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辮現實文_李叔同是雙性戀

43. 看照片 「妳看妳看,小圣這張好可愛喔。」阿姨此時指向一張照片。
我看了照片,是胖胖男孩縮在沙發上睡覺的樣子。
「這、這真的是楊圣晏喔?」我把我那積在腦中已久的問題問了出來。
如果這位胖男孩是楊圣晏的話,那也差太多了吧?
「對啊,這是小圣啊……」
真的是楊圣晏啊?
所以他現在會長這么的帥,真的是去整型的吧?
不然怎么可能一個人從小到大的長相差這么多?這簡直就像兩個人。
怎么辦?我好好奇喔,可是這樣問又覺得很不禮貌。
「黛婷小時候也很可愛喔……」
「會、會嗎?」雖然現在我對小時候是沒什么印象,但看到照片中的自己,我覺得我小時候還蠻蠢的。
「這張好好笑喔,妳看。」順著阿姨指的方向,我看到照片中的男孩和女孩一同把奶嘴塞進鼻孔里。
天啊……為什么我小時候會做這種蠢事?
此時,我發現了一張照片,里頭有我沒看過的人。
「這是誰啊?」我指著站在小時候的楊圣晏身旁的那男孩,男孩瘦瘦的,看起來輕的好像風一吹就會隨之飄走的感覺,他們倆個小男生正勾肩搭背的。
「喔,他是小圣的好朋友,是小圣小時候的玩伴呢!」
「是喔。」
原來這討人厭的外星人還會有玩伴啊……
九辮現實文_李叔同是雙性戀可惜的是照片只到楊圣晏十歲就沒了,聽阿姨說他十歲后就很少拍照了,僅存的也只有兩三張而已。
「時間也差不多了,阿姨我先去煮飯,待會兒小圣的爸爸就會回來了,他見到妳應該會很高興吧……」
「嗯,那我來幫忙。」我說著要跟她走到廚房去,卻被婉拒了。
「不用不用,這怎么好意思呢……妳坐著就行了,不然我叫小圣帶妳去他房間好了,妳等一下。」說著,她拿起一旁的室內電話撥打。
趁阿姨她打電話的時候,我幫她把相簿拿去柜子那放好。
突然,一張照片從里面掉了出來,我撿起來一看,是胖男孩在床上開心吃東西的畫面,看那泛白的背景,好像是在醫院里。
楊圣晏住院過……?
我翻過背面,背面寫著:小圣,九歲,在醫院。
真的是在醫院啊!那……那他為什么住院啊?是生什么病嗎?
……等等,住院?難不成真的被我猜到了?他整過型?
真的會是這樣嗎?
腦中的疑惑還沒有被解出,我就聽到背后一句冷冷的聲音:「在做什么?」
轉過頭一看,楊圣晏不知道什么時候從樓上下來了。
「沒事……」我把照片夾進去相簿里,然后放進柜子里。
「小圣,好好對待人家女孩子喔。黛婷,等等妳就跟小圣一起下來吃飯吧。」
「好,謝謝。」跟阿姨先道過謝后,我就跟楊圣晏去了樓上。
三樓是主臥房,而他的房間在四樓。
我剛走到四樓,就遠遠的聞道淡花香。
四樓整個就是書房,書柜緊貼著整面墻,成千上萬的書籍塞滿整個大書柜,墻漆成淡淡的藍色,一旁的落地窗用乳黃色的窗簾襯托著,仔細看落地窗外也有幾盆風信子。
原來我剛剛聞到的香味是風信子啊……
「你很喜歡風信子嗎?樓下大門那也有幾盆耶……」
「還好。」他淡淡的說。
書柜旁邊有一個門,我猜是他房間。
「這段時間妳就待在這兒吧。」
「喔。」
不去他房間嗎?老實說我還蠻好奇他房間長怎樣呢!還是說是因為太髒亂了所以不敢給我看?
楊圣晏坐在小沙發上,拿起在一旁的書,好像是他剛看到一半因為某種原因而丟在一旁,這也代表著他剛剛一直在這里看書,而那個某種原因就是他媽媽叫她下樓去帶我上來。
看他這樣子,他好像沒有要去他房間的打算。
我有點失望,因為我還蠻想看看他房間的,不知道跟我弟比起來是怎樣?
