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崎看見系氏的模樣,慌慌張張地不停追問,九號雖然以紙袋套頭遮住了面部表情”拆野新書《第九號愛麗絲》試讀

【??】CHAPTER VII. 捉迷藏結束了喔(a)

系氏墜下電梯井,懷里抱著男孩,伸手抓住電梯井里樓層間突出的鋼筋,手指卻無法承受下墜的沖力,自鋼筋上滑開、劃破指腹的皮膚,鮮血從手指的傷口上溢下血珠,跟著系氏和男孩一起墜落。

身體摔到崎嶇的地面上,聽見從體內傳來支離破碎的聲音,比起疼痛,腦袋因為墜落撞擊的暈眩感更嚴重。

他的呼吸中止,肺葉受到沖擊而罷工,明明想呼吸,但身體機能卻像是停止運作,只剩下求生意志還清醒著。

電梯井的底部一片黑暗,幾層樓高的上方有一兩扇電梯門敞開,才得以照下一點光亮。離系氏等人最近的電梯門大約在一個成人胸部的高度之上,門緊閉著、而且還受外力而扭曲變形,看起來像是被門外的廢棄碎石、建材擠壓,要從這扇門逃出去似乎不太可能。

系氏的身體突然痙攣般抽搐了幾下,呼吸才回復過來,他痛苦地咳了幾下,但伴隨而來的卻是足以致死的劇痛!

最先著地的背脊、后腦,直擊地上硬物的肩膀,扭曲出離奇角度的腿,每一處都讓系氏痛不欲生。

喉嚨深處緩緩涌上嘔吐的不適感,腥羶的血味便沖出口,系氏大力地咳吐,流了滿嘴的腥血。

他想查看自己的傷勢,但左眼卻突然被鮮紅染遍,自頭上流下的血滑進了系氏的眼中,刺痛得他用力緊閉眼。

僅存的右側視線中,摔得比他更凄慘、血肉橫飛的異端愛麗絲倒在他相去咫尺的距離內。而男孩幸虧有系氏當他的肉墊,毫髮無傷地橫倒在系氏身側,可能是掉下來時嚇昏了。

『他沒事……』系氏慶幸地稍微鬆了口氣,只可惜他和愛麗絲可就沒這么好運。

他們兩人倘流出來的血液匯聚成一大灘血泊,系氏痛得幾乎快要失去意識,這時才注意到落在眼角邊的小鷲頭獅通訊器。

『對喔,我到現在都還有和類崎他們連絡……』

9003

原先以為綁架只是小事件,靠系氏的紙槍就可以輕易又快速地暗自解決,所以一開始也沒有通報警方,但現在想想,這真的是魯莽又愚蠢的舉動。

噩夢里的搭檔們說不定現在正以單薄的火力搏斗,就算自己可能會死在這里,系氏也想在死前確認搭檔的還活著,不然他絕對會含恨而死。

他吃痛地挪動手指到小鷲頭獅上壓下,小小的圓球身體因此染上了黑紅色。

半透明的視窗斜立于系氏眼前,撥給類崎的電話沒有被接通,系氏不禁緊張了起來,不住猜想該不會類崎碰上了什么絕境。

『拜託你們一定要沒事!』

他改以撥給九號,視窗立刻就被接通,不過最先擠進畫面里的卻是類崎。

「系氏你快說話啊,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

類崎看見系氏的模樣,慌慌張張地不停追問,九號雖然以紙袋套頭遮住了面部表情,不過系氏似乎總覺得他似乎也相當訝異。

系氏沒有多余的力氣回答他們,只能氣若游絲地開口問完自己迫切想知道的問題:「你們都……沒事吧?」

從畫面里看見他們身上都沒有什么外傷,類崎看起來像經過一番激戰,衣衫和頭髮凌亂不已,反觀九號卻仍是那副相安無事的樣子。

不過兩人身后的背景看來并不是現實世界,還被困在噩夢里。

『太好了。』系氏總算稍微放下心,至少現在知道自己的白兔搭檔沒有因為他擅自脫隊獨行而喪命。

他滿意地緩緩和上沉重的眼皮,視線僅剩一條細縫,帶著滿滿的歉意說道:「抱歉……我趕不過去……」

九號剛才愕然的氛圍早已消失,不發一語地透過視窗看著他,一切再危急的狀況他都能冷靜以對。

系氏的喉嚨忽然一緊,求救的話語差點脫口而出。他不可能不想獲救,但是因為他沒經過大腦思考的魯莽獨行,先是害死了異端愛麗絲,現在又害死了自己。等到不久后綁匪們下樓找到他們,男孩恐怕也難逃一死。

可以向他們求救嗎?拋下他們的我還有資格求救嗎?系氏自責地自問。縱使平常的他根本不在乎得罪誰、自己犯了什么錯,但此刻最惡感卻比平常更強烈。

『是因為我快死了嗎?』

「九號,我……」他乞求地望著九號,那個人一切全憑理智與規則行事,向他求救也許只會遭到無情的拒絕,因此最后還是卻步地將求救的話語吞回去。

但這時,他卻看見九號對他深深地點了下頭,畫面隨即被切斷。

系氏愣了一下,憑他總是能意會出九號行為背后的含意看來,那是九號默默地接受了系氏沒說出口的求援。

也許那是他會錯意的妄想,但九號那瞬間表露出的態度,卻讓系氏對自己直覺深信不已,他很肯定九號不會置之不理,不論原因為何。

系氏又咳了幾下,嘴角微微揚起。

有點不甘心、卻又同時得到了安心──那個怪胎九號竟然讓自己深深信賴,只是一個頷首,就消除了瀕死的不安。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