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見系氏迎面走來,不禁露出了有些害怕的神色。見胖伯伯的臉色大變”拆野新書《第九號愛麗絲》試讀

CHAPTER IV. 美少女戀愛警報(c)

離公司沒多少距離的森林公園里,系氏又撞見了那名開著小貨車賣冰淇淋的流動攤販。他見系氏迎面走來,不禁露出了有些害怕的神色。

見胖伯伯的臉色大變,天生目湊到系氏的耳邊低聲問:「系氏前輩,我怎么覺得這位伯伯有點怕你呀?」

系氏不以為意地回答:「噢,那是因為他沒看過童顏巨齡的獵手吧。」

「什么意思?」

8939

「哈哈哈,沒什么。」系氏笑幾聲,看來上次這位胖伯伯還真的被系氏的張狂態度給嚇到了。他神色自若地走上前,向胖伯伯點了兩球的冰淇淋,轉身接著問天生目要幾球。

天生目躊躇了一下,才害羞地開口:「請給我二十球,謝謝。」

「你這數量會不會太龐大了!這樣真的吃得完嗎?」不只系氏,就連胖伯伯都忍不住面露懼色。

天生目只是靦腆的笑了下,等著胖伯伯在一支甜筒上,疊出二十球的重量級冰淇淋。

兩人坐在公園長椅上,原本是打算表現出親密聊天的氛圍,讓路人覺得兩人是甜蜜的情侶,然而天生目手上的那支巨無霸甜筒,卻完全破壞了美好的氣氛,根本沒人注意到兩人的親密度,目光全放在那支冰淇淋上。

「我說天生目,妳那支冰淇淋除了很搶眼之外,還讓人很有壓迫感。」系氏直盯著那緩緩往自己傾斜的冰淇淋塔,總覺得隨時都會栽到他頭上。

「是嗎?」天生目不以為意,不過也加快速度趕緊把冰淇淋吞掉。

幾個在公園玩耍的孩子,看見天生目的冰淇淋,也立刻被吸引過來,睜著圓滾滾的眼睛直盯著天生目。天生目朝孩子們輕輕地微笑,邊將湯匙和甜筒遞到孩子們面前,表示愿意分享。

系氏做在一旁看,淺笑著的天生目風情萬種,美麗無暇的臉蛋的確很受人們歡迎。更別提天生目一舉一動之間,那股渾然天成的優雅,簡直就像是只會出現在故事書里的公主。

但系氏也注意到,天生目望著孩子們的眼神中,流露著一抹落寞,讓他忍不住問:「天生目,妳還好吧?看起來好像很失落。」

「咦……」天生目有些訝異地轉頭看著系氏,苦笑了下回答:「我很喜歡小孩子,雖然現在還嫌太早,但我一直很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夠擁有自己的孩子。」

「這跟妳難過有關系嗎?」系氏不太明了,天生目若想要孩子,未來一定能找到丈夫、共組家庭,根本沒什好難過的。

對系氏而言,這僅是一件小事,然而天生目的臉龐卻浮現了幾分明顯的哀傷。她輕描淡寫地說道:「但是……怪物是一輩子都不可能和正常人談戀愛的啊。」

「怪物?」從天生目的語氣聽來,這個詞就是在說她自己,系氏卻仍然不懂天生目話中到底隱含著什么深意。

「噗嘻~」天生目忽然笑了出來,邊笑邊坦白道:「哈哈哈、對不起,系氏前輩,我是開玩笑的,真的非常抱歉!剛剛的臺詞是學我某個妹妹買的漫畫書里的對白,害前輩當真的真得很不好意思。」

「喂,天生目,這玩笑也太惡劣啦。」系氏微慍地捏起天生目的臉頰,柔軟的觸感讓系氏忍不住想再多捏一下。

孩子們很快就和天生目打成了一片,并又將目標轉向一旁的系氏。系氏也立刻露出親切笑容,摸了摸孩子的頭。若說這世上有什么人絕對不會惹系氏生氣,那大概就屬小孩子了。系氏對年幼的孩子總是特別包容,與面對同事和愛麗絲時完全不同,溫柔地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大哥哥、大姐姐,陪我們一起玩好嗎?」孩子們見兩人和藹可親,一下子就得寸進尺,拉著兩人的手,跑到公園游樂場的彩色攀爬架上。

