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膠緊身衣束縛改造_梔子花開電影角色介紹

第三十三章 從山上回到家里,瀟湘就迫不及待的登入了《舉世無雙》。
每時每刻,《舉世無雙》里都有初心者誕生。
因此當這個名為瀟湘的火族女劍客出現在火族小村莊的時候,并沒有引起任何的騷動。或許有幾個舊玩家多看了她一眼,但誰知道這是不是原本那個引起眾人議論的瀟湘呢?
瀟湘本人倒是沒想這么多,只是很認真的在回想新手任務的流程,當初論壇上有人貼過一張帖子,「最快離開初心者的方式」,寫得還真是滿有條理的。
只不過瀟湘脫離初心者的年代真的已經太久遠了,怎么想都想不起來,所以也只好按照系統的指示跑流程。但跟原本的不同的是,游戲改成全息之后,增加了很多操作任務,應該是想要訓練玩家在全息游戲里的熟練度。
這些操作任務對瀟湘來說已經不是問題,所以很快就解完了操作任務,能夠接正式的新手任務了。
不過在開始之前,她先寫了飛鴿傳書給無眠,算一算這時間他應該是還沒到家,剛好趁這個時候先把火族劍客的新手任務跑完,然后再跟著他到樹蕙城去找公會的大家。
瀟湘一邊想著,一邊跟村長說話,接了新手任務之后,就往村外走去。
每個職業都有不同的新手任務,劍客是要獵殺十只村外的小狽,就能換得十瓶金創藥。瀟湘拿出了系統配給的悲催的銹劍,手腳俐落的就殺了十只小狽回去交任務。
雖然是全息,不過游戲公司考量到玩家的心理承受力,基本上就連殺怪也是只見了兩三滴血,不見骨不見肉,每五分鐘地面就會把尸體刷掉,避免觀光旅游型(?)的玩家驚嚇過度。
所以瀟湘一路走來,雖然有不少新手都在解任務,但視線所及之處,仍是一片風和日麗,鳥語花香。
手上轉著那把悲催的銹劍,瀟湘看著自己身上衣不遮體的布料,覺得這才叫悲催。是怎么了,初心者都只有這種衣服穿嗎?看看人家法師,穿得多端莊啊!更慘的是,她還沒錢買法師長袍。跟村長交了任務,看著手上拿到的那一金跟十瓶金創藥,瀟湘淚目了。
「這游戲……讓不讓人活啊……錢這么少,事情這么多……」
她一邊悲傷,一邊跑了一圈村子,把所有的任務都接了,然后又把傳話任務都解了,這才準備去村外殺怪,多虧前幾日幫忙封測過,瀟湘動作比其他人快了很多,而且系統的操作介面也稍微改過了,不像他們一開始玩得時候那么困難。
所以在收到無眠的飛鴿傳書之前,瀟湘已經把村內的任務都解過第一輪了。
拿到了新的裝備,瀟湘把舊的換下。賣了之后,估算了一下,應該是夠買一件新的初心者法師長袍。收起荷包,瀟湘前腳剛出武器店店門,一旁的玩家就立刻叫住了她。
「瀟湘,不好意思,妳有空嗎?」
她轉頭一看,是一個同族的男樂師,叫做一眼萬年。
皺了皺眉,早知道就把ID隱藏起來了,省得現在麻煩。她問:「怎么了?」
「我想找個人跟我組隊練功,請問妳可以嗎?」
這人說話的方式似曾相識。瀟湘歪著頭,在記憶里搜尋了幾秒鐘,但還是想不起來這個眼前的人可能是誰,這長相……她應該是沒見過才對。
「不行,我朋友等一下要來找我。」
雖然她也知道樂師沒跟劍客一起練功,那簡直是悲劇中的最悲劇,不過等會兒無眠就要來了,她無眠有約在前,何況,就算沒有,她也不太想跟這人一起。
一眼萬年不放棄的又問:「那我加妳好友?這樣下次如果妳有空的話……」
瀟湘實在不好意思老實跟他說,她可能直到封頂之前都很忙。所以只好點頭道:「好,不過我不保證我有空。」
點下了交友邀請,瀟湘轉身繼續往服飾店走,卻沒想到一眼萬年又追了上來,自顧自的又道:「瀟湘,妳要不要跟我成親?這樣可以多領悟一個技能。」
眉心擰了一下,瀟湘沒想到這人竟然這么順理成章的提出這要求,他們才認識三分鐘欸,就算是游戲,也要挑一下人吧?
她冷冷的答:「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不過這個我也已經……」遠遠地就看見無眠,瀟湘停下了話,朝他揮了揮手。「……跟人有約了。」
無眠信步走來,不疾不徐。看見瀟湘身邊站著個人,禮貌性的跟他點頭。然后親暱的摸了摸瀟湘的頭。
「一開始不好練吧?」
「還好還好,就是新手麻煩了點,不過我是劍客,所以應該很快的。」她對著無眠微笑,轉頭跟一眼萬年說:
「這是我朋友,我先走了。」
「不不,先別走,讓我跟你們一隊。」一眼萬年露出很可憐的表情,「一個人很難練的。」
無眠瞄了面無表情的瀟湘一眼,嘴角淺淺的揚起,卻帶著一種拒絕的意味對一眼萬年說:「等一下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不太方便。」
當場被拒絕,想來表情也不會太好看,不過一句話也不說扭頭就走,卻也是太沒禮貌了。瀟湘看著他的背影,心里對這人實在沒有好感,就算是個很可憐的樂師,那不也是他自己選的嗎?
「那應該不是妳朋友吧?」無眠低頭問,「如果是,現在叫他回來,應該還來得及。」
「不是不是,那就是一個搭訕的人。」怕無眠誤會,瀟湘把剛剛的事情又說了一次給他聽。臉上有些苦惱的說:「我也不知道他為什么會想跟著我。」
無眠淺笑,搖了搖頭,「說不定是故友呢?例如說:萬年?」
瀟湘抽了一口氣,瞪大了眼睛,「說不定……說不定真的是他,我剛剛就覺得他說話的方式好熟悉,可是怎么都想不起來。」臉上出現些懊惱,「早知道我就換個名字……」
拉起她的手,無眠溫聲道:「沒關係,是不是他我們也不知道,不用杞人憂天了。倒是妳現在打算要做什么?解任務?」
「我想要買法師長袍。」瀟湘一臉悲憤,指著身上衣服。「這衣料省成這樣,我不自在啊。」
無眠低笑出聲,拉著她的手往服飾店走,「好啊,那我們就先買衣服吧。然后我們一起解任務?」
「好啊。」瀟湘看著兩人交握的手,立刻把剛剛那個插曲拋到腦后,愉快的答。

