,還讓我遺留在世間丟人現眼?
「喂,妳……沒事吧?」
死外星人算他還有良心!還知道要安慰我。
雖然我現在眼睛看不到,不過,我猜想楊圣晏他應該也是很想笑出來吧?
嗚嗚……
正當我悲憤到想再一頭撞向桌腳一死了之的時候,有雙溫暖的手放到了我的肩膀上。
咦……?
我就這樣被楊圣晏帶離原地。
等……等等,他要帶我去哪兒?不會是要叫其他的外星人來聯合綁架我吧?
那可不行,我得做一些反抗才行!
我抬起右腳想踩他,可是因為眼睛摀住看不到,所以無目的地亂踩一通,可是好死不死的,我竟然踩到了自己的左腳。
「哇嗚!」
我感到眼睛又有些液體跑出來了。
「這女的是白癡嗎?」
「普通班的怎么一堆蠢貨?」
「竟然會踩到自己的腳,是小腦不平衡還是以為自己是小丑?」
「還拿著掃把莫名的沖進來,真是笑死我了!」
「簡直是個智障女!」
「這女的沒救了啦!」
周圍的嘲笑聲不斷的傳進我的耳里,讓我羞愧的想我洞躲起來。
「圣晏,你該不會認識這個白癡女吧?」
我感到放在我肩上的那雙手很明顯的顫了一下,一陣冷冷的聲音從我上方傳來:「這不關妳的事吧?」
縱使我現在眼睛被摀住,但我仍很明顯地感到背后的溫度一下子降了五度,冷得讓我的背脊直發抖。
而周圍那些嘲笑我的話語也因楊圣晏的那句話而停止了。
然后,我肩上的雙手加重了力量,促使我不得不順著那力道往前走去。
等……等等,這個外星人要帶我去哪兒啊?
我就這樣順了那雙手的力量,而離開了現場。

30. 三件事情 「妳再這樣摀住眼睛的話,待會兒跌倒可不要怪我。」
咦咦咦……?
我手放下來,察覺自己正在走廊上,再轉身看看在我身后的楊圣晏,他的黑髮隨著吹來的風而緩緩飄起,黑得發亮的眼睛今天似乎有種吸引人的魅力一般,讓人直想盯著他看。
他剛剛把我帶出來,他……拯救了我?
在那丟臉的場合上,他……?
在我望著他發愣地同時,他突然伸出一只手,朝著我的臉伸了過來。
哇啊啊……他、他想干嘛?
一定是剛剛的那一下把我的頭給撞壞了,要不然為什么我的臉感到火辣辣的?而且,好緊張……
「有落葉。」
「……?」
看到他手中的落葉,我才知道原來他剛伸手來是因為要撿我頭髮上的落葉啊。
搞甚么,害我緊張得要死……等等,我干嘛緊張?
面對這位要來攻打我們地球的外星人,我有什么好緊張的?
「哭過的臉真丑。」
……!
我聽到后趕緊胡亂地用衣袖把臉上的淚痕給擦掉。
「妳到底來這做什么?」
「呃,我……」
「算了,不關我的事。」
接著,他轉身要回教室去。
什、什么?他就這樣頭也不回地丟下我一個人走了?
我都還沒道謝耶!
不行!我可不想欠他人情!誰知道這外星人是真的幫我,還是假的幫我,搞不好這是被他拿去當成威脅我的工具。
我腦中想到一個笑得比惡魔還要邪惡一萬倍的臉,拿著刀抵著我的喉嚨說:『如果妳不乖乖地當我的未婚妻,那我可要把妳拿著掃把闖進資優班的蠢事到處宣揚喔……』
不……不會吧?
我上前抓住楊圣晏的制服衣角,他彷彿嚇到了。
「妳、妳干嘛?」
「等一下,我有話對你說。」
他愣了愣,然后面無表情的說道:「不曉得三天前是誰說再也不想見到我的?」
呃……這家伙沒事記憶力那么好做什么?
「這個,我……」
楊圣晏沒有說話,只是直盯著我,但我看他的臉好像在催促說『有屁快放』。
「剛剛……剛剛的事……謝謝你……」在說這句話的同時,我眼神東飄飄西飄飄,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喔。」
喔?想不到楊圣晏只是淡淡的喔了一聲。
我看向他,沒想到他的雙腳開始移動,而且是往他教室走去。
我對他的反應感到茫茫然,什么啊?人家正拉下臉跟他道謝耶!
腳跨出去,我又拉住了他的衣角。
「妳這女的到底想干嘛?」楊圣晏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呃,我……」
「我要走人了。」
「等一下!」我又再次抓住他的衣角,然后趁他要開罵之前,一鼓作氣的把我要講的話一次說完:「剛剛的事情,你不要說出去好不好?」邊說我還邊雙手合併,放在眼前。
他轉過頭皺眉,卻不講話。
「剛剛我欠你一個人情,你可以要求我為你做一件事,什么事都可以,但是你不可以把這事當成……」
「一件事?」我后面的話還沒講完,楊圣晏開口打斷了我,臉上的表情似乎很疑惑。
一件事不夠嗎?
「不然,三件事!」我舉個『三』字到他面前。「對,就三件事情,一是你剛剛救了我,二是你不要把剛才的話講出去,三則是本姑娘免費送給你。」
「……」他皺了皺眉不語,像在沉思一樣。
本姑娘肯為他做三件事可是夠多了,他不會嫌少吧?
沒想到他淡淡的說:「我看妳回教室前先去一下醫務室吧,現在的妳看起來像是從原始叢林跑出來的野人,挺嚇人的……」
「……啊?」
「這棟樓從窗堂左轉直直地走出去,經過楓林大道后就會看到迴廊了。」
然后,很瀟灑的,他頭也不回的走進教室了。
留下我一個人在原地,眼睛張得比栗子還要大。
所以剛剛的事……他是默認了嗎?
我看向掃把頭,已經被我摧殘到開花分岔了,甚至可以放在樹上做個人工鳥巢了。
再看看我的雙腿,到處都是擦傷和塵土,整個就是傷痕累累的像一個剛剛打了一場戰回來的人。
唉……天底下哪個人如果這般苦命的?
都是庫奇那只臭黑貓害的。
一想到那只臭黑貓,我看看剛剛那間外星人帶我出來的教室。
深深的,從心坎九叔在輕塵體內溫泉_殺鼠by十方txt里嘆了一口氣。
唉……
算了算了,君子報仇為時不晚,這次就算了吧……
接著,我拖著那無比狼狽的身軀,離開了資優班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10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