四四方方的攀爬架,大約有一層樓高,最頂端突出了幾格特別高的攀爬架,對小孩子而言,那置高點總是會成為爭相搶奪的目標。

「哇,這東西我已經幾年沒碰過了。」系氏望著攀爬架,小時后沒爬幾格,就會因為高度而嚇得放棄往上爬,只能羨慕地凝望坐上至高點的孩子。現在長大了又看,才發覺這點高度根本沒什么。系氏上次跳斷腿的高度,大約是這攀爬架的四、五倍之多,當時他可是毫不猶豫地就從上方跳下來,別說害怕,他連緊張的感覺都沒有。

但過去的系氏并不是這么這么沖動、果敢的人,系氏到現在仍能清楚記得,小時后的自己,其實是個怕生又膽小的小孩。

「大哥哥,我們一起爬這個好不好?」孩子拉拉系氏的衣角,喚醒不小心神游過往中的系氏。

「啊、好啊,沒問題。天生目,妳要一起玩嗎?」

天生目望著攀爬架出神,系氏搖了搖她,天生目這才回過神說道:「我們家的長輩從小就告訴我,女孩該有女孩的樣子,所以我從沒有玩過這個,其他大動作的游戲也不能玩。」

「噗、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再說妳就算真的爬,他們也不會發現呀,再說妳成為獵手,這遠比妳玩攀爬架還更破格吧。」

「說的也是……」天生目陷入了短暫的糾結,但她卻忽然想通,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喊道:「說的也是呢!」

天生目豁然開朗地嶄露笑顏,將孩子抱高到攀爬架上,自己也接著爬上去。孩子三兩下就靈活地爬上了頂端,反而明明是大人的天生目舉步艱難。但天生目很快就習慣,攀爬到頂端時,就能看見公園游樂區的全景。

公園里到處都出滿了孩童的嬉戲聲,明明吵雜,卻又有種平和的寧靜,天生目神采奕奕地環視一切她所能見的光景。

系氏在下方看看攀爬架上的幾名孩子,再加上天生目一個大人,這體積不大的攀爬架大概已經容不下系氏,因此他就在攀爬架旁看著孩子們玩耍,順便注意那名跟蹤狂是不是在附近。

大略巡視過四周,確實讓系氏發現一個鬼鬼祟祟、直盯著攀爬架方向的男子,不過距離太遠,系氏也無法斷定他是不是那名跟蹤狂。

系氏轉過頭想詢問天生目,卻看見天生目已經攀爬到高處,便服短裙幾乎快遮不住裙底春光,便連忙喊道:「天生目,小心裙子、裙子。」

天生目這才想起自己的裙裝,立刻以手壓住后臀的裙襬,哪知手一鬆開,就從攀爬架上摔了下去。

「小心!」系氏原本想上前接住天生目,沒有抓到時機,反而被天生目當成了墊背,情況正與上次他壓到天生目時相反。

「系氏前輩,你沒事吧!」自天生目身上傳來淡雅的清香,互相接觸到的肢體傳來彼此的溫熱,天生目身型修長、屬于骨感美人。從上方俯視的秀麗臉龐帶著滿滿的憂心,不小心系氏產生了甘愿讓這名美少女重複重複再重複壓十次的想法。

系氏站起身,邊扶起天生目安慰道:「沒什么,別緊張。」當然,他死都不會說自己剛才心中想被連壓十次的被虐想法。

不過系氏的安慰對天生目并沒有什么效果,天生目仍放不下心地說道:「我們到旁邊去休息吧。」

「也好。」

于是兩人又走回了長椅,系氏向天生目借了小鏡子,注意剛才那個人是否還在附近偷窺,果然讓他從鏡子中,發現了那名身材魁梧,鬼鬼祟祟的男子。

「是他吧?他從剛剛就一直往攀爬架的方向看。」系氏立刻靠往天生目,故意讓兩人看起來更加親密。

「嗯,就是這個人,不過他并不知道我從事獵手的工作,所以絕對不會猜到我跟系氏前輩只是同事而已。」天生目也配合地湊近系氏的耳畔,悄聲說道。

這樣近乎零距離的關係,的確會讓人一眼就判斷兩人是情侶。小鏡子里也反射出那名男子焦躁的表情。

不過除了那名男子,系氏自己也忍不住感到臊熱。他從沒有和女孩子這么親近,拂過耳邊的濕熱吐息挑逗著理性,心臟忍不住加快跳動。

「系氏前輩,你還好吧?真的沒事嗎?」發現系氏整個人全身繃,還以為系氏是不是生病了。

「沒事、我很好,時間還不算晚,我開車送妳去學校好了。」總覺得光是和天生目稍微靠近了點,全身上下就騷動個不停,甚至不自覺地緊張起來。為了掩飾自己的反應,系氏決定還是先暫時跟天生目分些距離會比較好。