[番外]一葉知秋天(上) 第一次對她留下印象,是在桃之夭夭的副本里,一個女術士,很強的女術士。
苦酒天之所以強,是因為他宅。動化、漫畫、電玩無所不宅。會來玩《舉世無雙》純粹因為那一季的動畫,每一部他都看不上眼,閑來無事,他決定開拓新戰土,成為舉世無雙的王(?)。

第二次對她留下印象,是因為他們去推麒麟副本的時候,一個術士的傷害輸出,竟然比掛上稱號的他還強。

那是一個洞穴。
麒麟的難推,一向眾所皆知。原因在于不管是哪個屬性的攻擊,都會被麒麟減半,毒藥對麒麟而言,更加是完全沒有作用。
雖然那是上古圣獸,聽起來很合理,但這招依然很作弊。
打到最后眾人實在有些焦頭爛額,卻聽見她的聲音不溫不火的從耳機里傳出來。
「我需要六個人配合我,誰能挪出手?」
這還是他第一次覺得原來略低的女人聲音也有一種魔力,會讓人生出錯覺,好像什么事情都闖得過。
他可一向都是釘宮派的。女人聲音甜一點,就算傲嬌也只有更萌啊!
他微怔了幾秒,掛上了稱號,心里忽然產生了一種微妙的情緒。他不想輸給這個人。
無眠指揮了幾個人去她身邊,他一邊放技能,一邊注意著她。
她放的那個陣法,是連環陣式。
從易經乾卦的初九潛龍勿用開始,這時需要一個人配合。
到乾卦上九為止,最后需要六個人。
若是都能完整吟唱完畢,傷害輸出則是翻倍再翻倍。
連環陣式的難用在于,所需的時間太多,再加上如果術士本身的穩定性不足,陣法就無法施放到最強,是個很考驗玩家心理素質的技能。
但苦酒天驚訝的是,最后麒麟還有四分之一的血條,竟然就讓連環陣法的最后一招,打到見底了。
如果把她的等級也考慮進去,那他肯定,這人,心理素質一定比他高。才會讓傷害輸出的數字變的這么驚人。
輸給瀟湘,他覺得還可以,畢竟瀟湘是劍客。
輸給術士,還是一個六十多級而已的術士,他完全不能接受。