呃……還是算了吧,我弟他房間跟豬窩相比起來根本就是沒兩樣。
「對了,楊圣晏,我說過要為你做的三件事……」
「來我家,這就算第一件事吧。」他眼睛直盯著手上的那本書,連臉都沒有抬起來地說。
「呃……是喔。」
這么輕鬆啊?我還真有點意外。

44. 單細胞生物 「條件是什么?我忘了。」
「咦?」
「那三件事,它的條件是什么?」
「……就是不準你把那一天的事說出去、也不可以把那件事用來當成威脅我的工具。」他是真的忘了還是故意問起的?
他先沉默,而視線一直維持在書本里,我很懷疑他這樣真的能看得下去嗎?
然后,他慢慢的抬起頭,「我們班三十個人,就算我不說,其他人還是有可能會說出去,妳這單細胞生物。」
單、單細胞生物?他罵我單細胞生物!?
「我主要是注重在后者,不可以把那件事用來當成威脅我的工具。」
「我沒那么無聊,」說著,他把書合了起來,走向書柜那又拿了另一本書。「所以說妳是單細胞生物。」
他的意思是說:就算我沒有說要為他做三件事,他也不會這么做的。
「不過竟然是妳自己說要為我做三件事的,這也好。」
什……什么啊?
搞了半天,原……原來是我自找苦吃……
早知道如此,就不要說什么要為他做三件事了!
「隨你便,但是我事先說明,你可不要叫我去做些違反仁義道德的事。」
「又不會叫妳殺人放火,緊張什么?」
「你……!」
楊圣晏不語,直接把頭埋在書里。
好樣的,這個外星人竟然把我放乾在一旁……
我坐在兩人坐的沙發上,仔細觀看書柜里的書,古文觀止、一堆名作家的作品集、還有一堆專有名詞的書和一堆看不懂書名的原文書。
我越看嘴巴越張越大,這些書……不會都是他在看的吧?
等等,咦?《企業管理學》?《財金管理》?
不對不對,一個高中生怎么會看這種深奧的書,可是……他是外星人耶……跟我們地球人是腦袋結構是不一樣的。
不會吧?這書真的都是他在看的啊?
等等,那一小本的紅色是什么?我看到夾在《企業管理學》和《財金管理》之間有一本體積較矮小又叫薄的書本,我瞇起眼睛看,上面寫著『DIARY』。
「原來你也會寫日記啊……」我手托著下巴看著書柜說。
真難得,外星人也會寫日記……
我話才剛說完,楊圣晏就站了起來,而我也被他突然的動作給嚇了一跳,托在下巴的手直接往頭上方移去,我的臉直接撞到我的腕骨。
「哇啊!」這根本就是自己往自己臉上揍一拳,怎么這么蠢啊我?
楊圣晏走到書柜前,抽出那一本紅色本子,我看得出他眼里有些的驚訝和……不安?
……咦?
干嘛?看到自己的日記有必要這么驚訝嗎?
楊圣晏微微的蹙眉,然后,很快地,他又變得面無表情。
默默的把日記本放回去,又重新回到小沙發上坐好,好像剛剛的事從沒發生過。
咦咦?
什么?怎么了?
「你干嘛啊?」我對他的行為感到莫名其妙。
「……沒什么,這不關妳的事。」
我沒有說話,因為早就猜想到他會說出這答案了。
真是的,盡是個怪人!怎么一副想把自己關在自己世界的樣子?
看到自己的日子會這么驚訝,是因為有段時間找不到而發現其實就在書柜里吧?
看到自己的日記會不安,是因為怕被別人看過吧?
哼……有我這這么聰明的腦袋,就算楊圣晏他不說,我也知道答案會是什么。
不過事實是不是這樣我就不知道了,畢竟這個外星人思考的邏輯都跟常人不同,誰會知道他真的在想什么啊……
他媽媽個性這么像小孩子,一副很可愛的樣子,怎么生出的兒子差這么多?……都是遺傳到他父親嗎?
那……
一想到這,我突然感到背后一陣涼風吹進來,心里莫名的對他爸爸有些的恐懼。
雖然說等等就要見面了,但是還是忍不住想他爸爸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不會長得像雪山上的那雪怪一樣的恐怖吧?講一句話,就冷得能把所有人都結成冰塊。而楊圣晏的冷漠是來自于他?
等等,我在想什么啊?
突然間,對自己那充滿想像力的腦袋感到很無言。
不過,我真的很想知道,什么樣的父母會生出楊圣晏這個外星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11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