「真的嗎!太謝謝你了,系氏前輩。」天生目對系氏露出燦爛的笑容,光是這張笑臉,竟讓系氏忍不住心跳加速。

『我心臟是不是有問題啊,這是在說我喜歡上天生目了嗎?』系氏從沒有跟誰談過戀愛,聽別人說什么小鹿亂撞就是戀愛前兆,撞得越激烈就代表越接近戀愛,這讓系氏不禁擔心,他心跳已經不是小鹿等級,而是斗牛沖撞的猛烈,這樣算是已經陷入愛河嗎?

『……總覺得比較像是我心臟出問題,還是早點去掛號看個醫生好了。』

天生目上課的期間,公司并不會派發任務給落單的系氏,因此系氏剛好能在天生目的校門口站崗,要是看到那名跟蹤狂,就直接給他個下馬威,反正天生目也不會知道。

在車子里放了音樂之后,便從包包里拿出了幾本書隨意翻看,邊注意學校大門前的人潮。系氏自從成為獵手之后就從高中輟學了,雖然并不是特別喜歡念書,但偶爾卻還是有些失落。

翻書打發時間,一直到中午過后,系氏看看電子鐘,也到了天生目下課的時間。他瞥了一下照后鏡,赫然發現那名男子就站在校園門口暗處角落,就在同時,天生目竟也剛好自校園里走出,系氏急忙跳下車,朝天生目奔去,邊喊道:「天生目,小心!」

男子見系氏沖出來,竟沒有逃跑,也許是因為早上兩人假扮成情侶的模樣激怒了跟蹤狂,反而使他加速往天生目的方向沖,簡直像是要沖去直接擄走天生目。

眼看天生目閃避不及,系氏一個箭步,風馳電掣地殺到那名男子面前、抬腿一掃,就將男子給踹開。看著男子抱著腹部滿地打滾的模樣,就知道系氏這一腳絲毫沒有手下留情。

「嘖、雜碎!天生目,走吧。」在天生目的學校門外惹事,遭殃的無非是天生目,系氏趕緊拉起天生目的手跑回車上。關上車門,催了油門就離開。

車上天生目一直保持沉默,系氏誤以為天生目是因為自己動用武力踹了對方,所以感到不滿,但當他轉頭看天生目時,卻只看見她低垂著頭想掩飾羞紅的雙頰。氣氛突然間渲染上粉紅色調,不擅長應對的系氏不禁尷尬了起來。

「呃、妳沒事吧?」

「我沒事,剛才真的很謝謝你,系氏前輩。」天生目將剛才被系氏牽住的手放在胸前,令一只手撫于其上,微微縮著肩膀。從柔順的黑色的髮隙間,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天生目眼中安心和信賴,這姿態不小心又讓系氏得心跳漏跳了一拍。

『完了,我該不會真的是心律不整?』

忍不住又偷往天生目瞄去,這次卻看見天生目鐵青著一張臉,剛才被牽住的手緊緊地握成拳頭,沒一下子臉紅了起來。

看見這忙碌的表情變化,系氏忍不住調笑道:「天生目,妳臉上的表情也太忙了吧。」

「是、是、是、是的!那個……因為我……還沒跟人牽過手,所以……突然覺得很不好意思。」天生目已經變得只要一跟系氏對話就慌了陣腳,與平常穩重的大家閨秀形象大相逕庭。

系氏雖然很想坦承自己也一樣沒和人牽過手,但不知怎么搞的,在天生目的面前,他就是忍不住想逞強,裝做自己是個成熟又可靠的前輩。

想在天生目面前逞強的想法比過去更強烈,系氏不禁暗忖,自己該不會是真的喜歡上了天生目?但他怎么想,都覺得自己有心臟宿疾的可能比較高?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