她第一次認真的把苦酒天記在腦子里,是在離開了麒麟副本之后,一群人站在洞口,心滿意足的打算去酒樓吃點東西填填肚子的時候,他忽然神經卡錯線的大喊:
「一葉知秋!PK!」
攻無不克搶著回話。「沒打夠,也要等吃飽了再打,而且你一個封頂法師跟人家術士打什么打!」
「猴子走開,我又沒問你。」苦酒天走了過來,「一葉知秋,妳要吃飽PK,還是要現在?」
全場的人都傻了。
從來沒見過瘋子也有人樣的,臉上那嚴肅的表情,就算是瀟湘讓人殺了的那時候,她也沒見過苦酒天有這樣的神情。
「都不要。我為什么要跟法師PK?」她退了幾步帶著一點戒備的盯著他看。
「妳放心,我不會把妳打死的!」苦酒天又擠過來,「這樣吧,游戲規則是,如果五分鐘內,我打不掉妳一半的血量,就算我輸!」
「……我不要。贏你有什么好處?」
大概是沒料想到會被拒絕,苦酒天呆了一會兒,攤坐在原地說哭就哭。哭得那是一個煞有其事,活像是死了爹娘。
這招瀟湘見識過,覺得這樣下去也不妥,于是瀟湘慢慢走到一葉知秋身邊,附耳輕聲說了幾句話。
一葉知秋臉色變了變,最后只能皺著眉頭說:「好吧,PK。」
眼淚控制自如的苦酒天,立刻反問:「好,什么時候。」
「現在。不過你讓我準備一下。」
苦酒天雖然不明白她要準備什么,不過還算是很有君子風度的背過身去。PK嘛,說不定她還有什么裝備要換。
過了一會兒,她出聲喊他。
「好了,你開場吧。」
如果不是要死斗,其實游戲里哪里都能PK,只是進入演武場PK的話,會獲得額外的經驗值。
想來苦酒天不缺那一點經驗值,她也就客隨主便了。
發出了PK信,等到一葉知秋同意之后,兩人的周遭隔出了一圈直徑三公尺的半圓形透明薄膜,宛如一個倒扣的碗一般的由上而下罩住了他們。
「妳先吧。」畢竟是良性切磋,苦酒天笑嘻嘻的說。
「好。」她揚手就扔出了一張符咒。
讓符咒沾上了身,苦酒天就一動也動不了了。
他的表情說有多錯愕就有多錯愕。
「一張定身符只有一分鐘,就委屈你站個五分鐘吧。」她淺淺的說。「你一定是忘了,術士的技能除了陣法,還有方術,方術里頭包含符咒。」

那一次PK之后,苦酒天清楚而深刻的理解,一葉知秋的心理素質真的比他高,就算她只扔了他五張定身符。
他默默的覺得有點憤怒,這什么世道?女人一個個都強成這樣可以嗎?
走在靈偃城中,周遭景色是灰藍色的看起來真有點鬼城的氣氛。
乳膠緊身衣束縛改造_梔子花開電影角色介紹 腳下的石板,也讓這氣氛染成深黑的顏色。
「苦酒天,苦酒天……」
他回頭一看,黑暗的角落里有一只小手正在對他招手。「誰啊?」他走了過去,讓那只小手猛力一拉跌進了黑暗之中。
「是我!。一葉知秋!」她的聲音很急,但音量很小。
他懷疑這個一葉知秋平時的興趣是看警匪片吧!從躲在角落到拉他跌進來,然后迅速而確實的摀住他的口鼻,一切都是這么順理成章,一氣呵成。
「我要鬆手了,你別叫,我有事跟你商量。」
在這種地方商量?!
他是不是被鄙視了?
大概是看出苦酒天的眼中的困惑,一葉知秋手沒敢放下,總覺得這人不太按照常規做事。
她用另一只手指著前方一群人的背影。「那里面,有青衣跟綠羅裙,你有沒有興趣……玩玩?」
苦酒天猛點頭。
「那我要鬆手了,你不要出聲。」一葉知秋試探的放鬆力道,看苦酒天果然很安分,她才把手放下。
「大哥跟瀟湘的個性都好,但我自己是嚥不下那口氣的,今天來靈偃城解任務,剛好碰上他們,怎么樣我也無法當成沒看見。」
一葉知秋的眼神還緊緊的盯著綠羅裙跟青衣的背影,一邊低聲的解釋給苦酒天聽。
「妳現在想干嘛?」
「第一、青衣已經很久沒出現了,現在他們又結成一伙,我要搞清楚,他們到底是要做什么?第二、我要殺青衣。」
她的言詞簡潔,但卻頗得苦酒天的意。
「我也要玩我也要玩,讓我也幫忙!」苦酒天樂了,聲音大了起來。
「噓!」一葉知秋低聲要他安靜,「配合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25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