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霸天下頂點小說_栗棕色染發效果圖

第四章 因為和韓世禹有了超出朋友以外的親密行為加上晚上那莫名其妙的夢,我原本真的覺得之后看見他會感到尷尬、距離感什么的,但事實證明,地球還是照樣旋轉,太陽依舊東升西落,每個早晨韓世禹仍然是我踏出家門時第一眼見到的人。
「阿姨早安。」
韓世禹扯出一抹陽光般的笑容對著站在我身后的媽媽道。
「早啊,樂樂書包里有一瓶紅茶是要給你的哦,還有你爸媽是不是下禮拜就要回來……」我媽滔滔不絕的說著話,我跟韓世禹不約而同的對看了一眼。
「媽,妳在說我們就要遲到了啦。」
「啊歹勢,好啦路上小心喔,要保護好我們家樂樂呦。」
簡單的跟在不道別又要生出一堆話來的老媽說了掰掰后,通往學校的一條路上,彷彿昨天的事沒發生過一樣,我們的相處模式并沒有因此改變,這讓我鬆了一口氣。
「早安,小可愛。」
「你怎么會在這里?」轉頭便看見騎著腳踏車慢慢跟在旁邊的常同學。
服裝儀容極度不整,頭髮卻抓的有型,心裏不自覺的猜想他到底是花多多時間來抓頭髮又花多少時間來穿衣服。
「我立志要做乖寶寶了,是不是覺得我特棒特好?」他白癡的對我拋了一個媚眼,自我感覺良好道。
「我怎么記得有人被主任罰ㄧ星期早上愛校?勸你最好快點去學校,否則變一個月那就不是件好玩的事了。」冷冷的聲音從另一邊飄來,站在我右側的韓世禹皮笑肉不笑道。
「嘖,跟你們在一起一點也不好玩!」常瑜一個快踩,咻一下就從我們眼前離開了。
「他為什么要被罰愛校?」
韓世禹露出一個怎么看怎么陰森的笑容:「誰知道。」
鬼才相信你不知道……
「今天放學記得要去超市哦,我在來找妳。」在教室門口分開前,韓世禹拍了拍我的頭道,「等一下,為什么要去超市?」我抓住他的衣服下擺,才剛轉身的他又回頭來看我,「笨哦妳,今天早上才說過妳家會沒人的。」
恍然大悟,今天是去日本工作的爸爸回來的日子,夫妻倆居然拋下我獨自決定要去吃燭光晚餐耍浪漫。
「你爸媽下禮拜也會回來了欸,好開心哦,之后就可以大家一起吃個飯了,超想阿姨的啦。」
阿姨煮的麻油雞真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
「妳是想我媽的食物吧?」韓世禹一臉鄙夷。
「都想都想。」

跟陸星琪默契的對看了一眼,再回頭看看那個正在碎碎念的啰嗦女人,「司徒瑤,妳到底怎么了?」
「再不跟我們說話,我們真的會以為妳中邪了。」陸星琪說完還自顧自的笑了幾聲,我不明白這笑點在哪,只是瞪了她一眼,示意她看完全理都不理我們的司徒瑤。
「嗚嗚,我懷疑程宥翔背著我找女人啦!」停止了碎念,司徒瑤哭喪著臉說道。
「……放心,天塌下來他也不會變心。」陸星琪嘴角微微抽了幾下。
唉~別看平時都是程宥翔把司徒瑤管理的好好的,他說ㄧ她不敢說二,但誰不知道程宥翔就是只女友忠犬。
「誰說的,世界上哪有這么篤定的事情。」司徒瑤攤趴在桌上,一臉焦急充滿不確定。
「他到底做了什么事讓妳覺得他劈腿?」
「最近只要約他他都說沒空,而且我還常常看他對著手機傻笑,妳們說,這不是跟小三聊天是什么……」司徒瑤講到眼眶都泛紅了我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該不會真的出了什么我們意想不到的事吧?畢竟感情這種事真的是很難說的,誰知道女友忠犬會不會突然變種之類的。
「司徒妳先冷靜一下,想想看他的生活圈除了球友、他們班、我們這幾個,他的時間幾乎都耗在妳身上啦,怎么可能有時間去認識其他女生。」我試著開導司徒瑤,心裏充滿了不想相信程宥翔會劈腿這種念頭。
「是啊,他那么喜歡妳,不可能的啦,不要自己嚇自己了,不然我們直接去問他不就知道了嗎,乖,別亂想好嗎?」陸星琪抱住司徒瑤,我也跟著抱上去,女孩們抱在一塊,感到心里暖暖的。
別怕司徒瑤,妳有我們呢,如果他真的做出了什么對不起妳的事,我一定會摔個他隔天爬不起床。
?
耶一
寒假快樂呀寶貝們:)

