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肉多污到你濕 酒后強吻過路女子

第十六章 Act.01 不知道誰說過愛情和事業如果有一邊崩毀,另一邊就是前所未有的成功。
……好像是前幾天算命節目的老師說的。這話喚起我心中的恐懼,畢竟我現在的愛情離前所未有的成功差沒幾步。
我在放飯時間跟陳建仁如此說嘴,他只回了妳很賤這精闢的見解,我想我炫耀得夠顯擺,達到目的。
陳建仁說:「妳小心會有報應,遭人眼紅什么的。」
我:「又不是演后宮甄嬛,有沒有那么人生如戲。」
陳建仁:「人生本來就是狗屁倒灶的一場戲。」
我覺得他話中有話,鐵口斷定他戀情不順。
陳建仁:「妳少詛咒我,我好的很。話說回來,我還沒見過妳男朋友,哪位在哪高就啊?」
我:「你絕對見過,就是不見得記得,有一次到我柜上來說要看我的那個。」
陳建仁想了半天說他一天得見上百人啊,也不算算經過多少時日了,那得以多少倍數相乘。我只能說他是柜哥中少見的不會認人。
我聳聳肩:「就我的教練。」
陳建仁吹了聲高亢的哨音:「酷,憑妳也能把到,想必不怎樣。」
「你不知道我男朋友多妖孽……」我反駁到一半,還是別說的好,省得他說要看照片,我又拿不出證明。
我怎么就沒在他睡著時偷拍幾張?
「妖孽?怎么,妳四下無人的時候看見他脫下泳褲在畫皮?」
「先生,你這形容非常跳脫思維,我佩服你。」我衷心讚揚他。
他得意的揚揚眉:「好好形容一下,是像陳坤在龍門飛甲中那般的?」
我搖搖頭,煞有其事地回答:「不,是像周迅在畫皮里那樣的。」
陳建仁發出驚嘆:「好妖呀!」
「可不是?」
我倆相視一笑,對彼此耍嘴皮的功力很滿意。我們都有種甘草人物的戲癮,適時候都得過過的。
陳建仁吃著泡菜炒飯又問:「那是這只妖孽煞到妳,或者妳煞到他?」
「給我吃一口。」我實在被泡菜的味熏得受不了,發揮趁火打劫的天賦,邊吃邊說:「好聽點當然是他煞到我。」
「難聽的呢?」陳建仁故意問。
我也愿意配合:「我倆看對眼,情投意合。」
他嫌我不要臉,我嫌他吃得慢,繼續幫他吃,反正他常說要減回以前的二十三腰,我都當他在放屁,倒是樂于助他一臂之力。
我在等待他吃完時,孟長鳴打了通電話給我,問我有沒有空,要來看行李箱。
我一聽他要來,立刻精神抖擻,拗他晚點再來,等我一起下班。
他說晚點還有事,我只能扼腕。反正我今天騎車,也不能搭他的車下班。
我掛上電話后特別得意的說男朋友晚點要來,到時能讓他看個夠。
陳建仁就是嗤了聲。
我決定等他看到孟長鳴后,要他把那個「嗤」給吞下去。
孟長鳴來時我正招呼其他客人,只能對他說聲歡迎光臨。
客人是個穿著頗正式的老爺爺,一開始我跟他介紹了許多,他都只是笑笑,后來才知道他只會說臺語,我使上號稱史上最爛的臺語和他溝通。硬要說爛到什么程度,差不多就是陳建仁在旁邊聽了都想死,跳出來幫我翻譯那樣。
好在我順利成交了,這證明人只要有心,沒有做不到的事。
只是老爺爺有個問題,他從鄰鎮來是騎機車,要帶走一個二十七吋的箱子實在不容易,他問我有沒有繩子可以綁,我提議不如宅配給他,他說明天要用,會來不及。
陳建仁替我打電話到服務臺問有無繩子,服務臺只有包禮盒的緞帶,當然不可能拿來固定。
「我車里有童軍繩。」孟長鳴這時候靠過來說:「不過我想要綁表面光滑的行李箱還是很難固定,有沒有箱子?」
我說:「有,我去倉庫拿。」
孟長鳴:「那我去拿繩子。」
于是陳建仁陪小說肉多污到你濕 酒后強吻過路女子老爺爺嗑瓜子聊天,我們各自分頭去辦──好江湖的FU。

第十六章 Act.02 孟長鳴不只拿了繩子,甚至去幫老爺爺把行李箱綁在機車上,你說這么偶像劇的男主角哪里找?