CH4-2 脆弱沒關係 有我保護妳 坐在榕樹下,我跟陸星琪相互對看了一眼后,不約而同的嘆了一口氣,明明剛爭霸天下頂點小說_栗棕色染發效果圖剛說好要來找程宥翔問清楚的,結果一到了球場就發現原本默默走在身后的司徒瑤早已不見蹤影。
「那怎么辦?我們還要問嗎?」
「都來這里了,還是幫她一下吧。」我看著韓世禹一個跳躍上籃的姿勢,頭也沒轉的向身旁的陸星琪道。
「但我覺得他們兩個的事情應該要是他們自己說好比較好。」
遠處的韓世禹與程宥翔貌似是發現了我們兩個人,程宥翔趁著隊友韓世禹運球的空檔跑了過來:「瑤呢?」
「她說她不想看到你。」陸星琪聳聳肩。
程宥翔一邊小喘著一邊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頭:「怎么了?為什么?」
「唉~她最近情緒有點不太好,你還是多陪陪她比較好。」我們也只能這樣說,畢竟他們兩個事真的還是自己解決是最好的。
「最近是有點忙,忽略她了,我會注意的,那先麻煩妳們多替我看著她。」

「你知道程宥翔最近在干嘛嗎?」順手挑了顆胡蘿蔔丟給一旁推著推車的韓世禹,我問道。
「沒干嘛啊,跟以前差不多吧,怎么了?」他奇怪的看著我,然后想到什么似的說,「今天吃蛋包飯好不好?」
「好啊。……唉司徒瑤居然在懷疑程宥翔有小三。」
韓世禹呵呵笑了幾聲,「不可能的啦,除了司徒他對誰都無感。」
「我也這樣想的啊,但司徒就很怕。」
「你們女生都這么沒安全感的嗎?」韓世禹斜著眼看我,推著裝了很多食材的推車手上,還抓著一顆蘋果,畫面還真是美好,一副家庭主夫的居家帥樣。
我扶額裝作沈痛道:「當然,女生的心靈都是很脆弱的、需要保護的。」
余光督到韓世禹的嘴角無奈抽了幾下,但他接下來的舉動卻叫我想拿洋蔥砸他。
他居然用一副笑的人畜無害的臉,大步走到我面前,彎腰與我平視,溫柔摸我的頭,還說什么,「脆弱沒關係,有我保護妳。」
傻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你有病吧你!」
轉過身去繼續挑我的洋蔥,看似冷靜實則心里亂成一團,心跳呈現不正常跳動,兩頰上傳來的熱氣是不容忽視。
看韓世禹切菜真的會有一種害怕感,感覺他就快要把手指切斷的樣子。
「我來切好了,你看起來好危險。」
「不會,快好了。」表情認真的一刀一刀切著,剩下最后一刀時還笑著抬頭對我說:「看我超強。」
結果一個不小心那刀就削掉了他一小塊皮。
……韓世禹罵了一句髒話后傻眼的看著正在流血的手指頭。
「白癡!」
「就說我來就好了吧,切到手你高興了嗎……」擦藥、OK繃。
我一個勁的碎碎唸,只換來他輕佻的一笑,「寶貝,心疼我啊?」
「……誰是你寶貝!誰心疼你啊!」
拿個枕頭往他身上砸,便逃跑般的沖進廚房。
不懂怎么過了一晚他就變得這么奇怪,常常說一些讓人招架不住的話,有病!真的有病!超級有病!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127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