「都弄好了?」他回我柜上后我問。
他點頭,反問我:「已經超過五點了,妳還不下班?」
「假日班到七點。」我用你竟然不知道的眼神看他,嫌棄他不夠關心女友。
所謂的假日班,逢國定假日,周末假日都要提早、延長上班時間。
他聳聳肩,我想到每個周末假日他都在工作,我也是──服務業不能在假日休假──我倆假日內碰面的時間更少,難怪他不清楚。
孟長鳴就像一般男人買東西都是心里有個底,看好便出手,我幾乎不用跟他介紹什么,只要按照他的需求找一個符合的,他就掏錢付帳了。如果每個客人都這樣,我打賭柜姐這職位是個肥缺。
我彎腰在柜檯上填銷貨報表準備結帳,他晃到我后面研究。
我順口問:「你還有工作?」
他漫不經心嗯了聲,下一秒我正好直起身撞到他的下巴,痛得他悶哼,沒好氣瞪我,那小眼神不知怎地有點媚,大抵是咬到舌頭眼泛淚光的關係。
我忍不住逗他:「你靠那么近干嘛?想試試看我頭殼硬不硬嗎?」
他還瞪著我不肯說話,估計是咬破舌頭了。他或許痛到不行,我只覺得他很可愛,跟我嘔氣呢,看得我母性大發,笑著替他揉下巴,直到他要我發誓以后不準再拿我鐵打的腦袋當武器對付他才結束。
結完帳回來,他因為不趕著拿,我就替他宅配,這次他看我填單便離得遠遠的,我幾次抬頭看他,他都給我哀怨的眼神,看得我心情大好。
我說:「這樣就好了,大概禮拜一會寄到。」
他問:「什么時候?」
我說:「我是指定下午五點過后,但貨運通常不會準時,指定時間只是讓客人爽而已。」
我并不是在苛責貨運,要是有機會去當貨運司機就知道,你永遠會被上一位客人Delay,以上是由每天替我們送貨的貨運那里提供的第一手抱怨。
他沒說什么,拿了我填的指寄單研究,沒有馬上要走的意思。我可不認為他是要留下來陪我,畢竟他都說有事了,所以我猜他還有別的要說。
我主動問:「怎么了嗎?」
「這幾天很冷,我叫妳穿厚些的外套,妳帶了沒?」
算算時間再一個月就要圣誕節了,當然冷,而且我還希望繼續冷下去,反正今年冬天有人可以當我暖被。
「有啦有啦。」我隨口敷衍。
如果要跟一個細膩程度更甚自己的男人在一起,生存條件便是學會敷衍。
他白眼我:「我出門時還見到妳的小紅扔在玄關的椅柜上。」
小紅是我的羽絨外套,BRAPPERS氏,因為全紅,綽號小紅。
我改口:「我拿另外一件。」這是確實,今天早上出門時多冷啊,偏偏氣象報告又說白天會熱一些,我自主帶了比較薄的外套。
他嘆口氣:「妳這樣我怎么放心?」
我隱約意識他拐了個大彎,并非針對我沒出動小紅這件事,就問:「唉呀,你到底想說什么?」
孟長鳴:「妳知不知道我買行李箱是為了什么?」
「不就是出國的時候要用。」大家都這樣啊。
看得出來他有些生氣了,加重語氣問:「妳還記不記得我說過有個案子我得出國很長一段時間?」
我腦袋一片空白──說真的,我還真忘了。
那天晚上孟長鳴到了北部工作,晚上他給我發了簡訊,說等他回來再好好談這件事。
不知道何故,他這語氣跟談分手很像。
心情煎熬,我一夜無眠,隔天頂了熊貓眼去上班,可惜沒造成圓仔的狂熱旋風,僅得到樓管的關注。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262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